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二十章 曹操:他姓陸,她也姓陸!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二十章 曹操:他姓陸,她也姓陸!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陳留郡,衛府。

蔡昭姬款款從一間古樸的閣宇中走出,忍不住又回望了裡間一眼,這是衛府的書齋,陸羽弟弟一到衛府就忍不住去書齋看看。

這一看不要緊,整整一個時辰,注意力全部在那些古籍文字上。

對此,蔡昭姬已經是見怪不怪,陸羽弟弟喜歡看書,又有過目不忘的本事,每每有新的古籍、文獻,總是要第一時間掃過一遍,記錄在腦海中。

有時候,蔡昭姬都懷疑,這陸羽弟弟的腦子裡,到底能記住多少東西?

當然了,她哪裡會知道,穿越前陸羽作為“最強大腦”記憶模塊的“腦王”,他的腦海中早已建立起一座記憶宮殿,將不同類型的內容鎖入不同的房間內,隻要涉及到某個領域,腦海中可以快速的提取。

這在常人看來匪夷所思,可對於“最強大腦”而言,不過是平平無奇的常規操作,而為了更適應這個時代,陸羽也會不間斷的向腦海中填補新的古籍、文獻!

“先去夥房看看吧,也不知道衛府的菜食,陸羽弟弟是不是喜歡吃?”

蔡昭姬蓮步輕移,就打算往夥房那邊走去,隻有她這個做姐姐的知道,陸羽弟弟自小挑食,有很多忌口,若然不注意,怕就是饕餮盛宴,陸羽弟弟也會難以下嚥。

“都十五歲了,還是讓人這麼不省心…真該替你娶個美嬌娘了。”蔡昭姬笑著搖搖頭…

就在這時。

“踏踏踏!”

厚重且急促的腳步聲傳來。

蔡昭姬抬頭,卻見眼前迴廊的遠端,一個並不英俊,卻英氣十足的男人疾步走來。

這人,蔡昭姬一眼就認出,這不正是她的兄長,如今的兗州牧曹操嘛?

兄…兄長來了?

蔡昭姬心底裡莫名的生起一抹緊張的情緒,再怎麼說,如今曹操也是兗州牧,是兗州的主宰者,而她不過是故人之女,上一次與兄長曹操見麵還是半年以前了。

思慮的功夫,曹操也發現了她…

“原來是吾妹昭姬啊。”

曹操快步行至蔡昭姬的麵前,看著她尤自一身破舊的衣衫,絲絲涼風吹拂,衣衫上的補丁處還帶著勁風呼呼的聲響。

當即,曹操的眼眸中生起一抹愧疚,言語間更是歉意連連。“自打入主兗州後,百廢待興,兄長恨不得一個腦袋掰成兩瓣兒用,倒是對賢妹這邊疏忽了。”

說著話,曹操主動褪下披風替蔡昭姬披上,一副兄長對賢妹滿滿情義的畫麵。

說起來,蔡昭姬是曹操打小看著長大的,再加上恩師蔡邕的這層關係,這種兄妹間的親情很特彆,卻有異常深重。

隻是,兗州時期的曹操自己都是個窮逼,巴不得一枚銅板掰成兩瓣兒用,又如何能顧得上蔡昭姬呢?

現在,情形則有所不同,蔡昭姬教出了一個天縱奇才的弟弟,那他曹操就是再省著點兒,節衣縮食…以後也不能虧待這一對姐弟呀!

“兄長這是哪裡的話,我與弟弟能苟全性命於亂世,還是仰賴兄長的收留,兄長對我們已經是恩重於山了,哪裡疏忽了呢?”

蔡琰款款開口…

感受著披風帶來的溫暖,這還是她第一次感受到來自兄長的關懷!

“恩重於山?你能教出這麼個弟弟,賢妹對我曹操纔是恩重於山呢!”曹操擺擺手,笑著問道。“賢妹那弟弟陸羽呢?怎生不見他的人影?”

“噢…他在書齋,正在看書呢。”蔡昭姬道:“兄長多半不知,我這弟弟唯獨喜歡看書,凡是有冇看過的古籍文獻,他都要第一時間品讀,然後記在腦子裡。”

霍?記在腦子裡?

蔡昭姬說的輕描淡寫,可曹操的內心中卻是悸動不已。

要知道,先人傳下來的古籍文獻少說也有數萬卷,更是涉及各個不同的領域,單單去通讀就已經超乎常理,這陸羽還要全部記在腦子裡,這是過目不忘的本事麼?

怪不得…他能將各個兵書融會貫通,創作出《三十六計》、《論遊擊戰》這樣絕妙的兵法著作!

“兄長既來了,我這就去喊陸羽弟弟…讓他來拜見兄長。”蔡昭姬就打算轉身往書齋裡走去。

還未邁出一步…

曹操當即喊停。

“賢妹,切莫叨擾了他。”

“我今日也冇什麼事情,就在這書齋門前等候好了。”

求賢就要有求賢的姿態,特彆是第一次見麵時的印象尤為重要,對此,求賢若渴的曹操深諳此道!

唔…

哪曾想,這話直接驚到蔡昭姬了。

兄長曹操身為兗州牧,每日忙碌異常,怎麼可能恰好今日冇什麼事情呢?為了陸羽弟弟,他竟要門前等候麼?

“兄長,要不我還是去…”蔡昭姬又開口,曹操搖頭打斷,“賢妹去忙吧,我獨自侯在這裡即可。”

如今的曹操因為勢力弱小、朝不保夕的緣故,並不張揚,也不霸道。

從一連釋出幾道“求賢令”就能看出,他對人才的渴望簡直到瞭望眼欲穿的地步,現如今,真的賢才就在眼前,他又怎會不擺低姿態呢?

“那…我去為大哥準備些茶水。”

蔡昭姬這話剛開口,周遭就有衛府丫鬟奉上上好的茶水,就擺在石桌上。

在衛府,蔡昭姬其實隻需要動動嘴,什麼都會有人替她做,隻是…這麼些年,在蔡府侍奉父親,在曹營照顧陸羽弟弟,她早已習慣了凡事親力親為,倒是不適應有人服侍。

“賢妹,你也喝茶…”

曹操坐在石凳上,主動幫蔡昭姬斟滿了一盞茶。“以後,你也該學學如何傳喚下人,這樣日子會輕鬆許多。”

聽著兄長的這般提醒,蔡昭姬笑著款款點頭。

彆的還好,可涉及到照顧陸羽弟弟的,真要交給下人,蔡昭姬可不放心。

“兄長也喝茶…”

蔡昭姬主動奉給曹操一盞。

曹操接過茶,正好無事,權且與蔡昭姬聊起了家常。

“看到賢妹,又讓我想起恩師…恩師是孝子、才子,也是大漢首屈一指的美男子,他的課程講規矩、重禮儀,推崇道家學說,且跟莊子一樣,很會講故事。”

“我尤自無法忘記恩師每每太學授課時均會帶一把‘古琴’,上課的開始和結束,他均會奏上一段,琴音繚繞,憂然我心!”

曹操提到的恩師乃蔡昭姬的父親蔡邕,曾擔任太學的教學總長,教授過曹操三年。

“唯獨可惜,恩師從未向我提起過陸羽,對了,聽聞這陸羽是恩師與賢妹在濮陽頓丘縣所救…”

“賢妹能具體講講,那時候的事兒麼?”

濮陽頓丘縣,提到這個話題,曹操又想到了十五年前,那段曾經的邂逅…那個與他有過魚水之歡的女人,那個尚處於繈褓中的兒子…

咦?

等等!

十五年前,濮陽頓丘縣,曹操深愛著的陸家女!

十五年前,還是,濮陽頓丘縣,繈褓中的嬰兒陸羽!

…陸…陸…她姓陸,他也姓‘陸’!

猛然間,曹操的眼眸中一抹精光驟然生起!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