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二章 觸景生情,曹操黯然神傷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二章 觸景生情,曹操黯然神傷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兗州,濮陽城,頓丘縣!

曹操與曹仁返回兗州之際,恰巧在這裡的驛站歇腳。

這讓原本心情晴朗的曹操,一下子變得神色黯然,似有一抹神傷。

“大哥可是又想到了,十六年前頓丘縣的那名女子?”

曹仁看出了曹操的心事,開口問道…

“瞞不過子孝…”

曹操語氣輕微,他素來灑脫,可唯獨在這件事兒,他心懷歉意。

頓丘縣,對曹操意味著許多。

十六年前,他在此間擔任頓丘令,頒十罪疏,誅豪強士紳,還百姓青天。

同一時間…

在這裡,他邂逅了一位陸姓女子,這陸姓女子長得極像一個讓曹操魂牽夢繞的女人。

故而,曹操與她有過一段情緣,自是少不了魚水之歡。

曹操本欲稟明父親,將她娶進門,怎奈…曹氏一族被“宋皇後”案牽連,自身難保,曹操也被罷官!

出於對這女子的保護,曹操隻是將一枚刻有“吉利”字跡的玉佩贈給了她。

從此一去不回,暫斷了與她的聯絡!

本打算待日後成就一番功名再來迎娶她,誰知,又遭逢天下大亂,黃巾起義,陸家女子死於禍亂之中。

很少人知道,曹操與他曾經有一個兒子,比曹昂大一歲,若是還活著,應該十五歲了吧?

但…

曹操太清楚了,暴亂之際,亂世之中,一個孩子能活下來的希望極是渺茫。

此時此刻觸景生情…

究是一向不喜形於色的曹操不由得眼眸中淚意連連。

“這些年,我與妙才四處尋覓這孩子,還是一無所獲…這孩子多半是…”

“大哥還是莫要多想了。”

曹仁連連勸道…

這事兒,在曹操一眾族弟中,唯獨曹仁與夏侯淵知曉。

曹操更是千萬叮囑,讓兩位族弟留意那孩子的訊息。

隻是,亂世之下,茫茫人海,想找到一個孩子,又或者說,這個孩子能生存下來,談何容易?

“罷了!”曹操平複了下內心中悸動的心情。“子孝,今夜就不要睡了,咱們星夜兼程,連夜趕回東郡!”

“好!”曹仁點頭,他哪裡會不懂,大哥這是不願觸景生情,黯然神傷。

說到底,大哥曹操內心中還是覺得對不起這陸姓女子,連帶著,還有那時繈褓中的孩子。

“噠噠噠…”

馬蹄聲再度響徹,今夜不眠!





徐州通往兗州的一處馬車上。

“小弟,真的不繼續找了麼?”

一名身穿淡白色衣裙的女子款款問道…

她的容貌算不上絕色,卻也是難得一見的美人,清麗脫俗的麵頰上,透著一股詩書文雅的氣質。

恰恰是這股氣質讓女子的魅力大幅度上升。

她正是當世第一才女蔡昭姬。

而她身旁的那個稱作“小弟”的少年名喚陸羽,今年十五歲。

說起來,他是蔡昭姬五歲時與父親蔡邕行至濮陽頓丘縣時撿到的一個小孩子…

聽聞,這個小孩子的母親死於兵荒馬亂之中…

亂世之下,人命如草莽,除了當成口糧,誰又會去關心一個繈褓中的孩子呢?

得虧是遇到心地善良的蔡昭姬…

她將這個小孩子撿起,並請求父親蔡邕收留。

十五年的嗬護、照顧,這小傢夥漸漸的長大,他身上有一塊木牌,上麵記錄著他的生辰八字,還有他的名字——陸羽!

除此之外,還有一枚玉佩,蔡昭姬就掛在他的脖頸上,上書“吉利”二字!

“昭姬姐姐,不找了,整整五年都冇找到,多半我那爹爹是找不到了。”

陸羽抿著嘴,鼓著腮…隨口回道。

其實…

陸羽本不屬於這個時代,他是穿越而來,前世是一個曆史係的研究生,參加過最強大腦,因為記憶力驚人,曾被譽為“腦王”!

誰曾想,穿越過來時,竟是一個一歲的小娃娃,親孃死在眼前,無能為力,就連他…眼看也要葬勝於兵荒馬亂之中。

得虧一位漂亮、美麗的小姐姐救下了他的性命…

後來才知道,這個小姐姐就是聞名天下的悲情才女蔡昭姬!

為了感謝她,也為了避免她“胡琴琵琶”、“塞外吹笛”、“雪訴離傷”的命運,十歲時後的陸羽就纏著蔡昭姬陪他南下找爹爹。

蔡昭姬拗不過這個小弟…

隻好離開洛陽,帶著陸羽遠赴徐州。

也正是因此,躲過了董卓禍亂京都,南匈奴南下劫掠…

“五年多都冇找到爹爹,害昭姬姐姐風餐露宿的,姐姐不會怪我吧?”

陸羽的腦袋湊到蔡昭姬的麵前,姐弟間特有的親切話語響起。

“風餐露宿?”蔡昭姬輕輕擺手。“咱們哪裡風餐露宿了?”

“有你這聰明的腦袋瓜,還有那匪夷所思的洞悉力與判斷力,凡是咱們所到之處,無論是縣丞、郡守、州牧,哪個不是熱烈歡迎,贈予糧食、盤數…”

“他們所圖的不過是你口中那‘泄露天機’的話語!”

“你可知道,世人都稱呼你為什麼?”

“什麼?”陸羽好奇的反問道。

其實,他什麼都知道,隻是…他願意聽昭姬姐姐去講。

“先是有人稱呼你為‘幼麟’,又有人改為‘隱麟’,月旦評更是提出——得‘隱麟’者可終結亂世,雄霸天下!”

蔡昭姬看著陸羽,笑著說道。“陸羽弟弟不過十五歲,這名頭可是足夠響徹呢…”

“這尋父之旅,聽起來像是一路披荊斬棘,實際上,不過是咱們姐弟間的遊山玩水罷了,倒是冇有半點風餐露宿的感覺呢。”

“隻是可惜,五年多了,你這爹爹還是冇有尋到。”

嗬嗬…

聽到這兒,陸羽就“嗬嗬”了。

是不是尋到那個渣男的“便宜爹爹”重要麼?

一點也不重要!

他隻是編個藉口把昭姬姐姐領出洛陽那個是非之地罷了!

在陸羽為數不多有關親生母親的記憶裡,他隻知道,他娘姓陸,他是隨母姓。

至於緣由…

是因為十五年前,那個母親不願吐露姓名的“渣男”爹爹一去不回!

除了胸口佩戴著的那枚刻有“吉利”二字的玉佩外,陸羽對所謂的渣男爹爹一無所知!

之所以要堅持尋找他,是因為,陸羽琢磨著這種渣男必須好好懲罰!

為親孃,也為險些葬送於兵荒馬亂中的自己出一口惡氣!

“緩緩再找吧…有昭姬姐姐陪我,早晚能找到的!”

見陸羽這般講…

蔡昭姬也陷入沉思…

她從來對這個小弟是言聽計從。

似乎…他有著超乎這個年齡的智慧!

對天下局勢的發展、判斷…有著“妖孽”一般的精準!

特彆是在董卓一把火焚燒了洛陽,南匈奴左賢王趁勢劫掠,將許多洛陽城的女子擄到匈奴的之後…

蔡昭姬對陸羽已經不單是“言聽計從”,甚至變為“依戀”!

她不敢想象,若不是陸羽弟弟纏著她南下尋親,她蔡昭姬會不會也成為被南匈奴人擄走的其中一個可憐女子?

塞外,胡地!

蔡昭姬從書上看到過,胡人會把漢族女子關入羊圈當成生育工具一般任意蹂躪、肆虐!

這些被擄走的悲慘女子怕是一輩子也回不到中原了吧?

每每想到此處,蔡昭姬心頭就是一陣後怕。

甚至眼眸中飽含淚花,也正因為此,彆看年長幾歲,可蔡昭姬素來聽陸羽弟弟的。

而這位弟弟對時局的判斷,至今為止——全對…

想到到這兒…

蔡昭姬繼續問道。“小弟,這次何故放棄尋親,執意要回兗州呢?難道,當今亂世…兗州比徐州更安全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