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一百九十六章 截天夜叉?殺雞焉用牛刀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一百九十六章 截天夜叉?殺雞焉用牛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當今天子劉協,他能活下來,並且活到今天,必須是一個生命的奇蹟。

說起這樁事,就不得不提到,那個蛇蠍心腸的女人。

靈帝時期,何皇後在後宮獨掌大權,為了防止有其他的妃嬪懷有子嗣,威脅到她的地位,但凡妃嬪懷孕,每人自是少不了墮胎藥。

按理說,墮胎藥下肚,她本應該高枕無憂。

可偏偏…王美人是個例外。

她雖然畏於何皇後的威懾,也服下了這墮胎藥,可…他肚子裡的這孩子就好像是打不死的小強一樣,愣是把這墮胎藥當成了養分,不斷的茁壯成長。

甚至還托夢給王美人,王美人總是夢到自己馱著一個大太陽。

乃至於最後,在母胎肚子裡,把墮胎藥當水喝的劉協“呱呱”墜地,何皇後憤怒之下,直接賜給了王美人一盞毒酒!

可以說…

能在一碗碗墮胎藥中活下來,天子劉協拿的是天命“逆風翻盤”的劇本,隻可惜…誰能想到,二十年後他的對手太強大了,愣是冇有翻動這天。

陸羽將這樁故事向曹沐娓娓道來,曹沐都聽得愣住了…

完全入迷了。

“後來呢?何皇後就冇有伺機再除掉這小天子麼?”曹沐眨巴著眼睛,連連問道…

“後來…”陸羽微微一頓。“後來的故事就說來話長了,畢竟…後宮就不是何皇後一家獨大的!”

“再比如…她的兒子劉辯就被送往民間,讓一個姓‘史’的道人撫養,故而人稱‘史侯’,而當今的天子則被何皇後的婆婆董太後養在膝下,小心嗬護的長大,人稱‘董’侯!何太後就是想要除掉這小天子?董太後能同意嘛!”

“噢…”曹沐似乎懂了,她輕輕的扣了下腦袋。“原來…皇宮裡,也存在這婆媳不和的矛盾呀…”

呃…曹沐這話,陸羽差點兒一口“鹽汽水”噴出來。

這丫頭早熟的很哪,都能從這故事裡聯想到婆媳不和。

當然了,婆媳不和這樁事,那是從古至今的一大難題,估計當年漢靈帝也會碰到…董太後與何皇後都掉水裡,他要去救誰的千古難題。

咳咳…

陸羽發現,曹沐把他給帶偏了。

他要說的話題不是這個,而是…打造這些宮廷雜物、器物,為何能立功?

“說正經的…”陸羽的表情恢複了嚴肅。“咳咳…你可知道,你爹現在最要緊的事兒是啥?”

“迎天子啊!”曹沐下意識的脫口…

“可迎過天子之後呢?天子就會信任他嗎?天子會對一個陌生的諸侯有好感嘛?天子會不會像防著董卓、李傕、郭汜那樣,也防著你爹呢?”

連珠炮似的發問,直接把曹沐問懵了。

這…曹沐眨巴了下眼睛,搖了搖頭。“那…要如何獲得天子的信任呢?”

“很簡單”陸羽微微一笑。“就是咱們打造的這些宮廷雜物!”

“你想啊,天子這麼幾年自打即位大統,就顛沛流離,風餐露宿,哪裡活的像是個天子的樣子!皇帝是個念舊的人哪,從他不辭辛苦也要回到洛陽就能看出來”

“…若是咱們把這些禦用雜物打造好,給他搬入新的皇宮之中,他看到後會是什麼感想?”

“天子會…”不等陸羽把話說完,曹沐搶先道:“會有一種熟悉感,而這種熟悉感會讓他與爹迅速的建立起信任來…”

“孺子可教!”陸羽微微一笑。

不愧是能把鐵鍛造成鋼的女人,一點就透。

“原來如此…”曹沐連連頷首,可很快,她又意識到一個全新的問題。“可,也不對呀…皇宮裡的雜物、器物需要的何其之多?咱們這才能打造出多少?”

“好問題…”陸羽眼珠子轉動。

能問到這一步,陸羽對曹沐還真是刮目相看了。

隻不過…

“能打出多少是多少!”陸羽微微擺手。“何況…”

“何況什麼?”

“這禦用之物,你曹家怎麼可能缺呢?”陸羽眼珠子一定,語氣中添上了幾分調侃的味道。“你祖爺爺是費亭侯,陛下賞給他的禦用之物本就一大堆,你嵩爺爺又是個大貪…啊不,你嵩爺爺又從皇宮中拿了不少禦用之物藏在曹家!”

“等到時候,連同咱們打出來的這一批,一道進獻,可不就是龍顏大悅嘛!到時候,你爹就成為咱們這位天子最信任的人了!”

陸羽的語氣頗為篤定,曹沐連連點頭…

果然,陸羽還是那個陸羽啊,走一步,看三步,這邊…曹沐她爹還冇迎到天子呢,那邊…陸羽都已經開始盤算怎麼獲取天子的信任了。

唉…曹沐歎出口氣,陸羽這腦子,她這輩子是比不上咯!

當然了…

之所以陸羽這麼做,這麼說,也絕不是空穴來風。

曆史上曹操迎奉天子之後,之所以天子起初對他格外信任,誠然有千裡救駕的緣故,可更多的卻是曹操幫他找尋回這一樁樁美好的回憶!

據《上器物表》與《上雜物書》中記錄,迎奉天子後,曹操進獻給天子劉協大量的宮廷禦用之物,有器物,有雜物…

比如五支“雙耳銅鍋”、一隻純銀小鍋、一隻搗藥銅臼、一張純銀書案、兩隻純銀袁硯、一樽純金彈冠、一枚兩寸的金銼鐵鏡、一對漆畫皮枕頭等…共計七百多樣!

便是這些,就讓天子足夠感動,若是…陸羽再多打造出一倍來,那…劉協不得一把鼻涕一把淚?產生出一種遇到了大大的忠臣的既視感!

信任感有些時候就藏匿在這細節之中!

當然了…

想到這兒,陸羽眼珠子微微眨動。

禦用之物是有了,天子劉協也能有個基本的皇帝樣兒了,不過…這安逸的生活卻並不能改變他是個傀儡的事實。

心念於此…

陸羽抬眼望向西邊,也不知道…曹操到哪了?通過那些關隘冇有?楊奉、董承是不是很配合?

更不知道…程昱那搞定了冇呀?

算算時間,龍驍營也差不多到汝南了吧?

何曼?截天夜叉?

陸羽很好奇,他能頂得住黃老爺子的一箭麼?





豫州,汝南郡。

一處營寨…

曹休與一眾副將正在商議。

曹安民也身處其中,如今,在龍驍營他主管三十名斥候,算是一個並不名副其實的百夫長。

此時,曹安民正在將他打探到的情報娓娓道出。

“將軍,汝南郡一分為五,前麵便是何曼的地盤,之後依次是何義、黃邵、劉辟、許褚的義兵!所以,隻要攻克了這五股勢力,汝南城即可攻克!”

“很好。”

曹休點了點頭。

“自打張角黃巾之亂以後,這些小股黃巾就盤踞在山坳之中為匪,這些年諸侯割據州郡無暇顧及他們,纔敢冒出頭來大肆劫掠百姓!”

“終究是一群流民之徒,不足為慮!”

曹休的語氣自信滿滿,曹安民心頭卻是生出一抹不詳的預感,賊兵勢大,兵力數倍於己,不好對付啊,曹休將軍似乎有些太過自信了。

“將軍,不可大意…這何曼號稱‘截天夜叉’,手下的兵馬也最多,有兩萬餘人,要破汝南城,他這第一關就不好過!”

不等曹安民把話講完,哈哈哈…曹休直接笑了,他的眼眸微微的眯起。

“汝南可一戰而定,咱們隻需要屠了這‘截天夜叉’,其餘勢力必是望風歸降!”

念及此處,曹安民伸手拍了拍胸脯,他腦子裡還藏著陸羽教他的破敵之法呢…

如果算的不錯的話…那…

“報…”

不等曹休細想,一名甲士闖入大帳。

“何曼率兵萬餘於寨前叫陣!”

此言一出,曹安民麵色一凜,曹休卻是微微一笑“來的正好!”

按照陸羽的謀劃,不怕對方叫陣,就怕對方龜縮不出…

當然,這個可能性很低,畢竟曹休不過區區數百人,何曼兩萬賊兵怎麼可能龜縮不出。

“將軍…”曹安民還在連連提醒。“不可大意啊,縱然我軍不懼何曼,可…何曼周遭還有三股黃巾兵馬,戰句一起,他們怕是第一時間就回馳援而來…到時候四麪包圍,我軍…我軍可就陷於不利境地。”

曹安民在打探情報上是有一手的…

他甚至都冇敢把最大的危機講出來…

那就是其它各股賊兵都盯著這一戰呢,他們早就集結好兵馬,大戰一起,不出半個時辰足夠馳援而來。

這話若是講出來,怕是將士們的士氣將受到極大的影響,戰況更加不利,故而…曹安民隻是委婉的點出。

“安民哪…”曹休的眼眸中依舊是格外的自信。

“你冇有經曆過濮陽一戰,自然不會知道當初我們七百龍驍騎士麵對萬餘幷州狼騎的衝鋒,如何堅持到援軍來的一刻,如何讓幷州狼騎狼狽不堪!”

講到這兒,曹休頓了一下,他拍了拍曹安民的肩膀。“記住,咱們是龍驍營,咱們是陸功曹的兵,若有戰,戰必勝!”

一言蔽,曹休踏步行出大帳…

“可…可…我們…”曹安民一邊追,還在一邊呐喊…“我們隻有七百人,這一次,我們冇有援兵!”

“哈哈哈…”曹休笑著回道:“你說七百就七百呀?敵人就不會一個一個的數,此前本將軍已經派出三股部隊準備了五千旌旗,便插於四周林間,塵土飛揚…憑他截天夜叉的腦子,保不齊覺得咱們有千軍萬馬呢?哈哈哈哈…”

曹休越說,越是自信!

當然了,什麼旌旗,什麼塵土,這些都不是重點!

重點是…陸公子提到過,“截天夜叉”何曼是個莽夫,他手下的兵甲也都是莽人,對付這種莽人,得從源頭上,讓他們萎了,萎到一瀉千裡!

何況,陸公子還留著一手呢!



敵軍叫陣…

龍驍軍營中,已經開始緊張的集結,因為大多數是老兵的緣故,他們訓練有素,迅速的排列好陣型列陣而出。

不過…其中也有一些新兵,比如…

某一新兵“伍”…

這個新兵“伍”中,隻有一名老兵,其餘四人全是新人,五人依次翻身上馬,列入軍陣…

從左邊數,第一個乃是伍長,是一個三十餘歲的中年男人;

第二個年齡大一些,長長的黑色鬍鬚格外的引人注目,而他手持大刀,腰挎彎弓,渾身的英雄之氣激盪而起。

可…卻在這一乾年輕人中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冇錯,此人正是黃忠。

他身側,同伍的三人則分彆是曹昂、夏侯衡、夏侯霸,算是龍驍營中唯一的關係戶。

畢竟,人家夏侯淵的夫人丁香親自上門去求蔡昭姬,蔡昭姬不可能拒絕,這昭姬姐都開口了,陸羽又怎麼可能拒絕呢?

於是乎,曹昂三人就順理成章的進入了龍驍營。

當然了,為了確保安全…

陸羽特地囑咐曹休把夏侯衡、夏侯霸、曹昂分派到馬弓手,這算是…龍驍營中最安全的了。

說起來,他們三與黃忠倒是頗談得來…

特彆是曹昂,他從小就心地善良,他甚至覺得,黃忠都這麼大年齡了還要當兵謀生,不容易啊,於是乎,處處照顧著這個“老年人!”

“黃老爺子,這一仗敵軍多,待會兒…你千萬不要靠前,隻迂迴射箭就好。”曹昂不去囑咐…

“怕啥…”夏侯霸拍拍胸脯。“就躲我身後就行了,誰敢進前,我夏侯霸的弓能殺人,刀就不能殺人了麼?”

“二弟…”夏侯衡連忙勸道:“戰場不是兒戲,千萬不要大意!咱們是馬弓手,做好本職即可!”

相比於夏侯霸的勇猛向前,夏侯衡顯得冷靜許多…

曹昂連連附和。“衡大哥說的是,咱們同伍務必同力合作,千萬保護好黃老爺子!”

他們三在這邊聊得火熱,黃忠卻是一言不發…隻是原本眯著的眼眸,抬眼朝敵軍那將近萬餘的軍陣眺望而去…

嗬嗬…

一群雜魚!

黃忠心頭就這麼四個字,也難怪他這麼想,對方彆看人多,手裡都拿的是啥玩意?木棍?犁耙?鋤頭?

若不是知道對方是什麼“截天夜叉”,黃忠都以為他們是來種地的農民了,這樣的雜魚,黃忠感覺自己能打一百個,不,一千個!

“黃忠啊…”

伍長不忘提醒黃忠。“你年齡大,待會兒千萬照顧好自己,對了,這精鋼大刀能提動不?這玩意可比尋常的鐵刀重多了,你說你…都一把年紀,還來從個什麼軍,這不是給咱們龍驍營,給陸公子添亂嘛!”

這個伍長很通透,這一伍都是啥人,他心如明鏡,都是關係戶啊!

可人家曹昂、夏侯衡、夏侯霸…正直年輕,父親又這麼牛逼,必定是從小習武,來這兒不過是為了奪戰功的,可…黃忠來這兒乾嘛?

五十歲了…半隻腳都邁進棺材了!

搞什麼?萬一…有個閃失,這伍長都擔心會怪罪到他的頭上。

畢竟,關係戶嘛,誰知道這老頭子的背後是誰!

“抱歉…”半天,黃忠隻是崩出這麼兩個字,他試著提了提這新發給的這精鋼大刀。

“嗬嗬,的確有點沉…”黃忠吟出一句…

是啊,尋常將士都用戰戟,因為戰戟比之大刀要輕許多,當然,論及劈砍時的威力與進攻時的受力麵積,還是大刀更剛猛一些。

隻是…精鋼本來就重於鐵,類似於青龍偃月刀這種的,可不是誰都能掄起來的。

“也不知道你怎麼想的,有戰戟不要偏偏要什麼大刀,總之,提不動就彆勉強,遠處射射箭即可,哎呀…總之你耗子尾汁吧,保護好自己,千萬彆去出什麼風頭!”

伍長也懶得在說太多了…

他們的軍列已經開始行動。

“耗子尾汁?”黃忠口中小聲嘀咕了這麼一句,彆說,他挺喜歡這個詞的,耗子尾汁呀!

說話間,龍驍營列陣迎敵!



“匹夫!”

截天夜叉何曼頭戴“銷金黃抹額”,身披“綠錦細納襖”,對著龍驍營軍陣大吼道:

“膽大包天,也不看看本渠帥是誰?竟然敢在汝南城撒野?”

“哼…不過千人,匹夫安敢輕視我‘截天夜叉’!”

將近萬餘的黃巾軍裝備不怎麼樣,可無數展鮮紅色的大旗迎風飄蕩,上書“截天夜叉”四字格外的威武霸氣。

一旁的小將提醒道。“渠帥,我看這四周風塵滾滾,隱隱有旌旗而立,怕是…敵軍不止這千人,我等還是等何儀渠帥、黃邵渠帥、劉辟渠帥支援而來時再…再出擊吧?”

“混賬!”

何曼眸子頓時一冷。

他一貫自詡武藝黃巾軍中第一,便是當年的地公將軍張梁,黃巾第一槍管亥都不放在眼裡,今兒個要是怯戰了?豈不是要被其餘三個黃巾渠帥看扁了?

“哈哈哈哈…”

一聲大笑從龍驍營軍陣中傳出。

曹休看著這支流民組成的黃巾軍,眼中滿是譏諷,他心頭暗道,如此雜兵,陸公子真是多慮了,便是不用計策…便是直接硬碰硬,他感覺七百龍驍騎士剿滅敵軍也不在話下!

“何曼小賊,今日你若棄兵投降,本將軍還能在陸公子麵前為你求情苟活,若是不識好歹,那…”

“混賬!”

何曼羞憤大怒,他曾是“人公將軍”張寶麾下的第一戰將,“截天夜叉”之名在黃巾軍中更是聲名赫赫的存在,怎麼能受此屈辱呢?

“匹夫,你可敢戰?”

何曼大喊道…

這一聲傳出,其身後將近萬餘黃巾軍舉起木棍、犁耙、鋤頭“嗷嗷”叫了起來。

黃巾軍的特點,一向是順風如下山猛虎,逆境如待宰羔羊…

何曼心知,隻要他單挑能贏,身後萬餘黃巾軍便能發揮出數倍的戰力。

到那時,周圍縱是有埋伏又如何?

“哈哈哈…有何不敢?”

曹休像是聽到了一件極有趣的事兒,隻不過,他搖了搖頭。“對付你,殺雞一樣?焉用牛刀?哈哈哈,便是我們龍驍營最老弱者,也能取你性命!”

“你…”何曼大怒,他自打加入黃巾軍後,還從未受到過如此奇恥大辱。

反觀曹休,不慌不忙,他回過頭高喊。

“龍驍營,五十歲以上者,出列?”

曹休的意思很明顯,他真的打算派一個老頭去斬何曼…

此言一出…

黃忠眼眸微眯,緊接著駕馬而出。

“黃老…”曹昂連忙開口,試圖阻攔…對方“截天夜叉”這名號太過響徹,黃忠這樣一個年過半百的老者,這…這不是送麼?

“咳咳…”輕咳一聲,黃忠回望了曹昂一眼。

——“嗬嗬,且數十下!”

一言蔽,黃忠策馬而出,他哪裡是出陣,直接單槍匹馬朝何曼殺了過去…

這…

何曼一驚。

黃巾軍眾人亦是一驚…敵軍中…還…還真的有年過半百的老弱?

這不是侮辱他們渠帥麼?

再看何曼這邊,他忍無可忍…

今兒個若是不劈了這老頭的腦袋,怕是他這“截天夜叉”的名號就掉地上了!

“駕…”

“得得得…”

“噠噠噠…”

戰馬嘶鳴,馬蹄聲響徹,從九天俯瞰,黃色與黑色,兩個光電迅速的交彙,眼看著就要殺到一處。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