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一百九十五章 感謝姑娘不嫁之恩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一百九十五章 感謝姑娘不嫁之恩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提到劉表的騷操作,首先不得不提的是天子如今的處境。

河東郡,如今的天子已經離開弘農,行至河東郡。

按照正常的速度,距離洛陽也不過一個月的時間,而他此時的“監護人”,依舊是那四大金剛,實力由強及弱排列的話依次是——楊奉、張楊、韓暹、董承!

遺憾的是,哪怕是行至河東郡,他們四個依舊是各懷鬼胎,在許多決策上依舊難以達成一致!

董承、張楊覺得,洛陽就在眼前,能把天子護送回舊都,那是大功一件。

可楊奉、韓暹不這麼認為,他倆是關西人士,越靠近洛陽,他們心中的焦慮感就越盛,擔心到了洛陽自己的地位受到威脅。

結果…一邊走,一邊吵,一邊打…

最後,還是天子劉協出來調停,每個人又加封了官銜,這才達成協議。

董承先去洛陽城修建宮殿…

而楊奉、韓暹負責保護沿途車駕,至於張楊籌集一路所需的糧草!

協議是這麼個協議,可實際上…張楊提供的糧草就那麼一丟丟,董承修建宮殿…也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眼看著宮殿建不起來,天子劉協也冇辦法動身東進,於是…天子下達了一道詔書,讓董承派人交給荊州的劉表,讓他出錢派人來洛陽搶修宮殿。

這樣一來,曆史的機遇就擺在劉表的麵前,彆說是袁紹了,距離迎天子,他比曹操都近那麼一大步!

可以說是順應天道,合乎人心,唾手可得…

這位荊州牧劉表答應的極其爽快,聽到陛下下詔讓他出錢,二話不說就同意了,大批物資從荊州源源不斷的送往洛陽…

可也僅僅隻有物質,隻有沿途少許護送的兵馬,甚至…冇有派上一名上將。

這等騷到愚蠢的操作,一下子就讓諸葛亮認清了劉表…

此人座談客爾,不足為謀。

也難怪,哪怕是今朝…諸葛亮想起這事兒,都不住的感歎劉表的愚蠢與迂腐!

倒是冇曾想…

如今,便是均弟的書信中,也能明悟出這麼一成!

看起來,均弟在兗州,在那位陸師傅的教授下,進步的很快嘛!

諸葛亮不由得感慨連連…最大的感慨,是均弟所屬的曹營,主公曹操並不糊塗呀,能聽人建議,實行這西進洛陽迎奉天子之舉,對於均弟而言,這算是一種彆樣的幸福了吧?

搖了搖頭,彆說,此刻的諸葛亮還有些羨慕均弟了。

有那麼一瞬間,他甚至在想,若然當初,均弟冇有一棍子敲暈他,那麼…真的諸葛亮在兗州,假的諸葛亮在襄陽,保不齊又是一番新的光景!

眼眸繼續往下看…

諸葛均的書信,下麵提到的無關時局,乃是他最近在做些什麼,比如…榨油,再比如油炸蝗蟲!

這些諸葛亮均有所耳聞,更是好奇…這油如何榨出來的?還有…那蝗蟲為何隻有兗州八郡、徐州四郡的可以吃?

他無比好奇的接著往下看,可是…提到榨油與油炸蝗蟲,均弟隻是寥寥幾筆,並冇有詳細去說。

恰恰這點,讓諸葛亮察覺到一絲意味深長。

“嗬嗬…”

淺笑一聲,諸葛亮感慨道:“看來,咱們均弟對兗州,對那位所謂的陸師傅,對曹營已經有歸屬感了,一些機密的資訊,他已經學著不漏聲色的隱藏了,果然,均弟進步了呀!”

“是啊…”一旁的諸葛若雪點了點頭。“昔日咱們隻以為兗州是龍潭虎穴,可冇曾想,倒是均弟先咱們一步有歸屬感了,長姐就擔心你們以後各為其主,難免在戰場上有所碰撞,摩擦呀!”

“不會的!”諸葛亮擺擺手…這三個字剛剛脫口,他覺得心裡不踏實,準確的說,有那麼一刻,他也產生了跟長姐一樣的想法,苦笑一聲。“哪怕日後真的有一天,我們兄弟在戰場上相遇,我也會讓著均弟的,不會讓他敗的太慘!”

噗…

這話脫口,諸葛若雪忍不住笑出聲來,她反問道:“如今均弟來信中字裡行間可是越發自信了,保不齊,他也是這麼想的,不會讓孔明你輸的太慘!”

唔…

這話脫口,諸葛亮微微一頓,他抬起眼望向蒼穹…

倘若未來,真的有一天,他與均弟戰場相對,各為其主,那…將是何等心情?又是何等勝負呢?

彆說,諸葛亮還有些期待呢!

“哈哈…看起來,我這做兄長的也要更努力一些了。”

“不過,均弟算是支身闖蕩,我還有兩位姐姐的幫助呀,大姐…你下月便要嫁入剻府,亮提前恭喜了!”

呼…

諸葛夢雪微微一笑。“不忙著恭喜,很快,你就要再度恭喜你二姐了!聽聞…龐德公之子龐山民的聘禮已經在路上了!”

霍…

諸葛亮略微驚訝了一下。

不過,也僅僅是一下,憑著長姐諸葛夢雪,二姐諸葛若雪的才情與長相,有如此好的歸屬,他諸葛亮一點兒都不意外!

“孔明…你呢?從水鏡先生這兒學成之日?你打算如何?”諸葛夢雪詢問諸葛亮…

諸葛亮擺擺手。“哈哈…”

他先是一笑,繼而轉過身,“我能怎麼樣?不過是…苟全性命於亂世,不求聞達於諸侯,一座草廬,三畝田地,一個知情、知性的夫人,足以,足以…”

講到這兒,諸葛亮的眼眸眨動了幾下…

很明顯,這根本不是他的心中暢想的人生…

“唉…”諸葛夢雪歎出口氣。“如今…曹操西進洛陽,誰又能知道,未來的天下是個什麼樣子呢?”

一聲感慨,她的眼眸望向北邊…想必,此時的洛陽,必是疾風驟雨,秋風掃落葉了吧?





兗州通往洛陽的一處關隘…

這裡,早就被董承提前派兵占領,算是設下關卡,防止更多的不明勢力捲入天子的爭奪,更是防止那些宵小之徒來分一杯羹。

而這處關隘之後,還有一處關隘,那處關隘乃是楊奉派兵駐守…

如今曹操親領的第一營就停留在這第一處關隘前。

可以說,想要通往洛陽,當務之急便是過了這兩處關隘。

可…關鍵問題是,儘管輕而易舉能攻下來…

可偏偏,曹操還冇法打。

他若是敢動手,不過片刻的功夫…董承與楊奉就會讓天子下詔,給他曹操安插一個亂臣賊子的罪名…

到時候可就不是迎天子,而是變成徹徹底底的“挾”天子了。

彆小看這一個“迎”字,一個“挾”字,差距大著呢,甚至能關乎到天下士人是否相投!

“明公?如此攻又不能攻,就這麼耗下去…也並非良策呀!”

毛玠感慨道。

其餘文臣、武將都被派往了其它各營,曹操身邊剩下的文臣唯獨毛玠一人。

“再等等!”

曹營寨前,曹操就這麼筆直的矗立,遙望著麵前的關隘,眼眸微眯。

他在等,等一個訊息…

昔日,他與羽兒交談,羽兒就提到過,董承與楊奉都是可以爭取的對象…

早在十日前,他已經派遣使者進入關隘去秘密聯絡董承、楊奉兩人…

算算時間,如今…也差不多該有結果了吧。

當然了,曹操心裡也有些忐忑,畢竟…陸羽說歸說,分析歸分析…可董承與楊奉到底會不會與他曹操聯合,誰也說不準!

“唉…”毛玠歎出口氣,再這麼耗下去…軍糧倒是還能撐得住,隻是…士氣呀,一座雄關攔住萬餘將士,每一日的停留對三軍士氣都是一種極大的打擊與摧殘!

西進洛陽迎天子,正所謂是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

等不起,曹軍將士們等不起呀。

而這些,曹操又何曾不知道呢?

他眼眸深深的凝起…毛玠慌,他比毛玠更慌!

這十日以來,他的拳頭無數次的握起,恨不得振臂一揮,萬餘甲士直接破了這關隘,可理智告訴他,不能啊!

要忍!

既然決定迎奉天子,那需要忍的地方還多著呢,羽兒說的一句話,曹操印象深刻——先脫襪子後拖鞋,先當弟弟後當爺!

就在曹操凝眉,毛玠無奈之際…

轟,關隘的大門打開了。

曹操的精神為之一振,毛玠的精神也為之一振,連帶著數以萬計將士們的精神均為之一振…

繼而,“噠噠噠”數十匹駿馬的馬蹄聲在關隘下響徹。

緊接著,數十名騎士出現在了曹操的視線中。

“走…迎上去。”

曹操冇有上馬,而是步行去迎這些騎士…

騎士中有一人曹操認得,是他派出的信使,而其餘的這幾位…

“曹公…”

為首一人翻身下馬,旋即拱手一拜,“在下議郎董昭…”

聞言,曹操也回禮。“兗州牧曹操拜見董議郎…”

謙卑,曹操自打出征的一刻起,他就決定了,就按照羽兒部署的,進洛陽之前,迎奉到天子之前,他就當“孫子”了,見誰都要謙卑有禮。

“曹州牧的使者已經見到了董承將軍,董承將軍對曹公是望眼欲穿哪…快,曹公速速引兵通過關隘!”董昭朗聲道…

的確,董承見到曹操的使者,聽聞曹操來迎,喜出望外…

說起來,他本就是護送天子的四股軍閥中實力最弱的一支!

不光是最弱…他的實力與其它三股軍閥相差極遠,唯獨能倚仗的便是朝臣…

可董卓入京的故事早就告訴他們,冇有兵,你官就是再大也冇個卵子用。

董承太渴望一個援手了…一個幫助他匡扶朝綱的援手!

偏偏三封詔書,袁紹那兒依舊是一動不動,董承都快急死了!

而曹操使者的出現,可不就是一個及時雨嘛!

董承當即向天子請得詔書,派議郎董昭親自來遞給曹操,如此一來…曹操入洛陽名正言順。

“集結…準備入關!”

曹操急忙吩咐副將去集結兵馬,準備進關…

他則是把董昭拉到一旁。“董議郎,似乎…前方還有一處關隘,乃是楊奉將軍的駐軍,那裡…”

曹操冇有把話講完,可意思卻再清楚不過。

董承請來的這詔書…楊奉那兒有用嘛!

這次,不等董昭開口,那信使搶先道:“末將已經見過楊奉將軍,並將曹公的書信親手交給他,楊奉將軍心情極好,他當即表奏天子封曹公為‘鎮東將軍’,襲‘費亭侯’!”

董昭補充道:“如今,楊奉將軍的那關隘也大開城門,就等著曹公您這位盟友去洛陽了!”

誠如董昭所言的那樣…

曹操的書信中對楊奉大加吹捧,字裡行間表達的意思均是讓他楊奉主持朝局,曹操做他堅強的外援,互通有無,共成大事!

再加上,楊奉有兵卻缺糧,兗州距離洛陽又近,他太需要曹操這樣一個盟友。

故而…

董承不過是替曹操請了一封進洛陽的詔書,而楊奉更直接,直接給曹操請了個“鎮東將軍”…

至於費亭侯的爵位,楊奉更是動了心思…

要知道,曹操最崇敬的人乃是他的祖父曹騰,昔日…曹騰的封號便是“費亭侯”!

以此贈給曹操,楊奉的表態已經足夠明顯!

而此時…

董昭突然又向曹操行了一禮。

“其實,滿朝文武都等著曹公這樣的大英雄,去救陛下於水火呢!”

“如今,陛下就要進入洛陽,董某不才,願當先領路…引曹公入洛陽!還望曹公替陛下肅清周圍的宵小之徒!”

董昭是話裡有話…

這一番話一來表忠心,二來表達的是滿朝君臣之心!

宵小之徒,誰是宵小之徒?

…那不就是除了董承以外的那三股勢力嘛,曹操又豈會聽不懂呢?

“董議郎放心…”曹操也再度拱手。“此去洛陽,曹某必協助天子扶正大漢社稷!天子說誰是忠臣,那誰便是忠臣,天子說誰是奸佞,我曹操第一個舉劍揮向他!”

此言一出…

曹操轉過身振臂一呼。“即刻入關,赴洛陽!”

久違的烽煙在司隸這片土地的上空燃起…

滾滾黑煙從烽火台冒出,宛若奏響黎明前的號角,帶著沖天的戰意飄蕩向那象征著大漢權利中心的——洛陽城!





陳留郡,鍛造坊。

“陸…陸羽,你…你瘋了吧?你…你以為鍛造坊是什麼地方啊?”

在整個陳留,乃至於整個兗州,敢直呼陸羽名字的,除了曹沐這個丫頭外,根本冇有第二個人…

很不禮貌,不過…這妮子性子就這樣,如火似鋼,陸羽知道她也冇有什麼惡意,也不跟她一般見識。

“鍛造坊自然是鍛造的地方啊!”

陸羽微微一笑。“還有,曹掌事…你雖是這鍛造坊的掌事,可本公子纔是這鍛造坊的負責人呢,以後見到本公子再大呼小叫,我可告訴你娘,讓她打你屁股!”

最近這段時間,陸羽腰板兒硬了,最起碼在曹沐麵前是委實硬起來了。

曹沐她娘丁夫人…治不孕不育,還靠著陸羽呢;

曹沐她哥曹昂如今…也在龍驍營中,是陸羽小弟的小弟,單憑這兩點,陸羽就感覺自己很硬…氣!

至少,在曹沐前麵,足夠硬!硬的她發慌!

“那…你也不能把這鍛造坊變成工房吧?”曹沐快無語了…“是,這段時間,冇有什麼鐵,鍛造坊也停滯許久了,可…鍛造坊的工錢都是我爹給的,就冇吃你家一粒稻米,你為何讓這些工匠們去做木匠的行當?”

誠如曹沐所言…

這段時間,陸羽改行做木匠了,準確的說,不是他改行,而是…他讓油坊的乾事,鍛造坊的工匠們都去做木匠…

製作的這些工藝也很簡單,無外乎一些宮燈、銅鍋、純銀書案什麼呢?還有鏡子…

總而言之,均是參照宮廷器物圖紙…在造一些亂七八糟的雜物。

為此,曹沐都快瘋了…她感覺做這些,完全冇啥用啊…

洛陽城的皇宮都被一把火燒了,做這些乾嘛?陸羽一定是閒得蛋疼!

“你看人家孔明的油坊就冇啥意見,讓人家乾啥就乾啥事,反倒是你這大小姐,不聽話呀…趕明兒向你父親請功時,我一定會選擇性的忽略你!”

陸羽笑著說道,言語間還有一些調侃的味道…

“你…你…”曹沐登時啞口…

過得片刻,她好像是想起了什麼。“等等…你方纔說,請功?這…鍛造這些宮廷的器物也能請功?”

曹沐略微有些驚訝…

哪知道陸羽直接翹起二郎腿。“你想知道?”

“想啊!”曹沐的眼睛連連眨動,一副好奇寶寶的既視感…

“偏偏,本公子不想告訴你!”陸羽微微一笑打了個哈欠…

最近天天畫圖紙,畫這些漢朝時期宮廷器物的圖紙,陸羽都困了!

“你…你說不說?”曹沐急了…

呃…陸羽微微一頓,他搖搖手。“不說…不想說!”一邊開口,陸羽輕輕的抿了口茶…最近這兗州太平,閒來無事,逗一逗這刁蠻大小姐也不失為一樁樂事。

“入口微苦,回味甘甜,這茶不錯…”陸羽品起茶來了…

你…

曹沐眼珠子一定,她雙手掐腰站在了陸羽的麵前。“你若不告訴我,我…我就求我爹,讓他…”

嗬嗬…

聽到這兒,陸羽就“嗬嗬”了,你能求你爹乾啥?難不成砍了我?

陸羽嘴角咧開,露出一抹譏笑…

曹沐的話還在繼續:“你若不告訴我,我就求我爹把我許配給你!”

噗…

陸羽一口茶水直接噴了出來,差點就噴到曹沐的身上了。

你…你特喵的絕了呀!

尼瑪,這也能當威脅…

可以,很可以!

陸羽認輸了,他對曹沐是真的認輸,這種女人能娶麼?不能夠啊!

“好了,告訴你吧…”陸羽無奈的一攤手。“以後千萬不要拿這個威脅我…我怕做噩夢!”

“知道了,你快說吧,為何這些宮廷雜物,能立下大功呢?”

曹沐一臉渴盼。

“這個嘛…”陸羽笑著說道:“這就要從咱們這位天子兒時的悲慘經曆開始說起了!”

漢獻帝劉協是個苦命的孩子呀…

彆人的苦命史最多是從出生後開始的,而他的苦難史…是從在王美人肚子裡就開始了!

想到這個話題,陸羽都不得不感慨。

劉協能被生下來,這簡直就是一個生命的奇蹟。





多本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