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一百九十一章 風度翩翩美男子,仁心妙手解難題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一百九十一章 風度翩翩美男子,仁心妙手解難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曹操的母親來自於丁氏,名喚丁佩;

曹操的正室夫人也來自丁氏,名喚丁蕙;

夏侯淵的夫人亦是來自丁氏,名喚丁香!

可以說,商賈出身的丁家從很早起就與曹家綁定在一起。

古代講究門當戶對,按理說士、農、工、商,商賈出身的丁家與曹家的地位差著呢,無論是曹嵩娶丁佩,還是曹操娶丁蕙,都算是結下低門。

可…這麼多年,丁家偏偏就能與曹家綁在一起,打斷骨頭連著筋,也不得不感慨,丁家的好手段。

甚至曹操好人妻這一項怪癖,也與這丁家這兩姐妹不無關係。

如今,站在陸羽麵前,當先開口的正是丁家二女兒,夏侯淵的夫人丁香。

與姐姐丁蕙那高冷到如清風冷月的氣質截然相反,丁香的話語就好像是四月裡的丁香花一般,芬芳馥鬱,讓人沉醉。

“總是聽夫君提起陸功曹,百聞不如一見,陸功曹如此年輕就立下許多大功,竟冇曾想還是一個偏偏美男子!”

一句話脫口,和緩、和煦,一下子讓陸羽對她很有好感…

陸羽琢磨著…

怪不得人家夏侯淵一輩子就娶這一房媳婦,這位丁香夫人委實討喜啊。

這麼一比,老曹這夫人丁蕙始終冷冰冰的…

那輕易不啟動的雙唇,永遠一副拒人於千裡之外的樣子。

…她這十幾年都冇給老曹生出個孩子,肯定老曹也不喜歡這號的。

同樣是一門姐妹,性格差距好大呀!

“陸羽拜見兩位夫人…”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兩位夫人快坐,到咱們蔡府上,千萬彆客氣,就跟自家一樣。”

此言一出,丁香轉過身望了眼丁蕙,見丁蕙微微點頭,她方纔扭過頭朝陸羽招了招手。

“陸公子,可否近一步說話?”

啊…“近”一步?不是“借”一步說話嘛?

陸羽一愣,近一步?多近算近哪?

十厘米?五厘米?還是負十五厘米?

猛地搖了搖頭,“咳咳…”陸羽輕咳一聲,彆說還有點兒小緊張。

當然了,他一個大男人還不至於害怕兩個“白虎”…啊不,是害怕兩個女人!

踏踏…

輕輕的往前兩步,他與丁蕙、丁香的距離隻有寥寥一步,可…丁香又向他踏進一步,兩人的距離很近,幾乎丁香的嘴巴都能貼到陸羽的耳朵上。

彆說…

陸羽整個人緊張壞了,這特喵的是真的誤入白虎堂了吧?

可關鍵是陸羽支棱不起來呀,他就不是老曹的兒子,犯不上去繼承老曹這優良傳統啊!

再說了…這兩個女人不能碰啊,誰碰誰死!

可因為距離太近了,難免有些“阿姨,我不想努力了”的既視感。

卻在這時,丁香那清幽的聲音在陸羽的耳邊傳出。

極低,極細,唯獨丁香與陸羽兩人能聽到。

“陸功曹被百姓們稱為醫仙,那…我與姐姐可否向陸醫仙討要一個方子,一個醫治不孕的方子!”

啊…啊…

此言一出,陸羽整個人驚呆了,他先是狐疑的望向丁香。

不對呀,這位夏侯夫人曆史上都幫夏侯淵生了八個崽兒了,她怎麼可能不孕?

那…

陸羽的眼眸望向丁蕙。

就這麼一看,登時整的丁蕙挺尷尬的,尷尬中帶著幾許羞澀。

冇錯,此番來求子,啊不…是此番來求治“不孕”的,正是曹操的夫人丁蕙,嫁給曹操十餘年,她還從未有過子嗣。

她的丫鬟劉氏生了三個,曹操後納的卞氏也生三個了…

可她,她的肚子始終冇有動靜。

女人嘛,就是這樣…

她可以接受自己冇有,可…卻不能接受彆人一個又一個的下崽。

儘管曹昂、曹沐養在自己的膝下,可…她也渴望有個自己的親生兒子、親生女兒呀!

“噢…”陸羽微微點頭,看著丁蕙這表情,他大概懂了。

怪不得,兩姐妹一道登門拜訪…

敢情是因為陸羽這“醫仙”的名頭,因為這《傷寒雜病論》的緣故,專程來向他求“求子”藥方的。

當然了,陸羽隻能猜到這一成。

其實…還有一成。

“醫仙”的稱號與《傷寒雜病論》隻是其一,其二嘛,便是夏侯惇的腎虛!

陸羽曾贈給夏侯惇一味藥劑,夏侯惇堅持服用後,數年的腎虛都治好了!

這事兒…知道的人不多,可…作為夏侯惇最親近的族弟,夏侯淵是知道的。

連帶著…夏侯淵的夫人丁香也就知道了。

按照丁香的推理,陸羽能治好男人的腎虛、不舉,那…或許女人的不孕也能開方治療。

便是為此,丁香把這個訊息告訴了姐姐丁蕙,丁蕙自然表現出了極濃厚的興趣…

偏偏這種事兒頗難為情,還不能讓外人知道。

於是,也纔有了,丁家姐妹私底下的登門拜訪。

“憑著陸醫仙的醫術,便是那不治之症的傷寒都能解,這‘求子’的方子,應該也不算難吧?”

丁香的聲音再度傳出…

她的嘴唇都快碰到陸羽的耳朵了,聲音極低極低,生怕有人聽到。“總之,拜托,拜托陸醫仙了。”

呃…

陸羽總算是從驚愕中醒轉。

好傢夥,他直呼好傢夥了!

敢情…

他陸羽成“醫仙”後,第一個來求診的乃是“不孕不育”症!

這也就罷了,偏偏不孕不育的女人還是老曹的夫人,這就有點兒尷尬了。

關鍵是,陸羽補腎的方子記著的不少…

可…治療女人不孕不育的方子?

他前世就木有女朋友,哪裡會刻意的看這種書,最多就是偶爾翻開一些朋友圈裡的養生小文章,裡麵提到一些女人不孕不育相關的論題。

出於對異性的好奇,陸羽也就深入的去多看了幾眼。

可…那種朋友圈裡的方子,陸羽也不知道管用不管用啊。

“咳咳…”一聲輕咳,陸羽退後半步。“兩位夫人莫慌,容我略微想想!”

此言一出,丁香點了點頭…

“不忙,陸醫仙慢慢想。”

陸羽的微微凝眉…

這…丁蕙生不出孩子?

正常去推理的話,那肯定跟老曹沒關係,老曹這輩子納了這麼多女子,甚至…裡麵還有大量是彆人媳婦,那不一個個照樣下崽!

比如,曾經大將軍何進的兒媳婦尹夫人,被老曹納了之前就已經生了個何晏,後來跟了曹操不也生了個曹矩!

還有綠帽俠秦宜祿的媳婦杜夫人,之前跟綠帽俠就生了個秦朗,又跟曹操生下曹林、曹袞、金鄉公主!

可見,曹操的男性功能不僅冇問題,而且很強悍。

拋去這個大前提,那就很簡單了,問題是出在丁蕙身上,而…導致女性不孕的原因無外乎那麼幾條——輸卵管障礙、卵泡發育不良、亦或者是內分泌失調!

前麵的兩種,依著這個時代的醫學水平,就算了…冇得治。

不過,內分泌失調的話,還是有的治的。

細分下來的話,月經不調、月經週期不排卵、卵子有缺陷,甚至…易怒、煩躁,這些都能導致內分泌失調。

調理的話…

陸羽倒是想起了一些中藥偏方。

當然了,也僅僅隻是想到,陸羽談過的女朋友,至今還冇有超過一夜的那種!

他肯定不會知道,這些偏方有冇有效果!

不過,朋友圈裡點讚很多,隻要這些“小紅心”不是刷的,陸羽覺得多少還是靠譜點兒的。

想到這兒,陸羽微微頷首。

他這一點頭,登時讓丁蕙與丁香就不淡定了,陸醫仙這是…這是想到良方了?

“陸醫仙…可是…可是…”

不等丁香這磕磕絆絆的話講完。

陸羽開口了。“兩位夫人也知道,當今大漢能涉及這個領域的醫書太少了,我這邊即便是開方子,也隻能儘人事…兩位…”

“無妨!”這次,丁蕙激動的開口道,隱隱能看到,她那始終凜著的嘴角,竟是微微的上揚,心頭的亢奮溢於言表。

這些年,她不是冇有遍訪過名醫,隻是…誠如陸羽所言,這個時代對女性不孕這個領域的醫學研究幾乎為零,莫說是尋常的醫者,就是華佗、張仲景也隻能開些溫養的藥物,幾乎冇有任何幫助。

至於那些土方,丁蕙不知道嘗試過多少了?療效甚微!

這也是她這些年總是沉默寡言、麵沉如水的一個重要原因。

“那…請容我問丁夫人幾個問題。”陸羽坐在案牘前,提起筆…似乎要記錄一下。

丁蕙銀牙咬著紅唇,整個麵頰都紅了,一個十餘歲的少年正在問她…問她如此私密的問題,偏偏,她還必須要如實回答,這…這讓她的心頭多少有些五味雜陳。

她當即提起一口茶水,微微含上一口讓自己的內心平靜一些。

而丁香則快步跑到陸羽身側,為陸羽研磨…

提筆、蘸墨…

陸羽的第一個問題已經問出。“丁夫人,每個月你的例事,量大麼…”

“噗…”

丁蕙一口茶水噴了出來,連帶著丁香研磨的手都定住了!

這問題…好…好生猛啊!

可…轉念一想,既是讓醫者醫治,總少不了“望、聞、問、切”…

這東西,又怎麼能望、聞、切呢?

唯獨剩下的隻有“問”了。

“少,很少…特彆是後麵幾天!”丁蕙磕磕絆絆的回答道…

“顏色呢?深還是淺?”陸羽的樣子就像是一個老中醫,臉不紅氣不喘。

其實,隻要把自己當真帶入一個醫者的角色,醫者仁心,醫者的眼中是不分男女的。

不過…

如果一定是婦科醫生的話,陸羽情願患者儘量年經貌美一些。

“淡,而且…有些晦暗!”丁蕙繼續回答。

陸羽點了點頭,用筆在案牘上寫上了幾個字——“婚後不孕,例事後期,量少色淡,麵色晦暗…”

寫到這兒,陸羽抬頭看了眼丁蕙的麵色,又補上四個字——“麵色萎靡!”

二十個字落筆,陸羽繼續問道。

“丁夫人是否會經常感覺小腹疼痛、腿軟,手腳冰冷…”朋友圈怎麼寫的,陸羽就怎麼問。

“是有!”丁蕙如實講。

“丁夫人張開嘴巴,我看下舌頭!”陸羽吩咐道…

丁夫人也如此做…

朋友圈養生小文章裡講,如果有之前提到的那些症狀再配上舌淡、苔白、水滑,那多半這不孕是因為月經不調的緣故。

果然,看過丁夫人的舌頭後,陸羽再度在竹簡上補上一句——“腹痛腿軟,小腹冷痛,手足欠溫,舌淡而苔白水滑…”

寫完這些,陸羽就打算問出了最後一個問題。

“最後這個問題很重要,丁夫人務必如實講…”

“好!”看著陸羽一本正經的樣子,丁夫人頷首點頭,似乎為了遮掩尷尬,她提起茶盞再度抿了一口。

似乎用茶盞擋住自己的麵頰…

陸羽則是眉頭凝起,語氣頗為嚴肅。“丁夫人與曹公晚上那啥的時候,丁夫人是什麼感覺!”

這…噗…

一下子,丁蕙猛地側過腦袋,一口茶水噴向地麵!

她的臉通紅通紅,簡直已經紅到了耳根,什麼感覺?此時此刻,她真的是想死的心的都有了,她是女人哪,這…這要她怎麼回答?

總不能說舒服或者不舒服吧?

這已經不單單是丁蕙,就連丁香…整個麵頰都紅了,紅撲撲的…

對於她而言,什麼感覺,這種話…似乎也隻有她與姐姐的男人才能過問吧?陸羽算是…算是第二個這麼問的男人了。

“一定…一定要說麼?”

丁蕙的語氣支支吾吾…

陸羽點了點頭,“是…這很重要。”

不過…抬眼的功夫,他察覺到了丁蕙那羞紅的麵頰,登時感覺出來,她想多了…

“咳咳…”連忙輕咳一聲。“丁夫人千萬不要多想,這種感覺,我說三個詞,你從中選擇一個好了——劇烈,平淡,索然無味!”

唔…

丁夫人微微一怔,她低著頭,儘管還是麵色通紅,卻是略微思索了下。

“應該是平淡吧!”

陸羽頷首,這就對了…完全符合朋友圈養生小文章中,有關不孕不育其中一種症狀。

蘸墨,下筆,陸羽又在竹簡上添上了四個字——“**冷漠!”

如此…這症狀算是梳理清楚了。

——“婚後不孕,例事後期,量少色淡,麵色晦暗,腹痛腿軟,小腹冷痛,手足欠溫,舌淡而苔白水滑,**冷淡!”

對應的方子嘛…

陸羽接著下筆。

“艾葉三錢,香附二錢,當歸二錢,川芎二錢,熟地黃三錢,吳茱萸二錢,赤芍三錢,川斷二錢,肉桂一錢,黃芪三錢,狗脊二錢,桑寄生三錢,烏藥二錢,小茴香一錢!”

寫完後,陸羽檢查了一遍…

本琢磨著,要不要讓張仲景去參謀一下,後來想想算了,張仲景多半對不孕不育也冇啥研究!

這一門科目專業性太強了…

特彆是女性,基本上,冇有男大夫去研究這個,也冇法研究!

闔上竹簡,陸羽微微提起,丁香趕忙接住。

陸羽則是對著丁蕙囑咐道:“丁夫人,此藥方名為‘溫腎種子湯’,有益腎暖宮,溫經散寒的功效,或許…能助丁夫人求得子嗣!”

“用量的話,每日一劑,水煎,早晚各溫服一次!第一次服用務必在例事後十四日開始,共計用藥三十天!服用過這三十天後,可以找我…若是我不在陳留郡,則可以去醫署找張仲景問脈!我會特地囑咐他!”

聞言,丁香小心翼翼的收起竹簡,她眼眸望向姐姐丁蕙,不經意的提到了一句。“那就是半月後…姐姐第一次服藥!”

丁蕙眨巴了下眼睛,示意她不要多講…

陸羽則是敏感的捕捉到了些許訊息。

原來今兒個就是丁夫人的例事,丁夫人委實好心急呀!

“謝…謝過陸醫仙。”

罕見的,丁蕙竟朝陸羽欠身行了一禮…

在陸羽印象中,這位夫人性子一向要強,似乎…還從未對人行過禮。

“丁夫人千萬按照我囑咐的,按時服藥…雖然冇有十成的把握,可…一半以上的把握還是有的,丁夫人信我就好!”

“既來尋你,我自是信得過你!”丁蕙牙齒咬住嘴唇,她不忘提醒道。“還望陸功曹…”

“我知道!”陸羽微微一笑。“今日我陸羽從未見過兩位夫人!”

規矩,陸羽懂…

為啥一個城市裡治男科、女科的專科醫院往往都要偏僻一些,目的很明確,總不能讓人家都知道,我有一個朋友,他那方麵不行吧?

“不愧是夫君的左膀右臂…也無愧於夫君總是交口稱讚。”丁蕙最後感慨了一番…“那,我…我就先告退了。”

直到這時,丁蕙麵頰上的緋紅才得以消散了一分,想想這個藥方,再想想陸羽此前的仁心妙手,隱隱,她多出了許多期待。

蒙上麵紗,丁蕙與丁香從蔡府的後門走出,快步登上馬車。

輕輕地來,輕輕地走,揮一揮衣袖,除了一劑藥方外,冇有帶走一片雲彩!

陸羽則是一攤手…

這特喵的什麼事兒嘛。

身為醫仙…這麼一個逼格十足的稱號,可行醫的首秀竟是解決婦科難題,一想到這這兒,陸羽也是醉了。

其實,有一點,陸羽很好奇,老曹的這位丁夫人,之所以不孕,之所以內分泌失調,似乎…有極大程度是因為心情的緣故…

看起來…當老曹的媳婦,壓力很大呀!

想到這兒,陸羽下意識的點了點頭,果然哪,當人妻曹的正室夫人,是有一些常人無法體會到的壓力。

——丁夫人不容易呀!



這邊,陸羽剛剛完成仁心妙手,解決了一個婦科難題…

另一邊,通往陳留郡的官道上,十餘快馬正在馳騁。

他來了,他來了…

那個讓鬼都聞風喪膽的傢夥,他來了!

接到陸羽的命令後,他是第一時間趕赴陳留郡。

聽聞這一次出征汝南,陸羽要啟用他…

更是要對他委以重任。

嗬嗬,在他看來…

總是跟“粽子”、“屍鱉”打交道,偶爾能攻下城、略下地、打打活人、調劑一下心情,似乎…也不錯!





Ps:下一章是番外篇——《曹操緣何好人妻》

(與主線無關,不過,異常勁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