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十九章 這傢夥怕不是個傻子吧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十九章 這傢夥怕不是個傻子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馬車,寬敞的馬車內,曹操與曹仁、夏侯淵坐在其中。

之所以選擇腳力稍慢的馬車,曹操是有意為之,他打算在與曹仁、夏侯淵這兩位族弟多聊聊有關陸羽的事兒。

這樣,在登門拜訪前,曹操對這個天縱奇才也會有更多的瞭解。

能讓曹仁、夏侯淵、荀彧、荀攸讚不絕口,能讓衛弘如此厚待,曹操可不會僅僅隻把他當成一個十五歲的少年!

依他的想法,最少要引為上賓,甚至…高官厚祿,乃至於奉為首席幕僚,也絲毫不為過!

“大哥你且看這兵書。”

夏侯淵取出厚厚的一卷竹簡,外麵刻有《三十六計》這樣的小字,還編寫著序號,顯然這竹簡是《三十六計》全篇中的其中一卷。

“大哥,這《三十六計》也是陸羽口譯,蔡琰姑娘撰寫,昨夜,我與子孝秉燭夜讀,均是受益匪淺!聽蔡琰姑娘講,這是陸羽集名家精髓,口譯而出的!”

說著話,夏侯淵展開竹簡…遞給曹操。

《三十六計》?兵書?集名家精髓?

曹操眼眸微眯,今兒個,這十五歲陸羽給他帶來的震動太大了,現在想想,什麼書讀千卷,兵法諳熟於胸,那對比起來…簡直有些小兒科了…

什麼叫振聾發聵,能提出破三十萬蛾賊的可行方略!更是能融會貫通,創作出集名家精髓的兵書,這就叫振聾發聵!

想想,他曹操十五歲的時候在乾嘛?似乎…整天隻知道跟著袁紹與一群狐朋狗友逃課、胡鬨、偷新娘…

對了,十五歲的曹操還是個闖禍精,曾失手殺了個人,最後是好兄弟夏侯淵替他頂罪的,也正因為這件事,原名“曹瞞”小字“吉利”的他被迫改名為曹操,字孟德,也算是為了息事寧人,規避風聲!

總而言之,跟十五歲的陸羽比,曹操都有種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的感覺…這就是差距啊!

心念於此,帶著期待,曹操翻開了《三十六計》!

這是《三十六計》第六部分“敗戰計”的篇章,直接映入曹操眼簾的便是“苦肉計”。

原本的苦肉計的主角是周瑜打黃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最終騙過曹操,致使江東赤壁大勝…

現如今,這個故事,愣是被陸羽改成了王五率八十萬大軍南下,張三打李四,一個願打一個願挨,騙過了王五,使得王五八十萬大軍毀於一旦。

“這王五怕不是個傻子吧?這都看不出來?”

這是曹操下意識的感覺,可…隨著深入去想,他發現張三打李四的過程,滿滿的都是細節呀!

一個個細節的累加,縱然他曹操是王五,疑心病極重的王五,怕也不會對李四投降有絲毫的質疑,大敗也在所難免。

說到底,苦肉計…打的是王五的心理,防不勝防啊!

念及此處,曹操後背莫名的有些涼意,他凝著眉,心頭嘀咕。“好一招苦肉計,張三、李四之謀,王五敗績曆曆在目啊,若然以後,我碰到此等境況,需得防著一手!”

“苦肉計”看過後,曹操又接連看了“連環計”、“美人計”,這讓他聯想到半年前長安城那邊的變故。

聽聞呂布刺死董卓乃是為了一個女子…而這女子又恰恰是司徒王允的義女,曹操見過…名喚貂蟬…在曹操的記憶力,這可是個能夠讓月亮羞愧的美人…

原本,曹操還冇覺得什麼,可偏偏讀過這“連環計”、“美人計”後…這中間的聯絡不由得他去細細遐想。

蛛絲馬跡之下,登時,王司徒謀算的巨大陰謀躍然眼前。

“美人計,連環計,原來如此啊…”曹操下意識的驚呼道。

“大哥?怎麼了?”見曹操如此,曹仁與夏侯淵異口同聲…

“冇什麼。”曹操趕忙擺手,似乎是察覺到方纔的失態,他毫不客氣的將這卷《三十六計》的竹簡收入懷中,像是最愛不釋手的物件兒一樣兒…

言語間則是轉移話題,似乎…生怕兩位賢弟向他討走似的。

這等小心機,曹仁與夏侯淵自是冇有在意…

“子孝今早向我提起這十五歲的陸羽,我還冇覺得怎樣,可現在…這許多精辟的計略由他引出、與他相關,我對他已然是望眼欲穿!”

講到這兒,曹操眼珠子眯起。“子孝、妙才,這陸羽當真是我那賢妹蔡昭姬的小弟?可…蔡老並無男兒,陸羽姓陸,也並不姓蔡啊!”

“噢…這個我與妙才均問過了。”曹仁解釋道。“這陸羽的母親殞命於十五年前,陸羽還在繈褓中時便被蔡昭姬救下,帶回蔡府撫養,這些年他們姐弟倆患難與共,如同親生一般。”

“而這陸羽自幼喜歡讀書,蔡府藏書數千卷…被他讀了個遍,聽蔡琰姑娘講,十歲那年,縱是她也無法再提點陸羽,蔡老則稱呼陸羽為百年難得一遇的軍事奇才!”

曹仁口中的蔡老,乃是大漢文壇的領袖蔡邕。

蔡邕是曹操的恩師,對他,曹操算是頗為瞭解,他的眼光極高,能得其“百年難得一遇”這樣評價,也可見陸羽的卓而不凡。

這下,曹操是更盼望著與陸羽細聊一番了!

就在這時。

“噠噠噠”的馬蹄聲自馬車外響起。

“大哥,出事兒了…”夏侯惇匆匆駕馬趕來。

“何事如此驚慌?”曹操喊停馬車,當即問道…

“三十萬蛾賊北上,就快抵達濮陽境內,看樣子,多半他們是要劫掠濮陽…濮陽守軍不過數千人,怕是抵擋不住!”

“不如,讓我先率三千譙沛甲士馳援!”

夏侯惇的語氣有些急促,儼然,脾氣火爆的他受夠了被三十萬蛾賊劫掠的鳥氣,恨不得現在就率軍迎頭痛擊!

但…曹操會讓他迎頭痛擊麼?

以前會,現在絕對不會,好兄弟鮑信之死曆曆在目!

所謂上兵伐謀,攻敵攻心,他內心中“遊擊戰”的大方略既已定下來,那接下來的戰略部署自當要以此為主。

“元讓,你且末要慌張!”

曹操直接吩咐。“子孝,你率一千譙沛騎兵,妙才你也率一千譙沛騎兵,此外…令李典將軍亦率一千譙沛騎兵,你們兵分三路馳援濮陽!”

呃…

此言一出,夏侯惇有點懵?

…那我呢?那我走?

他自詡為曹營第一戰將,征討蛾賊,大哥怎麼能不派他這個猛將去,反倒是派三個‘儒將’前去?

不等夏侯惇開口,曹操的話還在繼續。

“子孝、妙才、還有轉告李典將軍,你們這三支騎兵千萬不可正麵迎敵,務必牢記‘敵進我退、敵退我追,敵駐我擾,敵疲我打’這十六個字!”

“不硬碰硬,不求大勝,隻求偷襲與騷擾,每次碰撞見好就收,三隊騎兵輪番休息,日夜不停,全天候不間斷的騷擾!”

“你們所屬是騎兵速度快,蛾賊必定疲於奔命!”

這麼一解析,曹仁與夏侯淵一下子體會到了什麼…

這不正是方纔荀彧獻上,陸羽提出的那《論遊擊戰》的戰術與方略麼?

這哪裡是打仗啊?

這分明就是搞人心態嘛。

所謂攻地攻心,心態一旦崩了,再強悍的部隊也不過是一捅就破的紙老虎!

曹仁與夏侯淵互視一眼,當即拱手領命。

“大哥放心,我等必定不辱使命,濮陽無虞,蛾賊必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