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一百八十六章 先穿襪後穿鞋,先當弟後當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一百八十六章 先穿襪後穿鞋,先當弟後當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陸功曹就不要賣關子了,天子與楊奉冇有,我曹操有,袁紹比我的還長,哈哈…你若是再不說,我曹操都要想歪了。”

一邊笑,曹操接著問陸羽…

他篤定,一定不是他想的那樣,他自詡鞭長莫及?

怎麼可能輸給袁紹呢?

“曹公,不是你想的那樣,其實…是地盤!”似乎是察覺到曹操想歪了,陸羽笑著解釋道:“天子與楊奉冇有地盤,洛陽城嚴格說起來就是一片廢墟,自然算不上地盤兒。”

“而曹公有兗州八郡、徐州六郡,袁紹更是坐擁青、冀、並三州,地盤更大,若論長短,他自然是最長的…不過,他這次怕是鞭長莫及了。”

嗬…原來是地盤?

哈哈…曹操了笑。

果然,他想的不錯,太學時,他與袁紹比較過,明明是他的比較長。

至於地盤兒,那…短點兒就短點兒吧,這個不重要。

可…地盤與耍猴,啊不…是地盤與耍楊奉,有什麼關係麼?

這個想法剛剛生出,陸羽的話再度傳出。

“曹公你想,這楊奉出身白波軍,我在青州兵裡打聽過!”

“他們黃巾軍是有歧視鏈的,黃巾軍看不起黑山軍,黑山軍看不起白波軍…便是為此,黃巾統領韓暹不會和楊奉走到一起!”

“而其餘三股軍閥更是各懷鬼胎,想要在天子這兒謀得好處,明裡暗裡自是少不了明槍暗箭,彼此間嫌隙叢生,這從天子東歸行動遲緩,就能看出些許端倪。”

“他們的分歧很大,矛盾必定叢生,各懷鬼胎,楊奉算是特殊的一支,既與天子並不沾親帶故,又是西涼舊部、白波統領,實力雖強卻是鄙視鏈的最底層,冇有盟友,處處被排擠,楊奉的心裡其實很苦的!他需要一個外在的盟友!而曹公,似乎剛好是這個可以“信任”的人。”

陸羽一連串說了一大堆…

曹操的眼珠子卻是一定,誠然,他對楊奉的瞭解不算多,可…根據細作傳回的情報,似乎,正如陸羽講的這樣。

他的兵力不少,卻處處被排擠…

其實這很好理解,因為董卓、李傕、郭汜的緣故,無論是天子、朝廷,還是各路門閥都看不起西涼將領。

更彆說是楊奉這樣首鼠兩端,先是效忠白波,又效忠董卓,隨後效忠李傕,最後揚言效忠天子的。

他的效忠,簡直比作呂布認乾爹還要可笑!

而如此算下來,誠如陸羽所言,處處被孤立的楊奉正缺一個盟友。

如此…便是可乘之機!

你楊奉需要盟友,曹操也需要盟友,隻不過,你需要的是一個有實力的盟友,而曹操需要的是一塊敲門磚!

你有我有,大家就能做朋友!

這麼算下來,他曹操與楊奉是狼狽為奸、一丘之貉,呸…應該說是一拍即合、珠聯璧合!

嘶…

這麼一想,曹操的思路像是一下子打開了…

而此間複雜局勢最需要的突破口也一下子打開!

所謂的局勢就是這樣,一旦一個突破口打開,那…接下來的事兒就變得順理成章且容易了許多。

怪不得,羽兒方纔講“合縱連橫,方可以弱勝強。”

這是要讓他曹操攪渾天子東歸這趟水,然後,從中渾水摸魚。

嗬嗬,似乎,羽兒最擅長謀劃的便是這個,而最他曹操渾水摸魚也是十分在行的!

“陸功曹,你的意思是說,我可以先行與這楊奉接觸一下!”曹操的眼眸眯起,話語中更添得許多一絲不苟。

“冇錯,我說的是真是假,曹公隻需派一信使提前接洽楊奉即可,隻要曹公擺低姿態,對楊奉大加吹捧,承諾讓他主持朝廷大局,曹公做他堅實的後盾,大家互通有無,共謀大事,想必他楊奉聽著聽著,都要望眼欲穿了!”

講到這兒,陸羽微微一笑。“坊間有句話,雖有些俗氣,可…運用到他身上,倒是正合適不過。”

“什麼話?”曹操好奇了。

陸羽嘴角一咧,笑著說道:“先穿襪子後穿鞋,先當弟弟後當爺!”

霍…

此言一出,哈哈哈哈…曹操爽然的大笑了起來。

妙啊!

羽兒這比喻妙啊!

好一個先穿襪子後穿鞋,先當弟弟後當爺,為了迎奉到天子,他曹操做次弟弟又如何?做爺的年頭還在後頭呢!

如此一來,隻要與楊奉結盟,那麼通過司隸地區的重重關卡,順利進入洛陽就迎刃而解了…

甚至,還能做到師出有名,獲得道義上的支援。

心念於此,曹操心情大好,一口吞了兩個餃子,香,真香!

至於,進入洛陽以後,那與楊奉的同盟關係可以重新評估,若是他不聽話,曹操的戰戟、長槍也不是吃素的。

“哈哈哈…陸功曹,有你的!有你的!”

曹操止不住的大笑,他就是這樣,隻要高興…那就會放聲大笑,毫無顧忌。

陸羽也笑著附和道:“畢竟,世上哪有什麼永恒的盟友,隻有永恒的利益嘛,在利益麵前,耍猴嘛,不耍白不耍!”

曹操頷首…

現在,四股勢力中戰力最強的楊奉算是解決了,那…其它三股勢力呢?

當然了,如果他曹操與楊奉聯手,其它三股勢力本是不足為慮,可…出於謹慎,曹操不敢大意輕敵,當今時局,還是要儘量的儲存實力,能夠避免硬碰硬,還是避免的好。

“陸功曹,楊奉之外?其它的三股勢力?你又有何見地?”

“這個嘛…”陸羽微微思索了下,繼續道:“如果所料不錯的話,天子不進入洛陽還好,一旦進入洛陽,那四股軍閥中首先大打出手的必定是董承與韓暹!”

唔…這個論斷,讓曹操有些驚訝。

如果說之前,聯合楊奉,是基於他的為人與處境,那…羽兒如何能分析出董承與韓暹大打出手呢?

剛剛想到這兒,陸羽的聲音接踵而出。

“曹公且想,韓暹是何出身?黃巾軍的頭目,如今臨時受朝廷招安,護送天子回洛陽。黃巾軍是什麼樣兒的?曹公應該最清楚不過,嚴苛的軍規之下,曹公麾下的青州兵軍紀尚且鬆弛,時常會出現劫掠百姓的舉動,那…”

“韓暹的黃巾軍又冇有軍規的約束,等護送天子到洛陽,自持護駕有功,怎麼會不肆意妄為?擾亂朝廷,魚肉百姓呢?”

“可…董承是誰呀?當今天子的嶽父,車騎將軍,聽聞董貴妃還頗為得寵,他必定致力於匡扶漢室,豈會坐視韓暹擾亂朝綱?魚肉黎民!如此這般,這般如此,矛盾激化之下,兩人大打出手,幾乎是必然!”

霍…

曹操的眼眸睜大了不少,他很驚訝,倒不是驚訝於董承與韓暹的大打出手,而是驚訝於羽兒這頭頭是道的分析。

他幾乎是完全拿捏了這幾個軍閥的性格呀!

甚至…他們麾下將士們的行為,也一併預判到了。

關鍵是…羽兒的話條理清晰,有理有據,無論從哪一點兒去闡述,都讓他曹操挑不出半點紕漏,讓人信服啊!

而最關鍵的是…

曹操敏銳的捕捉到了這中間的機會,冇錯…他曹操西進洛陽,迎奉天子,舉得是匡扶漢室的大旗,而董承也是匡扶漢室,如此一來,在這個層麵上曹操可以獲得董承的好感,聯合董承直接吞掉韓暹!

順帶著,就徹底消除了一個威脅與隱患!

況且,曹操出入洛陽,恩威並施,也需要一場大勝來威懾朝廷,威懾一眾軍閥,讓這些軍閥意識到,他曹操可不是個軟柿子。

哈哈哈…

或許,曾經是洛陽城外的小白兔,可一入洛陽就能能變身猛虎!

儘管陸羽冇有開口,可曹操自己就想通了這一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曹操那魔性的笑聲再度響徹,聲震瓦礫,震得書房不遠處…那餐堂的瓦礫都在微微發顫。

曹洪撓撓頭。“大哥這是咋了呀?這麼高興麼?不就是吃碗餃子,至於這樣…”

他這麼一提醒,夏侯淵想到了什麼。“鍋裡還剩最後兩碗,可都不許吃了,給咱大哥還是陸功曹留著吧!”

“哈哈哈…”夏侯惇笑著拍拍自己的這位族弟。“二弟他早就吃飽了,留一碗給大哥就行,妙才啊,知道你還饞著呢,我給你盛來這碗!”

嘿…被夏侯惇說破心事,夏侯淵微微一笑,嘴饞又不是什麼丟人的事兒!

再說了,這餃子委實真的好吃,他能吃三大碗!

外麵,餃子吃的正酣,很少有人注意到今日是《呂氏春秋》中提到的二十四節氣的“霜降”時節。

所謂寒露不算冷,霜降變了天…

自古霜降的習俗有賞菊,登高遠望,吃柿子,進補,如果有條件的話“朝朝鹽水,晚晚蜜湯”是養生的妙方!

可惜的是,這“霜降”時節愣是被這一乾文武吃出了“冬至”的味道!



書房內。

陸羽與曹操的交談顯得更融洽了許多…

“曹公似乎想明白了?”

“董承與韓暹可以不提了!”曹操的眼眸微眯。“陸功曹,你信不信,我有一百種方法能玩死韓暹!”

嗬嗬…

陸羽信,甚至,陸羽覺得曹操有一千種方法…

憑著韓暹這拙劣的智商,跟老曹的段位相差太多了。

當然了,董承也好不到哪去!

彆看迎天子這事兒上曹操與他“哥倆好”,以後鬨掰了,老曹可是翻臉不認人的。

“陸功曹…”曹操抿了口茶,潤了潤喉嚨,繼續道:“現在楊奉、董承、韓暹都有了對應方略,似乎…還漏了一個張楊?我軍合縱連橫之時,他張楊若是來搗亂,那該如何?細作來報,張揚可是有五萬兵馬!”

張楊?

彆說,此前陸羽考慮最少的就是他了。

不是忘了他,而是這貨…壓根就不足為慮。

根據曆史上對張楊的描述,他能成為一方軍閥,有很大運氣的成分,甚至…陸羽覺得他身上都加持著某種不死的主角光環。

他曾是大將軍何進的部下,奉命在幷州募兵,結果被南匈奴單於給擄走。

可神乎其技的是他又帶兵回來了,並且控製了極為重要的河內之地。

他與南匈奴單於之間有什麼勾當?陸羽不知道,可陸羽知道的是,在很早期的時候,袁紹都尚未發兵,他就有五萬大軍!

可現在,這麼多年過去了,他還是隻有五萬大軍,除了在護送天子這事兒上出手過一次,這麼多年就在河內龜縮。

這說明什麼,說明他膽小怕事,好大喜功,偏偏有賊心冇賊膽兒!

如果按照曆史原本的軌道,他纔是最有可能從曹操手中劫走天子的人!

隻可惜…他直接撂出一句“外郡之臣不入都城”,受封為“大司馬”後,當即就離開了權力漩渦的中心,有多遠滾多遠去了!

便是為此,陸羽壓根就冇考慮過他。

“曹公,其實這張揚…誒呀,怎麼說呢?”一時間陸羽不知道怎麼解釋了。

很糾結。

不過…又很戲謔,一提到張揚,陸羽的嘴角就不自禁的揚起,就想要戲虐似的笑!

曆史中會有很多這種…冇有把握住機遇的“大人物”。

比如這個張楊,昔日若不是他收留呂布,呂布早就涼了,可收留了兩次,呂布還是溜了…

同樣的,若不是他放任曹操迎奉天子,曆史的軌跡就要重新書寫。

當然了,這些“大人物”是失敗的,可他們也是可愛的,畢竟…他們的性格弱點在陸羽這邊可以無限的被放大,甚至是利用!

看陸羽這副模樣…

曹操登時瞭然了大半。“陸功曹的意思是此人不足為慮吧?”

“曹公明鑒。”陸羽順著繼續說道。“按照我對張楊的瞭解,此人膽小怕事,好大喜功,對付他,曹公隻需迎到天子後,讓天子獎勵他的功勞,給他爵位,給他封地,讓他有遠滾多遠去!”

“若是他不走,曹公可以派人告訴他,這洛陽城局勢很複雜,他張楊把握不住,若是此前曹公打贏了韓暹,那憑著張楊的性子更不敢跟曹公抗衡了!”

聽到這兒,曹操略微思索了片刻…

其實,他對張楊也有個大抵的判斷,覺得他不過是劉表這樣的守城之主,掀不起什麼大風浪,可…聽到羽兒的話,無疑讓曹操更添得了許多信心。

羽兒在洞悉人心,在判斷時局上,曹操自愧不如。

更彆說,世人有言——隱麟之才通曉時局,隱麟之語泄露天機!

“哈哈…”

此刻的曹操唯有爽然的大笑,作為一個老父親,最快樂的地方是什麼?

是你兒子“卓絕”麼?

不…

是你兒子被世人肯定,被世人均稱作“隱麟”,你兒子的話被世人稱為“天機”,頃刻間,曹操露出了老父親一般的笑容。

當然了,羽兒的話還是霸氣呀,四股軍閥,十餘萬兵馬,可在羽兒眼裡竟是如此的不堪。

“好,好,好!”

曹操連呼三個“好”字,心頭自是無比悵然。

說起來…也玄奇的很。

這至寒的天氣,這可怕的傷寒症;

這外部諸侯的博弈,內部軍閥的覬覦;

還有…此前考慮的出師無名的難題,這總總西進洛陽、迎奉天子的掣肘,今朝…一下子被羽兒全部解決了。

他曹操怎麼能不亢奮、不狂喜呢?

“陸功曹,喝口茶,潤潤嗓子,喉嚨都乾了吧?”

曹操笑著將茶盞推到了陸羽的身旁,滿懷關切。

他語重心長的說道。“若然此次西進洛陽,能夠成功迎奉天子,陸功曹你便是首功之人,到時候,你要什麼賞賜,什麼官銜,我都替你向陛下討來,縱是你想要更多的兵馬,隻要我曹操有,一併給你!”

“還有,你替你姐求的太學,我記在心上呢,若是迎到天子,他下的第一道旨意,必是重建太學,重鑄太學石經!”

高興啊,羽兒將西進洛陽的總總細節部署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曹操感覺他開了天眼一樣,這是開掛了,明著打呀!

而且如此這般的打,這麼透徹的打,曹操感覺已經立於不敗之地!

甚至,刹那間…

曹操的眼眸中看到了王道霸業的雛形,看到了一統中原,乃至於一統北境,一統天下的雄心壯誌。

飄飄然,曹操整個人就好像飄飄然了一般。

哪知道…

就在這個時候,陸羽的一句話,直接讓原本亢奮不已的曹操,頃刻間跌入穀底,而且還是深深的、伸手不見五指的穀底。

“曹公,可不能飄啊!”

與曹操飄飄然的樣子截然不同,陸羽的表情有些嚴肅,語氣更是一絲不苟。

“曹公,其實…我從冇有擔心過迎天子這件事,比起這個,若是曹公忽略了另外一條,縱然是迎來天子,縱是把控住了朝廷,可最後的結果依舊很有可能身敗名裂,殞命京都…甚至被當成第二個董卓,第二個李傕、郭汜!被天下群起而攻!”

啊…

此言一出,曹操整個人一怔,腦殼處竟下意識的打了個寒顫。

身敗名裂?

殞命京都?

被天下諸侯群起而攻之,這…這…頓時間,因為陸羽這最後一句話,曹操後背冷汗直流,整個人平添了一分悚然。





多本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