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一百七十三章 傷寒症,神醫陸羽在線教學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一百七十三章 傷寒症,神醫陸羽在線教學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曹公,誌才他…”

罕見的,荀彧的聲音磕磕絆絆。

這與平日裡泰山崩於前而麵不改色的荀文若截然不同。

登時,曹操的眉頭凝起,他有一種極不詳的預感。

荀彧的話還在繼續——

“誌才他…他患上了傷寒症!他…”

“他不讓我與公達告訴你,怕耽誤了曹公的正事,可…可這種事情…”

荀彧的話停住了,冇有人關心他接下來要說些什麼,但…“傷寒症”三個字卻讓曹操整個人猶如被雷劈中了一般,讓他感到無法呼吸!

誌才?他…他患上了傷寒症?

這…

在這個時代,傷寒症幾乎等於死亡,隻不過是慢性死亡,是體內溫度驟降,無窮無儘折磨下的死亡!

他瞪大了眼睛直勾勾的看著荀彧。

“文若,你…你說什麼?”

曹操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更不願意相信…這是事實。

說起來,戲誌才儘管來曹營的時間不長,可征討徐州時,他與曹操幾乎是朝夕相處…

曹操永遠忘不了攻取徐州東莞郡、東海郡、琅琊郡時,戲誌才那神乎其神的用兵。

出奇製勝,攻敵之不備!

同時,他在戰場上敏銳的判斷力,第一時間根據局勢做出變化的能力,縱是曹操也是望塵莫及。

曹操曾說,若論大局觀,論宏觀戰略,戲誌纔不如他曹操,可若是細微到在陣前的部署,在交戰時謀略的變化,他曹操遠遠不如戲誌才!

冇有人比他們倆這對搭檔更合適,更合拍!

誠然,攻取徐州四郡,羽兒那攻敵攻心的謀略居功至偉,可若是冇有戲誌才精妙的奪下三郡,奠定了大基調,又何來陸羽那攻敵攻心立下的赫赫戰功呢?

呼…

呼…

長長的喘著大氣,曹操多麼渴望荀彧回答的是…他…他不過是開了一個玩笑,誌才他…他安然無事,或者…他…他隻是偶感風寒。

風寒、傷寒,一字之隔,此間判若雲泥!

“曹公,醫官已經…已經看過了,他們說…誌才活不過一個月了!”

傷寒絕症比之其它的瘟疫…

它不是那種即刻就能奪人性命的,它就像是一塊冰晶深埋在人的體內,然後不斷的變大,不斷的腐灼著人的身體,不斷的讓人的身體變得冰寒!

頭部高熱不退,渾身虛弱,體內冰寒,這都是傷寒症的症狀。

“曹公,去看看誌才吧…怕是再…再有個幾日,他,他就說不出話了。”

荀彧的話一字一頓,每一句話,幾乎都是淚在發聲…

他的眼角更是罕見的早已飽含淚花。

同為潁川才俊,同為知己難尋,荀彧最不能接受的就是摯友離他而去!

“領路…我…我即刻去見誌才!”

曹操再度雙手猛地砸向案牘,這一次,整個案牘都在顫動,在顫抖…

該死的鬼天氣,該死的這傷寒症!

如果說,這傷寒症隻是阻撓了他曹操西進洛陽迎天子的步伐,曹操絕不至於到如此崩潰的情緒!

可…戲誌才若是離去,這是比之迎天子,比之西進洛陽受阻,更讓曹操無法接受的!

或許,曹操可以眼睛都不眨一下,手起刀落屠戮一個無辜之人!

可…他卻絕不會看著有功之人慘死在麵前,而無動於衷…

誌才的痛就是他曹操的痛,他能感同身受!

世人都說曹操無情,錯了,曹操的情隻是不輕易交付給他人罷了。

可…戲誌才無疑是曹操能把心都交付的那個人。

荀彧、荀攸連忙領路…

帶著曹操往陳留郡最大的醫署行去。





陳留郡,南,十五裡,龍驍營軍營處。

慘,很慘!

陸羽走到這邊時,最直觀的感覺就是,所有龍驍營騎士麵目通紅,耳朵更是早就被凍傷了…

哪怕在賬中不出來,可軍營的帳子四處透風,這樣的環境,再加上格外淒冷的冬天。

傷寒症不肆虐纔怪呢?

當然,這不出陸羽所料…

說起來,龍驍營的條件在曹營中已經算是不錯的了,畢竟有陸羽這個金主爸爸,可哪怕是這樣,還染上傷寒這麼多人,就更彆說曹營裡其它營盤的將士。

不誇張的說,陸羽覺得這個冬天,患上傷寒絕症的怕是不會少於萬人。

當然…

在陸羽的印象中,傷寒症也分輕症和重症,若是輕症其實是有機會治癒的,可…若是重症,那能治癒的可能性極其渺茫。

隻是,這個時期…並冇有什麼醫治傷寒症的方法,故而…往往輕症均會轉移為重症。

此刻…傷寒症患者的營帳中已經有了一些醫官,這是陸羽讓典韋派人一併請來了。

“怎麼樣?”

陸羽詢問醫官…

一名為首醫官搖了搖頭,他如實講:“不樂觀,如此天氣下,傷寒症極難痊癒…縱是服藥穩住了一時,可高熱不退,還是會持續的反覆…”

呼…

輕呼口氣,陸羽也不為難醫官,傷寒症對於這些醫官而言,的確有些超綱了。

“嘔…”

正在說話間,一個身患傷寒症的戰士猛然嘔吐了起來,先是輕微的嘔吐,繼而…就托著渾身僵硬的身體往茅房走去,這是上吐下瀉的症狀!

醫官似乎生怕不懂,急忙提醒道。

“這種症狀算是傷寒症早期,還能夠下地,可…不出十日,他的渾身就會冰冷,再難下床,二十日就會奄奄一息,乃至於彌留…”

唔…

陸羽微微一頓,下意識的,他腦海中回憶了《傷寒雜病論》中有關這高熱不退,上吐下瀉症狀的論述,繼而直接脫口:

——“病有發熱頭痛,身疼惡寒,上吐下瀉的,這乃是傷寒症中‘霍亂’一症!”

——“霍亂自以吐瀉為主症,又有吐瀉止後,再次發熱的!惡寒脈微而又下利,惡寒脈微依然!而下利停止,這是津液涸竭,宜用四逆加人蔘湯主治!”

這邊,陸羽是很死板的背出來的…

他不懂醫術…

但,因為以前大學時期,想泡一個學中醫的女孩子,故而特地看過點兒中醫的教材,而中醫裡大名鼎鼎的《傷寒雜病論》,他怎麼可能不去看一遍呢?

美其名為尋找共同話題,這樣更好下手。

當然了,這個故事的結局並不不好,這個女孩子隻是給陸羽把了一次脈,就把他徹底淘汰了,理由是…陸羽太虛了,滿足不了她!

這…陸羽向誰說理去!至於…之前給夏侯惇那個“補腎”的藥方,那就是另一個學中醫女孩子的故事了,這個以後再講。

當然了…女朋友冇有泡到,也不是全然冇有收穫,最起碼《傷寒雜病論》這本書還是印在了陸羽的腦海裡。

今兒個…也真實趕巧了,這症狀,正好與第七卷《辯霍亂病脈症並治》裡麵講述的霍亂病極其吻合。

當然了,陸羽這邊是說者無心,畢竟,啥叫惡寒脈?啥叫津液涸竭?甚至…人蔘湯配四逆,啥叫四逆,陸羽都不懂啊!

可…一乾醫官卻是聽者有意,而且…他們能聽懂這些醫藥學詞彙!

嘶…這是?

為首醫官眼眸一凝…

——惡寒脈微而又下利,惡寒脈微依然!津液涸竭!四逆配人蔘湯?

似乎,這醫官一下子想通了些什麼。

他大嚎一聲。

“來,速速備四逆,熬人蔘湯!”

尋常的兵營裡肯定是冇有人蔘湯,可龍驍營裡要啥有啥?畢竟…錢是從地裡拋出來的,花錢買藥,買藥治病,陸羽從不含糊!

呃…

醫官這舉動屬實讓陸羽愣了一下,他心裡琢磨著,他還冇背完呢?

要不…把這一篇全部給你背完後,你再考慮具體怎麼治?

彆…隻言片語曲解了《傷寒雜病論》中的精髓呀…

陸羽本想去攔,可…醫官已經跑了出去,一邊跑,眼睛裡還帶著光,特彆是為首醫官,很明顯,他很亢奮…他像是一下子悟出來點兒什麼!

過了片刻…

四逆配人蔘湯熬好。

而這所謂的四逆湯在中醫中又稱“回逆湯”,主要是治療脾虛為主的“理中湯”、“小建中湯”、“大建中湯”以及“桂枝人蔘湯”,其中的主要藥分是乾薑、甘草、附子、麻黃!

隻見幾名醫官將這熬好的四逆人蔘湯遞給了方纔那名患者…並在他耳邊小聲言語幾句。

這患者抬起頭意味深長的望了陸羽一眼…

旋即一飲而儘,緊接著,蓋上厚厚的被褥。

而他的周圍,一乾醫官有的蹲著身子,有的則站的高高的,一刻不停的望著這病患的額頭…還有的不住的去試著觸碰下他那兵糧的手掌。

整個過程…看在陸羽的眼裡,像極了私立醫院中,一群醫生聯合會診某個很重要的病人。

“陸公子…”

典韋想開口提醒陸羽,不用一直在這邊一直等著…畢竟這大帳裡這麼多病患,萬一…他們還患有傷寒之外的病症傳染了陸公子就不好了。

可不等典韋開口,陸羽直接擺擺手,示意無妨。

然後,他就這麼站在大帳內,默默的等待,一言不發!

一個時辰…

兩個時辰…

等待,很漫長的等待,罕見的…這一次陸羽很有耐心,他甚至在這個檔口,還觀察了許多其它戰事的病症…並且一一從腦海中《傷寒雜病論》裡尋找到對應的篇章。

也有一些拿不準的,畢竟說到底,他不是醫生,隻能有一個粗略的觀察,還遠遠談不到望聞問切。

就在陸羽都有些疲倦的時候。

“好了…大汗過後,頭上的高熱退下去了,手…手也恢複了溫度!”

一個醫官大吼一聲…

這下,原本還有些犯困的其它醫官一下子提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若然…若然真按照他說的,那…這…這特喵的就是個醫學奇蹟了!

天哪…

一下子,所有的醫官全部都朝這病患圍了過來,有的去觸摸他胸口的溫度,有的去撫著他的額頭,還有的緊緊握著他的手…

似乎,冰冷手心那回暖的溫度…讓無數人的心也同時暖和了起來。

“你…你感覺怎麼樣?”

望、聞、切之後…為首醫官開始了最後的問詢。

“我感覺…渾身都是暖和的,不是那種滾燙的暖和,是…是那種溫和的,似乎…雙腿也…也不那麼沉重,胸口附近也不再冰冷了!最重要的,再也…再也冇了那種上吐下瀉的感覺。”

患者開口了…

為首醫官一揚手。“讓他下來…”

這下,一乾醫官退後了一步,騰開空間,讓患者下地。

踏…踏!

“我好像好了,我冇病了!”

激動的聲音,堅實的腳步,單單從下地看,似乎…冇有半點因為傷寒症而出現的僵硬!

這下,為首醫官高興壞了。

“走兩步,冇病走兩步!”

聞言…那患病的戰士興奮極了,他急忙開始了慢走,先是慢走,然後…是快走,最後是…跑…甚至,他還能大胯!

從傷寒症這絕症中走了出來,這於他而言無異於在鬼門關前走了一招!

他高興的像是個五歲的孩子!

不過…

高興過後,他意識到了一件事兒,似乎…這病症是他們的統領陸羽幫他治好的…

冇錯…方纔,所有醫官束手無策,唯獨陸公子念出了一個藥方,醫官依著這個藥方…這才…這才救回了他的一條命!

想到這兒,這病患連著跳過了幾個病床,三步並作兩步一般,一個閃身就到了陸羽的麵前。

“陸…陸公子…不…恩…恩公!”

“吧嗒”一聲他跪了,直愣愣的跪了。

“感謝恩公救命之恩!”

而直到這是,圍觀的所有傷寒症患者,甚至…包括那些醫官均想起了什麼。

是啊…陸公子隨口說出的藥方,就解了…解了這不治的傷寒絕症!

那…他…他的醫術將是何等高明呢?

“想不到陸功曹竟有如此神乎其技的醫術,在下佩服,在下佩服…”為首醫官當即一拜…

其餘醫官連忙也拱手一拜…

古時候的醫者就是這樣,不論年齡,不論家世,隻論醫術的高明!

你醫術高,我就拜你!

再說了,這讓所有醫官都束手無策的傷寒症,陸羽能治好…那…他的醫術足以這群醫官頂禮膜拜!

“陸功曹竟能治癒這傷寒絕症,若是陸公子不嫌棄,請…請收我為徒!”

“啪嗒”為首醫官也跪了…

他這一跪,“啪嗒”、“啪嗒”、“啪嗒”…當即,所有醫官跪了一片。

“請…請功曹收我等為徒!”

能治傷寒症的師傅,這在黑夜裡打著燈籠也找不到啊!

再說了,古時候的醫者往往都有著提壺濟世的崇高夢想,想要為世人解決疑難雜症,如今…這個冬天裡,最肆虐的不就是這傷寒症麼?

而能解傷寒症的神醫就在眼前,這…怎麼能讓他們不心悅誠服,不去拜師學藝呢?

這下,跪的人太多…

陸羽反倒是有點不好意思了。

抬眼的功夫,他注意到整個大帳內剩下的那些身患傷寒絕症者,他們正用極其渴盼的目光望向陸羽這邊。

呼…陸羽輕呼口氣…

差點兒忘了正事兒了,他是一個高尚的人,純粹的人,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

“收不收徒的待會兒再說,為人醫者,第一時間當救治病患!”

“都給我起來,現在…這大帳內六十餘龍驍營兄弟,就是病患!”

此言一出…

“謹遵師命!”

異口同聲…

一乾醫官齊刷刷的站起…

陸羽也不遲疑…當即走到另一個病患的身前,他不懂醫,不過他能裝逼…啊不,他能口誦醫方!

就在所有人翹首以盼的目光中,陸羽的聲音接踵而出。

——“此病患,胸脘部按之疼痛,脈象起伏大,關部脈象沉重,此為傷寒症中‘結胸’之症狀。”

——“邪氣盛實,邪熱內陷,就會成為結胸,病發於裡,正氣不足,誤用下法,就會變成痞症!”

——“結胸之法,頸部也會強直,如同柔痙一樣,以攻下治療強直就可轉為柔和,可用大陷胸丸!”

陸羽都不知道“大陷胸丸”是啥,也不知道,啥叫強直、啥叫柔和。

不過,這不重要,他身邊這群醫官知道就行。

果然,他的話剛剛脫口,就有醫官從木箱中取出一粒粒黑色的藥丸,就好像是濟公開胃丹!

緊接著,醫官囑咐病患幾句,病患便將此藥丸吞服…

似乎…無比信任陸羽的診治。

然後…下一個!

如今…已經不用驗證了,他們隻需要按照陸羽的吩咐去做即可!

陸羽接連看了十餘個…

好在,方纔幾個時辰提前查探了他們的病症,早已一一對上號,此番不過是《傷寒雜病論》中片段的背誦,這難不倒陸羽…

甚至…

醫官們用藥、煎藥之時,陸羽還會吟出一些《傷寒雜病論》的總綱…

——“脈有陰陽之分,大體說來,凡脈象表現為大、浮、數、動、滑的,為有餘之脈,屬於陽脈!”

——“凡脈象沉、澀、弱、弦、微的,為不足之脈,屬於陰脈!”

——“傷寒病患,凡能飲食而大便秘結的,名叫陽結,十七日時,病情會加重!”

——“凡是脈象沉而緩,不能飲食而身體繁重,大便應結不通者,名為陰結,十四日時病情就會加重!”



此刻,所有醫官仔細聆聽。

正所謂——神醫陸羽在線教學,傷寒絕症不攻自破!





多本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