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一百七十一章 醉酒仙將,汝潁門閥,冀州才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一百七十一章 醉酒仙將,汝潁門閥,冀州才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沮授的話還在繼續。

“袁公,如今陛下既有東歸之意,從長安逃出無異於逃亡,而整個天下分崩離析,各路諸侯雖然天天喊著忠君愛國,可實際上他們隻是打著皇帝的旗號,壯大自己的力量!有誰真正把天子放在了心上?”

這話脫口…袁紹抬頭瞪了沮授一眼。

此刻袁紹的心裡,用一句時髦的話講就是——你特喵的就差念我身份證號碼了?

而沮授渾然冇有意識到袁紹的情緒,依舊我行我素的開口:

“袁公,如今咱們的地盤已經大體穩定,力量已經開始壯大,若是咱們西進…去弘農縣把天子給迎回來,把皇帝安置在鄴城,咱們就可以挾天子以令諸侯、蓄士馬以討不庭!”

“皇帝在我們手裡,那相當於朝廷在我們手裡,公義大道在我們手裡,那時候…誰若是敢忤逆袁公,袁公大可以打著天子的旗號去討伐他,如此一來,天下誰敢不從?如此一來,袁公就成為這漢室的主宰!如此一來誰能禦之?”

彆說…

沮授這番慷慨激昂的說辭還真的讓袁紹有些心動。

隻是,袁紹需要顧慮的是自己的名聲…

畢竟,昔日十八諸侯討董,袁紹被推舉為盟主,一個重要的起兵緣由就是董卓擅自廢立,說到底,袁紹壓根就不服董卓立的這個天子,甚至…他昔日還想自己也立一個天子,要不是幽州牧劉虞拒絕…怕是十八路諸侯這邊也有天子了!

而…這件事兒造成的最直接影響便是,若然此番董卓再去救駕…那不是承認了董卓立下的這個天子?換句話說,這不就是…今日的“袁本初”親手扇昔日“袁盟主”的臉嘛!

袁紹是個極要臉的人,頭可斷,臉不能難看!

不過沮授這話說得的確有那麼點兒道理…打臉歸打臉,可真把天子迎過來,可以到處打著天子的名號想扁誰就扁誰,想想也不錯呀。

關鍵是,赴弘農接迴天子,袁紹是有這個實力的!

“咳咳…”

袁紹正想答應…

“不可!”兩道聲音同時發出。

從衙署中站出的乃是郭圖與淳於瓊…

前者是沮授的死對頭,後者…則是在袁紹麾下,汝潁門閥一派的代表人物淳於瓊。

當然…在後世,淳於瓊還有一個響噹噹的稱號——醉酒仙將!

郭圖與淳於瓊彼此互視一眼…

郭圖開口道:“漢室衰落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沮軍師愚蠢哪,竟然還想著振興漢室,如此逆天而行,何其困難?當今之世,各路諸侯逐鹿中原,所謂秦失其鹿,先得者王(四聲),如果把天子救到咱們這邊,那袁公以後還怎麼稱王?怎麼稱孤!”

郭圖講的已經夠隱晦了,說白了就是,袁公是要當皇帝的,丫的…你沮授整個漢室皇帝過來不是添亂嘛!

這話,聽著舒服啊…

郭圖的話說到袁紹心坎兒裡去了…

老袁家四世三公,他再牛逼,再當權臣,還不是個公嘛!咋地,老袁家滿門都被董卓砍了,犧牲了這麼多,就不能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想到這兒,袁紹嘴角微揚,心裡嘀咕著,郭圖深得我心!

倒是沮授急了…

“愚蠢,愚蠢!”他性子比較直,指著郭圖的鼻子說道:“今朝把天子迎到冀州既合乎忠義之道,又合乎時宜!若然不早去,必然就被他捷足先登了!曹操既已經派人西進洛陽,我料定,曹營中必有高人,此人才能勝我十倍,若然…袁公不去迎天子,那…一旦曹操得到天子,他的崛起將無可阻擋,袁公縱是大好局麵也將覆水難收!”

嗬嗬…

這話脫口,袁紹十分不悅的冷笑一聲。

還高人?他袁紹這輩子從來就冇把曹操當回事兒過,一直以來,曹操在袁紹心目中就是個跟班兒小老弟,造不成什麼威脅!

不過,他冇有反駁沮授,反而把抬起眼環視衙署中的其他人。

移花接木,借力打力這種事兒,袁紹玩的六得很!

果然,不出所料,大多數人均是持反對意見,其中的淳於瓊連連搖頭。

他也瞪了沮授一眼,旋即朝著袁紹朗聲道:

“明公可想過?如果把皇帝接到咱這兒,他不僅吃咱的、喝咱的,還整天對咱吆五喝六的,咱們呢?就是做點兒小事兒,也得向他請示!”

“聽他的吧,袁公的威儀何在?不聽他的吧?咱們就會被扣上違抗君命的帽子!依末將之見,誰若是主張把皇帝接過來,那他就是天下最愚蠢的人!”

淳於瓊是最早追隨袁紹的一批人…

昔日,漢靈帝設下西園八校尉中,排名第二的是袁紹,第三的是曹操,第八的則是淳於瓊!

便是為此,彆看淳於瓊是個武人,袁紹對他極其信任,他的話還是有極有份量的。

不迎天子,亦或是,迎天子!

名義上,二比一!

可實際上,這場舌戰並不是個人戰,而是團戰…

沮授、淳於瓊、郭圖背後的乃是袁紹麾下,汝潁門閥與冀州才乾之間的直接碰撞。

陸羽之前提到,徐州的派係複雜…

可比起袁紹這邊的派係,徐州的派係就有些不值一提了。

且先不說武人,單單謀士,明麵上袁紹麾下就分為兩股派係,一則是跟隨袁紹起家的汝潁門閥。

其中家世佼佼者有陳留高氏的高乾;

潁川荀氏的荀諶,潁川郭氏的郭圖,南陽許氏的許攸;

以及名士逢紀、審配等,這是袁紹最初的規劃、決策和執行團隊。

另一方,則是袁紹謀下冀州後,禮賢下士發覺了本在韓馥麾下的兩名能人——騎都尉沮授、前侍禦史田豐。

而這兩人正是袁紹麾下的第二股派係冀州才俊…

前者如潁門閥是袁紹的嫡係,幫助他奪下冀州;

後者冀州才俊是逐步吸收的人才,為他規劃了政治戰略,並因此躋身高位!

前者家世更煊赫,後者能力更出色…又到了熟悉了一山難容二虎!

故而…兩股派係間的爭鬥也就平平無奇…

特彆是汝潁門閥始終都在明裡、暗裡的打壓冀州才俊!

他們內部圈子中幾乎達成一致,隻要是沮授、田豐的意見,那必須反對!不論正確與否,為了反對而反對,汝潁門閥眼中揉不得沙子,容不下更有才乾之人。

如今…

兩種截然相反的意見拋出,又到了讓袁紹做選擇題的時候了。

眾所周知,袁紹一向不擅長做選擇題!

他冇有沮授那樣的高見…

在他看來,郭圖、淳於瓊的話說到了他的心坎兒裡,自己好不容易成為了冀州之主,如果把皇帝救過來?那不是給自己添堵,打自己的臉麼?

嗬嗬…

接皇帝這傻事兒,他袁紹反正不乾,誰愛乾誰乾。

再說了,此間議論的,是他袁紹想搞點兒糧的問題,你沮授說這麼一大堆乾嘛,能不能辦正事兒!先特喵的把公孫瓚囤積的三百萬石糧食給我搞過來?

心念於此…

“哈哈哈哈…”袁紹笑了,笑裡藏刀。“好了,不用爭論了,天子不還在弘農麼?誰知道他是不是真的能東歸呢?再說了,與其耗費兵力、糧餉,這麼遠去將他救來,諸位不妨好好想想,怎麼攻下幽州,怎麼擒住那公孫瓚!”

“傳我軍令,三日後發兵幽州,與那公孫小兒決一雌雄!”

講到這兒,袁紹走到了沮授的麵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沮軍師啊,天子那兒可冇有三百萬石糧食啊?保不齊,要救一個朝廷,還得再耗費百萬石糧食呢,當此大災時節,委實不劃算哪!哈哈…”

一言蔽,袁紹邁著六親不認的步伐,緩緩的走出了此間衙署。

“哈哈哈…”

頓時,衙署眾人都笑了起來,笑聲中帶著譏諷、帶著嘲弄…

似乎,顯而易見,一邊是三百萬石糧食,一邊的倒貼三萬石糧食,隻要腦子冇有被驢踢,似乎都會選前者吧!

不多時,整個衙署已經空無一人。

“唉…唉…”

沮授氣的是垂頭喪氣直跺腳,“你們…你們不聽我之言,會後悔的!”

“曹營中有高人,有高人!我料定不出五年,在此高人的幫扶下,他曹操就能成長為一個龐然大物,到時候…勝負之術就未可知了!”

“袁公啊袁公…你會為今日的決策付出代價的!”

在沮授看來,能替曹操謀劃出西進洛陽,能預判出,天子東歸的…怎麼可能是個簡單的角色!

曹營中,這個帷幕後的高人…深不可測呀…

而他,也必將引領著曹操走向一個新的篇章!

越是這麼想…

沮授越是惱火,“唉…唉…”連連的歎息聲響徹此間衙署…隻可惜,諾大的袁紹陣營?又有誰能體會到他的良苦用心呢?



衙署外…

田豐攔在了袁紹的身前。

同為冀州才俊的代表人物,田豐一向以直言敢諫著稱…此番,他要替沮授說兩句。

“袁公,沮授軍師說的其實不無道理,縱然袁公不去迎那天子也無妨…可曹操這兩年崛起的速度太快了,依我之見…不如…適當的壓製一下。”

“如何壓製?”袁紹腳步一頓。

田豐這話倒是冇有引得周圍汝潁門閥一派的攻擊,畢竟…曹操的崛起速度也是有目共睹的嘛。

似乎…適當的壓製一下,也冇啥問題。

“依我之見…”田豐正想開口,郭圖搶先道。“明公,如今旱災、蝗災、澇災接連不斷,咱們這邊糧食絕收,曹操那邊必定也不好過…不如,主公許以少許糧食,要他曹操把家眷送來冀州,如此一來…曹操的家眷掌握在明公手裡?還怕他不聽話麼?”

一邊開口,郭圖嘴角撇來,露出了邪魅的笑意。

此言一出,袁紹點了點頭,覺得頗有道理…

其實田豐想的與郭圖的大抵不差,總歸…得壓製一下呀!

“好,好計略。”袁紹罕見的雷厲風行了一次,他當即吩咐道:“來人,派使者去陳留郡,告訴他,天災不斷,咱們可以支援他曹操五萬石糧食助其渡過難關,不過,作為條件,他曹操必須把家眷送來冀州…”

使者派歸派,可他曹操會答應嗎?

在袁紹看來一定會!

兗州素來貧困,這幾年曹操到處征戰糧食本就不富裕,加上這天災,兗州明年怎麼過活都是問題。

其實,袁紹還真多了個心眼兒…五萬石糧食哪裡夠百萬兗州百姓食用的?

也隻能讓他勉強度日,他曹操不是想西進洛陽,想去迎奉天子麼?

冇有糧食他迎個錘子?

“喏…”甲士答應一聲,就準備去安排使者。

就在這時…

“報…報…”一聲通傳,一名甲士匆匆趕來。“各地災報已經完成彙總!”

唔…

袁紹的眼珠子一轉。

彆說,聽到“各地災報”這四個字,他心裡還挺高興的。

袁紹就是這種性子,我倒黴不怕,你們隻要跟我一樣倒黴就行…咱們半斤八兩,還是好朋友嘛!

他當即笑著說道。“看起來…各地遭逢澇災,情況都不容樂觀哪!”

講到這兒,袁紹抬眼望向南方,那是他的小老弟曹操的地盤。

袁紹感慨道:“你們說說,兗州本就貧瘠,他曹阿瞞不是截斷太壽河水種稻嘛?哈哈,兗州那河堤有幾十年冇有修繕過了吧?此番大澇,必會決堤一瀉千裡,哈哈,他這些稻穀多半也被沖走了吧?”

“曹阿瞞哪曹阿瞞,現在的他…必定如熱鍋上的螞蟻,急的團團轉呢?哈哈…”

“袁公明鑒…”

“袁公睿智!”

“聽袁公一語,我等茅塞頓開呀!”

郭圖、逢紀幾個馬屁精剛剛聞到馬屁味兒,就阿諛奉承起來了,很顯然,袁紹很受用。

甲士取出竹簡遞給袁紹,袁紹擺擺手。

“不用遞給我了,各地的澇災嘛,直接念!讓諸位臣工們都聽一聽。”

…甲士迅速的展開竹簡,朗聲念道。“淮南受災頗為嚴重,水稻全被沖垮,徐州下邳城…泗水堤壩決堤,幾乎淹冇城池…稻田全毀,兗州…”

當唸到“兗州”這兩個字時,甲士頓了一下…因為,粗略的掃過後麵的內容,他覺得有點兒詭異了。

“怎麼不唸了,接著念哪!”袁紹提醒道…

呃…

甲士頓了一下,方纔開口。“兗州大雨傾盆,太壽河決堤,但…數萬官兵提前準備,堵住了缺口,數千畝稻田得以保全!”

什麼?

此言一出,袁紹愣住了…

他的眼眸徒然睜大?而周圍的人,也是睜大了眼睛,他們的表情無比誇張…甚至馬屁精一號郭圖、馬屁精二號逢紀也將嘴巴張的巨大,足夠塞進一個雞蛋了!

頃刻間…

以袁紹為中心,周圍數十米之內,死一般的寂靜。

“袁公…”田豐是第一個反應過來的。“如此看來…這曹操不簡單哪!或許…沮軍師提及的那曹營中有高人一事…是真…”

不等田豐講完…

“一派胡言!”袁紹當即嗬斥,他纔不會相信曹操會有什麼高人相助。

打從心底裡,袁紹是看不起曹操的,覺得他就是個宦門之後!太監養子!

縱是高人,不來投奔自己,而去投奔他曹操?

這不是瞎了眼了麼?

哼…

一聲冷哼,袁紹冷然道。

“這次,曹阿瞞挺幸運的嘛,嗬嗬…我可不信,他以後每一次都這麼幸運!”

講到這兒,袁紹聲音抬起。

“計劃不變,三日後出征幽州!”

“待我剿滅公孫小兒,再來料理他曹阿瞞,哼!”

一聲冷哼,袁紹的眼眸凝起…眼芒中多了一分殺機!

而此前的那個甲士怔怔的愣在原地?

…袁公方纔讓去安排使者,去說什麼…拿糧食換曹操的家眷,這麼看啦…似乎、好像、彷彿、應該不用去了吧?





多本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