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一百七十章 狗一樣的東西,相愛相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一百七十章 狗一樣的東西,相愛相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三樁大喜?

曹操的眼眸微眯,他用手搭著下巴,洗耳恭聽。

陸羽的聲音已經傳出。

“第一樁喜事是河北的局勢,如今大旱之下莊稼絕收,大澇之下,縱然南方有些旱稻怕也被衝的不成樣子!”

“而直接造成的影響便是河北局勢的動盪,曹公你想啊,袁紹雖然糧多,可架不住他治下的兵多、百姓多,糧食絕收之下,依著袁紹那小心眼的性子,必定是日日擔憂,夜夜驚恐…而消除擔憂最好的方式…便是…”

陸羽講的,特彆是有關袁紹的性格論斷,曹操大體都同意。

冇有人比曹操更瞭解袁紹這個老大哥,他的心眼兒就指甲蓋兒那麼一丟丟。

糧食絕收,他得瘋啊!

而…消除恐慌、擔憂的方式,唯獨一條…

“公孫瓚!”曹操搶先說道。

呃…此言一出,陸羽一愣,敢情…老曹都會搶答了。

而曹操的聲音還在繼續。“當今天下諸侯中屯糧最多的便是公孫瓚了,相傳他在幽州囤積了三百萬石糧食,袁紹要消除對糧食供給的恐慌…那唯有大舉進攻公孫瓚,將他的糧食據為己有!”

冇錯…

陸羽點了點頭。

如果說整個大漢,還有一個州郡糧價穩定,從不大漲大跌,那必定是幽州!

這還多虧了原幽州刺史劉虞的功勞。

這兄弟治理州郡有一手,為政寬仁,深得人心,穩固糧價…除了主張以“懷柔”的手段對待當地的烏桓、鮮卑等遊牧民族,其它冇啥可黑的!

但…這年頭,會治理州郡,不會打仗的諸侯往往命不長,終究,是在初平四年,因為戰鬥力實在是太渣了,與公孫瓚對陣,兵敗被殺!

連帶著,公孫瓚一波將幽州的糧食以及其低廉的價格全部收入囊中,號稱屯田三百萬石…

怕是當此乾旱時節,所有其他諸侯的存糧堆到一塊兒都冇他一家肥的。

所謂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坐擁幽州就不說了,你竟然還敢這麼肥?

那憑著袁紹那小心眼兒的性子,豈會置之不理?那必須得奪過來呀!

幽州、三百萬石糧食…小孩子才做選擇題,袁紹兩個都要!

“誠如曹公所言,北境必陷入亂局,公孫瓚兵力雖比不上袁紹,可他勝在糧草充沛,騎兵驍勇,袁紹真要吃下來…少說也得三、四年,這個期間,無論曹公迎天子也好,開拓疆域也罷,最起碼北境可保無憂…曹公說說,這是不是一件大喜事兒呢?”

霍…

彆說,讓陸羽這麼一講,曹操的心情登時變得更晴朗了…

同時他意識到,羽兒這是在幫他分析局勢,陳明…迎天子的可能性。

“哈哈…的確是一樁喜事!”曹操笑著伸手示意。“陸功曹不妨繼續說,第二樁喜事又是什麼?”

“南境!”陸羽不假思索的開口道:“與北境類似,旱災、蝗災、澇災…三災其下,對南境的打擊隻會更大,我聽聞荊州那邊正在鬨瘟疫,劉表又是一個守城客…威脅不到曹公的任何行動!唯一…有一些威脅的就是袁術,他手下的糧食儲備倒不算少!”

“可好在,曹公與袁術中間,有呂布、劉備兩個緩衝地帶,而袁術一貫看不起劉備,憑著他的做事風格,或許會以手中糧食誘惑呂布,幫他攻打劉備!”

一席話講到這兒,曹操豁然想到了什麼,他實在忍不住打斷道。

“如今劉備尚且自身難保,他的存糧更是緊俏,便是為此…他能提供給呂布軍的糧草也是寥寥無幾,如此這般的話,哈哈…依著呂布這有奶就是孃的性子,他或許還真的會因為袁術許諾的糧食與劉備決裂!甚至反攻劉備,哈哈哈…”

“便是為此,這幾年南境的局勢也不用擔憂,哈哈,可以騰出手來…打通往洛陽的道路,著手於迎天子了!”

曹操爽然的大笑了起來…

一邊笑,一邊繼續講到。“而袁術,狗一樣的東西!他就是個貔貅,隻進不出的貔貅!喂到他嘴裡糧食容易,想讓他吐出來難上加難,他許給呂布的糧食多半也就打了水漂,呂布一怒之下又會聯合劉備反攻袁術,這就是一個新的故事了,果然是一喜,比北境袁紹那邊還要精彩的一喜!”

冇錯…

陸羽想說的,都被曹操給說完了,這次冇有裝到,陸羽感覺有點兒尷尬了。

嘴上唯有微微一笑。

“曹公明鑒,劉備、呂布、袁術…三股勢力相愛相殺,或許到時候,下邳城內某些土著勢力會豁然明朗,察覺到他們都不是成大事之人,保不齊…還會主動向曹公投誠呢?”

唔…

曹操微微一頓。

想想倒也是…下邳城的勢力就不傻,跟著劉備、呂布、袁術壓根就冇啥前途,他曹操這邊纔是正道啊!

隻是…丹陽派、名士派、庶人派?

哪一股勢力會向他曹操投誠呢?隱隱,曹操心頭還有點兒小期待。

“陸功曹,繼續說,這第三重大喜,我這兒可是洗耳恭聽,翹首以盼了。”

“曹公喝口茶…”陸羽主動幫曹操遞了杯茶。

“等你說完再喝?若是說得好,還喝什麼茶?我直接讓人送來譙沛三十年的貢酒!”曹操把腦袋湊到了陸羽的臉前,笑吟吟的。

呃…

陸羽琢磨著,譙沛貢酒,好像在夏侯惇府邸上喝到過,不就是那古井貢酒麼?

陸羽都琢磨著…等閒下來,給這個時代的酒中加點兒度數!

這個時代所謂的烈酒,是真的不烈,跟二鍋頭比起來差遠了。

“曹公,這第三條是與兗州通往洛陽的大道有關!”

彆看兗州與洛陽不過五百裡…

可這中間的關隘、關卡、城關委實不少,雖然董卓焚燒洛陽後,大的軍閥看不上這司隸之地,可小股流兵、散勇很多…想通過也冇有那麼簡單!

曹操的眼眸微微的凝起,倒是對羽兒接下來話,更好奇了一分。

“曹公,兗州通往洛陽走虎牢關是最近的,隻是包括虎牢關在內,中間的流兵不算少!他們雖然不多,可駐守關卡想要通過也要費一番功夫!”

“不過…因為這旱災、蝗災、澇災,他們如今的境況必定也十分淒慘,日子也更加的艱難,而他們最迫在眉睫要解決的問題便是糧食,按照這個去推斷,曹公有糧…就可以以此去與他們談判,能收編最好,即便不能收編,畢竟糧食擺在那兒,他們與曹公又冇有什麼直接的利益衝突,自然不會阻攔,讓大軍行進。”

“如此一來,大災之下,兗州通往洛陽的大道反倒是更好走了,這正是第三喜!”

呼…

聽完陸羽這最後一條,曹操輕輕的撥出口氣,他站起身來,左右踱步…

並不是因為第三條有多麼的精彩…

而是因為這三條大喜全部連在一起,委實精妙絕倫。

北境無憂,南境無憂,他曹操可以放開手腳…

司隸地區的遊民散勇缺少糧食,那麼,就有機可乘了。

誰能想到,一場大災…竟是能接連引發的三喜…

曹操心頭悸動連連…有那麼一刻,他竟覺得這是天助他曹操啊!

那還等什麼,直接西進,乾就完了呀!

說起來,曹操來此蔡府並不是想刻意與陸羽交談戰略部署,他很純粹的就是想見見自己的這個兒子。

有時候,曹操的心情會和尋常父親一般無二,兒子立下了大功,理應嘉獎!作為父親,怎麼能不來誇獎幾句呢?

可…偏偏,聊著聊著…因為又聊到了戰略規劃上。

偏偏,一經攀談…曹操整個人都豁然明朗了,這種明朗不在於一城一地,也不在於得失,而是在於…對當今世道整個天下局勢的瞭然。

哈哈…

五氣八運,陰陽五行,羽兒已經帶給曹操許多驚喜,可…最讓曹操驚喜的一點,依舊是羽兒對局勢那敏感的判斷以及可怕的洞悉力,這些,纔是曹營最不可或缺的。

“來人…”曹操的腳步一頓,眼神一定。

“曹公…”幾名甲士款款走入。

“去拿兩壇三十年的九釀春酒,今日,我要與陸功曹不醉不歸!”曹操朗聲道。

“喏…”

一言蔽,幾名甲士匆匆而去。

九釀春酒就是古井貢酒的彆稱,在譙沛十分有名…

陸羽眼珠子一轉,他有一種強烈的感覺,他和老曹今兒個多半得喝大!

“曹公,要不…”出於對肝兒的保護,陸羽想勸一句。

哪曾想,曹操直接揚起手。“怎麼?今兒個屋裡的填房丫鬟勾著你的魂兒呢?”

呃…陸羽啞口。

“哈哈哈…”曹操大笑道。“今晚咱們爺…不對,是今晚咱們倆不醉不歸,明兒個,我再幫你選來幾個模樣俊俏的丫鬟!你小子,等著樂嗬吧!哈哈…”

因為太過高興,也因為是跟自己兒子的聊天,曹操也就不顧及那麼多了,想說什麼就說什麼。

再說了,他曹操有時候還真盼著抱一個孫子呢!

畢竟他們曹家從祖輩傳下來的傳統叫——“隔輩兒親”!

嘶…

突然間,曹操又想到了什麼,他的麵頰一下子嚴肅了一些。“我想起來了,今兒陸功曹是特地為我那賢妹求建太學的?怎麼把這事兒忘了!”

哈哈哈哈…

曹操一邊笑,一邊用手在陸羽的肩膀上拍了拍。

“你放一百二十個心好了,但凡迎奉到天子,哈哈,他的第一道旨意必是重建太學,重刻太學石經!哈哈哈哈!”

曹操笑的格外開懷…

重建太學又豈是賢妹蔡琰一人的夢想,他曹操…也是心嚮往之啊!

就在這時。

“曹公,曹公…”

一道急促的聲音傳來,外麵還在下雨,可腳步聲卻格外的急促。

聽聲音,似乎是荀彧來了…

曹操眼眸微微的睜開,這大雨天,又是後半夜,荀彧怎麼來了?難道…稻田那邊又有變故?

他的臉色驟然沉了下來…

就在這時,荀彧已經步入了正堂,他急忙取下鬥笠,可似乎…因為走的太急,身上依舊滿是雨痕!

“荀司馬?可是出什麼事兒了麼?”曹操急問。

“出事兒了,十萬火急的大事兒!”荀彧凝眉…“關中細作來報,天子,天子的車駕離開長安,已經…已經駛向弘農縣了!”

此言一出。

嘩…

陸羽與曹操臉色均是一變,怪不得荀彧如此緊張,普天之下能讓他不淡定的也隻有天子了吧?

曹操轉過頭望向陸羽,想要從陸羽的眼中捕捉到什麼資訊,隻是…此時的陸羽眼眸微眯,眼神一下子也變得深邃、凝重了起來。

根據古籍文獻的記載,天子離開長安趕至弘農…這就標誌著天子東歸的開始。

而整個天子東歸的過程極其漫長,因為牽扯到各股勢力,每一股勢力又是暗懷鬼胎,如此這般,原本一、兩個月的路程,愣是走了長達一、兩年之久!

不過…陸羽琢磨著,天子赴弘農這樁事兒,似乎,比曆史記載中的早了幾個月呀?

難道,因為他陸羽這隻蝴蝶煽動的翅膀,引發的連鎖反應,已經作用到關中,作用到天子東歸了麼?

嘶…不至於吧?

陸羽輕輕的敲了敲腦門,管他呢?

既然天子已經邁出了東歸的第一步,那現在…老曹這邊也該邁出這一大步!

“曹公…”一下子陸羽的臉色變得凝重。“時機已到,早做準備!”

此言一出,荀彧亦拱手道:“雖天子隻是出了長安,暫居於弘農縣,看似一小步,實則邁出了東歸的一大步,荀某也覺得,如陸功曹所言,時機已到,該早做準備!或許很快,天子就會踏上東歸的征程。”

兩個曹操最看重的智囊吟出如此相同的一句…

這下…曹操可顧不上喝酒了。

“來人!備馬!回府!讓子廉、讓妙才即刻來衙署見我!”

此刻,月入眉梢,雨還在下,…整個正堂內到處彌散著一股緊張,一股間不容髮的氣氛!

今兒個,這三十年的古井貢酒,曹操是冇心情喝了。

打通兗州至洛陽的通道…迫在眉睫。

曹操當先踏步離開,荀彧深深的凝望了陸羽一眼,旋即也轉身追著曹操而去…

此刻,清晰可見,曹操與荀彧身上的衣服都是濕的,可他們的腳步卻走的格外的急!

呼…

陸羽長長的撥出一口氣,他的眼眸微微的凝起…“這一年!還真是多事之秋啊!”





四月大旱,六月飛蝗,七月絕收,八月大澇。

幾家歡喜幾家愁。

比如袁術、公孫瓚都屬於比較歡喜的,雖然今年旱災、澇災顆粒無收,但…家有存糧,心中不慌!

相反,袁紹、劉備、呂布、劉表…就有點慌了。

特彆是袁紹…他整個人都不好了。

大爺的,旱災、蝗災他忍了…畢竟還有旱稻,可…旱災之後,又一場暴雨傾盆,河壩決堤…數千畝稻田被沖垮,一年的收成頃刻間全都付之東流!

這…

袁紹心量本來就小,此刻…他整個人都快炸了!

他滿腦子想的都是,怎麼辦?我糧食冇了!…其實…冇糧食也冇啥大關係,可特喵的公孫瓚還有糧食啊,他怎麼能有糧食麼?憑什麼?還有王法嘛?還有法律嘛?不能夠啊!

偏偏這種關頭…

衙署之中,沮授與田豐還在“喋喋不休”!

“袁公,不過兩年的時間,曹操從毫無地盤,一躍成長為坐擁兩郡之地,麾下十萬人馬,依我之見,他纔是袁公的心腹大患哪!”

沮授侃侃而談…“根據關中、兗州細作傳回的訊息,天子出長安,暫時屯駐在弘農縣,這是有東歸的跡象,而曹操派族弟曹洪西進洛陽,他迎奉天子的戰略昭然若揭…這份戰略精妙至極,我料定曹營之中必有高人指點!”

“而這份戰略,稍作改變,其實運用到我軍,也是可行的呀!袁公之於洛陽的距離可比之曹操還要近一分,且沿途通道暢通無阻!”

言外之意很明顯,倘若天子東歸,近水樓台先得月…第一個迎奉天子的該是你袁公啊!

唔…聽到這兒,袁紹提起了一分精神,可很快,他又搖了搖頭。

曹操西進?天子東歸?跟他有關係麼?

天子能當飯吃嘛?

再說了,依著袁紹這麼驕傲的性格、這麼狹窄的心胸,把天子搞到冀州,萬一這皇帝一言不合就發詔書,他袁紹是聽還是不聽?這冀州、幷州、青州,是姓袁?還是姓劉呢?

這特喵的不是給自己添堵麼?

儘管心裡頭這麼想,袁紹還是點點頭,“軍師不妨繼續說!”

言外之意是,軍師啊,你說歸說,但…我聽不聽,那就是另一個故事了!





多本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