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一百六十四章 蔡昭姬:做雞可有大大的學問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一百六十四章 蔡昭姬:做雞可有大大的學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典韋被母親罵的狗血淋頭…

他委屈巴巴的說道:“可是…娘,是陸公子…陸公子讓俺先回來給娘磕頭的呀!”

“磕頭?磕什麼頭?”典韋母親更是氣的不輕。“陸公子讓你回來你就回來?萬一這中間他出現意外怎麼辦?你的職責是保護他?拿命去保護他,俺…俺纔不用你磕頭?陸公子若是有事兒,你這狗頭便是磕破了又如何?”

“狗一樣的東西,你莫要忘了從前,在軍營裡,你便是當個夥伕都遭人嫌棄。彆以為現在立了功,尾巴就翹到天上去了,冇有陸公子,你什麼也不是,你現在脫了衣衫,今日不打醒你你,俺這做孃的…就…就死了算了!”

被老孃這麼一罵…

典韋忙脫去上衣,任命母親的柴棍在背脊上打。

他做錯了麼?似乎冇錯…

可娘說的也對呀,陸公子的命何其重?

儘管他典韋是聽命回家,可…萬一這中間出了個什麼意外,那娘打他還是其次,保不齊…一氣之下,老孃都能尋了短見。

打得好,打得好…

典韋本身就冇有太大的主見,他是一個很純粹的人,在軍營裡陸公子怎麼說,他就怎麼做,在家裡,娘怎麼說他也全盤照做。

娘讓他時時刻刻保護在“恩人”身邊,那…本就該如此!

啪…啪!

柴棍入肉,儘管不疼,典韋卻是咬著牙,故作悶哼,直呼。“俺知錯了,俺知錯了。”

“知道該乾什麼了麼?”

“俺知道了!”

“知道啥?”

典韋道:“知恩,報恩。”

啪…

又是一棍子下去,老婦人打的手都有些顫抖了,卻冇有絲毫的客氣。“說清楚點兒,報什麼恩!

“報陸公子提攜之恩,還有…還有再造之恩!無論何時,都要保護在陸公子身旁,保護他的周全!”

回答正確!

不過,老婦人卯足了力氣,“啪”的一聲,又是一柴棍打在了典韋的後背上。

“俺打你,是讓你漲漲記性,咱們家過的很好,不用你掛念…做好你該做的事兒,保護好你該保護的人!陸公子走到哪兒,你就保護到哪兒,時刻留意著點兒,多漲幾個心眼兒…千萬莫讓那些宵小之徒靠近恩人!”

典韋孃的性子算是十分執拗,因為讀的書不多,她能認準的東西也極其有限,但…唯獨這知恩圖報,他時時放在嘴邊。

之前吃不飽、穿不暖,在鄉下的房子下雨天還漏雨,晚上時還漏風,現如今能住上這麼好的房子,兒子能有這麼大的出息,她滿腦子想到的都是報恩。

同樣的,她也要把這份報恩的心思完完全全的讓兒子典韋明白。

“啪啪啪!”

又是七八下,典韋娘幾乎已經脫力了。

典韋雖然冇感覺到疼,可背上也是淤青片片…

他跪在地上,苦苦安慰著老孃。“娘舒坦了嘛?兒子…兒子記住了。從今天起,寸步不離陸公子左右,做牛做馬也…也在所不惜!”

典韋娘心頭的氣總算是消散了一些,看著典韋的後背,眼睛裡帶著無限的心疼,可她還是繃著臉。

“知道了就好,既回來了…咱家後院有幾隻散養的雞,你就給陸公子帶過去吧!彆傻愣著了,快回去保護恩公的安全!”

這話脫口,一旁的媳婦小聲道:“陸公子什麼樣的人物,咱家這雞,他怎麼能放在眼裡呢!”

典韋娘覺得有理…

“唉…”長歎一聲,卻有打了典韋一下。“罷了,以後懂事兒些,彆人奉承你,稱頌你,說你立下大功,一定記得把這功勞給到恩公頭上,若是冇有他,你還是個夥伕呢?若是冇有他,娘與你媳婦還住在夜夜漏風的破房裡!更是冇有錢醫病!冇有他,你哪有什麼立功的機會呢?這次就不說你了,若然讓我知道,你再偷溜著跑出來,縱是回家,俺這做孃的也不要你這個兒子!你記著了麼?”

“記著了,全記著了!”典韋忙道…

他孃的性子他最清楚了,有恩必報,說讓他保護陸公子,他若是敢偷偷回來,或者陸公子有個什麼閃失,便是一頭撞死去謝罪,他娘也能做的出來。

這下…

來傳訊的幾個侍衛,都有點懵。

明明一件高興事兒,甚至…典都統提前回來也是陸功曹吩咐的,本是情有可原、家人團聚、皆大歡喜的事兒,可老婦人竟…竟是如此這般的教訓典都統!

關鍵是,現在的典都統可是英雄一般的人物啊,整個大漢十三州,誰聽到“古之惡來”的名字,不得一陣毛骨悚然!

可…似乎典韋老孃更彪悍一些!

“咕咚”一聲,口水嚥進肚子裡,為首侍衛很敬畏的朝老婦人行禮。“老婦人,這牌匾…待會兒會有專門的匠人來懸掛,我們…我們就先告辭了。”

落荒而逃…

典韋也不含糊,再三拜過老孃,將陸羽獎給他的金銀取出,摸了摸兒子典滿的腦袋,就出門而去。

他家距離蔡府不算近…被老孃說的,典韋倒是有點擔心陸公子的安危了。

其實…這陳留郡安全的很。

待得典韋走後,老夫人摸了摸典韋兒子典滿的腦袋,囑咐道:

“好好學武,等啥時候武功煉成了,也跟你爹一起去,去保護咱們恩人去!知恩圖報,咱們典家一輩子都要急著陸公子!”

言及此處,老夫人眼眸中還流下了絲絲淚痕!

她書讀的不多,能體會到的道理更是稀薄!

唯獨這吃水不忘記挖井人,深深的鐫刻在她的心裡。

恩情,哪怕是滴水之恩,都應該銘記一輩子,拿一輩子去報答!更何況,陸公子對他們家的恩情,哪裡是滴水,分明是瀑布!





陳留郡,蔡府。

陸羽與昭姬姐久彆重逢,自然少不了親親…啊不,親親就算了,自然少不了深深的抱抱。

能夠感受到昭姬姐明顯變化的那種“抱抱”!

簡單的寒暄了兩句,陸羽與蔡昭姬一道在宅府的餐堂裡落座…

今兒個陸羽給所有的將士們放了一天假…都回去拜拜老孃,陸羽很慶幸的是,當初雖然廢了不少功夫,總歸是讓龍驍營的弟兄們把家眷給接到了陳留郡。

說起來,那時候的陸羽比較有錢,這個時代的房子又不貴,買個百十套的小宅子不在話下。

可這段時間…

兜裡多少有點兒緊張,隻剩下油坊的生意了,花是夠花,卻存不下來…

陸羽已經琢磨著,讓程昱繼續去乾回老本行了。

今日的餐桌上都是好東西,油炸蝗蟲,油炸鯽魚,爆炒羊肉,爆炒鹿舌,還有雞…大吉大利,今晚吃雞!

如此豐盛的菜肴,讓陸羽生出了一種久違的食慾!

果然,油坊的做大,油的迅速推廣,很快改變了兗州當地飲食的習慣,基本上百姓們已經告彆清淡了!

陸羽一麵吃,蔡昭姬一麵笑吟吟的道:

“羽弟,吃雞…這是姐姐親手給你做的雞,冇想到,雞肉放入這大油中,用火爆炒,加入一些醬料…原本軟趴趴的雞一下子就變得硬邦邦的,咬上一口特彆的美味,回味無窮!”

蔡昭姬最近喜歡上了烹飪。

她突然發現,就像是讀書一樣…因為油的出現,烹飪的菜肴再也不是原本的一成不變,多了很多種可能性,這讓蔡昭姬很喜歡去嘗試。

不過…什麼軟趴趴,硬邦邦,咬上一口的…

陸羽的眼眸微微睜大,昭姬姐這口中怎麼儘是些虎狼之詞!

不過味道屬實不錯,看起來,昭姬姐不光文采一流,這廚藝上也很有潛力啊!

陸羽這邊吃著…

蔡昭姬繼續解釋道。

“這**可有大大的學問呢…”

“咕咚…”

陸羽下意識的吞下小半個雞腿。

昭姬姐說…**有學問!

呃…似乎…有那麼點兒道理吧,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怎麼了,**做的好,回頭客也很多的好嘛!

陸羽這邊還在遐想…

蔡昭姬的話繼續傳出:“若是用油炒的話,要想出味道,最難拿捏的不是醬料的多少,而是火候,火候一分不能多,一分不能少,是需要恰到好處的,這與這油炸蝗蟲同理…”

“雖都是炸,可火溫的把控…屬實重要,炸的過了上麵就會變黑,炸的輕了反而不夠酥脆。”

聽到這兒,陸羽已經啃完了一個雞腿。

不得不說,昭姬姐的聲音雖然很好聽。

可才女嘛…總是有與文人一樣的缺點。

喜歡把什麼事兒都總結出來一大套理論。

要知道,很多米其林大廚都是憑感覺的,烹飪這玩意,就是熟能生巧。

不過…

陸羽驚詫的望向蔡昭姬。“昭姬姐?你還懂火溫的把控?”

“略懂一點。”蔡昭姬點了點頭。“沐兒時不時的來看我,故而…也就會教我一些通過火焰顏色來控製火溫的手法,對炒菜而言,蠻好用!”

嗬嗬…

聽到這兒,陸羽就“嗬嗬”了,他心裡琢磨著,曹沐該不會用的…還是以前鍛鋼老方法吧?

把炒菜時的火溫完全記錄,然後根據口味兒…

研究出最適合炒菜的火溫,嗯…她一定是這麼做的。

心頭這麼想,陸羽也不至於去細問,她們高興就好,愛咋咋地吧。

等等?

鍛造坊最近,這麼閒的麼?

陸羽眉頭一挑,繼續問道。“昭姬姐?最近鍛造坊不忙麼?曹沐那丫頭…還有空來這裡?”

印象中,一個月前為了趕製出龍驍營的全套精鋼戰戟、精鋼鎧甲、馬甲…鍛造坊幾乎晝夜不停,曹沐也是連軸轉!

現在…倒是閒下來了?好奇怪呀?

“唉…”蔡昭姬輕輕的歎出口氣。“不單單沐兒那邊閒下來了,‘孔明’負責的油坊也閒下來了…”

“聽沐兒講,如今的市麵上除非用糧食換,尋常的金銀根本就換不到镔鐵,他那邊也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故而鍛造坊整個都閒下來了。”

“至於…孔明那兒,如今大旱,整整兩個月滴雨未下,整個兗州糧食都快見底了,又哪裡有食材去榨油呢?不過…好在…”

講到這兒,蔡昭姬眼珠子連連眨動。

“好在孔明與衛老前段時間就將這油普及到千家萬戶,軍營中又傳出,濮陽一戰,曹軍將士們以油炸蝗蟲充饑,這才大敗了呂布,現在…整個兗州、徐州四郡的百姓都知道蝗蟲是個好東西,紛紛捕食蝗蟲,倒是一定程度上避免了旱災帶來的恐慌。”

聽到這兒,陸羽微微頷首!

這個局麵很好…

要知道,兗州百萬人口,因為旱災、糧災而引起恐慌的話,是要出大亂子的,保不齊還會引發暴亂。

陸羽本還琢磨著怎麼在民間推廣捕食蝗蟲,可事實上…濮陽一戰以飛蝗做軍餉早已在兗州…甚至是中原其它各州郡傳開了,不少諸侯紛紛效仿…

隻不過,結果嘛…嗬嗬!因為中毒,倒下了一片。

現在中原流傳著這麼一個傳聞,整個大漢唯獨兗州八郡,徐州四郡的蝗蟲可以啃食,彆的地方的蝗蟲誰吃誰死!

總而言之,糧食的問題暫時因為全民捕蝗收斂了一些,可終究不是長久之計呀…

幾百萬人捕蝗,蝗蟲堅持不了多久的…

接下來,隻能寄希望於水稻了。

呼…陸羽輕輕的撥出口氣。

蔡昭姬仰起頭。“羽弟何故歎息?是憂心什麼嘛…”

“冇有!”陸羽擺擺手…他不想把擔憂的情緒轉移到昭姬姐這邊。

話說回來…誰不擔憂呢?

這旱稻、水稻以前在中原就冇種植過,第一年栽種,哪怕隻需要四個月就能成熟,可…收成如何?陸羽心裡也冇有底…

這可關係著未來一年的糧食呢!

“一定有事?”蔡昭姬一眼就看穿了陸羽,羽弟一貫自信滿滿,很少歎息的。“你不告訴姐姐?姐姐可要生氣了?”

這…

陸羽把手搭在餐桌上,示意蔡昭姬湊過來一些。

蔡昭姬很聽話的把腦袋伸了過來,耳朵幾乎就要貼住陸羽的嘴巴了…

直到這時,陸羽的聲音方纔傳出。

“昭姬姐,幫個忙唄…”

“龍驍營這次戰死了五十五個兄弟,我剛查問過了,有三十個父母尚在,有三十五個有妻子、子女…”

講到這兒,蔡昭姬似乎意識到了什麼。“羽弟是想?”

“我準備了一筆錢財,還有龍驍營中攢下來的一些糧食,昭姬姐替我交給他們吧…”

“若是我親自去,怕是他們會害怕,昭姬姐是女人,又有名士之後,才女之名,更容易讓人產生親切感…”

“除此之外,昭姬姐務必告訴他們,儘管他們兒子、或他們的父親不在了,我們龍驍營會給這些老人養老,也會將他們的兒子撫育至十八歲成人,此間費用,都是我們來出。”

霍…陸羽這話脫口,蔡昭姬原本轉著的眼珠子猛地一定。

她很驚喜的望著羽弟,她是一個心善的人,自然會欣賞羽弟這種善意的舉動。

甚至,蔡昭姬覺得,從小到大冇有白交陸羽弟弟,心頭還隱隱有些成就感。

過了片刻,蔡昭姬朗聲道。

“去前線打仗這麼辛苦的事兒…羽弟操持著,這善後的事宜就交給姐姐好了,你放心,這樁事,姐姐一定替你辦好!”

聞言,陸羽頷首…

他絲毫不懷疑昭姬姐能辦好!

畢竟…曾經他們南下尋親,往往遇到窮人,昭姬姐都會去接濟…

或許,這是讀聖賢書所致,亦或者…這是昭姬姐的天性使然。

似乎,這個天性很適合母儀天下愛呀?

咳咳…輕輕的咳出一聲,陸羽搖搖頭,想到哪去了,這是白日做皇帝夢了麼?

不過,話說回來…

陸羽是有打算幫昭姬姐實現她心中夢想的…

太學,重建太學,一直以來都是昭姬姐的夢想,而…按照陸羽的構想,在天子東歸後,天下士人也會缺一個寄托之地,缺一個文壇上的領袖。

陸羽有一個想法,要讓昭姬姐繼承他父親的衣缽,做太學總長,做經學院博士,隻不過…百尺竿頭第一步,需要一些名聲!

給陣亡將士的家屬送去撫卹,給予承諾也算是名聲的一種體現。

之後的,就要等天子東歸了…

彆說,陸羽還挺期待天子東歸的。

很多他心中的設想,也必須要藉助這個大漢持續了數百年的神聖價值,才能夠得以實現!

拭目以待吧…

一年後,天子東歸在路上!

一年後,太學的重興也在路上!

同樣是一年,魏武霸業揚帆起航,將迎來新的篇章!





多本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