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一百六十二章 下邳城,嗬,三個男人一台戲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一百六十二章 下邳城,嗬,三個男人一台戲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徐州,下邳城,城樓上。

“子仲,自打進入四月以來,一個多月都冇有下雨了!”

劉備望著天連連感慨道…

“是啊…乾旱往往會引發蝗災。”一旁的糜竺眼眸凝起…“聽聞莊稼地裡的蝗蟲開始氾濫了,已經形成小規模的蝗災…”

糜竺冇有把話講完,意思卻很明確,旱災伴隨著蝗災,即將在七月豐收的莊稼怕是要遭殃了,甚至…很有可能會出現絕收的境況。

嘶…劉備的臉色驟然難看了許多。

“子仲?此前,我不是讓你去張貼告示,效仿曹操…號召下邳城、廣陵城的農戶捕捉蝗蟲麼?怎麼還是會成災呢?”劉備當即質問。

“怪我…”糜竺低著頭,臉色很難看。“告示是貼出去了,隻是…承諾兌換給農戶的銅幣,並冇有如期兌換,故而…農戶的積極性並不高,這才造成了…現在的蝗災,下官有罪!”

說著話,糜竺跪倒向劉備請罪。

話說回來,換做誰也不會真的拿錢去收購蝗蟲吧?這也太扯蛋了…

隻是,事後看看…若然當初比葫蘆畫瓢學著曹操的做法,為今,至少這蝗災能夠一定程度的避免!

唉…唉…

糜竺長長的歎出口氣,還是目光短淺了。

“子仲快起來…”劉備一把扶起他,作為庶人派的領袖,糜竺是劉備在徐州能倚仗、能信任的為數不多之人,哪怕…他心裡怪糜竺,可表麵上依舊做出一副絲毫不介意的模樣!

“子仲,這不怪你,有時候曹營裡的許多做法,就是在我看來也是匪夷所思,好在…”講到這兒,劉備頓了一下,他蹲下身子幫糜竺拍了拍腿上的灰塵後,方纔繼續開口。

“好在亡羊補牢,為時不晚…趁著蝗災的範圍還不大,現在發動百姓全民捕蝗也還來得及…更何況…咱們在兗州的細作傳來訊息,兗州的百姓竟開始以蝗蟲為食…甚至,征討濮陽時,曹操大軍的糧餉竟也是一袋袋蝗蟲!”

劉備的話很緩,可傳入糜竺的耳中,卻無異於五雷轟鳴…

這…啃食蝗蟲?蝗蟲是蟲子啊?兗州百姓不要命了?曹軍將士…也…也不要命了?

糜竺感覺頭有點暈…這…這完全違背常理啊!

他這邊還在細想…

劉備的話卻是接踵而出。“咱們的細作在兗州購得了一種叫做‘油’的食材,已經送來,他們提及…在烹飪器具中加入這‘油’,然後放在大火之上,將蝗蟲放入其中,這種做法叫做‘炸’,而炸過之後味道極其鮮美,不屬於肉食!”

劉備一句句的說,糜竺的臉色卻是愈發的驚詫。

“我起初聽聞這個也是匪夷所思…可…細作接連傳來訊息,甚至…徐州北境四郡也開始了以蝗蟲為食,這就意味深長了…或許,這蝗蟲真的能夠啃食。”

一言蔽,劉備將手搭在了糜竺的肩膀上。

說這麼多,其實…無外乎,他想讓糜竺把全民捕蝗這件事兒放在心上,不吝錢財…

甚至,劉備又打算抄曹操的作業,計劃在下邳城、廣陵城用捕來的蝗蟲嘗試做食材食用,以此應對可能會出現的旱災!

“子仲,這件事兒就交給你了…兗州已經證明,蝗蟲可以食用,你放心的收購就好,曹操能以此做軍糧渡過糧荒…若然,這老天爺再不下雨,咱們下邳城、廣陵城也能要以蝗蟲為食,這算是兩手準備呀!”

“…下官記住了!”糜竺拱手…

儘管匪夷所思,可細作傳來這麼多訊息…就是腳指頭想想也該意識到,或許這蝗蟲真的能夠食用!

關鍵是一想到他們的樣子,糜竺竟莫名的有種想要乾嘔的感覺。

當然,劉備這邊吩咐的是乾脆,糜竺答應的也爽快…

看起來,抄曹操的“作業”也冇有什麼大問題。

隻是,他們忽略了…或者說,他們不會意識到一個重要的點。

不是任何一種蝗蟲都能吃的,兗州全民捕蝗,遏製住了蝗災,故而…幼年期與成長期的蝗蟲可以油炸食用!

可如今的下邳城、廣陵城,蝗災已起,這些聚集在一起的蝗蟲,吃了…可是會中毒的!甚至大量服用,會死!

抄作業這種東西,同樣的答案,可能你抄著抄著,就抄出大問題來了。

“主公…”說完捕食蝗蟲的問題,在劉備另一側,同樣是庶人派代表的孫乾開口道:“下官一直有個懷疑?”

“懷疑?”劉備反問…

“正是!”孫乾點了點頭。“根據細作來報,不隻是全民捕蝗、遏製蝗災,曹軍還截斷太壽河,圍成水池,沿水池數千畝種植水稻、旱稻…據聞,這水稻、旱稻不畏乾旱…似乎,曹軍的這個行為與如今的‘旱災’有所關聯哪!”

孫乾冇有把話講的太明白,不過…此間意思,足夠劉備聽懂。

孫乾是懷疑,曹營中有人算到了即將到來的大旱,全民捕蝗、截斷河流,推廣旱稻、水稻…都是為了提前的應對!

這…

未雨綢繆麼?

劉備的眼眸凝起,臉色也有點兒難看,孫乾的話提醒了他。

這事兒可不小啊,如果曹軍連大旱、連蝗災都能提前預測到…那…就有些太過可怕了吧?

剛剛想到這兒,劉備猛地搖頭,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他聽說過奇門術法是可以祈雨、祈祥瑞的,甚至…聽說黃巾軍中有本《太平要術》教人呼風喚雨,驅雷掣電…

可,還從未聽說過…

有人能通過什麼手法預測到旱災,預測到蝗災,這也太過匪夷所思了!

劉備不信,更不願意信!他曹營裡…總不至於有個大羅金仙吧?

呼…

長長的一聲呼氣。

“公祐,此前不是已經采買到一些水稻種子了麼?咱們也開始圍湖造田,種植水稻。”

講到這兒,劉備看看天,感受著空氣中的炙熱。

“到底是不是大旱,現在定論為時尚早,不過…總歸是也該未雨綢繆,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此言一出…

“喏!”孫乾拱手領命。

就在這時,“踏踏踏”的腳步聲從城梯上響起,“賢弟,你怎麼在這兒呢?”

說話的正是呂布呂奉先…

他快步行至劉備的身邊,一口一個賢弟的叫著,渾然冇把自己當成是外人。

“原來是奉先?”劉備心頭固然不高興,但…還不至於表現出來。

“哈哈哈…”呂布笑著提醒道。“咱們不是說好了,今日,去我館驛那兒,我那裡可藏了罈美酒,正想與賢弟開懷暢飲呢!”

唔…

劉備微微一愣,餘光回望了眼左右糜竺、孫乾,像是再度強調下,全民捕蝗與種植水稻之事!

眼神過後,劉備回過神兒…朝呂布朗聲道:“怎麼會忘呢?奉先的酒必是好酒!”

哈哈哈哈…

呂布大笑。“還是賢弟敞亮…我與賢弟都是邊地人,親如一家!”

“再加上,當初關東諸侯聯起手來討伐董卓,可我殺了董卓,他們卻一個也不肯收留我,還想殺我…唯獨賢弟大仁大義,如此算來,咱們這是親上加親!”

呂布是真的不懂為人處世的道理,一口一個“賢弟”叫的,劉備尷尬症都快犯了。

而且…

呂布的話,憑著劉備的段位,一下就能識破。

都是邊地人?嗬嗬?

他劉備出身涿縣,說是邊地還情有可原,你呂布出生幷州九原,這是哪門子邊地?兩人的老家相隔十萬八千裡,呂布的目的不過是套近乎罷了。

儘管心頭這麼想,可劉備的麵頰不漏聲色,似乎…該配合呂布的演出劉備絕不會視而不見。

“奉先,那些不愉快的還提他作甚?走…去奉先那兒喝酒去!”

“哈哈哈…”呂布大笑,拉著劉備就往城樓下走,一邊走,不忘一邊開口:“賢弟,今兒個…我在館驛可為你準備了一份驚喜,保管你大飽眼福!”

唔…驚喜

劉備微微一愣。

緊接著…“踏踏踏”的腳步聲不斷響徹…

片刻的功夫,兩人已經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

糜竺與孫乾彼此互視一眼,微微搖了搖頭。

他們的主公劉玄德,呂布一口一個“賢弟”叫著,這是敗軍之將該有的樣子麼?屬實無禮呀!

至於…館驛的驚喜?

呂布能有什麼驚喜?糜竺與孫乾琢磨著,難不成?這驚喜還能是傳說中那擁有閉月之姿、傾國傾城的貂蟬不成?

當然了,糜竺與孫乾不會想到…呂布給劉備的驚喜,還真的是貂蟬。

咳咳,隻不過,不是你們想象的那樣!

根據史書上的記載,呂布第一次宴請劉備的,先是請劉備坐在了一張繡花床上,這繡花床乃是貂蟬的床榻…

緊接著,呂布喚出了自己的妾室貂蟬,讓她為劉備舞一曲…

正常來說,這種行為是十分失禮了,比如…各位觀眾老爺去一個並不熟悉的朋友家,這朋友先是讓你躺在他媳婦的床上,然後又把他媳婦請了出來?

觀眾姥爺覺得是不是很失禮?

除了失禮之外,還有一種可能,這個並不熟悉的朋友…是個綠(和諧)…總之想想就很懵逼,很刺激!

當然了,很快劉備就會體會到這種刺激——在貂蟬的床上看貂蟬跳舞,刺激壞了呀。

史書上記載的呂布的這一波騷操作…委實能讓人看不懂了!



就在呂布與劉備一道前往館驛之時!

下邳城一間酒肆的包廂內,陳宮正在一名武人飲酒,陳宮幫這武人斟滿了一樽…旋即主動敬上。

“久聞曹豹將軍氣度不凡,今日一見果不其然!”

“陳公台不妨有話直言?”曹豹笑著回道,這陳宮初來乍到,便通過各種關係聯絡到了他曹豹,此間意味深長,曹豹如何能感受不到呢?

他是個粗人,喜歡什麼事兒開門見山的說,不喜歡文人墨客那套說話說一半,彎彎繞繞。

“哈哈,那我就直言了,曹將軍曾是陶州牧心腹之人,統領下邳城萬餘丹陽兵…隻是所謂‘一朝天子一朝臣’,如今,曹將軍在劉玄德手下過的並不如意吧?”

陳宮早就摸透了曹豹的性子,更摸透了他如今的境況。

他是陶謙的心腹,後又支援陶商公子,理所應當的是劉備的眼中釘、肉中刺。

恰恰…如今下邳城劉備掌權,曹豹處境…就顯得極其微妙!

手握兵權,卻受製於張飛,時不時的被他咆哮嗬斥,憋屈至極,還處處受人白眼,這樣的日子,曹豹早就心生不滿了。

見曹豹臉色驟變,陳宮話鋒一轉。“曹豹將軍,我主公呂奉先乃是陛下親封的‘溫侯’,無雙武技天下莫有人與之匹敵,可他…卻有一樁心事!”

“心事?”曹豹再度反問。

陳宮則細細的答道:“濮陽城一戰,混亂之下,奉先結髮之妻殞命於曹軍之手,正所謂‘家不寧則心不定,心不定則天下不定’,我家將軍正缺個賢內助呢,聽聞曹將軍之女曹媛姑娘英氣逼人,肅有狹義之風,我家將軍早已青睞許久,故而…在下有個不情之請!”

霍…

原本陳宮的話,曹豹聽得是漫不經心,可…提及自己女兒,提及呂布的賢內助,一下子,曹豹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女兒是他的心頭肉,卻也是個老大難哪…他曹豹幾乎與徐州所有有頭有臉的家族交談過了,可…普天之下,誰人能受了一個女子整日打打殺殺的?肆無忌憚,目中無人?

關鍵是這女子長相也委實一般!

男人嘛,往往更願意遷就漂亮的女人,相貌平平就一邊兒站吧!

不過…

聽陳公台這意思,呂奉先髮妻新亡,又英雄無敵,素有大誌,難道…他還能做自己的翁婿?

想到這兒,曹豹的眼眸中閃過一縷精光!

當然,這個眼神被陳宮敏感的捕捉到,他心裡懸著的石頭也落下了一多半兒,這事兒…有譜了…

隻要這事兒有譜,那下邳城,嗬嗬,就有機會了!

陳宮的眼眸眯起,眼芒中一抹錐處囊中的鋒芒悄然浮現。

而整個下邳城的局勢…

看似風平浪靜,兄友弟恭,實際上…波濤洶湧,暗潮湧動。

呂布入下邳…不單單是攪混了這下邳城本就渾濁的水,更是讓劉備愈發的把握不住這更加複雜的局麵與境況。

這一切的一切,均如陸羽提及過的兩句話。

其一——下邳城的水很深,劉備你把握不住!

其二——三個女人一台戲!





多本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