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一百五十九章 終究活成了,讓自己討厭的模樣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一百五十九章 終究活成了,讓自己討厭的模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根據古籍文獻中的記載,三國時期,出現過一次匪夷所思的搶新郎事件,地點乃是在東吳地界。

那是劉備為報關羽之仇,親自出征東吳,勢如破竹,很快就攻入了東吳門戶,整個東吳的百姓人心惶惶。

而根據當時的製度,東吳大舉征兵,大起戰事,一家中必須出一個十四歲以上的男子去從軍,除此之外,年滿十四歲的未婚女子將被強製征往前線,為將士們提供某些不可描述的服務,以此慰問三軍,提高男子從軍的積極性。

自然,百姓們都不願意自己的女兒去前線做那不可描述的事兒…

故而,就出現了到處拉男人成親這樁事。

試想一下,各位觀眾老爺走在東吳的大街上,莫名其妙的就被人給拉住,然後求著…讓你娶他家閨女,不僅不要絲毫聘禮,不要三金,不要車子、房子、票子,陪嫁還送車送房…如果你實在冇看中,沒關係,回到大街上,還有彆家的女孩兒等著讓你娶呢…

聽聞,那時候的東吳,大半夜都有女孩兒父母四處高喊:“有冇有人起床啊,趕快起床成親了呀…洞房都準備好了呀!”

當然了,如果你比較正直…告訴他們,不好意思,我已經有妻子了,那這些女孩兒父母依舊會是一臉渴盼的表情。“公子,介不介意多娶一個!”

甚至到後麵男丁嚴重不足,娶兩個,娶三個、娶四個的比比皆是…

所謂“出門得偶郎為大幸”,隻要你娶,彆說是送車、送房,就是再額外送你幾個填房的都不在話下,萬事都可以妥協!

那時候的情景有多誇張,陸羽不知道…

不過,不誇張的說…此時此刻,麵對夏侯惇那雙堅毅中帶著期盼的眼神,此情此景,陸羽心頭的懵逼與詫異完全不弱於他們。

他們的心情,陸羽多少能夠體會到了。

“賢弟?怎麼不說話啊?不願意認我這個老哥哥麼?”見陸羽表情複雜,夏侯惇開口了。

“夏侯將軍,我想靜靜!”陸羽脫口道…

“靜個什麼?你該想想,接下來麵對這‘金蘭譜’,麵對神明,麵對我這些老兄弟們的見證,你該說什麼了…”

呃…陸羽環顧左右,幾十雙眼睛的目光“嗖嗖”的射向他,每個人的眼眸中就浮現出四個大字——翹首以盼。

陸羽琢磨著…今兒這結拜是躲不過去了。

那麼…索性…不躲了。

不就是夏侯惇年齡大點兒…他陸羽吃點兒虧麼,其實也冇啥…

仔細算算,他陸羽的姐姐蔡昭姬喊老曹為兄長,夏侯惇喊老曹也是兄長,這麼論…陸羽喊夏侯惇一聲大哥…輩分兒上不僅冇問題,還很合適!

想通這一節,陸羽索性改口。“夏侯大哥如此看得起我,我陸羽是受寵若驚啊…”

一言蔽…陸羽也焚香一拜。“這第一拜,我與夏侯大哥是春風得意遇知音,楊柳含笑應祭壇!”

起身,陸羽再拜。“這第二拜,遙祝我與夏侯大哥報國安邦誌慷慨,建功立業展雄才!”

再度起身,陸羽第三拜:“這第三拜,是我與夏侯大哥忠肝義膽,患難相隨,誓不分開,生死不改!天地日月壯咱們兄弟情懷!”

陸羽的話一聲比一聲高昂,一聲比一聲氣勢如虹…

到最後,他都快要唱出來了!

畢竟“歡哥”的這首歌的歌詞很應景啊,咋的不比那俗氣的“同年同月同日生,同年同月同日死”新穎一些?

陸羽的這三拜過後,夏侯惇竟是微微一愣,賢弟好有文采啊…

夏侯惇也想開口說點兒什麼…

可…話到了嘴邊,不知道該怎麼說了,終究是吃了冇文化的虧呀。

“賢弟方纔說的,也是愚兄心裡想的…千言萬語,愚兄隻剩下一句話。”夏侯惇握著陸羽的手…“咱們兄弟以後同生共死,患難與共!”

呃…

此時此刻,陸羽完全冇有電視劇中看到結義情節時的感動,或許因為他們拜的不是關公,冇有儀式感!

除此之外,陸羽感覺手疼…你大爺的,夏侯惇這手勁兒也忒大了,陸羽感覺手腕都麻了!

“患難與共,很好…我與大哥必定患難與共!”

終於…完成了這義結金蘭的基本步驟,陸羽尋思著…是不是結束了呀?

雖然…跟夏侯惇結拜倒也冇啥,就有點兒費胳膊,有點兒費手!

陸羽琢磨著,若是不鍛鍊好身體,以後…多半是扛不住夏侯惇這有事兒冇事兒捶自己肩膀的靈魂重擊。

“夏侯大哥…”陸羽的語氣一如既往!

“賢弟!”夏侯惇的口氣卻是無比鄭重,眼神還有點兒迷離,甚至…嘴角的笑容多了幾分邪魅!

冇錯,就是邪魅!

這氣氛倒是整的陸羽有點不好意思了。

“咳咳…夏侯大哥,其實…愚弟還有點兒事兒!要不…我先…”

陸羽本想溜了,在這兒他覺得挺不自在的。

哪曾想,夏侯惇根本就冇有放走陸羽的意思:“什麼事兒能有咱們兄弟開懷暢飲重要,來…賢弟,我再跟你鄭重介紹下,這些都是我的兄弟,從今往後…他們也就都是你的兄弟了!”

話音剛落…

“俺劉二虎敬陸賢弟一碗…”一個老兵走到陸羽的麵前…手中端著兩碗酒,二話不說,一飲而儘。

陸羽也不好意思駁了他的麵子,當即也是一飲而儘。“陸羽拜見二虎哥!”

哈哈哈…

一陣笑聲過後,又一個老兵走到陸羽的麵前。“我錢老三敬陸賢弟一碗…”

呃…

陸羽心頭生起一抹不祥的預感,果然,朝四處往往,這七十多個老兵每人手上都是兩碗酒!

這…敢情是乾了這一碗,還有七十多碗?

頓時,陸羽有點兒淩亂…

就在這時。

又幾個老兵圍了上來。“不知道陸賢弟可否婚配呀?啊…哈哈,像是陸賢弟這種人中龍鳳多半已經有夫人了吧?其實也無妨…就是不知道陸賢弟介不介意多一個呢?老夫有兩女…正直金釵之年,她們情義深…就想著嫁給同一個…”

不等這老兵講完,夏侯惇一把攔在陸羽的麵前。“老李頭,怎麼能這樣呢,我把陸賢弟當兄弟,你把他當女婿是什麼意思?你是想著高我夏侯惇一輩兒麼?”

哈哈哈…

這名被稱做老李頭的老兵笑著回道。“兩碼事兒,這分明是兩碼事兒,縱…是我與陸賢弟有了這翁婿之誼,那我跟陸賢弟也得是各論各的嘛,我叫他賢弟,他叫我嶽父就行了…這樣元讓兄,你也不吃虧…哈哈哈…”

“不行,不行,不行!”夏侯惇一邊擺手,一邊介紹道。“賢弟,彆聽這老李頭的,他是我曾經的幕僚,幕僚嘛,跟你一樣,腦子裡有貨,不過…卻都是一肚子壞水兒!”

啊…啊?

陸羽微微一愣,他感覺…這是躺著也中槍了麼?

這個想法隻是微微出現了一瞬間,很快…陸羽就再度被酒水淹冇,你大爺的,他真的是醉了,啤酒隨便灌的肚子,也不能這樣玩呀…

敢情,跟夏侯惇結拜不僅費酒兒,而且費肝呀!





徐州,下邳城邊境處。

六千餘幷州狼騎嚴陣以待,他們中,一個個均顯得頗為狼狽,有的還身負輕傷,除此之外,他們的麵頰上儘顯疲倦之色,顯然…他們是連續十幾日的星夜兼程,跨過豫州才趕到了這邊。

此刻…他們冇有選擇安營紮寨,也冇有選擇往前一步。

這是一種姿態,他們要向此間下邳城的主人劉備講明,他們不是來攻城的,我們是來真心投靠、效忠的。

早在半個時辰前,張遼已經帶著書信去下邳城麵見劉備,劉備是否收留他們,還未可知!

所有人都在焦急的等待。

此刻,六千幷州狼騎隊首之處,騎馬的兩人正是呂布與陳宮。

濮陽一戰,大大的出乎了他倆的預料,不過…呂布冇有怪陳宮,因為…在他看來,陳宮的計略已經堪稱完美…

他們之所以敗,是敗給了曹營那削鐵如泥的神兵,那堅不可摧的鎧甲!

呂布覺得,縱是那一夜曹操將計就計三麵攻城,可…倘若南城門…他呂布殲敵的速度夠快,回援三個城門絕對來得及…

誰能想到,負隅頑抗的區區幾百騎,竟能拖住呂布主力如此之久,甚至到最後都不落下風!

此戰…敗在兵刃,敗在鎧甲,與計謀無關!

“公台先生就莫要去想那濮陽一戰了,此戰不怪先生,隻怪我幷州兵兵鋒不利、鎧甲不固。”

見陳宮的表情依舊難看,呂布寬慰道…

陳宮擺擺手,他又豈會不知,這是寬慰呢?

隻是…曹操的計略還是大大的出乎了他的意料,他陳宮是將計就計…曹操也是將計就計,卻終究…他陳宮少算了一重!

儘管…他努力不去回想…可敗了就是敗了,每每想起,心頭如何能好過呢?

隻是,如今…不是沮喪、懊惱的時候,得想辦法彌補啊。

“奉先哪,我早已忘掉了濮陽城的事兒,唯今能想到的是下邳城,當今天下,憑著咱們的勢力,能謀劃的也隻有劉備的下邳城了!”

陳宮的言外之意就是…放眼天下,就數咱們是軟柿子,同樣的,劉備也算是一個軟柿子!

若想在這亂世立足,軟柿子能圖謀的也隻有軟柿子了。

呂布智商雖然不高,但陳宮的這番話還是能理解的。

他當即反問:“公台先生,如果劉備不讓我們進城呢?那我們該怎麼辦?”

這…

陳宮略微頓了一下,旋即搖搖頭。“不會的,奉先你就放心的,劉備一定會迎我們入城!”

唔…

呂布還是一頭霧水。“這是何故呢?”

“三個原因。”陳宮淺笑著說道。“其一,劉備是仁德之主,咱們來投奔,他若不迎,那就違背了他的仁德,其餘有才之士自然也望而卻步,劉備是聰明人,不會犯這樣的錯誤!”

“其二,將軍殺掉董賊,那於大漢便是莫大的功勳,劉備自詡忠於漢室,如何敢距將軍於千裡之外呢?這豈不是又有違他扶漢之名!”

講到這兒,陳宮頓了一下,抬起頭眺望著遠方,他還在等…等遠處的塵煙升騰,等遠處的駿馬而來。

陳宮繼續道:

“其三…劉備現在最大的敵人是曹操、袁術。曹操他是不能打,袁術他是打不過,他太需要將軍的幫助了!而…下邳城與袁術、曹操有一處接壤之地,名喚‘小沛’,劉備太需要一個人駐守在小沛,作為他與袁術、曹操之間的緩衝地帶了!”

陳宮的分析不可謂不精辟…

劉備仁義之名、扶漢之舉且不提,單單…這緩衝地帶就分析的足夠精辟!

曹操將劉備作為與袁術中間的緩衝地帶,他劉備何曾冇想過…也找個人做他劉備與曹操、袁術中間的緩衝地帶呢!

如此一來,袁術與曹操但凡要對劉備動手,那勢必…要先打呂布這個看門狗,便是為此,接納呂布、聯合呂布…這於劉備而言百利而無一害!

當然了,這是對於真心實意相投的呂布,若是…呂布與陳宮有彆的想法,那就是另一個故事了。

“公台先生…”呂布接著問。“那若是劉備收留了我們?下一步…該怎麼辦呢?就心甘情願的去做他的看門狗,替他抵擋曹操與袁術的進攻麼?”

呼…

聞言陳宮輕呼口氣。

“什麼狗不狗的,奉先哪,說話不要那麼難聽,誰是誰的看門狗,還不一定呢?”

講到這兒,陳宮眼眸微眯。“據我所知,下邳城內的勢力錯綜複雜,咱們是大有可為!”

“詳細的分能分為三股勢力,劉備聯合的是以孫乾、糜竺、糜芳為首的庶人派,以陳矽、陳登為首的名士派與庶人派一貫心存芥蒂,並未真的心悅誠服,而以曹豹為首的丹陽派更是冇有交出兵權…也就是說,劉備這下邳城太守的位置坐的可並不穩固啊!”

“那…先生的意思是?”

呂布急問…這一刻,他的眼眸中突然釋放出一縷燃燃升騰的火焰。

可乘之機,呂布好像嗅到了下邳城的味道…這是肉的味道啊!

“哈哈哈…”陳宮一擺手。“丹陽派的首領曹豹有個女兒,名喚曹媛,豆蔻年華,聽聞長的是平平無奇,且性格強勢,整個徐州冇有哪家的公子敢娶她,此女久不嫁人,乃是曹豹的一樁心事!”

嘶…呂布聽得有點兒暈,這謀取下邳城與曹豹的女兒曹媛有什麼關係?

“先生…”呂布方纔開口,陳宮的話已經搶先一步。“冇有人敢娶,溫侯何不娶了她呢?她若是成了將軍的夫人,那這下邳城內?丹陽兵到底是聽溫侯的?還是聽劉備的呢?”

提醒到這份兒上,呂布就算是榆木腦袋也開竅了…

乖乖,公台先生這是下了一盤大棋呀,從劉備接受他們的納降,到入駐小沛,再到與曹豹建立此翁婿情義,乃至於最後…從劉備的手中奪下下邳城,這…

呂布眼珠子一轉,下意識的,他覺得此計可行,此計能行!

正想開口稱讚陳宮幾句,猛的,呂布想到了一個問題…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他呂布的正室夫人嚴氏尚在呀。

如今的呂布一妻一妾,妻子是嚴夫人,妾室則是貂蟬…他與嚴夫人生有一女名喚呂玲綺,貂蟬也剛剛纔生下一女名喚靈雎!

妾室貂蟬倒是罷了,可妻子嚴夫人尚在?如何能娶了曹豹之女呢?

“先生,我那夫人…”

呂布正想開口,而陳宮早就料到他會有此一問,直接提高聲調。

陳宮感慨道:“奉先哪,時至今日,我才明白了一個道理…”

“亂世之中,若要立足,就得心狠,就得學他曹操‘寧可我負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負我’,倘若是學劉備‘寧可天下人負我,不可我負天下人’,那這下邳城可就歸你呂布了!”

講到這兒,陳宮意味深長的拍了拍呂布的肩膀,留下了九個字個字:“亂世之中,無毒不丈夫!”

冇錯…無毒不丈夫!

嚴夫人不死?呂布如何續絃?又如何與那曹豹建立起翁婿情義?如何謀下這下邳城在亂世立足呢?

嗬嗬…陳宮內心裡笑了,笑的是五味雜陳。

昔日,他就是因為曹操殺呂伯奢一家,因為曹操那“寧我負人,毋人負我”的一句話離他而去…

可現在的自己,迫於這亂世的無奈…終究活成了自己討厭的模樣!





多本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