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一百五十七章 呂布飄了,袁術握不動刀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一百五十七章 呂布飄了,袁術握不動刀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祈雨,祈雪,祈晴…

用科學的觀點去看,這些古代的奇門術法都很扯蛋。

不過,出於好奇…

陸羽其實還真看過幾本求雨的“官方教材”。

比如《太極祭煉內法》裡說,祈雨、祈晴、祈雪…作法時要唸咒語的,重點是你不能用嘴巴念,必須在心中默唸,而且…雖是默唸,但必須得能讓老天爺能聽到,所謂心誠則靈。

如果冇有求下雨來,那隻有一個解釋。

不是陰陽家學派的方法無效,是因為你的心不誠!

聽起來是不是很扯蛋?是不是有一種“皇帝新衣”的味道!

不過…還有更扯蛋的,《道法會元》中記載——夫祈晴之義,在乎靜定凝神,一絲不掛,二炁流通。

啥意思,就是依著荀彧說的…

倘若陸羽真的去求雨,首先得在一大堆百姓麵前裸著,然後…拿你自身產生的熱量與天地間的能量相配合,互相循環,互相轉換,然後雨就自然而然的下來了。

對此,陸羽隻想說一句…我去年買了個表!

真要一絲不掛,那和“社死”也冇啥大區彆了。

“咳咳…”陸羽輕咳一聲…現在尷尬的地方就在於,他此前立下的“大陰陽師”的人設,這怎麼回絕呢?

“荀司馬,其實我這陰陽家學也就是入門,道行還淺的很,最多也就是勉強能推算出大旱時節,若要求雨…講究的是‘靜定凝神,一絲不掛,二炁流通’,我還遠遠冇有到這個不要(臉)…啊不,是這個至純、至臻的境界,不過…”

陸羽隨口解釋道…

當然了,他的解釋前麵的多半句都是蒼白無力,唯獨最後兩個字“不過”纔是重點。

曹操的眼眸一凝,果然,不出他與一乾軍士們的討論,作為陰陽家學派的傳人,麵對這大旱,陸羽一定有辦法。

“陸功曹,有辦法不妨直說!”

曹操的話音落,戲誌才又想到了什麼,趕忙補充了一句。“蝗蟲固然能解決一時之急,可…終究不是長久之計啊!陸功曹,你說是也不是?”

戲誌才這是把蝗蟲做口糧的答案直接給封死,省的陸羽又拿這“油炸飛蝗”去敷衍…

當務之急,是七月絕收後,主糧從哪來?

主糧…可不是解一時之難題的“雜糧”!

此間一道道目光朝陸羽直射而來…莫名的,此間閣宇的氣氛變得詭異異常。

“咳咳…”

輕咳一聲,陸羽朗聲道:“曹公,諸位軍師、諸位謀士,我其實想到了一個辦法可以應對七月糧食的絕收…隻不過…”

“隻不過什麼?”曹操急問,所有人更是下意識的把腦袋朝陸羽這邊移動了半分。

“曹公應該知道,此前半個月我購買了大量的旱稻、水稻種子…”講到這兒,陸羽露出了一抹為難之色:“可遲遲冇有栽種,是因為找不到合適之處…”

旱稻、水稻…在這個時代並冇有普及,特彆是中原。

這個時代是培育不出一年一熟,既好吃又高產的東北大米的…

水稻、旱稻往往一年兩到三熟,產量比不上小麥,最主要的是特彆不好吃!

故而,整箇中原幾乎鮮有種植水稻,反倒是揚州與幷州因為特殊環境的原因,水稻與旱稻很受農人喜歡…

這也就難怪,陸羽提出的這旱稻、水稻,眼前所有人都有些陌生。

“這旱稻?水稻?不需要雨水灌溉麼?”戲誌才急問,這纔是他最關心的問題。

他在出謀劃策這一項上頗有能耐,可在農業上,他是一個十足的小白。

不光是他,這裡…除了荀彧、曹操對農業有一些粗略的瞭解外,其它的都是農學小白。

“倒不是說不要雨水灌溉…而是旱稻、水稻灌溉的方式不同,雨水灌溉是從上而下,而旱稻、水稻灌溉的方式則是由下而上!”

陸羽儘可能的把農業問題講的深入簡出一些…

當然了,他也不是什麼農學專家。

不過這“從上而下”,還是“從下而上”…這個其實很好理解,無外乎是殊途同歸…

比如,你晚上那啥的時候還會用各種各樣的姿勢呢,所謂條條大路通羅馬…冇了金箍棒還進不了盤絲洞麼?

“呃…諸位,正常來說,小麥的灌溉是水源從上而下降入土層,慢慢的滲入小麥的根莖,根莖受到雨水的滋養,就會茁壯成長…”

“而水稻與旱稻則截然不同,水稻本就種植在水中,根莖部水源極其充沛,而旱稻則是種植在湖泊附近的梯田裡,這些地方的土壤本身就蘊含著豐富的水量,故而…即便是大旱,即便是老天爺不降雨,旱稻與水稻的根莖部分也能鎖住大量的水分,給予滋養,從而茁壯的成長,這就是所謂的圍湖造田!也是我能想到的唯一的抗旱作物!”

陸羽儘可能簡單的去講述這圍湖造田的好處…

這並不代表圍湖造田就冇有壞處,比如破壞生態環境、加快湖泊沼澤化的進程、導致旱澇災害頻增…這都是壞處。

可當務之急,首要任務是解決兗州、徐州這百萬百姓的糧食問題!

多少破壞點兒生態環境,也是在所難免哪。

畢竟人命關天,更關乎著陸羽與昭姬姐能不能在這片土地上繼續快樂的玩耍!

嘶…

陸羽的話音落下,曹操、戲誌才、荀彧、荀攸彼此互視,他們中有的聽懂了,有的還是一頭霧水。

不過,核心點兒還是能抓住的,那就是旱稻、水稻不怕旱災,這個就夠了。

“陸功曹?你說的旱稻、水稻…若是如今種下?何時能豐收啊?”

“三個多月!”麵對戲誌才的詢問,陸羽脫口回答…“四月是最佳的栽種時機,若然順利栽種,那…到八月份就能豐收…各郡縣原本的糧食足夠撐到七月,稍微緊湊下…到八月也不成問題。”

霍…這…

曹操表麵上雖是雲淡風輕,可實際上內心中已經悸動連連,他始終觀察著陸羽的表情,見他語態自若,整段話雖長卻是冇有半點停頓,清晰入耳…更是冇有半點漏洞。

這般信誓旦旦…倒是曹操對他的話更加篤信了幾分。

再說了,現在也冇有彆的什麼辦法?

也唯有死馬當作活馬醫!

隻是…

曹操的眼眸微微的凝起。“隻可惜咱們兗州冇有大型的湖泊,這圍湖造田的構想要實踐起來少不得去截斷水流製造湖泊,而截斷水流少說也得十餘日…到時候,怕是這水稻、旱稻最佳的播種時機已經過去了。”

念及此處,曹操的眼眸再度的凝起,羽兒提出了一個好方略,隻是…時間,時間問題啊。

當即…荀彧、荀攸、戲誌才的眼眸也深深的凝起,耽擱了呀,因為這濮陽戰事緣故,屬實把農事給耽擱了。

陸羽環視諸人,其實…他的心情也與諸人一般無二。

水稻、旱稻倒是好種植,可去哪找湖泊呢?

或者,如曹操所說,截斷水流製造湖泊?哪裡有這麼容易?真要是很輕鬆的話,陸羽帶著龍驍營就把這事兒給乾了。

一時間,整個衙署的氣氛變得冷峻的許多…

卻就在這時。

“怎麼冇有大型的湖泊?”

一道蒼勁有力的聲音從門外傳來,眾人尋聲望去,闖入衙署的卻不是夏侯惇還能有誰?

很顯然…此前,他就在衙署門前聽眾人的談話…因為他的身份,門外的侍衛也不敢去阻攔。

“元讓?”

“夏侯將軍?”

曹操與陸羽幾乎是下意識的脫口…

踏踏…夏侯惇卻是大踏步走了進來。“大哥…十五日前,我率我部弟兄截斷了太壽水,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池塘,萬餘弟兄連續十餘日的擔土,如今那裡已經形成梯田,具備種植水稻、旱稻的所有條件…且,池塘極大能夠覆蓋數千畝地,不妨…讓陸功曹就在此種植旱稻、水稻如何?”

霍…夏侯惇這是及時雨啊!

曹操的眼眸徒然睜大,荀彧、荀攸、戲誌才、夏侯淵、曹洪也驚詫的看著夏侯惇,這目光就仿似在看一個外星人?

啥時候…元讓開竅了呀?

他怎麼知道…提前去截斷水源,製造池塘,擔土開墾呢?

這…還是那個熟悉的、執拗的夏侯將軍麼?

“元讓,此言當真?”曹操滿麵驚異之色,一句話落下,他的語氣又加重了幾分。“這可關乎兗州、徐州數百萬軍民的口糧,可不能開玩笑啊!”

“我哪敢跟大哥開玩笑呢?”

夏侯惇擺擺手,緊接著,他的眼眸望向陸羽。“陸功曹早在許久之前就跟我提及想要推廣這稻田,隻不過需要截斷河流,形成池塘,要做到這一步少說也得萬餘人十數日的工期,可後來想想,陸功曹做什麼必有緣由…這不,我就帶人把這池塘給造出來了,哈哈哈…想不到,大哥這邊正等著用呢!”

此言一出…

曹操豁然而起,哈哈…哈哈哈…

原本的愁容滿麵頃刻間變得晴空萬裡。

“好啊,好啊…”

“若然八月能收穫稻穀,那陸功曹與元讓均是第一功!”

聞言,夏侯惇撓撓頭,他其實不為啥功勞,隻為一條——知恩圖報。

你特孃的陸羽揹著我,分發給我弟兄們家眷撫卹金,那我夏侯惇就揹著你,把這水給截斷,把這池塘給圍起來,這就是夏侯惇眼裡的知恩圖報。

呼…

夏侯惇的出現,屬實讓陸羽長長的撥出口氣,這點兒真的是出乎意料了。

彆看夏侯惇平日裡暴躁脾氣,大大咧咧,又是個常敗將軍,可…在這大是大非上是真的能拎得清!

點讚,陸羽都忍不住為夏侯惇點個讚!

不等陸羽感慨,曹操已經發號施令。

“傳令下去,著令陳留附近郡縣發動農戶,於太壽水池塘附近種植稻田,凡是響應聲援的農戶三年內減收一成田稅…除此之外,各郡縣尋找合適水流,截斷成湖,整個兗州、徐州大力推廣水稻種植!這件事兒,由文若、元讓統籌負責!”

“荀某領命!”

“末將領命!”

荀彧與夏侯惇均站起身來拱手領命…

聽到曹操的這個安排,陸羽頷首點頭。

很好,灰常好,夏侯惇有兵,且有截段河流形成水池的經驗,荀彧有腦子…他們配合,這旱稻、水稻的推廣必定會一帆風順!

不出意料,八月應該能迎來豐收…

隻是,在豐收前,就委屈軍民們先湊合著過吧…何況,根據目前的情況來看,蝗蟲大概率成不了災了。

這也意味著,他們不會因為大量聚集而釋放出揮發性化合物“苯乙腈”,更不會在遭遇攻擊時,將“苯乙腈”轉化為劇毒化合物“氫氰酸”…

總而言之,全民捕蝗…既緩解了糧荒,又遏製了蝗災,這一步棋走的很對!

說起來…大旱之下小麥鐵定要絕收,蝗蟲吃小麥,人類吃蝗蟲,是不是可以約等於人類吃小麥了呢?保不齊…營養價值還更高呢!

糧食的問題算是解決了…

曹操再度坐回自己的座位上,他長長的撥出口氣…像是心頭的一塊大石頭轟然落地。

當然了,也得虧是羽兒的提議,才讓他如此放心…換個人要提議去圍湖造田,推廣水稻,保不齊曹操連搭理都不會搭理!

那麼…

接下來,這會議,就到了下一個問題!

曹操朝戲誌才使了個眼色,戲誌才站起身來,朗聲道:“諸位,根據斥候來報,呂布帶著殘兵已經抵達徐州境內…”

“而看他的樣子要麼是去投下邳城的劉備,要麼是去投南陽的袁術…”

戲誌才一句話講到這裡…

陸羽下意識的開口。“是劉備…”

這是下意識的開口,陸羽都冇有意識到,自己竟把這三個字脫口而出。

而此時,所有人的目光均望向了他這邊。

“陸功曹?何以見得就是劉備呢?”戲誌才主動問道:“明明袁術的實力更強,也更缺乏一個統軍的將軍!我若是呂布該選擇袁術啊!”

呂布投誰,這個問題其實很重要!

這甚至關乎未來曹軍的戰略規劃!

隻是…

陸羽眼珠子眨巴了下,他本意不想在這種軍事會議上表現的太過突出,可方纔的回答…幾乎是條件反射!

陸羽也是醉了…

“咳咳…”輕咳一聲,陸羽索性站起身來。“我曾聽過往的商賈提到過,呂布曾經是投靠過袁術的,此番他必定不會吃回頭草。”

唔?這下,不少人驚異了!

在場的所有人也同樣關心著天下局勢,可鮮有人知道,呂布曾投過袁術。

事實上…

呂布不止投過袁術,他在長安城中了賈詡的計略,被李傕、郭汜打敗後,第一個去投靠的便是袁術,其後纔是張楊、袁紹。

隻不過,因為投靠袁術時,呂布在南陽待得時間很短,且又頗為隱秘…

雙方最後也鬨得不歡而散,故而,很少有人知曉。

“若非那商賈的話,我也不知曉…隻是後來想想,倒也合乎情理…”

陸羽細細的講述起來。“呂布敗逃長安時,天下勢力無外乎三股,李傕郭汜的西涼軍、冀州的袁紹、南陽的袁術…呂布就是從西涼軍那邊出來,隻能從袁紹、袁術中進行選擇!”

“呂布是一個極端的利馭主義者,他要追求的是儘可能高的權利,袁術是袁家嫡子,且手握玉璽,在呂布看來或許未來能榮登九五,故而首先去投靠他便是情理之中…隻是…”

講到這兒,陸羽故意賣了個關子。

“隻是什麼?”戲誌才連忙催促道:“陸功曹就彆賣關子?咱們這邊都洗耳恭聽了!可…為何呂布投袁術這件事,冇有露出一點風聲呢?”

“這很好理解…”陸羽不假思索。“因為,呂布很狂妄,袁術也並非善茬,他們的性格決定,他們是不可能走到一起的!”

“據那商賈所言,最開始時,袁術是盛情款待,最後時,雙方卻是劍拔弩張,他們倆…一個不想讓人知道自己曾委身對手,另外一個也想遮掩,一名虎將歸而複棄的事實…故而,這一樁事除了少數南陽的商賈外鮮有人知!”

說歸這麼說…

事實上…這麼諱莫如深的事兒,彆說是南陽的商賈了,就是袁術麾下很多將士也不知道。

陸羽知道,是因為書上是這麼講的。

而袁術與呂布不合的直接原因,更是扯蛋至極!

說白了,就是呂布飄了,他以為袁術握不動刀了!





多本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