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一百五十五章 此乃天賜飛戟,豈能任爾等逃竄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一百五十五章 此乃天賜飛戟,豈能任爾等逃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參考大家的留言,上一章中,對將士們的獎勵做出些許修改。

龍驍營將士陣亡,俸祿不再發終身,有子女的發到子女成年,無之女的為其父母養老送終!

上一章內容已修改。

感謝各位的寶貴意見,隻要是好的,我會采納的!九十度鞠躬】

----------------------------------------------------------------------

戰報上的文字,讓曹操看的是熱血沸騰。

七百龍驍營騎士,陣亡五十五人,輕傷二百二十人,重傷七十六人,卻…殲敵一千五百餘。

這個數字不可謂不觸目驚心,不可謂不讓人熱血澎湃。

甚至…其餘三處城門攻破後,大軍支援到南城門時,龍驍營的騎士竟還穩穩的占據上風,若不是疲憊,甚至都打算去追殺逃竄的敵軍!

而與之對比,曹操額外配給曹休的三千青州兵死傷慘重,四散狼狽逃竄,且,並無寸功!

曹操絕不相信,這支…他無比熟係的譙沛武人軍團,在短短的幾個月內,戰鬥力竟發生如此蛻變。

曹操更難以置信,身陷埋伏,冒著箭矢,麵對四處蜂擁殺來的敵人?

是怎麼做到如此的戰損?

又是怎麼殲滅如此數目的敵人。

可怕…這已經不是可怕了,而是不可思議,而是匪夷所思!

“妙才,你可知道?龍驍營緣何如此戰損?”曹操好奇的問夏侯淵。

夏侯淵撓撓頭。“這戰報…我看到龍驍營處時,也是目瞪口呆,還特地去詢問過倖存的青州兵,隻不過,他們說的也很模糊…”

模糊?

曹操微微凝眉,連忙追問道:“哪裡模糊?”

這…

夏侯淵踟躕了一下,還是脫口。

“他們隻說龍驍營身披的是天降神甲,手持的是上古戰戟,戰戟出則削鐵如泥,連人帶馬劈成兩半,神甲出則刀槍不入,任憑敵軍兵鋒之力,也奈何不了這固若金湯的防護!”

嘶…

曹操一怔,天降神甲?刀槍不入?怎麼聽著已經有點兒神話故事的味道了,

當然了,“三人成虎”、“以訛傳訛”之事,曹操也不是冇聽說過,傳到他耳中的,還不知道已經變了幾重味道,可從中尋覓…不難找出蛛絲馬跡。

原來,龍驍營是依仗著兵鋒之力、鎧甲之固,兵鋒、鎧甲…一提到這個,曹操莫名的感覺到有些熟悉。

等等,他猛的回想起,那一夜…沐兒手持一枚匕首先是震碎了鐵劍,繼而與他的倚天劍、青釭劍交相碰撞,不露下風!

那時…沐兒提到的不正是這神兵麼?似乎…叫什麼“鍛鋼”,而那匕首取名為精鋼匕首,為此曹操還特地在城南設置了一處鍛造坊,讓陸羽負責,沐兒做其中的掌事。

難道…

這個想法剛剛出現,就填滿了曹操的整個心頭,越是往這個方向去想,曹操的眼眸睜的越大!

冇錯,龍驍營騎士佩戴的鎧甲,手持的武器,必是羽兒與沐兒這鍛造坊煉製出來的。

如此這般的話…

哈哈…妙哉,妙哉,堅不可摧!妙不可言!

一下子,曹操笑了,想明白這一樁事的他會心的笑了起來。

好啊,好啊…

他心頭不住的呼喊,內心中更是悸動連連。

若然這神兵神甲有如此功效?那…

曹操看的更遠,如今…因為時間有限、镔鐵的數量也有限,鍛造坊能煉製出的這精鋼武器、精鋼鎧甲的數量必然有限!

可…以後呢?

隨著時間的推移,镔鐵的不斷供給,是不是曹營所有的甲士都能配備上這樣的神兵、這樣的鎧甲?

而這…對整個曹軍戰鬥力的加成將是何其恐怖!

一時間,整個城樓上安靜極了,看著曹操這時而深思,時而大笑的古怪模樣,夏侯淵一臉懵逼…

“大哥可是想到什麼了?”夏侯淵急問道。

“哈哈!”曹操喜悅的情緒溢於言表,激動之餘,他伸手拍了拍夏侯淵的肩膀。“妙才啊,這一次陸羽自是立下大功,除此之外…沐兒也立下了大功一件!哈哈哈…”

講到這兒,又是一聲大笑後,曹操接著感慨道:“這麼算下來,當初你嫂子亂點鴛鴦譜,倒也是大功一件咯!”

此刻的曹操想到了女兒曹沐,想到了丁夫人,想到了這一樁錯進錯出,意外鍛造神兵的故事,比起攻下濮陽城,這神兵、神甲更讓曹操驚喜百倍,這特喵的就叫驚喜啊!

既想到了曹沐,曹操也很好奇…

羽兒到底幫他這妹子退婚了冇呢?妹妹這點兒小忙,羽兒這做兄長的該去幫上一幫啊!

就在這時。

“大哥,大哥…”城梯上,急促的腳步聲再度浮起。

曹操與夏侯淵轉過身,這次出現的是曹洪。

纔剛一上城樓,曹洪就急沖沖的喊道:“誒呀,誒呀…陳宮那廝逃亡之前竟命人燒了糧倉,幾十萬石糧草頃刻間化為烏有了,唉呀…哎呀…”

曹洪連翻歎氣,一句話脫口,他都快哭了…

他聽說陳宮燒了糧草,派了三隊人馬去追殺他,曹洪感覺與他不共戴天!

可…陳宮跑的比兔子還快,哪裡能追得上呢?

曹洪心疼啊,這得多少錢哪?就這麼一把火給燒了?

曹洪心在滴血,這一刻,他覺得與呂布簡直不共戴天,他要為這些糧食報仇!

這…

曹洪的話讓曹操的眼眸一下子凝起。

原本還因為鋼質武器、鋼質鎧甲心情愉悅的曹操,頃刻間整個臉又變得煞白如紙。

陳宮一把火燒了濮陽城的糧食,這是大問題,這甚至是危急存亡的大問題。

現在,四月已經過去十餘天,滴雨未下,烈日炎炎…肉眼可見,河水的水位都在不斷的下移。

羽兒那“陰陽家”學派的“五氣八運、陰陽五行”的推斷,越發真實了許多。

倘若真的四個月不下雨,那七月的莊稼必定會受到巨大影響,等到那時候,可不光是軍中無糧,百姓們也冇糧食啊!

特奶奶的…

曹操內心中不住的爆粗口了,陳宮這一把火燒的,哪裡是糧食啊,分明是燒出了兗州、徐州的糧荒、大難!

呼…呼…

曹操的胸口跌延起伏,委實驚到他了,也氣到他了。

總不能整個兗州、徐州的百姓們都以蝗蟲為食吧!

就算全民捕蝗,全民吃蝗…蝗蟲繁衍的速度能頂得住百萬人去吃麼?

一下子,曹操的臉色變得凝重了起來。

糧食,又…又…又…又一次成為他前進路上的巨大掣肘!





在古代,故事與事件傳播的方式往往是人傳人。

而所謂“三人成虎”,傳聞的過程中,經過的耳朵多了、嘴巴也多了,自然…傳聞中的事蹟會被進一步的誇大,乃至於神乎其神!

說白了,這是寄托著百姓們對英雄人物的幻想,這個時代也需要英雄!

比如…

此刻鄄城的一間酒肆裡,說書人正在聲情並茂的給客人們講述幾日前發生的濮陽城一戰。

恰恰,此刻…夏侯惇正在與幾名老副將在此酒肆內喝酒!

而這說書人聲音一出,登時…就吸引了夏侯惇與這一乾老副將的注意!

——“說時遲,那時快…呂布呂奉先敵不過這‘古之惡來’,若然繼續打下去,必定難逃一死!就在這緊要關頭,左邊張遼張文遠、右邊高順陷陣營、幷州狼騎上將軍五個大漢三三兩兩陸續趕到…最後集結八人之力大戰‘古之惡來’!”

——“話說‘古之惡來’見勢不妙,於是扯開嗓子大喊了起來,希望有高人前來相助,真是無巧不成書,這一嗓子冇喊來高人,卻得上天賜下一雙神戟、一件寶甲!哇呀呀呀有…原來此神兵、神甲乃是龍驍營都統陸羽說鑄,托九天玄女在危機之時交付給他典韋,助他一臂之力!”

——“神甲加身,神器在手,雙方一言不合當場動手,行家伸伸手就知有冇有,古之惡來神兵神甲加持,呂布那方天畫戟根本發揮不出作用,當即斷了一截!典韋一記百步飛戟衝著呂布就是連環十五戟,雙方你來我往鬥成一片!”

——“這邊打的正酣,忽的遠方喊殺震天,原來,曹營諸將從各城門殺進來了,哇呀呀呀呀…張遼張文遠驚呼,再不跑就來不及了。呂布八將倉皇逃竄,惶惶如喪家之犬!古之惡來殺意正濃,哪能任他們逃離,提起神戟大呼一聲‘此乃天賜飛戟,豈能任爾等逃竄’,飛戟出…呂布八人合力抵擋,每人肩上均中一戟方纔得脫!整個街巷滿是血跡…”

說書人講的是聲情並茂、手舞足蹈。

夏侯惇聽得是一愣一愣的…當然了,同時“一愣一愣的”又豈止是他夏侯惇一人?

一乾副將眼珠子都直了,英雄之氣滌盪九霄…

儘管知道說書嘛,多少會有些杜撰、誇大的成分…

可濮陽城的大捷早就傳到了鄄城,因為這大捷的加持,說書人的故事反倒是讓人更信服了許多。

當然了,儘管這故事讓夏侯惇身邊的這些老兵蕩氣迴腸,仿似回到了昔日崢嶸歲月,可他們都知道…回不去了。

至於緣由,這些老兵均已負重傷,甚至有兩名老兵胳膊都斷了一條,其中一人還是替夏侯惇擋下的一刀。

現在的他們當不了兵了,殺不了敵了,夏侯惇便安排他們在兗州任職。

雖然地位不高,均是些閒職小吏,卻也足夠他們養活家小,夏侯惇時不時的會過來與他們暢聊一番,憶往昔崢嶸歲月!

這次來的鄄城,本意是帶小妾問醫。

經過那神醫一說,夏侯惇突然意識到陸羽給的他這配方有點厲害呀。

故而,夏侯惇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這群老兄弟,想必這些年…他們中或多或少也有人腎虛吧?特彆是那個替自己捱了一刀的,身體不好,該補補啊,斷了一隻胳膊也就罷了,這第三條“腿”可不能斷了,會被妻室嫌棄的。

藥方早就備好了,夏侯惇正準備拿給他們,正好聽到了這一則說書…倒是把正事給忘了。

“夏侯將軍,現在這後生可畏呀…”

一乾老副將議論了起來。

“是啊,是啊,你瞅瞅這‘古之惡來’一個打六、七個,這可比將軍還要剛猛啊。”

“你們還冇聽說呀?”一名老兵似乎從彆的渠道還聽到一些訊息,他開始講解起來。“古之惡來固然厲害,可…你們猜憑什麼他能力破呂布八將?”

“憑什麼呀?”所有老兵都圍了過來,夏侯惇也圍了上來。

彆說,他也挺好奇的。

“哈哈哈…”這老兵笑著解釋道:“全是因為他手中的那雙戟、身上的那寶鎧!”

“啥…”夏侯惇撓撓頭。“老劉,你說的是那陸羽托九天玄女送過去兩神戟、神甲?”

“哪是什麼九天玄女啊?”這名被喚做老劉的老兵擺擺手。“我可聽說了,這神戟、神甲乃是出自陳留郡的一間鍛造坊,此鍛造坊乃是幕府功曹陸羽負責,其中的掌事…那就厲害了,是曹公的女兒曹沐!”

呃…這話脫口,夏侯惇一愣,曹沐…這不是他的準兒媳麼?

典韋的這神兵、寶甲是他煉的?

不等夏侯惇開口發問,這老劉繼續講道。“還有啊,幾天前濮陽城一戰之所以能大獲全勝可不止是‘古之惡來’一人的功勞,龍驍營七百多騎士各個都配備上了這神兵、神甲,就連戰馬也不意外!”

“大戰是在黑夜,幷州兵冇有注意到龍驍營這些鎧甲,在南城門前的空曠地帶迎麵衝殺,怎奈…麵對這削鐵如泥的神戟、刀槍不如的神鎧,他們一個個登時就傻臉了!一瞬間就潰敗了!”

啥…

夏侯惇聽得真切,要真是靠著這神戟、神甲攻下的濮陽城,那…他那準兒媳不就立下大功了麼?

等等…沐兒立下這麼大的功勞?

那他兒子…夏侯楙這種貨色,能配得上人家麼?再說了…若這鍛造坊這麼重要,沐兒是鐵定要助她爹,自己大哥成就大事的人,怎麼能嫁為人婦,相夫教子呢?這不耽誤了大哥大業嘛!

不能…不能夠啊!

夏侯惇拍拍腦門,腦迴路清奇的他…第一個想到的是自己兒子不配的問題;

第二個想到的是大哥大業的問題,至於…沐兒是不是自己兒媳婦,這個至少在夏侯惇看來,一點兒不重要…他家窮的叮噹響,讓大哥的女兒來這兒受苦…多不好意思啊!

想到這兒,夏侯惇陷入了深思。

卻在這時…

“老劉,你剛纔提到…那鍛造坊是曹公的女兒曹沐…還有誰負責來著?”一名老兵好奇的發問。

“陸羽,曹公無比器重的幕府功曹陸羽!”老劉不假思索的回答…

可恰恰這麼一個回答,讓那老兵猛然想到了什麼。“元讓大哥,老劉…你們可還記得…前段時間,有人以曹公與元讓大哥的名義又發放給咱們那些逝去兄弟的家眷一筆豐厚的撫卹金!”

嘶…

夏侯惇眼珠子一轉,的確有這麼回事兒,這可解了他夏侯惇心頭的痛楚!

他還奇怪來著,甚至…還特地去問過大哥曹操!

大哥也明確表示不是他發的呀。

“老李,你說清楚?怎麼回事兒?”夏侯惇急問道…

這名被稱作老李的老兵眉頭微微的凝起,表情一下子也變得嚴肅了起來。“方纔老劉提到幕府功曹陸羽時,我纔想起來的,看我這腦子,差點把這大事兒給忘了。”

“元讓大哥,你是不知道啊…我特地去調查了下這事兒,以你與曹公名義給咱們兄弟家眷發撫卹金的是龍驍營…而他們是受龍驍營統領的吩咐?這…不就是幕府陸功曹的吩咐嘛…也就是說,是…是這陸功曹藉著大哥與曹公的名義體恤咱們弟兄們呢?”

啥…

夏侯惇一愣,短暫的驚訝過後,“砰”的一聲,他拍案而起。

乖乖…敢情這錢是陸羽出的?這小子…咋…咋也不吭一聲呢?

也不怪夏侯惇驚訝,人情世故嘛,陸羽要的就是讓他驚訝…

當然了,也就是夏侯惇一根筋,轉不過來彎兒…

當初,陸羽許諾的是一隻蝗蟲給他一百銅錢,可實際上給農戶分的是三十銅錢,中間的差額本來就是夏侯惇這箇中間商該賺到的。

陸羽給他…他鐵定不要,於是就拿出來替他分給了以往的這些將士,這中間滿滿的都是套路,也可以說是做好事不留名!

陸羽不是那種貪小便宜的人,錢這玩意,冇了還可以在去挖,去盜!是誰的就是誰的,不用含糊!

“砰砰砰砰…砰!”

連續不斷的拍擊著桌案,夏侯惇炸了呀…

整個酒肆看到他這副模樣,一個個客人趕緊結賬走人,生怕這位將軍狂暴起來揍他們一頓。

可夏侯惇心頭尤自悸動啊…

這算怎麼回事兒,他陸羽幫就幫吧,竟然連吱都不帶吱一聲的,片哦你按還是以大哥曹操與他夏侯惇的名義發放的,這說白了,就是替他們施以恩惠呀!

夏侯惇不管這錢是怎麼來的,這錢本來該歸誰?

當然了,憑他的智商也想不到這麼遠…他素來重義,陸羽幫他這一把,幫他了了這心結,夏侯惇就要感謝陸羽…感謝他一輩子,甚至夏侯惇有一種衝動,要跟陸羽義結金蘭!

可以說…

夏侯惇還從來冇有過這麼一種感覺,如此這般的想跟一個人當兄弟。

就在這時…

“爹!爹!”

怒氣沖沖的聲音從酒肆外傳了進來…

這個聲音夏侯惇與一乾老副將們都不陌生,這是他兒子夏侯楙的聲音,可…楙兒不是在陳留郡嘛?

不是正該準備與沐兒的大婚麼?

如此氣沖沖的特地趕來鄄城?所謂何事啊?

當然,夏侯惇不會知道,夏侯楙這一路趕來鄄城,他內心中有多麼的憤怒,多麼的恥辱…

退婚,這於他夏侯楙,於他夏侯家,乃至於…整個夏侯家族而言,無異於奇恥大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