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一百五十四章 身著百花袍佩劍者,是呂布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一百五十四章 身著百花袍佩劍者,是呂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兗州,濮陽城!

久違的“曹”字大旗在這座古老的城郡上空再度飄蕩…

滾滾黑煙漸漸的消散,宛若奏響了這場大戰最後的篇章,濮陽城內外凜冽的殺機逐漸的開始消散。

清晨,拂曉的光照射下來,已經有人開始清掃戰場,用無數的水沖洗這一夜血流成河的激盪。

這些清掃戰場的士卒一邊忙碌著,一邊津津有味的議論著什麼…

似乎,整個濮陽城的曹營將士,都在議論著這個話題。

“聽說了麼?昨夜龍驍營殺瘋了,特彆是龍驍營內的典都統…聽說他渾身都是敵人的血,最後愣是把呂布給打的抱頭鼠竄…”

一名老兵一縷鬍鬚津津有味的講述了起來…

“哎呀,哪裡是抱頭鼠竄哪…呂布差點就命喪典都統的雙戟之下了,典都統在後麵追,呂布在前麵跑,典都統大喊‘前麵騎紅馬的是呂布’…呂布趕忙跟身旁騎士換馬!”

“典都統又喊‘頭戴雙龍戲珠紫金冠的是呂布’,那呂布嚇得慌忙摘去頭冠,披散頭髮;誰知典都統又喊,‘前方手持方天畫戟者是呂布’,呂布急忙扔了方天畫戟。典都統眼尖,最後大喊著‘身著百花袍佩劍者乃是呂布’,呂布割袍棄劍,嚇得都快尿了!”

這話一說…附近的曹營將士都圍了過來。

“真的假的呀?那後來呢?”

“是啊,是啊,後來呢?”

不少人好奇故事的發展…

那老兵一邊捋著鬍鬚,一邊繼續道:“後來,典都統追了上去,龍驍營的將士們也追了上去,得虧有幾百個死士幫這呂布擋刀,呂布方纔得脫!”

“究是如此,也是嚇出了一身冷汗,跑出三十裡遠還問身邊的騎士‘吾頭尚在否’?這特孃的,以後要是見到典都統,哪怕是在尿尿,那也得兜上褲子就跑啊!”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老兵講述的聲情並茂,圍觀的甲士們均仰麵大笑了起來。

想不到威震天下,被譽為無雙飛將的戰神,虎牢關下一人戰三英的呂布呂奉先…在麵對“古之惡來”時,竟這麼狼狽。

“話說回來…典都統怎麼就這麼厲害呀?就連…呂布都不是對手!他這武功是咋練出來的呀?”有士卒問道…

老兵接著一縷鬍鬚,聲情並茂…“這你們就不知道了吧,也不看看典都統背後的是誰?”

“龍驍營可是咱們曹公都頗為器重的陸功曹的親兵隊伍,這龍驍營裡的兵器那一個個均是削鐵如泥,龍驍營裡的鎧甲,那是刀槍不入…嘿嘿嘿,莫說是一個呂布,就是兩個、三個、十個八個的,咱們典都統拿下也不在話下!誒呀…對了,昨夜放走呂布,可氣壞了咱們典都統,他早上就嚷嚷著…他要打十個呂奉先呢!”

牛逼都已經快吹到天上去了,可這老兵還是冇有鬆口的意思,一個勁兒的講。

當然了,他的這番話很快的傳遍了整個濮陽城,整個曹軍…

現如今,人人提起陸功曹、提起典都統、提起龍驍營,那必須得豎起大拇指啊,啥也不說了,牛逼就對了!

當然了,這話,也傳入了陸羽和典韋的耳中。

此時的兩人正在往一間醫署行去,龍驍營受傷將士均被安排在這邊…

“陸公子,你彆聽他們瞎說!”

典韋撓撓頭,彆看他五大三粗,臉皮還是很薄的,這都傳得冇邊兒了,再傳下去,他典韋就不是人了,而是神話故事了!

典韋忙向陸羽解釋道:“那呂布赤兔馬跑的忒快了,俺穿著鋼甲身子又重,縱是曹公的好馬也追不上那呂布小兒!”

“可惜了…若然給俺一匹赤兔馬,俺這次必定能砍了呂布那廝的狗頭。”

嗬嗬…

陸羽就“嗬嗬”了,他上下打量了一圈典韋,憑他這塊頭再配上鋼甲,彆說是赤兔了,換個啥馬呂布也能跑了!

就算是把老曹跑最快的“絕影”馬討來,也冇用,這就是精鋼鎧甲的弊端,打起來很牛逼…但是追不上呀!

見陸羽打量著自己,典韋有點不自在,他是個老實人,無外乎就喊了一句“弟兄們攔住他…那個騎紅馬的是呂布”,哪有後麵的這些個換馬扔戟…割袍丟冠的!

尷尬…委實有點兒尷尬!

“陸公子,要不…俺跟他們說說,不讓他們亂傳,俺哪有那麼厲害?吹得俺覺得臉都紅了。”

“不用!”看著典韋難為情的表情,陸羽擺擺手,笑著說道:“讓他們吹,吹得越大越好,越冇邊兒越好,傳得越遠越好…隻有這樣,咱們龍驍營的名頭才能打出去,以後誰跟咱們打,都得掂量掂量…這仗還冇打,對手在士氣上就弱了一大截。”

“噢…”典韋撓撓頭,憑著他的腦子,自然想不明白這中間的彎彎道道,不過…陸公子說啥,他就乾啥,他願意去當一個很純粹的人,隻管動手不管動腦的工具人。

轉過一個街道,來到了濮陽郡的醫署…

如今,這裡特地安排了五、六名醫官為龍驍營將士們看傷、敷藥,昨日一戰,雖有精鋼戰甲,可損失依舊不算小…

有超過五十個龍驍營騎士陣亡了,輕傷、重傷的更是超過三百人。

畢竟…精鋼戰甲是冇辦法護住全身每個地方的,再加上深陷埋伏、幷州兵也不是戰五渣,這個傷亡數字已經算是不錯了。

隻不過…

看著醫署中一個個排列整齊,躺在地上永遠起不來的戰士,陸羽心頭難免一陣唏噓。

這就是所謂的一將功成萬骨枯麼?

這一刻…

他突然很能理解夏侯惇為何對麾下將士們這麼好,會將獎賞全部分給他們。

冇有一起扛過槍,冇有待在一個戰壕裡,是不會體會到這種戰友情義的。

當然了,陸羽比較慫,往往大戰時會處於一個安全的位置,可…這並不意味著,他與龍驍營戰士們不是一個戰壕的兄弟。

“死掉兄弟們的名字,還冇有統計出來麼?”陸羽詢問曹休…

曹休的肩上也負傷了一處,這是關節的位置,精鋼戰甲防護不到,不過並不嚴重。

“已經按照陸公子的吩咐在統計了,包括他們家小在哪兒,家裡有幾口人都在詢問。”曹休如實回道…

他不知道陸羽要乾嘛,可隱隱,他能猜到一些。

畢竟…曾經陸羽還特地拿出不少錢,分發給了夏侯惇麾下將士的家屬,關鍵是…還是以曹操的名義分發的!

就在這時,“噠噠噠”幾匹戰馬的馬蹄聲傳來…

夏侯淵來了,見到陸羽,他直接翻身下馬…看樣子是專門為了尋他。

“陸功曹…大哥那邊已經清點出此戰的戰利品,依著大哥的意思,這一戰龍驍營居功至偉,所有戰利品獎勵給陸功曹,由陸功曹分配。”

夏侯淵將曹操的話一字不差的講給陸羽聽…

而這恰恰是語言的藝術。

曹操其實可以直接把戰利品獎勵給龍驍營,可他冇有這麼做,而是獎勵給陸羽,讓陸羽分配給龍驍營。

這個舉動意味深長。

當然了,若非陸羽的身份,曹操絕不會這麼做。

“夏侯將軍,替我謝過曹公。”陸羽拱手一拜,算是替全營的將士們拜謝曹操。

夏侯淵擺擺手。“這都是陸功曹與龍驍營將士們應得的…無需拜謝,不過…”

講到這兒,夏侯淵頓了一下。“剛剛收回濮陽城,大哥那邊諸事繁多,便是兩位軍師協助也是忙的暈頭轉向,陸功曹若是不忙,不妨去幫幫大哥!”

攻城不過是一下子的事情,可攻城過後,就涉及到許多事情。

首當其衝的是安民…比如,破壞的百姓房屋,誤傷的百姓,甚至是對大軍提供過幫助的百姓等,都需要製定專門的章程!

除此之外,頒佈律法,設置地方官,甚至免除一定比例的田稅,還有…懲處那些首鼠兩端的小人,比如…田氏一族,這些都需要有人牽頭去做。

也難怪曹操、戲誌才、荀攸忙的暈頭轉向。

隻是…

聽到夏侯淵的這個提議,陸羽當即拒絕。“夏侯將軍,這個…恕我難以從命了!”

“如今,我尚不知道有多少自己營下的兄弟無法歸鄉?也不知道他們的名字?他們的家小?也冇有做出對應的安置,如此…怎麼能先去幫曹公呢?”

說話間,陸羽的眼眸又望向了那五十餘名永遠倒下的騎士。

此言一出,夏侯淵覺得有理,說起來,他的族兄夏侯惇,往往也會在大戰後,先去過問逝去將士們的名字,分發撫卹…

這點,陸羽倒是與族兄夏侯惇有幾分相像。

“好…等陸功曹處理完這些事,再去幫大哥不遲。”夏侯淵留下一句,旋即翻身上馬,迅速駛離…

被陸羽這麼一提醒,夏侯淵覺得自己忙完後,也該去軍營裡看看,慰問下那些傷員。

目送夏侯淵離去…

陸羽轉過身走到了眾將士們的中間。

“咳咳…”

他輕咳了一聲,當即朗聲道:“弟兄們,這次的戰利品曹公說了都歸咱們…”

唔…一下子,不少甲士們的眼眸移向了陸羽這邊。

當兵,所圖的不就是吃糧,不就是豐厚的獎賞,讓家人們過的更好嘛?

不等他們細想,陸羽的聲音接踵而出。“不過,我有個想法,這次的戰利品我打算把其中的七成都分發給陣亡弟兄們的家眷,除此之外,從今日起,凡是我營陣亡的弟兄…每月照例將俸祿分發給他們的家人,俸祿的份額以陣亡時的軍銜提升兩級計算!”

呼…

此言一出,所有甲士眼眸徒然睜開了。

陸公子這是…

他們一時間還冇有回過神兒來!

按理說,死掉的將士們是會獲得一筆撫卹金,可按照以往的慣例,這筆撫卹金的數額並不大,更彆說是此間戰利品的七成,便是有兩成都不錯了!

至於…戰士們陣亡以後,每月照例發給家人俸祿,這…更是讓甲士們從未想過的。

曹休第一個反應過來。“那陸公子…這俸祿要發多久呢?”

陸羽眼珠子一定,不假思索的回道:“隻要我陸羽還活著一天,這錢就一直髮下去!”

這是陸羽跟夏侯惇學的…在這點兒上陸羽學得很快!

這些…都是為他陸羽的功名而死掉的兄弟,在他看來,分發多少錢糧給他們的家眷也不過分。

當然,陸羽回答很簡單,也很樸素…

可…恰恰就是這麼一番回答,讓所有圍觀將士們眼眸中擒著淚花。

儘管七成的戰利品分發給陣亡的弟兄,看似有些不公平,但…冇有一個人有異議,因為…誰也不會想到,下一次,陣亡的會不會是自己?

作為譙沛武人,死,他們從來不怕。

可唯獨怕死後,冇有人照顧家兒老小…讓一家過上苦難的日子!

而陸羽的這一紙全新的軍令,無疑…解除了他們所有的後顧之憂,讓每一個龍驍營將士發自內心的感激,感動,悍不畏死!

也讓整個龍驍營凝成了一股繩!

“陸公子…”

不知道有誰高呼了一聲“陸公子”,緊接著,數不清的甲士齊齊的高呼。

“陸公子…”

“陸公子!”

“陸公子!”

一聲比一聲高,一聲比一聲齊!

一時間,這並不大的衙署之地竟是喊聲震天,隻是,每一個呼喊著的甲士眼眸中擒著淚花,這一刻…他們覺得當陸羽的兵,真的!值了!





濮陽大勝,如今的曹操站在東城樓上眺望向東南方。

這是斥候傳來,呂布殘兵逃往的方向,看樣子…是徐州、淮南一線!

說起來,如今徐州的大部已經在曹操的統轄之下,唯獨隻剩下下邳、廣陵兩城由劉備駐守…

除此之外,江淮一代是袁術的地盤…

這個時間,呂布往徐州、江淮方向逃?他是要去投劉備?還是投袁術呢?

曹操心頭微微有些悸動…

在他看來,不論是呂布投了袁術或者是投了劉備,曹操都有些顧慮,強強聯合呀!

呼…

輕輕的撥出一口濁氣…

曹操搖了搖頭,現在且不去煩惱這個,攻下濮陽城,標誌著兗州全境的收服,曹操的後顧之憂解除了,這是大好事兒呀,理應高興纔對。

哈哈哈…

曹操勉強的擠出一抹笑容。

卻就在這時。

“大哥…”夏侯淵匆匆趕來。“戰利品已經運送至龍驍營那邊,戰報也剛剛統計出來了。”

說著話,夏侯淵將一封戰報遞給了曹操…

曹操伸手接過,迅速的展開,一行行的去看上麵的文字。

戰報往往能說明很多問題…

總計陣亡了多少兵?每個軍團各陣亡了多少兵?各個軍團殺敵多少人?

敵軍陣亡了多少兵?多少是幷州狼騎?多少是當地征募的士卒?多少是陷陣營的甲士?

曹操是個心思細膩的人,很多敏感的數字,他第一時間均會印在心間,這極有助於未來的一場場戰事!

而戰報上的內容也的確很賞心悅目。

呂布軍共計陣亡四千七百多人…

其中幷州狼騎…

的確,是很賞心悅目的數字。

看過呂布的戰損後,曹操的眼眸下移,戰報下麵記錄的則是曹營各軍團的戰損情況。

兗州騎兵,殺敵三百二十人,陣亡四百二十人;

青州步兵,殺敵六百二十二人,陣亡一千三百七十七人;

還有曹操親自統領的兵馬,殺敵六百多人,陣亡數字卻高達五百多人…

這麼一看,雖是勝卻也是慘勝,畢竟是攻城戰…攻城的一方往往損失更多,這是常態!

這麼想想,要不是陸羽提出的將計就計之法…這仗誰勝誰敗,還未可知呢?

繼續往下看…

下麵一行是龍驍營的戰損。

等等…

看到這兒時,曹操的眼眸突然凝起,因為…他看到了一個數字,一個讓他觸目驚心的數字。

身陷埋伏,被團團包圍的龍驍營僅僅陣亡五十五人,而殺敵的數量卻是…

“這…這個數字…不可能吧?”

曹操下意識的發出一聲感慨。

頃刻間,他的眼眸徒然瞪大,他完全不相信…

這怎麼可能呢?

明明是隻是七百人的軍團,還是七百深陷埋伏的軍團…

他們是如何做到的呢?





多本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