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一百五十一章 不要憤怒,憤怒會降低你的智慧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一百五十一章 不要憤怒,憤怒會降低你的智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耐心。

無論如何,陸羽的到來增加了許多曹操的耐心,最起碼,暫時不用為糧食的問題擔憂了。

不過…難受的地方在於,耐心並不足以拿下濮陽城。

終究曹操還是有些心慌。

當晚,大帳之內,曹操獨自一人正在細細的品味著陸羽的話…不,準確的說,是陸羽引用荀彧的話——風起於青萍之末,浪成於微瀾之間。

青萍,微瀾,所謂的時機,何時纔會來呢?

曹操仰著頭,隔著大帳的門仰望星空,感慨連連。

“大哥,大哥…”就在這時,夏侯淵急沖沖的闖入大帳,忙不迭的向曹操開口道:“田氏的族人偷偷的溜出了濮陽城,就在剛剛,他們帶來了一封信,邀我們即刻出兵…他們已經控製了濮陽南城門,今夜就會為咱們打開城門。”

一句話講到最後,夏侯淵的語氣變得鄭重了許多。“這可是一鼓作氣攻下濮陽城的良機啊!”

呼…

田氏獻城?

作為曾經與濮陽緊鄰的東郡太守,曹操對濮陽田氏一族並不陌生。

田氏一族是濮陽城的首富,素來與夏侯家的幾個族弟交好,這兩年…曹操入駐兗州,田氏一族雖比不上陳留衛家對他財力上的支援,可大的、小的資助也從未斷過。

可以說,濮陽的田氏一族,曹操與夏侯家都極信得過!

“今晚攻城麼?這麼急?”曹操反問道…

“冇錯。”夏侯淵提醒道:“信使就在外麵,他說的十萬火急,他們田氏已經買通南城門的守軍,若不是今夜急攻,遲則有變哪!”

曹操眼眸一眯…

若然田氏一族獻城的訊息是真的,那這對他而言,無異於天降甘露。

不誇張的說,若是現在曹營的軍糧短缺,他必定會毫不遲疑的學著霸王項羽,破釜沉舟,背水一戰賭這一場。

可…剛剛陸羽帶過來了足量的糧食,這就讓曹操能夠冷靜下來,重新去估量,這樁事兒…值不值得去冒險!

糧草的充沛使他又變成那個睿智、冷靜、謹慎、多疑的梟雄。

“妙才,你且先去穩住田氏信使。”

“大哥…”夏侯淵還想勸。

哪知道曹操擺擺手,當即吩咐其它甲士。“速速傳戲軍師、荀軍師來大帳議事…”

“喏1”甲士領命就要去通傳…

“等等!”曹操卻是急忙喊停,他猛然想到了什麼,連忙補充一句。“把陸功曹也喊來…”

提到“陸功曹”三個字時,他格外的加重了語氣。

很明顯…這件事兒,他很想聽聽羽兒的見解,畢竟…就在幾個時辰前,羽兒還提到過那句——風起於青萍之末,浪成於微瀾之間。

田氏獻降?這算是“青萍之末”,亦或者是“微瀾之間”麼?



不過半盞茶的功夫,中軍大帳中,荀攸與戲誌才已經趕來。

一路上,甲士已經將田氏獻降的訊息告訴了他們。

方纔入帳,戲誌才就開口道:“我早就有所耳聞,這田氏一族曾屢次資助曹公,更是與夏侯家關係莫逆,呂布又是新入濮陽城,這麼短的時間內,料定不可能與田氏一族建立密切聯絡,甚至相互勾結,依我之見,田氏一族必是真心獻城!而這於明公而言,是一次天賜良機啊!”

戲誌才把心中的想法和盤托出。

一路上,他都在想這個問題,甚至做出了無數次的推演…

可無論如何推演,他也推演不出…田氏一族會背棄曹營,投靠呂布。

聞言,曹操微微點了點頭…

起初他對這事兒也有些懷疑,可越是細想越覺得,這反而是個機會,真的是個天賜良機!

畢竟,憑著田氏一族與夏侯家的關係,憑著田氏一族對曹營兩年來的支援,他們值得信賴呀!

“公達,你覺得呢?”

曹操轉頭望向荀攸。

荀攸搖搖頭。“我說不好…”

他不是說不好,他是覺得這事兒有古怪,可又不好說古怪在哪?畢竟…荀攸也與田氏的族人接觸過,雖是濮陽首富,可田氏族長為人謙恭有禮,憨厚老實,不像是首鼠兩端之徒。

隻是…如今這獻城、請降,出現的時機太敏感了。

“公達不是說不好,是拿不定主意吧?哈哈…”曹操淺笑一聲,他與荀攸的想法差不多…

既想賭這一次,又擔心中計。

“明公!”戲誌纔再度開口,語氣凝重。“戰場上的時機往往隻會出現在瞬息之間,若要把握時機,那自是少不得冒些風險…按部就班的話,隻怕這濮陽城再圍上一年、兩年…都未必可破!”

講到這兒,誌才的語氣變得凝重。“還望曹公速速做決斷,一鼓作氣攻下濮陽城!”

戲誌才與郭嘉的性格、謀略特點,均頗為類似,他們擅長捕捉戰機做出最迅捷的判斷,除此之外,他們兩個還有一個相同的愛好——嗜賭如命。

一個賭徒是不會放棄任何一個賭場上可以通殺的機會。

見曹操還是踟躕不定,戲誌纔再度開口。“明公,機不可失,時不再來呀!”

話音未落…

“冇錯,曹公…的確是機不可失,時不再來!”

一道清脆的聲音從大帳門前傳來,眾人回頭去看,姍姍來遲的卻不是陸羽,還能有誰?

唔…

聽到陸羽支援的聲音,戲誌才當即大喜。

“哈哈,看來,我與陸功曹是想到一處去了…”

這…

曹操眼眸微凝,如果陸羽也這麼說的話…那…

曹操下意識的感覺這事兒變得更靠譜了。

荀攸則是眼眸凝起,他覺得這事兒冇這麼簡單,畢竟對手是陳宮啊,要知道,在大漢,東郡才俊的名號可是能與潁川才俊媲美的,作為東郡才俊中給的翹楚…

田氏獻城,這會不會本就是陳宮佈下的一盤大棋?

想到這兒,荀攸本想開口提醒兩句,可一個聲音搶先傳出。

“雖同樣是機不可失,時不再來,可我與戲軍師的想法卻完全不同。”

啊…啊…

戲誌纔有點懵,他感覺自己被打臉了,不過打的很輕,冇有啥感覺…

“陸功曹?你這是何意?難道…你覺得田氏是在詐降?”

“冇錯!”戲誌纔剛剛發問,陸羽即刻回答…“戲軍師你想啊,此番田氏獻城的這個行為,是不是與昔日呂布聯合張邈謀取陳留郡時,我‘將計就計’大敗呂布的那次,一模一樣呢?”

此言一出…

曹操、戲誌才、荀攸均是眉頭一挑。

他們都是聰明人,無需太多的言語,哪怕隻是微微的點撥,足夠他們即刻間明悟。

那次…呂布是聯合張邈圖謀陳留郡,陸羽將計就計,讓曹純率兵提前設下埋伏,在陳留郡南城門大破呂布!

而這一次,是曹操聯合田氏一族!

若然他呂布與陳宮將計就計,不照樣也可以設下埋伏,將曹軍引入城內,關門打狗,甕中捉鱉麼?

嘶…這…

這麼一想,陳宮這次是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用的是陸羽昔日的計略…怪不得,一眼就被陸羽給識破了呢!

戲誌才眼珠子連連轉動,他微微頷首,似乎…陸羽的這個提醒,讓他明悟!

但…僅僅一瞬間,戲誌才搖了搖頭,不對,哪裡不對!

呂布才入主濮陽城多久了?哪是這麼快就能與田氏建立這般親密的關係,還讓他們能做出背棄曹營,詐降之事?這根本不合常理。

“陸功曹?你覺得…田氏一族會背棄曹公投靠呂布小兒麼?”戲誌才索性把心頭疑問全盤問出。

“會!”陸羽語氣篤定。“田氏一族之所以兩年來資助曹公,戲軍師覺得是情義嗎?”

這…不能戲誌纔回話,陸羽已經替他回答。。

“不,是利益!曹公的實力越大,地盤越穩固,他們田氏一族的生意也就能越順暢,故而…資助曹公,田氏一族是有利可圖的,可若是…呂布許給他們的利益更大呢?亂世之中,哪有永恒的朋友,有的無外乎是永恒的利益罷了!”

一番話脫口…

對於這亂世之中商人的投機行為,陸羽體會的極為透徹。

比如…劉、關、張在涿郡征兵買馬時,憑什麼…商人張世平與蘇雙屁顛屁顛的就資助镔鐵、錢糧、戰馬,助他們鍛造雙股寶劍、青龍偃月刀、丈八蛇矛?

難道是“真愛”嘛,不!不!不!這也屬於商人的投機行為。

隻有劉、關、張把黃巾軍在涿郡範圍內給驅逐了,商人張世平與蘇雙才能恢複商路,從中牟利。

而所謂的資助,其實就是變相的保護費罷了。

都是亂世,誰又比誰乾淨多少呢?

田氏一族之於曹操,其實…也就相當於張世平、蘇雙之於劉、關、張,唯一的區彆在於,一個投資成功了,一個投資失敗了。

同樣的,既然是投資,他們也可以選擇去投資呂布,若然呂布做大,那田氏一族自然也會水漲船高,甚至一躍成為兗州的首富。

這一點兒都…冇毛病!

畢竟這世道就這樣,夢裡依稀慈母淚,城頭變幻大王旗,誰是大王我投誰!

陸羽將心中所想總結成寥寥幾句,簡單的講述給曹操、荀攸、戲誌才。

核心要闡述的觀點就是…這年頭,誰都靠不住!

“曹公,你可忘了?你昔日的同窗、摯友,幫助你入駐兗州的陳留太守張邈,他都能背棄你?更何況一個小小的田氏呢?陳宮此人雖不苟言笑,可他的這張嘴厲害著呢!”

“再說,田氏獻城,早不獻晚不獻,偏偏挑在曹公軍糧即將耗儘的時刻,這是陳宮算準了,此刻的曹公心急如焚,必定會鋌而走險!他這是吃定曹公了。”

呼…

曹操撥出口氣。

不得不說,陸羽成功說了他!

其實不光是曹操,此刻的戲誌才、荀攸也十分信服…

果然,陸羽在揣摩人心這一項上,厲害呀!

按照這個思路去想,陳宮謀劃出此詐降的戲碼,呂布聯合田氏,這就是…就是想要曹操的命啊!

想明白這一層,曹操眉頭一凝,儼然胸腔中多了幾分怒火與恨意!

他現在最厭惡的就是信任之人的背叛!

呼…

重重的一聲喘氣,曹操的胸口跌宕起伏,過了幾息的時間,他方纔開口道:“如果是這樣,那這田氏族人就該死!整個田氏都該死!”

曹操的眼眸中閃過一抹冷冽,

“曹公…淡定,淡定!”陸羽寬慰道:“千萬不要憤怒,憤怒會降低智慧,也冇必要去怨恨敵人,怨恨也會讓曹公失去判斷力,與其去憤怒,去怨恨,倒不如拿他來為曹公所用!”

這一句話…是陸羽脫口而出,好像是某部電視劇裡的台詞,看得太多了,張口就來!

不過…倒是頗合時宜。

聞言…

曹操的眼眸一下子凝起,而陸羽的這番話依舊在他的耳畔中不斷的迴盪、盤旋!

緊接著,他想的更多,更遠…從濮陽城陳宮這“將計就計”,聯想到了陳留郡下羽兒的“將計就計”,又想到了攻取彭城時的上兵伐謀、攻敵攻心。

一下子,曹操好似豁然明朗。

“哈哈…哈哈哈哈…”

曹操整個人大笑出聲,手舞足蹈,高興的像是個孩子。

這下…

戲誌才、荀攸一時間還冇反應過來。

這就不是攻破濮陽城了,不過是…識破敵人的奸計,似乎…也冇必要這樣大笑吧?

唯獨陸羽,他的嘴角也微微的勾起淡淡的笑出聲來,他琢磨著,老曹不愧是聰明人哪,多半是悟了!

的確,曹操悟了,徹底的明悟了。

陸羽那看似漫不經心的話中,不正藏著破敵之計嘛?

——與其去憤怒,去怨恨,倒不如拿它來為我所用!哈哈…哈哈哈哈…

曹操的笑聲越來越大,越來越是聲震瓦礫…

戲誌才實在忍不住了,急忙問道:“曹公何故如此大笑…”

“哈哈哈…”曹操一揚手,先是看了陸羽一眼,繼而朗聲道:“我笑那呂布愚蠢之至,陳宮自作聰明,我笑今夜的濮陽城,即將異主!”

啊…

戲誌才還有點兒懵?

陸羽不是都說了,這是敵人的詐降!

若是詐降,如何能反攻下這濮陽城…呢…呢…等等…

戲誌才猛地也想到了什麼…

對呀,將敵人的計略為我所用,陳宮將計就計,咱們這邊何不也將計就計呢?

田氏是詐降,那正好…可以將計就計!

照例派遣一隊人馬去南城門,主動陷入呂布的包圍圈,誘出伏兵以此拖延呂布大軍!

與此同時,調集主力兵馬從東、西、北三處城門處同時攻城,曹操兵力占有絕對的優勢,且呂布的埋伏均在南城門,其餘城門守備必定空虛,最多一個時辰,足夠曹軍破城!

那時候…從東、西、北三處城門殺入,一舉剿滅呂布…這不正是將計就計嘛!

當然了,如果說是甕中捉鱉也可以,隻不過,這個小烏龜就從曹軍…變成了他呂布與幷州狼騎!

妙…妙啊!

戲誌才為自己能想到這一計而興奮不已,可…這個興奮很顯然冇有持續太多時間。

因為,此刻的大帳內不光曹操在笑,荀攸、陸羽也均在笑,此間一方空間…就好似是彌散在笑容的海洋。

而戲誌才發現,他好像纔是最後明悟的那個!

哎呀…年齡不大,反應怎麼如此遲鈍呢?

就在這時…

似乎是因為曹操那魔性的笑聲太大、穿透力太強,都驚到隔壁的夏侯淵了…他一臉懵逼。

與他正在攀談的田氏族人也是一臉懵逼。

夏侯淵尷尬的笑了笑,跑到曹操的大帳處。

“大哥…何故如此大笑啊?”

啊…

夏侯淵冷不丁的一道聲音讓曹操一愣,他這才注意到,似乎太高興了,笑的聲音太大了,倒是渾然把田氏那信使給忘記了!

不過…曹操反應的很快。

“妙才,我是真的高興啊,速速帶我去見這田氏族人,有田氏相助…今夜必能大破濮陽!”

“如此幸事之下,如何不笑呢?哈哈哈,哈哈哈哈…”

魔性的笑聲再度響起,曹操…還刻意的提高了笑的聲貝,如果可以…

他願意將這笑聲讓濮陽城內的呂布、陳宮都聽到。

他曹操今兒個是真高興啊!

隻不過…這笑容中的含義嘛。

或許…

田氏信使能琢磨到第一層;

呂布能琢磨到第二層;

陳宮能琢磨到第三層;

哈哈哈哈…他曹操卻早已琢磨到第五層了,再往上,就是羽兒所在的‘九霄雲層’!





多本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