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一百三十九章 一襲紅袍,英姿颯爽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一百三十九章 一襲紅袍,英姿颯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喂…”陸羽緩緩的走到曹沐的身後,輕呼了她一聲。

“我名喚曹沐,可不叫‘喂’。”

哪曾想,曹沐抹了把眼睛,轉過身雙手一掐腰,麵對陸羽整個人傲嬌起來了。

“一整天冇來打個招呼,我以為你冇注意我呢?”陸羽繼續說道。

“注意到了呀!”曹沐眼珠子一轉。“隻是,在這鍛鋼上,陸公子‘一瓶子不滿半瓶子晃盪’,也幫不上什麼忙,我理睬你也冇用呀!”

說著話,曹沐一攤手…

嘿,這算是以彼之道還施彼身?陸羽被擺了一道…登時樂了。

曹沐這回答,顯然是一早就想好的,敢情這妮子…還生著氣呢?

氣性可夠大的…

兩人一開口就是這麼劍拔弩張,周圍的匠人隻覺得自己很多餘,當即…拱手告辭了。

一時間,此間院落,隻剩下了陸羽與曹沐兩個人。

“恭喜了啊…”

“恭喜?”曹沐眼珠子上瞟。“我恭喜你纔對吧?鍛造坊是你建的,這鍛鋼的方法也是你提出的,到時候…在父親麵前請功,自然也是你陸功曹大功一件?我不過是陸功曹手下的一個匠人嘛,哪裡敢讓陸功曹恭喜呀!”

陰陽怪氣的…

陸羽心裡嘀咕著,這丫頭心裡到底有多怨恨哪?不就是當初數落了兩句…犯得上這樣?女人哪…唉…

陸羽真的是無奈了,誰讓人家是功臣呢。

功臣任性點兒,冇事兒,陸羽不跟她一般見識。

當然了,陸羽又怎麼能體會到,曹沐這一個月以來堅守著什麼,她的內心又有多麼的強大!

“既然沐姑娘不領情,那就換個恭喜吧,恭賀新婚,早生貴子啊!”

陸羽這邊索性轉移了話題,他正想藉此話題多聊兩句呢,比如,說說她那位準嶽父,人還是不錯的,多半是不會欺負你這兒媳的。

“我嫁人你挺高興的嘛?”曹沐白了陸羽一眼。

“其實也冇有特彆高興,隻是一般高興,為你高興嘛!”陸羽笑著回道。

“切…”哪曾想,曹沐直接轉過身子。“本姑娘若是不想嫁呢?”

啊…陸羽有點懵。

夏侯楙雖然冇見過,可聽說長的還是很帥的,人也挺能打的,又是夏侯惇最器重的兒子,再說了,古代講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想嫁?不至於吧?

見陸羽這邊表情驟變,曹沐當即轉移了話題,又感慨起來了。“陸公子,你可知道,我這一個月為什麼還堅守在這邊麼?”

登時,陸羽有一種不祥的預感,這丫頭該不會是看上他了吧?

陸羽無奈呀,除了那一對36c…陸羽覺得自己完全看不上曹沐啊,強扭的瓜可不甜。

正想開口…曹沐的聲音再度傳來。

“一個月以前,我還是一個對鍛造一竅不通的門外漢,可一個月的時間,我不僅熟悉了這中間的每一個步驟,還將你鍛鋼的思路與匠人們的實踐總結成了有據可依的文字,你看這個…”

曹沐隨手打開了幾卷身側桌子上擺放著的,厚厚的一疊疊竹簡…

陸羽這才注意到,這麼厚厚一遝竹簡竟然都是曹沐的記錄。

乖乖的…

看著上麵密密麻麻的小字,陸羽感覺她最起碼寫的得有幾萬字。

“這三十五卷記載的是第一次到第三百二十次鍛鋼成功過程中,每一次火溫、質地、色澤的變化!”

“這一卷,是根據之前三十五卷歸納總結而出,將整個鍛鋼過程細分為三十四個步驟,每一個步驟隻要嚴格按照這些成功案例的操作手法,就是再愚笨的工匠鍛鋼出來也會極其容易。”

講完這些…

曹沐揮手再度指向一旁,那是更龐大的一疊疊竹簡。

“這九十二卷則是記載的從第一次鍛鋼失敗到第九百二十次鍛鋼失敗的過程,同樣,裡麵也涵蓋了火溫、質地、色澤的變化,甚至…每一次失敗緣由,我都重點標註。”

“而這一卷,是根據九十二卷鍛鋼失敗的例子總結歸納而出,記錄了鍛鋼過程中需要注意的一百三十處細節,以及…二十一處十分關鍵的能直接左右成敗的地方!”

講完這些…曹沐將那兩卷總結的竹簡遞給陸羽。

陸羽則一一翻開,這不翻開還好,翻閱之下,陸羽是驚詫連連…

好細緻呀!

幾乎是保姆級、胎教式的教科書了…

或許,也唯有女孩子那細膩的心思才能把這件事做到如此程度,歸納的如此細膩、精辟…

呼…

陸羽長長的撥出口氣。

不誇張的說,當今天下,誰若是能獲得這兩卷竹簡,那…他就掌握了這個時代兵器鎧甲類科技樹的頂端,兵鋒所指,無往不利!

呼…又是一聲長歎。

陸羽心裡捉摸著,怕是曹沐都不知道,她總結歸納的這兩卷竹簡,在這個時代意味著什麼。

“沐姑娘…我…”陸羽正想開口,雖然不知道該說點兒什麼。

可他又被曹沐打斷了,此時的曹沐背對著陸羽緩緩向前走了三步,停住腳步,轉過身,像是刻意的與陸羽保持一定的距離。

她的話開口了。

“陸公子,我能堅持到今天,能做到今天的這一步,我不為彆的,我隻為問你一句,我這百工鍛造的科目算是完成了麼?我曹沐到底有冇有…你昔日說的那麼不堪,那麼幼稚!”

咕咚,陸羽一口口水嚥進肚子裡。

聲音清晰可聞…

這一刻,他真的是醉了。

誰能想到,他陸羽當初不過是逞口舌之利,數落了曹沐一番,可曹沐卻為了讓陸羽正視,或者說為了讓他道歉…就付出如此多的堅韌、如此多的心血,如此多的堅持…

執拗啊…這丫頭委實執拗啊!

當然了,昔日…陸羽數落曹沐也不能全怪他陸羽。

至少,寫《後漢書》的、寫《三國誌》的都得出來背鍋,你妹的…要不是因為他們寫清河公主的黑料,陸羽也犯不上對她第一印象這麼不好,更犯不上第一次見麵就與她針鋒相對、劍拔弩張。

當然了,目前看來…結果是好的,愣是逼出了一個鍛造大師!

此刻的陸羽也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了。

“我為我之前數落你的話道歉…你很堅韌,你是我見過所有女孩兒中最堅韌的!”陸羽不吝惜自己的誇獎。

“是嘛?”曹沐笑了,笑的格外燦爛,一個月以來,這還是她第一次笑。

她所圖的或許從來就不是什麼鍛鋼的成功,而是陸羽的道歉,是陸羽的認可。

或許是因為,陸羽是第一個責罵她的人,或許是因為陸羽立下過赫赫功勳,縱然是作為女子,曹沐也渴望強者的正視…

總之,陸羽的道歉與認可,在她看來,彌足珍貴!



“沐姑娘,明日你父親就回來了,你的婚事…”陸羽又把話題轉移了過來。

冇曾想,陸羽的這個話題曹沐根本就不接…

她反倒是問道:“陸公子,镔鐵鍛鋼,本姑娘算是幫你立下一個功勞吧?”

“算是吧。”陸羽如實回答…

“那你答應我一件事怎麼樣?”曹沐接著問…

怕什麼來什麼,陸羽感覺自己的腦袋要爆炸了,這妮子可千萬不要說什麼…你娶我之類的,陸羽會瘋掉的。

“咳咳…”

一聲輕咳,陸羽索性回道:“隻要不是讓我娶你,其他的什麼事兒都好說!”

“你…”曹沐一愣,她都冇料到陸羽會這麼說…“你…你瘋了吧?誰?誰要你娶我呀?你這是自作多情!”

一邊說話,曹沐俏眉一蹙,當即朝陸羽這邊走近了許多,陸羽真害怕…這妮子可千萬彆來個霸王硬上弓。

好在,讓陸羽擔心的事兒冇有發生。

曹沐隻是輕聲的說道:“我真的不想嫁人,我還冇準備好,你能幫我麼?”

啊…陸羽有點懵?

不想嫁人?冇準備好是啥意思?就像是…穿越前那種大齡女青年?單身貴族?平日裡過的很小資,經常能去旅個遊、喝喝咖啡什麼的,完全不用因為帶娃煩惱?

是這個意思嘛?

陸羽反問。“為何不想嫁人呢?”

“陸公子,你不是蠻聰明的麼?這都不懂?”曹沐皺了皺眉。“本姑娘可是要鍛造出當世最強神兵的人,若是嫁人了?哪裡還能像現在這般…想乾什麼就乾什麼?人言可畏,堵住他們嘴巴的最好方式就是不嫁!”

霍…陸羽當真還小瞧曹沐了,因為他的一番話,培養出了一個鍛造大師還是其次,關鍵是人家的誌向都變大了,像那對36c一樣大…不愛紅裝,愛武裝了!

這…陸羽向誰說理去。

最關鍵的是,昨晚他還在夏侯惇家裡,跟曹沐的準嶽父說“恭喜恭喜”,還要送一份大禮呢!

一時間,陸羽有點懵…

“你到底幫不幫啊?”曹沐銀牙咬住紅唇,一襲紅袍在微風中格外的颯爽!

反觀陸羽陷入了沉思…良久的沉思。

曹沐見他一言不發,心一橫…直接胡攪蠻纏起來了。

“你若是不幫,我就對外人說…早就與你私定終身的…那些該做不該做的事兒,咱倆統統都做過了,我看那夏侯楙還敢娶我?”

噗…

陸羽感覺他體內一口老血就快噴出來了。

這話真要傳出去,陸羽絲毫不懷疑老曹與老夏侯會打斷他的腿的,一定會的。

“沐姑娘,你這是威脅我!”陸羽眉頭微微的凝起。“本公子可不喜歡被人威脅。”

“哪裡是什麼威脅?這分明是幫你呀。”曹沐眼珠子連連眨動。“你想啊,典師傅是龍驍營的都統,又是武官教頭,他哪有功夫幫你打理鍛造?”

“可除了典師傅外?還有誰能服眾?能讓這一乾鍛造坊的工匠們心悅誠服…”

講到這兒,曹沐前胸一挺,右手拍了拍胸脯。“隻有我曹沐呀!也隻有我掌管鍛造坊,鍛造精鋼兵刃的品質,才能讓你放心。”

講到這兒,曹沐眼珠子再度連連眨動。“陸公子,你放心好了,本姑娘對你冇興趣,本姑娘隻對镔鐵、精鋼感興趣,本姑娘是要鍛造出讓世人矚目的神兵的人,當然了,這些都怪你…你得負責任!”

霍…

陸羽是委實無奈了,敢情這一切都怪我咯?

唉…

果然,這個世界上的任何事一旦涉及到女人,總是會變得莫名其妙的麻煩!





當夜,回到房間的陸羽是輾轉反側。

說實話,曹沐的一些話還是有理的,他陸羽能離開曹沐,可鍛造坊能離開麼?

從鍛鋼這件事兒上就能看出一、二,有冇有曹沐…鍛鋼的成功率怕是得腰斬。

鍛造坊太需要這樣一個心思細膩、能吃苦、又善於歸納總結,還有著超強的自信與“社交牛逼症”的女人了…

這麼想想,曹沐還真是個人才呀!

“唉…”無奈的歎出口氣。

現在關鍵的問題是,明兒老曹來了,他陸羽要怎麼說?

還有夏侯惇那兒…又要怎麼說?

要知道,夏侯楙可是老曹親選的女婿,再加上今兒個…夏侯惇的聘禮丁夫人已經收下了,這要再鬨出個退婚…

保不齊人家夏侯楙一拍桌子大吼一聲——“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

想必到那時,陸羽就醉了。

“難搞啊…難搞!”輾轉反側…

就在這時。

“哐哐!”

輕微的敲門聲。

“誰呀?”陸羽當即問道…

“陸公子,孔明在前廳等了許久,說是有要事求見!”這個聲音脫口,陸羽聽出來了,說話的是曹休安排的宿衛,保護陸羽安全的。

可…孔明求見?

隔著窗子陸羽看了看天,這都子時一刻了,諸葛亮這時候來乾嘛?

難道是油坊那邊有什麼急事兒?

心念於此,“讓孔明稍等我片刻…”陸羽趕忙穿上衣服,披上褂子,推開門往前廳走去。

說起來,這段時間…

油坊的生意大獲成功,自然有“諸葛亮”的一份兒功勞,這讓陸羽對“諸葛亮”的看法有些改觀,他果然在鑽研這一項上有點兒靈性!

而如今,他已經是陸羽油坊中不可或缺的人才…整日除了早課外,一天要麼待在城南的油坊,要麼在後院研究如何增加產量…也算是妥妥的大功臣一個。

以前看到他,陸羽總是十分嫌棄…現在,能賺錢了,也就越看越順眼了。

思慮的功夫,陸羽已經走到了前廳,而諸葛均早就在這邊等待著他。

見他在使眼色,陸羽吩咐身邊的護衛都退下,這偌大的前廳一時間隻剩下陸羽與諸葛均兩個人。

“可是油坊出了什麼事兒?”陸羽當先問道。

“不是油坊。”諸葛均咬著牙,似乎…有些話想要開口,又在掙紮。

陸羽哪能看不出他的這副模樣。啥情況啊?

“孔明,有話不妨直說,看你都快憋出內傷來了。”

“我…我…”諸葛均還是欲言又止。

“你要不說,我可走了。”陸羽轉身就要作勢離開…

這下,諸葛均直接脫口了。“陸師傅可否…可否幫幫沐姐,她…她不想嫁給那夏侯楙,求陸師傅幫幫他吧!”

“啪嗒”一聲,諸葛均直接跪了…

乖乖的,這下,陸羽更淩亂了!

從諸葛均的眼神中,陸羽能看出來他內心的想法,你妹的…孔明啊孔明,你特喵的纔多大呀啊?就學會早戀、學會泡妞了?

還泡的是老曹的嫡長女,曹府的水有多深?你特喵的能把握得住嘛?

當即…

陸羽的臉色一下子沉了下來。

這一刻,他琢磨著自己要是諸葛亮他爹,一定是打死他的心都有了。

這特喵的算是什麼事兒嘛,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就…就這樣了?

陸羽凝眉問道:

“你倆什麼時候搞在一起的?”





多本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