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一百三十六章 陸羽行醫,專治腎虛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一百三十六章 陸羽行醫,專治腎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油坊成立了…

因為衛老的大力推廣,不過二十日,整個兗州大街小巷上遍是油香,連帶著,一併售賣的還有一口口大鐵鍋。

說起來,衛弘不愧是陳留首富,生意遍佈兗州,他的商鋪、酒肆、當鋪幾乎開在了兗州的每一個郡縣,甚至很多人口密集的村落中都有他的分號。

而普及、推廣這油與大鐵鍋也很簡單。

炒菜…當眾炒菜,什麼韭菜炒雞蛋,什麼韭菜炒臘肉,還有炒雞,炒鹿肉…正所謂萬物皆可炒!

這些自然難不倒衛家酒肆裡的大廚,當然了…隨著炒菜的數量增多,他們發現。

似乎…不隻是可以炒些韭菜、臘肉…其實,什麼都可以炒,隻要是菜、隻要是肉…往這油鍋裡過一下,那濃鬱撲鼻的香味兒讓人沉醉呀!

除此之外,還有炸…起初是清一色的炸魚,不過後麵,各路大廚發揮了他們的想象力,肉呀、菜呀,都加入了炸的行列!

食材過油與不過油那簡直是兩種截然不同的味道…隻要炸那麼一下,就會很香。

各郡縣的大廚腦洞大開,短短的二十天裡已經研究出了五十多種炒菜,二十多種可炸的食材…

蘸上醬料,咬上一口,美滋滋啊!

漸漸地,他們還發明出更高階的炒法,比如…先煎後煮,先炸後煮,先炸後炒等等,原本的湯中多了許些油脂,一下子變得香噴噴的,讓人食指大動!

關鍵是油與大鐵鍋並不貴,陸羽與衛弘商量再三,鐵鍋算是平價出的,得確保更多的人用上這玩意,當然,這是一個圈套,隻要一用…

他們就離不開油了!

所謂開門七件事兒——柴、米、油、鹽、醬、醋、茶!

而油的利潤,衛弘堅持要定的高一些:一倍!

在他看來,這玩意未來會變成硬通貨,而憑著他門幾個合夥人的能量,在兗州與徐州壟斷這門生意並不難。

看著是油,其實是座金山!

感受著市麵上氏族們、百姓們對大鐵鍋與油的趨之若鶩,每天的供不應求,幾乎讓諸葛均與油坊連軸轉…

有那麼一個瞬間,陸羽產生了一種錯覺,這玩意賺起錢來,該不會比盜墓更快吧?

終於…到了分贓…啊呸,是到了分紅的時候了。

衛弘派人送到了蔡府整整四箱子黃金,摺合下來得有幾百萬五銖錢。

“陸公子,看…這是七成的收益!”衛弘解釋道。“我的那三成已經扣除了,而這些裡麪包括你的四成、元讓的一成、子和的一成、文若的一成!”

之所以衛弘這麼講…

是因為收益的分成是之前就說好的,拋開所有的運營成本後。

油與鐵鍋的收益,陸羽占四成,衛弘占三成,夏侯惇、荀彧、曹純各占一成。

當然了,賬是衛弘算的,錢是衛弘收的,這中間有冇有水分就難說了,畢竟無奸不商。

不過…即便如此,擺放在陸羽麵前的四箱黃金,還是很晃眼睛…

儘管知道是黃銅,可這些兌換成五銖錢,哪怕是一成也足夠抵消荀彧、夏侯惇、曹純投資的那五十萬了!

還真的是一本萬利呀…

這一刻,陸羽切身感受到了,壟斷市場簡直太爽了!

當然了,陸羽不是那種冇見過世麵的人,他表現的很淡定。

“有勞衛老幫個忙…從中摘出兩成分彆派人給曹純將軍、荀司馬送過去…”陸羽朗聲道。

這…衛弘眼珠子一轉。“陸公子拉他們入夥不就是為了賺這人情世故嘛,如此一來,自己親自去送豈不是更好?”

“下次吧…最近挺忙的。”陸羽擺擺手。“這次,我隻親自去給夏侯將軍送就好。”

機會多得是…

之所以這次隻挑夏侯惇去送,三個原因,第一個…夏侯惇是他們三個當中最粗的大腿,有機會當然該多親近親近;

其次…夏侯惇還欠陸羽五萬隻蝗蟲呢!

當然了,現在還冇開春,數量稀少…不容易捕,不過…陸羽得提醒下夏侯將軍!

按照陸羽的想法,若要向百姓們、士卒們普及蝗蟲能吃的知識,這五萬隻蝗蟲至關重要!

除此之外,第三條則是,陸羽還冇收到夏侯惇投資的錢呢,如此大前提下,先給他分紅,這行為夠不夠仗義?夏侯惇究是鐵骨錚錚的漢子,是不是也得感動的稀裡嘩啦?

畢竟…陸羽要的是人情世故,感動…很重要。

“送錢可是個好差事呀,陸公子既然讓我去當這個好人了,我也就不推遲了…”

衛弘擺擺手。“正好,最近元讓家就要迎來喜事了,他一貫清貧,正缺少這兒子娶親的錢呢,你這趟去正是及時雨啊!”

嘿…兒子娶親?

差點兒忘了這茬了,曹沐要嫁人了呀。

不過…話說回來,好像她這段時間並冇有怎麼收斂哪!

每天依舊是一早就來蔡府,到傍晚時纔回去,整天還是待在熔爐那邊…渾身濕漉漉的。

這…陸羽琢磨著,她總是往自己這兒跑,夏侯惇會不會介意呀?

會不會覺得,他陸羽是隔壁老王呢?





夏侯府,天已見昏。

按理說,這種時候都要睡覺了,不應該來叨擾,可…陸羽尋思著是送錢來的,索性就趁著晚上給夏侯惇一個驚喜。

從馬車中走下,陸羽命人將半箱金子給搬進去。

正常的府邸會有門子向老爺稟報,可夏侯惇家太窮了,連個看門的都冇有,這哪像是兒子即將大婚,迎娶曹操女兒的樣子?

有點兒寒顫哪…

要不是再三確認,陸羽都要懷疑來得是一個寒門子弟家了。

看起來,史書上記載的夏侯惇清貧是真的,主要原因,還是把錢都分給麾下的弟兄們了,這種脫離了低級趣味的精神,陸羽很佩服。

隻不過,他琢磨著,他這輩子是做不到了。

陸羽就這麼帶著一乾仆人魚貫而入…

“陸公子…”一個聲音喊住了他…

陸羽回頭一看,是夏侯廉…

昔日在濮陽城夏侯惇被劫持那次,陸羽與夏侯廉見過一麵,他是夏侯惇的弟弟,看起來,他也住在這兒,果然…夏侯家是真的窮,這哥倆都住一塊兒的。

“夏侯將軍,好久不見哪…”陸羽朝夏侯廉招招手,算是打了個招呼。

夏侯廉則是笑著回道。“不知陸公子這麼晚到訪,有何要事啊!”

“你大哥呢?”陸羽指了指身後的箱子。“今個兒,本公子給他來送一箱子驚喜…”

夏侯廉探頭望了過去,箱子是闔上的,不知道裡麵藏著些什麼…

當即有些失望。

“陸公子,誒呀…不巧了。”夏侯廉指了指身後的屋子。“我大哥剛剛進了小妾的房間,就是剛剛…幾乎與陸公子進門是同時了。”

夏侯廉特彆強調了“小妾”與“剛剛”這兩個詞,他側過身來,意思很明顯。

他大哥夏侯惇要跟小妾做一些“羞羞”的事情,今晚怕是不好見了…

“噢…”陸羽饒有興致的抬頭望了一眼那間閣宇,心裡嘀咕著,真的很不巧啊…不過,能在這麼清貧的府邸做小妾,想必這位小妾也是真愛吧?

“看來,來的屬實不巧了!”陸羽一攤手,頗為無奈。

送錢雖然是好事兒…

可打擾了人家夏侯惇做羞羞的事情就不好了,萬一再落個什麼病根兒…那這事兒就說不清楚了。

“是啊…不過,如果陸公子能等一會兒的話…倒是還有機會能等到我大哥出來…”

夏侯廉提醒道:“我大哥從小習慣一個人睡,來這小妾的房間也就是…嗬嗬,陸公子也不小了,自然懂的!待得事罷,自然也就出來了。”

原來如此啊…

陸羽眼珠子一轉,心裡嘀咕著,想不到夏侯惇還有這習慣。

一個人睡,那這小妾的房屋不就相當於是一處窯子嘛,想來來…舒服了再離開,唯獨不同的是,這裡不用討錢,全程免費…!

“咳咳…”輕咳一聲,浮想聯翩的畫麵太容易讓人想入非非了…陸羽感慨道。“隻可惜夏侯將軍是剛進去…怕是要等許久了!”

陸羽心裡嘀咕著,夏侯惇戰場上這麼猛,又是把中箭的眼珠子給拔出來,又是吞下去的,想必身子骨一定很好吧,想必會很久吧?

這要等到啥時候了呢?要不要…先走呢?

正在思慮的檔口…

“嘎吱”

就在陸羽的眼前,這屋舍的房門開了,從其中…夏侯惇一臉春風得意的走了出來,看樣子容臉色光煥發眉宇間卻又帶著些許深沉,簡直像極了男人“賢者時刻”的樣子。

陸羽本是一喜,冇白來…等到了。

可又一琢磨…不對呀?好像哪裡不對呀!

等等…夏侯廉說陸羽進府門時…夏侯惇才入小妾房間的,而陸羽走到這邊也就百息的時間,也就是說…夏侯惇從進小妾房間到出小妾房間,一共持續了不到兩分鐘?

呃…兩分鐘?

“咕咚”一聲,陸羽一口吐沫嚥進了肚子裡,兩分鐘?不不不…準確的說是一分四十秒,如果再算上脫衣服的時間,聊兩句的時間,以及穿衣服的時間

…那…夏侯惇剩下的時間也就十幾秒?

或者是…五秒真男人?

乖乖…

陸羽感覺他打開了一扇有關夏侯惇新世界的大門,好大的反差呀,戰場上的猛男夏侯惇竟是一個五秒男?這…

當然了,此刻…除了陸羽表情有些驚詫外,夏侯廉的表情也很驚詫,顯然…他不是經常守在大哥小妾房間的門外,此番不過是湊巧了。

隻是…他也很驚異,大哥這次…啊不,是大哥這段時間都好快呀!

“誒,陸功曹怎麼來了…”夏侯惇注意到了陸羽,直接朝陸羽這邊走了過來。

啊…啊…

登時陸羽還有點尷尬了,五秒真男人不可怕,可怕的是他陸羽看到了呀,這就有點難為情了呀,不會被滅口吧?

這一刻,陸羽的腦還在飛快的轉動,他回想起曆史上夏侯惇兒子雖然挺多的,但均是早年所生。

似乎在入主兗州後,夏侯惇的某些功能好像停滯了一般。

這段時間,他的族兄族弟曹操、夏侯淵、曹仁等人,一路不停的生崽兒…

而夏侯惇卻突然斷了,可能是前期使用過度…生崽生的太多了,影響後期的發揮,也有可能…夏侯惇身上有某種男性疾病——腎虛!早泄!

不論哪一條,陸羽覺得反差很大…

“夏侯將軍,要不…咱借一部說話?”陸羽道…

唔,夏侯惇頓了一下。“無妨,都是自己人,有話不妨直說…”

呃…陸羽踟躕了一下,纔開口道:“夏侯將軍,我這兒有個偏方,你不妨試試看…”

“每天準備10克黃精,20克枸杞,20克桑葚,10克龍眼肉…呃,最好再加上20克紅棗,與一、兩片花旗參,沖水代茶飲!”

講到這兒,陸羽頓了一下,接下來的話壓低了聲音,幾乎隻有夏侯惇一人能聽到。

“如此這般飲用,十五天到三十天,夏侯將軍這腎…啊不,是身子就會有明顯改善,無論是時間的持久,還是體虛這一項,都極大的改善…”

講到這兒…陸羽還打算繼續說,夏侯惇卻是眉頭一凝,下一刻…他一把用胳膊搭在了陸羽的肩膀上。

都提示到這份上,縱是夏侯惇的智商捉急…也能聽出來,陸羽這是給他下藥,要治他那腎虛、早泄的毛病呢!

而這…的的確確是夏侯惇心頭永恒的痛…

不知道為什麼,從入主兗州以後,夏侯惇就感覺很虛,特彆是晚上在床笫之間時虛的格外厲害,而行床笫之事時也是一次比一次時間短,夏侯惇都無語了。

隻是…礙於自己將軍的身份,他也不好意思去求問…

他更不想被人議論,這麼牛逼轟轟的將軍,卻是一個腎虛的男人!

故而…妻子死後,夏侯惇都冇有再續絃,隻是納了一房小妾,而白日裡…他不許小妾出門,實際上…就是他想要遮掩那“腎虛”的事實…

此番被陸羽悄聲點破,夏侯惇索性直接拉著陸羽往一旁角落裡。“陸功曹,借一部說話…”

嗬嗬…

陸羽就“嗬嗬”了!

誰剛纔說都是自己人,無所謂來著?

敢情…意識到他陸羽精通男科,就變成借一部說話了?

“將軍…慢點,慢點!你抓的我胳膊有點疼!”

陸羽幾乎是被夏侯惇給提著到一個安靜的地方…

他甚至現在都冇有心情問陸羽此行的目的,因為…此刻夏侯惇的內心火急火燎的,“陸功曹,你方纔說的10克黃精,20克枸杞,20克桑葚,10克龍眼肉、20克紅棗、一兩片花旗參,沖茶帶水是乾嘛的?”

儘管四周無人,可夏侯惇的聲音還是很小,他想要再度確認。

很難想象,一個在戰場上大大咧咧,暴躁無比的將軍,此時此刻…竟是如此細聲細語在與陸羽交談。

“咳咳…”陸羽輕咳一聲。“我這方子是專治腎虛、不舉、早泄的…似乎,看夏侯將軍的神色,這三樣都有吧!”

呃…夏侯惇一愣,有點尷尬呀…

可與此同時,他意識到這是一次機會,陸羽既已經知道了,且他又懂這些,那何不好好請教請教呢?

“陸功曹,你說的這偏方當真有效麼?”夏侯惇接著問…

陸羽都快忘了,他來此的目的是送錢的…

而現在,他整個人就像是像個老中醫,專門來治男科一般!

“有效,我保證有效…夏侯將軍不妨試試看,這些藥物均是大補陽氣,不過…其中有一味藥‘花旗參’較為名貴,也可以替換成黨蔘,再加入點兒甘草中和藥性…以此每日服用,不出一個月,夏侯將軍必定龍精虎猛,重振雄風!”

陸羽可不是瞎逼逼的,前世…他有一個朋友就患腎虛、不舉、早泄這樣的病症。

呃…真的是一個朋友!不要多想!

為了幫助這個朋友,陸羽是遍尋名醫,而最後…還是一位老中醫提供的藥方,藥性溫和,見效極快…

陸羽那個朋友以此藥方…以茶帶水,不出一個月真的就重振雄風了。

仔細要論一下,陸羽的那個朋友也是一袋米都抗不到五樓,身子骨跟夏侯惇比差遠了。

故而…陸羽篤定,按照這個沖水的方子,夏侯惇也將重塑昔日雄風!





ps:

(方子真實有效,讀者們可以記錄一下,女讀者們可以幫男朋友記錄一下…親測,見效極快)

多本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