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一百三十章 韭菜炒臘肉,是時候表演真正的技術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一百三十章 韭菜炒臘肉,是時候表演真正的技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兗州,陳留郡,蔡府後院。

“哐,哐,哐…”

不斷的有打鐵聲傳來,自打第一塊兒鋼被典韋成功鍛造出來後,這裡熔爐又添了三個,原本僅占一個院落的鍛造基地,增設為三個院落。

這都是陸羽吩咐的,他對鍛鋼的支援可謂是不遺餘力…

除此之外,鍛鋼實驗基地又調配來不少新的匠人,均是龍驍營內最傑出的鐵匠…

整個後院已經從原本的五、六個匠人,增設到二十、三十個匠人。

因為鍛鋼的技藝還並不成熟,成功率大概隻有百分之三十左右,故而,陸羽還冇在龍驍營內的鍛造坊開始大規模鍊鋼。

這也是為了儘可能的不要浪費那些上好的镔鐵。

據荀彧所言,曹營這邊的镔鐵儲備已經見底了。

照理說,這鍛鋼理應是一群糙老爺們的事兒,可偏偏這後院,幾乎每天天一亮就會有一個落落大方、自信俏麗的女孩兒趕來這邊…直到日暮降臨時纔會離去。

因為四個熔爐的緣故,後院的溫度極其炙熱。

身處其中,每一天這位姑孃的衣服幾乎全部被汗水浸透,而此間的塵灰也將她那白皙的麵頰…染得灰濛濛的,宛若一個鄉下丫頭。

此間的所有匠人都知道,她乃是曹公的長女,蔡琰姑孃的女弟子——曹沐!

因為陸羽的緣故…她是鐵了心要學鍛造。

陸羽哪裡能攔得住這位曹府的大小姐,索性就讓她去後院跟這些匠人們學…

讓陸羽意外的是,這丫頭還挺有手段的,愣是拜師典韋,讓典韋親自教她。

不過,憑著她那細胳膊細腿,彆說是鍛鋼了,就連個鐵塊都搬不動。

原本以為…這丫頭興奮勁兒過了,就知難而退了。

可冇曾想,她像是吃了秤砣鐵了心,不搞懂這“百工·鍛造”科目是決不罷休。

“典師傅?這次的火焰溫度控製在藍白色是麼?”

曹沐一邊觀察著熔爐內的鐵,一邊詢問典韋…

“對,是藍白色,風箱正在增加溫度,要讓他變成純白色。”典韋耐心的解答道。

說起來,這位一貫大大咧咧的古之惡來,麵對曹沐時竟罕見的很耐心,至於緣由,曹沐每天來這邊時,總能從曹府偷一些上好的狗肉。

而典韋最喜歡吃的就是狗肉了…

一來二去,自然與這小姑娘打成一片。

“那這次鍛造就與第一百四十三次鍛鋼時的溫度一樣了,也是由藍白變成純白…那次的鍛鋼可是成功了的。”曹沐一邊說話,一邊將這些內容記錄在手捧著的竹簡之上。

她搬不動鐵、鍛不了鋼,不代表她就不能去學鍛造…

典韋是用經驗鍛造,而她就把典韋鍛造時的每個細節全部記錄下來,什麼時候用多少溫度,風向增溫的速率,還有镔鐵在熔爐中對應的變化,事無钜細…一一記錄下來,回去再慢慢的總結。

事實證明,這樣的做法對鍛鋼大有裨益。

為何這次鍛造成功?為何這次鍛造失敗?兩次失敗中火焰與镔鐵有什麼相同的反應?成功的例子裡有哪些是相通之處!

正因為曹沐那細緻入微的總結,如今的鍛鋼已經規避了至少三十種錯誤,成功率從原本的兩成多一點提高到了三成。

當然了,這個時代冇辦法去具體衡量溫度,甚至…外界的溫度、風向、雨雪都會對熔爐內的火溫產生影響。

但…眾所周知,火焰是有八種顏色的——即紅、橙、黃、綠、青、藍、白。

如果再引申下去,在物理學中,火焰是物質的原子,撞擊磁場的頻率不同,產生的光波不同;

單位時間轉換外來能量的能力不同,共計會產生八種顏色;

不同原子間電子軌道的弧度不同,反射的光也不同,所以我們會可見不同顏色。

當然…這些物理知識,典韋與曹沐不可能瞭解。

他們隻知道,在熔爐裡火焰的不同顏色對應的是不同的狀態與溫度,而這很有利於曹沐的記錄。

她這套“控火之術”已經足足記錄了七十多個竹簡,而這個數量還在不斷的增加。

就在這時…

“咦…”

典韋猛地抬頭,鼻子很明顯的動了一下。

曹沐有些詫異,要知道,典韋在鍛鋼時,那幾乎是全神貫注,外界再大的聲音他好似完全聽不到,而這個氣味兒…

曹沐的小鼻子也動了動,好香啊…這種香不同於熏香、不同於香囊,是那種醇香的感覺,讓人食指大動,肚子竟都有些“咕咕”叫了起來。

“這是…”

不等曹沐回過神兒來,隻聽得院落外,“踏踏踏”的腳步聲從四麵八方傳了出來,似乎…他們奔向的是隔壁一間院落…

蔡府很大,前庭後院,足足有八、九個院子,而曹沐印象中…

似乎除了正堂、陸羽的寢居、蔡琰師傅的寢居、還有專屬下人的院落外,其餘院子基本上都是空著的…

而隔壁那一間也是空著的呀…

還在思索,外麵的聲音越來越大。

“還愣著乾嘛?快去看哪…陸羽公子在榨油呢,他說這是純天然植物油…哎呀,可香了!”

“快去,快去…隔著老遠就聞到這香味兒了,真想嘗上一口啊!”

“陸公子說了,今日府邸護院、丫鬟、雜役每人都送上一小桶…”

“哎喲,話說回來,這玩意除了香?還能乾點啥呀?”

一句句的議論聲傳出…

陸羽正在隔壁的院落裡榨油。

這一邊,兩間院落打通成為了鍛鋼實驗基地,隔壁的一間院落閒著也是閒著,陸羽索性就改成了油坊…嘗試著去榨油。

其實,榨油並不難…

比如榨芝麻油,也就是這個時代所謂的“胡麻子”油,可以用《齊民要術》中的方法——“煎麻油,水氣儘無煙,不複沸則還冷。可內手攪之。得水則焰起,散卒不滅。”

說人話——就是一個字:炒…

這與動物油的提煉方法頗為相似,這對於陸羽雇傭的這些夥伕而言是小菜一碟。

不過…他們很意外的是,動物之外?這胡麻竟然也能出油?好神奇啊…

當然了,神奇的事情還在後麵…

根據《農書》、《天工開物》的文獻記載,陸羽簡單的繪製了一套木製壓榨器械。

交由匠人完成,以此來從“油菜花籽”、“茶籽”、“紅棗”榨取油分,原理其實就是利用木楔產生的巨大壓力將油榨出!

在大漢,炒動物油已經出現,可榨植物油還很罕見,最早的榨取植物油還要往後推移到東晉時期。

正常來說,胡麻每石可得油四十斤,油菜花籽每石得油二十七斤,“茶籽”、“紅棗”稍微少一些,也有十幾斤。

不過…因為經驗並不豐富的緣故,此時的陸羽得油量基本上得打上一個折扣。

“好香啊…”

典韋的鼻子特彆靈,這股子比狗肉還香的香味兒,屬實受不了。

曹沐則是小聲嘀咕一句。“這陸羽…又再搞些什麼名堂?”

眼眸望向隔壁的院落,可僅僅隻是一眼,曹沐搖了搖頭,她是一個做事有始有終的姑娘,既決定要學鍛造,那就一定要把鍛鋼這一項做到極致…

當即她收回了心神。“典師傅,風向已經許久冇動了,熔爐內镔鐵的反應似乎有些不對…”

這一句話直接把典韋,連帶著一乾匠人的思緒給收了回來…

這時候大家才意識到,他們還在鍊鋼。

“典師傅,諸位師傅,你們多半也知道,這上好的镔鐵本就昂貴且稀少,咱們這邊是煉一塊兒少一塊兒,故而…還是要珍惜一下的。”

呃…

這話無疑是提醒大家。

隔壁再香也與鍊鋼無關,這麼貴的镔鐵材質每一塊的浪費都是暴殄天物啊。

“曹姑娘說的是…”一名老匠人蹲下身子,收迴心神再度投入了對镔鐵的觀察之中。

而包括典韋在內的其它諸人也迅速的回到了各自的崗位。

“熔爐內呈白色火焰,镔鐵顏色通紅,有鐵皮掉落…生鐵正在與熟鐵相融發生反應。”

有匠人大喊一聲,曹沐仔細的觀察了一番後,提起筆一一記錄了下來。

得虧他是女子,心細,匠人們說的簡單,可她記錄的卻是頗為細緻——

——“液態熟鐵與生鐵相融,生鐵表皮從外到內開始脫落,產生白色氣體,火焰溫度與狀態呈乳白色…”





人言酒香不怕巷子深,可這榨油的香味兒完全不亞於酒香。

“孔明,看到了冇?這就是榨油!”

陸羽指著那些…正在從木製器械中榨出的滴滴油脂,提醒諸葛均。

諸葛均看的是目瞪口呆,他以前隻聽說過熬製魚油、大火炒油…可,用木製器械榨這些菜籽油,屬實是第一次看到。

當然…

此間閣院,第一次看到這植物油榨取的又豈止是諸葛均一個。

不過一個上午的功夫,整個院落圍滿了人…

除了蔡府的下人外,蔡昭姬也早就趕到這邊,目瞪口呆的望著那香氣撲鼻的不明液體,除了蔡昭姬之外,還有荀彧、夏侯惇、曹純…他們都聞香而來。

不誇張的說,整個陳留郡的東城都聞到了這裡的香氣,出於好奇,誰不想來看看,陸功曹在搞什麼名堂?

隻是,能進來蔡府的畢竟是少數!

“你這是啥呀?這麼香?”匆匆趕來的夏侯惇,有點受不了這個味道,連忙問道…

“油!”陸羽如實回答,似乎覺得逼格有點不夠,又補上一句。“胡麻餅樣學京都,麵脆油香新出爐。”

霍…油箱?出爐?

夏侯惇撓了撓頭,他心裡琢磨,能不能說人話。

一旁的荀彧一縷鬍鬚,好奇的補上一問:“這油?除了香氣外,還能做什麼?”

荀彧對香味兒很敏感,所謂荀令留香,他隨身攜帶的香囊裡有超過三十多種香料…

可似乎,冇有一種能比得過這油的香味重,特彆是胡麻油…簡直香氣逼人!

說起來,今兒個一早荀彧本是要回鄄城的,可因為這香味兒,他特地趕來了蔡府想要一窺究竟。

這個嘛…

陸羽微微一頓,下意識的脫口。“能吃啊…炒菜吃,炸魚吃,煎肉吃!”

吃?難道不是喝嗎?

這個時代,還冇有炒菜、炸、或者煎的概念,荀彧下意識的覺得這玩意是液體啊,怎麼能用“吃”來形容呢?應該像是水一樣去喝、去飲用吧?

不等荀彧繼續開口,陸羽的聲音已經傳出。

“今兒個難得各位來到我這兒,這樣吧,我就給諸位露一手!”

彆看陸羽現在是在榨油,可實際上,他是為了未來的油炸螞蚱做準備,當然了…除此之外,陸羽還有一個想法。

所謂榨油,低情商的人榨的纔是油?高情商的人,榨的是人情世故!

陸羽有個想法,他想要藉著這油炸螞蚱的機會,壟斷老曹這邊的油坊,讓所有人都知道油這玩意能炸螞蚱,而螞蚱能果腹!

如果能做到這一步,那距離順理成章發動整個兗州的軍民、百姓去全民捕蝗就簡單了。

陸羽始終惦記著這所謂的“六月,七州蝗!”

要知道,蝗蟲的危害是很大的,兼之大旱將至,除非能在它們尚處於幼蟲時期將之扼殺,否則真的繁衍起來那數量驚人,十萬鴨軍也無可奈何。

而且,長成的蝗蟲一旦聚集,他們體內會釋放出揮發性化合物“苯乙腈”,而蝗蟲在遭遇攻擊時會立即將“苯乙腈”轉化為劇毒化合物“氫氰酸”。

可以這麼說,等這些蝗蟲發育起來了、成災了,吃是彆想吃了…驅趕也極其困難。

辦法,就隻有趁著他們幼蟲或者發育時期,將他們抓住,一鍋炸了,當然…如果一鍋炸不下的話,那就兩鍋。

隻不過,這樁事兒…陸羽一個人是做不到的。

必須有一些合夥人,而荀彧、夏侯惇、曹純他們,有的人手上有兵,有的人手上有權,大小長短倒是剛剛合適。

說起來,至於興建油坊、人情世故這一環,其實陸羽不差這點兒本金,主要是想藉著這個機會讓夏侯惇、荀彧、曹純他們也都能捎帶著賺上一筆…

官場上有句話——你有我有,大家才能做朋友,冇有利益的捆綁,如何…讓彼此間的關係更進一步呢?

至於分出去點錢,陸羽還真不在意,毛毛雨拉。

隻要能讓大傢夥兒勠力同心渡過蝗災,連帶著,大家變成捆綁在一條船上的螞蚱,那一切就都不是問題了。

似乎…因為陸羽的話,大傢夥兒還有些詫異?

露一手?啥叫露一手?

陸羽想露哪一手啥?

不等他們細想,諸葛均直接給陸羽遞來了一口大鐵鍋…

冇錯,正是大鐵鍋!

按照曆史的記載,漢代壓根就冇有大鐵鍋,這年頭的鍋稱為“鑊”或者“釜”,都是蒸菜、煮飯用的,根本就冇有炒的概念!

這口大鐵鍋是陸羽前幾天專門讓典韋抽空幫著鍛造的。

當然,大鐵鍋問世,在場所有人均是一愣。

“這是什麼?”夏侯惇當先好奇的問道,第一印象,他竟然感覺這大鐵鍋是一個盾牌。

咳咳…陸羽敲到了下鐵鍋的背麵,然後咧嘴一笑。“這東西叫做鍋,專門炒菜用的,待會兒你們就知道,這玩意能乾嘛了!”

說著話,陸羽招呼諸葛均,“孔明,去把我準備好的臘肉與韭菜拿來。”

韭菜起源於大華夏,《山海經》載:河北、陝西山野多韭!

可見,從很早的時期起就有韭菜了,而臘肉更是周朝時期就風靡一時…

今兒個為了展示這植物油的妙用,拉這些個韭菜…啊不,是拉這些個文武入坑,陸羽必須要露一手廚藝了——韭菜炒臘肉!

是時候表演真正的技術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