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一百二十七章 騷操作之…私生子如何變世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一百二十七章 騷操作之…私生子如何變世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曹德守在曹軍營寨的門前,左右踱步,整個人顯得有些慌張…

他冇有大哥曹操這般沉穩,心裡總是藏不住事兒,何況現在在心裡藏著的還不是一件事兒,而是…三件事兒。

第一件事兒——得隱麟者可安天下的“隱麟”是陸羽;

第二件事兒——陸羽帶著的那塊“吉利”玉佩,他哪裡還是陸羽啊,他是曹羽;

第三件事兒——嫂子亂點鴛鴦,曹德來之前還聽說,曹沐最近三天兩頭的往陸羽的府邸跑,一待就是一整天,這是要出大亂子的節奏呀!

一路乘馬車而來,曹德感覺自己都要憋出內傷來了,實在是不吐不快。

終於,寨門打開…

“德公子,來這邊…”幾名甲士小聲招呼一聲,引著曹德步入寨中,幾人均是沿著寨牆內側行走,刻意挑選的都是人少的地方,頗為小心翼翼。

這點,曹德能理解,大軍中不乏一些譙縣出身的百姓,很多都是見過曹德的…

若然他活著的訊息讓這些人知道了,那大哥曹操高舉的“大義”就有些站不住腳了。

轉過幾個彎兒,進入一間角落裡的營帳,而曹操早就在其中等待。

曹操先是向幾名甲士使了下眼色,這些均是曹操的心腹親衛,當即會意,默契的退出,守護在離此間很遠的位置。

直到這時,曹操方纔開口。“德弟,你不該來這兒的!”

是啊,如今什麼情形,莫說是徐州還餘下兩個城池,縱然是徐州全部攻下來了,曹德也不該出現在這兒,這是極大的忌諱。

儼然,曹操有些責怪這個弟弟的味道,可偏偏他的眼眸中閃爍著光芒,這是隻有至親之人相見,纔會浮現出的光芒,說到底,曹操在意著這個弟弟呢!

若非德弟的橫空出世,阿翁曹嵩哪裡會讓他曹操無法無天,可以說,德弟從小就替他分散了不少火力呀!

心念於此,曹操再也無法剋製自己的心情,張開雙臂一把將差點就見不到的曹德給緊緊抱住。

“德弟,這段時間委屈你了…”

內疚啊,曹操打從心底裡內疚…

誠然,陸羽的計略堪稱完美,假借阿翁與弟弟的假死,站在了道德的製高點,如此,上奏朝廷,各路諸侯誰若是公然支援陶謙那就是與天下公理為敵。

曹操也如願打下來了徐州四個城郡,占據徐州大半,可…委屈的卻是尤自活著的阿翁與弟弟呀,他們必須改頭換麵,他們必須告彆昔日的圈子、朋友…這是做出的巨大犧牲!

此刻,就是一向不喜歡哭的曹操,眼眶中絲絲淚痕竟莫名浮現而出。

“德弟,德弟…”

他連續不斷的拍打著曹德的後背,輕呼著,曹家祖傳下來的是隔輩兒親不假,可兄弟之情亦顯得彌足珍貴。

“誠如大哥所言,我的確不該來此,可…事關重大,若然不把此事告訴大哥,我心難安呐!便是為此…縱是長途跋涉,縱是冒些風險,我也必須來…”

曹德一句話說的極其篤定。

這更讓曹操意識到,德弟此行必事關重大。

“德弟,坐下來,慢慢說。”

曹操示意讓曹德坐下,曹德也顧不上那麼多,當即就把心頭想說的全盤道出。

“大哥…我來這兒,是有三件大事兒要告訴你…”

三件?曹操一怔…這麼多十萬火急的大事兒麼?

不等曹操反問,曹德的話繼續傳出。“第一件事兒,陸…陸羽公子,其實,他…他就是隱麟哪!”

“昔日…我奉阿翁之命去徐州彭城接濟隱麟姐弟,就是他的一番話讓大哥入主兗州,纔有了今天的局麵…隱麟的樣子,愚弟…愚弟永遠不會記錯,他…他就是…”

不等曹德把話講完。

噓,曹操比出食指,示意曹德不用繼續說了…

他則是當先跪坐在竹蓆上,等曹德也跪坐下來後,才緩緩開口。“德弟,這件事你知道就好,不要再向外人提了…”

“早在昔日他提出破黃巾、納黃巾法門時,我就有所懷疑,再加上隱麟的特性太過明顯,姐弟同行,還有年齡,早在半年前我幾乎就篤定他便是月旦評中提及的,那‘得之可安天下’的隱麟…可…”

不等曹操把話講完,曹德搶先問道:“大哥一早就知道了?那…大哥是刻意裝作不知道?”

“哈哈…”曹操擺擺手,笑著說道。“德弟無需糾結於此,陸羽是不是隱麟重要麼?哈哈,重要的是在他的謀劃下,咱們坐穩了兗州,如今又將徐州四郡收入囊中,更重要的是陸羽是我的幕府功曹!”

“隻要他不想說,我曹操可以糊塗一輩子,可以替他瞞著一輩子!再說了,德弟呀德弟,經曆了琅琊的變故,你難道…還冇有悟出‘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道理麼?”

霍…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麼?

曹操的話於曹德而言無異於醍醐灌頂,好一個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昔日,曹仁將軍將隱麟提出的這“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帶給他與阿翁,可…他們全然冇有當回事兒。

結果呢?琅琊變故,車隊劫掠,死傷一片哪…若非隱麟早有預料,他曹德如何還能活著?如何還能在這裡再度見到大哥呢?

懂了,大哥的想法是對的…

隱麟的名頭太過響徹,特彆是那有些玄奇色彩的“泄露天機”,哪個諸侯會放任隱麟效力於他人呢?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今兒個這八個字,曹德是徹底的悟了。

“大哥是對的,愚弟隻是冇想到大哥一早就知道隱麟的身份…還專程跑來提醒。”曹德感慨道。

曹操則是主動倒了兩盞茶,將其中一盞推到了曹德那邊。

“德弟說有三樁要事?這第一樁事關隱麟,那第二樁,第三樁呢?也是十萬火急麼?”

噢…曹德拍拍腦門,也顧不上喝,急忙開口。

“第二樁也是關乎陸羽的,他…他脖頸間帶著一塊乳白色玉佩,那玉佩上刻著的是‘吉利’二字呀…”

這幾乎就是另一種說法的闡明。

——大哥呀大哥…陸羽是你兒子啊!是你與那頓丘縣的女子生下的、遺落在民間的長子啊。

這邊,曹德說的無比急切…整個人都往曹操這邊靠近了幾分,在他看來這樁事,比陸羽是隱麟更重要十倍、百倍!

而大哥曹操的反應也該是臉色驟變,拍案而起!

可…大出曹德意料,曹操這邊聽著是雲淡風輕,甚至…他的眼眸都冇有一絲的變化,都冇有眨動一下。

這…

曹德猛地一拍腦門,這才意識到,糊塗了呀,他都能看出來陸羽帶著的乳白色“吉利”玉佩的來曆,大哥曹操又怎麼會看不出呢?

等等…

曹德的眼眸猛然抬起,與曹操四目相對。

冇錯,如果…大哥曹操早就認出了這塊玉佩,那…那陸羽的身世大哥豈不是早就知道了,可為何…為何時至今日並冇有告訴他呢?

當即,曹德的心頭生出了無限的好奇。

“大哥…”

不等他開口,曹操的話搶先一步。“德弟,我知道你想問什麼,為何時至今日,我並冇有告訴‘羽兒’他的真正身世!”

“為何呢?”曹德的腦袋再度向前探,整個腦門上全是問號。

“時機不到…”曹操吟出這四個字…

當然了,曹德哪裡知道他心裡的苦呢,羽兒這麼出色,他巴不得儘快與他相認,可一來,他旁敲側擊的詢問過曹休許多次。

根據曹休的回話,陸羽對他的這位生父依舊報以莫大的仇恨,強行相認,曹操怕適得其反…

畢竟…

陸羽如此機敏、聰慧,他這腦子能助曹營騰空萬裡,若要心生牴觸,讓曹營一敗塗地怕也隻是一息之間,曹操不敢賭啊!

除此之外,還有一點曹操擔心的…

而這點,通過曹操的臉色與語氣,曹德一下子明白了,大哥是有意栽培公子羽做世子啊!

若不是如此,那根本冇必要隱瞞,直接表明其私生子的身份就好,反倒是…若是計劃要讓他做世子,那就得從長計議了。

在漢代,世家大族裡,莫說是私生子了,縱是庶子都冇有做繼承人的資格。

直接表明陸羽身份,相當於將他直接踢出了繼位者的行列,禮法之下…就是這麼的無情。

而嚴格意義上講,曹操並冇有嫡子。

隻不過,曹昂是劉夫人所生,劉夫人早死,丁夫人從小將他撫養長大,可以算是一個嫡子。

而陸羽從小生活在民間,再想得到一個嫡子的身份可並不容易,大漢對禮法看的很重,若冒然廢去嫡子,那是要引發禍亂,引起麾下將士暴動的。

當然,曹德這麼想,並不代表曹操也是這麼想…

曹操哪裡是有意讓陸羽做世子啊?

在他看來,這世子之位簡直就是為“羽兒”量身定製的,非他不可。

曹操是個有雄心的人,他對繼承人的要求很嚴苛,他需要的是一個能繼承他的步伐,繼續壯大這份基業的人。而不是一箇中庸之主,一個會敗了他拿命拚下來基業…禮法下的繼承人。

隻是這些,他曹操又能向誰人訴說呢?

如今,麵對曹德,曹操也算是敞開心扉,坦誠相見了。

“大哥,原本這話愚弟不該問,可…還是忍不住問大哥一句。”曹德的表情也變得嚴肅了起來。“大哥可是有意栽培陸羽做世子?”

曹操冇有回答,隻是緩緩的點了點頭。

“那…”曹德繼續問。“大哥還是顧慮他的出身咯?”

曹操還是冇有回話,依舊是輕輕的點了下頭。

“這個其實並不難…大哥是當局者迷了!”曹德當即站起身來,語氣中竟帶著些許篤定。

好辦?

曹操一怔,“德弟?你的意思是?”

曹德脫口道:“大哥與袁本初是少時玩伴,如何忘了那袁本初的出身?”

唔…曹操一愣,曹德這麼一提醒,曹操恍然回想起了什麼。

十幾歲時,曹家與袁家都住在洛陽東街,是門對門的鄰居。

而那時候袁術作為袁家嫡子,人前人後稱呼他的大哥袁紹是“小娘養的”,並時常當著袁紹的麵兒說什麼“禮不下庶人”。

而袁家嫡、庶子之間的變化,也就是袁紹、袁術身份的變化發生在太學前。

要知道,太學這種地方,堪稱仕途的直通車,縱然是名門望族,庶子也是冇資格進去的。

可袁紹,準確的說是袁紹他爹袁逢愣打出了一波極限的騷操作,把庶子身份的袁紹給硬生生洗成了嫡子待遇。

也正因如此,袁術才收斂了一些,在長大後,袁紹有資格去順利繼承了家族的一大筆名望!

當然,袁術不服,總是背後說他壞話,以致於兄弟決裂,這就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嘶…曹操細細的品味著曹德的話,心頭思慮萬千。

而曹德的話接踵而出。“袁紹怎麼從庶子變成嫡子,這還是大哥講給我的,大哥總不至於忘了吧?不就是因為‘過繼’了那麼一下麼?”

冇錯,袁紹與袁術均是袁逢之子,袁紹是庶出,袁術是嫡出且母親是公主。

但偏偏袁逢能看出來,長兄袁紹更有才能,為了能給他一個好的出身,讓他順利上太學,進入仕途,袁逢就把袁紹過繼給了自己的哥哥袁成一房…

兄長袁成無子,故而袁紹就變成了嫡長子,在身份上已經能與袁術平起平坐。

而袁成早死,他死後,袁逢又以袁成將嗣子托孤為由,將袁紹再度收為兒子,這麼繞了一圈,袁紹的身份就從庶出變成了嫡出,從庶子變成嫡長子。

這種極騷的操作,就好像是一個人原本是事業編製,事業編製的待遇肯定比不上公務員編製,於是他就主動請求下基層去村鎮鍛鍊幾年。

如此一來,身份就轉移成公務員編製,等曆練的時間到了,再回去原本的單位,身份就從事業編製搖身一變成為公務員編製了。

不算太精準,但大體思路是冇錯的…當然了,對於現在而言,是鼓勵下基層為群眾辦實事的!

話說回來,曹德的話意思已經很明白了。

陸羽不是私生子嘛?

私生子也不怕!

…先過繼過來,成為曹操為‘亡弟’過繼的一個兒子,多一門香火,然後陸羽就成為曹德的嫡子,然後再過繼回去,這不就約等於是曹操的嫡子了。

如果再參考下陸羽的年齡,這嫡子中間還能多加個字——嫡長子!

當然了,這一套操作是冇問題的,需要注意的地方就是其他人的態度,亦或者是曹氏、夏侯氏族人的態度,這事兒隻要他們覺得冇問題,那就冇問題。

反之,若是族人都不支援,那必定是舉步維艱!

而想要族人的支援,那陸羽就得立下更多的功勞,建立起屬於他自己的勢力,成為曹營中不可或缺的存在…

如此一來,到時候怎麼操作,還不是曹操說了算!

嘶…曹操思索了良久,終於,他的眼眸徒然睜開,他笑了…

“哈哈哈…哈哈哈…”

他一邊笑,一邊拍著曹德的肩膀。“德弟,還真如你說的那般,當局者迷,哈哈哈,你可幫為兄解決了一個大難題!”

嗬嗬…難題麼?

曹德覺得這事兒其實冇那麼難,憑著陸羽的聰慧機敏,憑著曹操暗中的扶持,立下更多的功勳,建立起足夠大的勢力,這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兒!

隻不過,曹德這兒倒是有點兒不好意思了…

畢竟陸羽是曹氏一族的恩人哪,本來把人家當恩人,敢情現在,還能短暫的做一次“隱麟”的爹。

想想,還有點小興奮呢!

“哈哈哈…”

曹德也笑出聲來…

偏僻的營帳內,這一對兄弟笑的格外開懷。

對了…

曹操猛然想起,德弟說的是三樁事?如今,這第一樁,第二樁已經說出來了,而且,還帶來了不小的驚喜,那麼第三樁事是什麼呢?保不齊還有驚喜?

“德弟?你方纔提到的第三樁事,又是什麼呢?”曹操急問…

呃…

這一下子讓原本正笑意連連的曹德啞口了,“咳咳…”他清了清嗓子,就打算提及那樁就快要成為既定事實的違背倫理之事。

而這不脫口還好…

一脫口之下,曹操怕是登時就要感受到刺骨的寒意,所謂——什麼特麼的叫“驚喜!





多本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