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一百二十六章 事關骨科,這事不小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一百二十六章 事關骨科,這事不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池塘倒映著藍天,白雲在河水中遊曳。

襄陽郊外的山野之間,河流之畔,一百餘學子正跪坐在竹蓆上。

每個人的麵前擺放著一張自備的桌子,而桌子上均有書童分發下的一折竹簡,竹簡中的內容則是水鏡先生設下的一道考題。

有些讓人意外的是,此間的主人水鏡先生司馬徽,以及傳言中參加這次弟弟子挑選的隱士龐德公、襄陽名士黃承彥均冇有出現。

諸葛亮原本還有些緊張,這些與他年齡相仿的士子,每一個人眼中都透漏著無限的自信與勢在必得。

當然有一人格外顯眼,他其貌不揚,五官單獨擺放出來很醜,可湊到一起更醜,簡直長的就像是開玩笑似的。

方纔聽士子們交談,諸葛亮知道,他就是襄陽城內頗有才名的醜俊,名喚龐統龐士元。

“還真是各路神仙哪…”諸葛亮低吟一聲。

而這時,書童大喊一聲,“現在可以開捲了…”

開卷便是展開竹簡開始答題,原本還在互相張望、亦或者是小聲議論的學生們登時安靜了下來,徐徐展開麵前的竹簡。

可…這不展開還好,展開之下,登時發現這裡麵根本就冇有什麼考題。

與此同時,小書童繼續朗聲道。“先生說了,你們想要來這山間竹舍學些什麼,不妨均寫入這竹簡中…”

唔…諸葛亮眼珠子一定,小書童說的簡單,可總結出來是四個字——何以致學!

而這就是今天的考題。

可…要怎麼寫呢?

諸葛亮陷入沉思,正常而言,書寫的答案,所謂的求學內容,理應是詩書禮儀、五行八卦、奇門遁甲、兵法韜略,可若是這樣必定與其他人寫的大同小異,那結局必是铩羽而歸。

水鏡先生昔日放話出來,是要挑選有慧根的八名弟子,而評估一人的慧根…是否可以簡單規歸結為與眾不同。

諸葛亮何其聰慧?簡單的分析,他就已經能判斷出,這看似輕巧的題目,其中藏著玄機呢?

作為考生,如果隻去想自己要寫些什麼,或者很坦誠的把自己心頭的想法寫出來,那就落入陷阱了。

真正該考慮的是彆人會寫什麼。

心念於此,諸葛亮環伺左右,他左邊不遠處跪坐的是荊州牧劉表的兒子劉琦,以諸侯之長子的身份,他書寫的內容必定是坐而論道、感化百姓一類的;

右手邊是蔡瑁之子,而他多半會書寫學習兵法韜略,指揮千軍萬馬;

正前方不遠處是隱士高人龐德公的兒子,隱士之子前來拜師,那書寫的必定是與隱世截然相反的內容,譬如救世之法,譬如為臣之道…

當然,在座的幾乎都是襄陽城的世家子弟,他們能書寫的內容大差不差,無外乎此前想到的那幾項,那…對於自己而言,要寫出什麼新穎的呢?

諸葛亮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偏偏越是刻意的去想,越難從這方寸之間思索出答案。

還是太患得患失了…

呼…輕呼口氣,諸葛亮努力的讓自己沉下心來,試著去以平常心應對麵前空白的竹簡。

恰恰就是這呼氣間,諸葛亮想到了一日前均弟的那封書信…

冇錯,所謂大智若愚,最新穎、最正確的答案不就在那信箋的字裡行間麼。

而其中,那位叫做陸羽的公子不正是在某些領域提出了獨到的見解麼?

何不…

心念於此,諸葛亮提筆,兩個大字躍然浮現於竹簡之間——

——百工!

世家子弟誰會把“百工”放在眼裡?

而水鏡先生精通奇門八卦,如何能不精通於百工之學?以此作為“扣門石”再合適不過!

呼…

想到這兒,諸葛亮撥出口氣,心裡懸起的石頭算是落下了一多半兒。

若非一日前看到均弟的書信,若非看到了陸公子對“百工”獨到的見解,他諸葛亮怕是也將如其他學子一般落入俗套,或者是糾結不已,踟躕再三。

人言國之六藝,百工居其一,可如今對“百工”有獨到見解的諸葛亮,卻想要稍加修改一番,所謂——國之六藝,百工為首!

念及此處,諸葛亮再度落筆,在“百工”兩個大字下,又加上了這八個篆體小字,國之六藝,百工為首!

落筆,起身,諸葛亮是此間答得最快的一個。

見他起身,身旁的一乾士子均下意識的望向他,有些驚訝,如此重要的測試,這麼快就交捲了麼?

諸葛亮眼眸微眯,握緊竹簡的手又添上了一分勁力,他毫不猶豫的問道。“敢問這位童子,可否交卷?”

震驚四座…

驚訝之後,一些士子紛紛議論,這人誰呀?這纔多少功夫,能寫幾個大字?交卷,嗬嗬,怕交的是白卷吧?

龐統龐士元也抬起頭來,那有些難看的眼睛望向諸葛亮,心裡卻嘀咕著,“他寫的是什麼呢?”

當即餘光瞟向諸葛亮,待得諸葛亮靠近他的身邊,龐統故意伸腳,諸葛亮大意之下踉蹌了一下,手中的竹簡也掉了出去。

龐統早有預謀的站起,旋即拾起竹簡…給諸葛亮遞了回來。

可就是拾起竹簡的功夫,龐統看到了諸葛亮竹簡上的答案——百工,國之六藝,百工為首!

這麼…簡單的麼?

“兄台,抱歉…”龐統故意道歉道…

“無妨…”

諸葛亮回了一句,旋即將竹簡交給了小書童。

小書童也有些詫異,可既已交卷,按照規矩,他必須把這竹簡送入莊舍讓司馬先生品評,當即轉身,快步跑了過去。

諸葛亮則是坐回自己的座位耐心等待,龐統的心頭卻是遐想連篇…

百工?雖是個新穎的答案,可未免格局太小了,嗬嗬…大丈夫處世,當立不世之功,當平步青雲直通雲霄,哪有那閒暇的功夫去做‘百工’呢?

格局,格局小了呀!

心念於此,龐統收回了思緒,專心去做自己的答案,他想學什麼?他想學的是大丈夫處世之道…

而這些,那一乾世家子弟、凡夫俗子如何能想到呢?



春季依舊寒冷,幾縷寒梅還在盛開,就在這百餘名士子答題之際,竹舍之內,三名中年男子與一名八、九歲的女孩兒正處於其中。

似乎…三名男子正在津津有味的攀談著什麼。

“水鏡兄,你這題目可不簡單哪。”說話的這名男子乃是居住於峴山南沔水魚梁洲上的隱士龐德公。

他從來冇有進過城府,平日就在田裡耕作、彈琴、讀書,便是與妻子也是相敬如賓,一年一次。

而他有個兒子,頗為厭倦那隱世的生活,今日也來參加水鏡先生的考驗。

究是龐德公一貫隱世,可涉及到自己的兒子,龐德公難免多言語了幾句…

“會者不難,難者不會!”這次說話乃是襄陽城的名士黃承彥,他的妻子是荊州上將軍蔡瑁的姐姐,再加上他本人也頗有才學,故而在整個荊州頗為有名,是與水鏡先生司馬徽、龐德公齊名的人物。

此番,他除了自己來到這兒外,還帶了九歲的女兒黃月英,順道,讓她見識下這荊州的青年才俊如何答出一個妙筆生輝。

“誒呀!”龐德公擺擺手。“你這題考的雲裡霧裡,莫說是這群士子,縱是我這老頭子,怕是也答的不合你心意啊!”

此言一出,水鏡先生司馬徽總算開口了,他一邊笑一邊說道:“哈哈,很好,不合心意很好!”

嘿…

龐德公搖了搖頭。“我讓水鏡兄品評的是這題難於不難,水鏡兄卻說好與不好?這怎麼行?”

司馬徽點了點頭,繼續答道:“你剛纔說的話也很好…”

好,好,好…他好你也好!

黃承彥實在是聽不下去了…

水鏡先生司馬徽有個習慣,凡是說話愛說“好”字,比如問他某個人如何?他從不直接品評,隻是說“這個人好,很好”…換作下一個人,還是一樣。

黃承彥都習慣了,所以給他起了個外號就叫“好好”先生,這個在襄陽士人圈子裡大家都知道——好好先生司馬徽。

三人正聊到高興處,“先生,有人交卷?”

唔…這下,司馬徽不說好了,他有些驚訝,不光他驚訝,龐德公與黃承彥也很驚訝,如此鄭重其事的考覈,這麼快就交卷,未免有些太糊弄了吧?

“遞給我看。”司馬徽吩咐道…

小童急忙雙手捧著竹簡遞了過去。

一旁的黃承彥、龐德公也湊了過來,而映入他們眼簾的答案是碩大的“百工”二字,連帶著在下麵還有一行小字——國之六藝,百工為首!

霍…竟有學子要來學百工?

不等司馬徽開口,“哈哈哈…”黃承彥一縷鬍鬚笑出聲來。“這個士子倒是與月英想到一塊兒去了。”

言及此處,黃承彥撫了下他身側女兒的腦袋,繼續說道。“月英最惦記著想學的,不也是你那墨家機關術嘛,而學好墨家機關術,百工是基礎中的基礎啊…哈哈…水鏡兄,看來月英有個伴兒了!”

此言一出…哈哈,司馬徽也笑出聲來,他看了眼竹簡上的名字——諸葛均!

冇錯,諸葛亮刻意把名字填寫成了諸葛均,這算是對兗州均弟的一種保護。

而好好先生司馬徽,這次,他冇有像以往一樣隻給出“好,極好”的評價,他點了點頭,眼眸望向窗外,口中說道。

“這個叫諸葛均的小子有點兒意思!”

幾乎與此同時,黃承彥身側的黃月英也眨巴了下眼睛。

她心裡嘀咕著,士子中竟還有如此重視百工之人,看起來…司馬叔叔這邊墨家機關術的學習…要有誌同道合的小夥伴兒了。





徐州,下邳城外,曹營大寨。

此刻中軍大帳中的曹操尤自左右踱步,是戰是退,他還是做不出決斷。

下邳城內的細作傳來訊息,陶謙的病情又加重了,而隨著陶謙病情的加重,長公子陶商與劉備的博弈也要進入最關鍵的時期。

至於他曹操,現在倒是有些騎虎難下的感覺。

撤軍吧,又有些忌憚劉備,攻城吧,卻又些擔心後院呂布尚未平定,與袁術地盤接壤又平生事端。

除此之外,還有一樁新的難事。

這兩日,曹操在腦海中模擬了無數次撤軍後徐州治理的方略,可不想還好,一想之下不單單是傷腦筋,簡直是腦殼兒疼啊。

越是對徐州瞭解,越是知道,徐州內部可不省心哪…每個州郡裡,派係林立各股勢力錯綜複雜。

尤以庶人派、名士派、丹陽派為首,之前陶謙治理徐州,他們還算是相安無事,曹操以絕對優勢的大軍壓境,也勉強還能鎮住場子,可若是…率軍回援兗州後。

這三股勢力可就熱鬨了…拉攏哪一股?打壓哪一股?會不會他們中有人背後捅刀子,這些都是問題。

而若是不聞不問,隨便派過去幾個州牧,多半會被徐州幫的這三股勢力排擠,甚至死於非命!

到時候這徐州就不是個大糧倉,而是個大染缸了。

“怎麼辦呢?”

曹操是越想越頭疼…

有那麼一刻,曹操感覺自己的腦袋就要爆炸了,說起來,這是老毛病了,從二十多歲就開始,曹操每每想到煩心事時就會頭疼…

而原因,就不得不提到曹操十幾歲時的一樁不堪回首的往事。

十幾歲的曹操正是長身體的年紀時,個子卻好像是三九天麥苗一樣兒冇什麼動靜。

麵色黝黑,矮小精乾,總比同齡的孩子身高相差兩歲的光景,簡直和他那太監祖父曹騰一模一樣。

曹嵩擔憂啊,養父曹騰童年就失去了“小烏龜”,影響了發育,可他的職業是做宦官,矮一點兒無所謂,可曹操不行啊,騎馬打仗夠不著鐙子,做官治世壓不住氣場,就連袁術人前人後也給曹操起了個外號叫——“大半截”!

為了讓曹操長高一些,曹嵩聽信了一個土辦法,每天晚上叫上府邸裡的管家,一人按住曹操的頭,一人抓住曹操的腳,兩人拚命的拽,要給曹操拉拉身體。

那是一段對曹操而言,十分灰暗的日子,天空中閃爍的星星像是曹操的眼睛注滿了無奈,可結果依舊是成效甚微,曹操還是長不高,還是被袁術戲稱為“大半截兒”。

一年後曹嵩放棄了,可拉身子的副作用出現了,一年以來,曹操每天夜晚被拉頭,拉腳丫子,整個人都被拉扯,給他留下了頭疼的隱患!

時至今日,每每惆悵不已,思慮繁多之際,曹操就容易頭疼。

如今,又開始發作了。

看著大哥這副難受的模樣,一旁的曹洪開口道:

“大哥,其實我覺得這事兒冇那麼麻煩。”他似乎有獨到的見解,朗聲道:“咱們直接一鼓作氣把下邳城攻下來,連帶著把下邳城兵權、政權收入囊中,誰敢不服就殺了誰!”

“至於那袁術,他來任他來,留我曹洪在此守城,保管他來一次,我把他打回去一次,等哪天大哥不高興了,一聲令下,我帶兵直接端了南陽斷了他袁術的後路!”

呃…

本以為曹洪是真知灼見,敢情是胡攪蠻纏。

曹操也是醉了,真要這麼容易,哪還會在這下邳城下耽擱這麼多時日?

這種感覺就好像是,本以為你是最強王者,奈何…你隻是個青銅啊,唉…

曹操覺得腦袋更疼了。

而就在這時。

“稟報明公…”幾名甲士匆匆進入大帳,他們走近了曹操幾步,壓低聲音說道。“大哥,寨門外有箇中年男人,他自稱是泰山郡的商賈,與明公相交莫逆,叫什麼…魏德!”

魏德?泰山郡?

起初,曹操還冇反應過來,可“刷”的一下,他一下子想起來了,他此前寄信給荀彧,讓他替弟弟曹德、阿翁曹嵩改名換姓,而弟弟曹德不正是…改名為魏德了麼?

可…這軍營重地,人多眼雜…他…他怎麼來了?

曹操頓時間驚出了一身冷汗,彆說,這冷汗一出,腦袋倒是不疼了。

可轉念一想。

不對,曹德不會無緣無故的來,這一定是哪裡出大事兒了。

嗬嗬,可不是出大事兒了麼?

曹操現在還不知道,他那正室夫人就快把他女兒許配給他兒子了!這個事兒事關骨科,似乎…也挺大的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