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四月旱七州蝗,此誠危急存亡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一百二十四章 四月旱七州蝗,此誠危急存亡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港城人治港城。

這六個大字宛若一扇新世界的大門,讓荀彧眼前一亮。

“陸功曹的意思是,治理徐州也效仿遠古八荒時期的龍國與港城,行那‘徐州人治徐州’之法?”荀彧急問。

他感覺好像已經獲得了一枚鑰匙,而這把鑰匙能否打新的篇章,值得一試。

“冇錯…”陸羽點頭。“所謂徐州人治徐州,也稱徐州人製徐州!第一個治是治理的治,第二個製,則是製衡的製!”

陸羽繼續道:“丹陽派、名士派、庶人派並不是隻存在於下邳城,而是廣泛存在於徐州的每一個州郡,與其捲入這股勢力的旋渦,不如放開手腳,讓徐州成為曹公手下的自治州!”

“隻要徐州能給曹公提供士卒、糧食、軍馬、器械就好,其它的政權、兵權統統都可以歸屬於徐州幫…這就是所謂的徐州人治徐州。”

陸羽這裡引用了一個“徐州幫”的概念,徐州幫指代的便是丹陽、名士、庶人三派!

荀彧還在細細的揣摩著這番話,而陸羽的話接踵而出。

並不給荀彧太多細想的時間…

又或者說,陸羽打算把所有的話全部講完後,讓荀彧連起來一塊兒想。

“方纔說到的是徐州的治理問題,接下來我要說的是徐州的製衡問題,也就是所謂的徐州人製徐州…”

“其實很簡單,曹公與荀司馬可以同時拉攏丹陽派、名士派、庶人派三股派係,丹陽派的兵權不變,名士派的行政之權也不變,與此同時賦予庶人派監督徹查之權。”

陸羽的這套理論,說白了,就是讓公檢法與行政部門完全分離…

互相製衡,互相製約。

講到這兒,陸羽頓了一下,旋即繼續開口。“這樣一來,用名士派的行政之權可以製衡丹陽派的兵權,用庶人派的監督之權可以製衡名士派的行政之權,最後是用丹陽派的兵權製衡庶人派的監督之權…”

“彼此製衡,相得益彰,如此一來,不論是哪個城郡,三股派係都想在曹公麵前表現,哪個又會在背地裡捅刀子呢?”

這…

可以說陸羽的話讓荀彧是越聽越有興趣,過程中,有那麼鍛造的一刻,荀彧會覺得不切合實際,可現在所有的話儘數聽完,細細的品。

他突然發現,陸羽的話不單說的頭頭是道,而且其中還包含著許多有關“製衡”的大道理。

徐州人治徐州,徐州人製徐州…荀彧是越琢磨越覺得有滋味兒。

他的目光一亮,他隱隱覺得,這個方略,可行,能行!

說來也奇怪,複雜的徐州局勢,這個讓劉備把握不住,讓曹公踟躕再三,讓他荀彧也反覆思索找不到最優解的難題,竟然在陸羽這兒說的這般透徹…

荀彧心頭對陸羽的佩服又添了一份,其實還是那兩點,陸羽在洞悉力與判斷力是,讓人鞭長莫及呀!

見荀彧沉默,陸羽主動問道:“荀司馬覺得這徐州人治徐州的方法如何呀?”

“好!極好!”

究是荀彧,此時此刻竟然也說不出太多能抒發自己心情的辭藻。

就如陸羽提出的這方法一般,簡單,卻極富有成效。

“陸功曹…”荀彧站起身來。“今日荀某屬實受教了,這表奏劉備為下邳太守、徐州人治徐州的方略我即刻就致信於曹公,想必他在徐州已經是望眼欲穿了吧?哈哈…”

微微的一縷鬍鬚…

荀彧這是打算回府了,畢竟,他回去還需要將今日陸羽的話細細的總結一番,寄送出去,這…也不併不輕鬆啊!

“對了…荀司馬…”陸羽好像又想到了什麼,站起身來也補上一句。

“陸功曹還有什麼話要帶給曹公麼?”

呃…

話到嘴邊,陸羽卻最終嚥了回去,似乎…因為某些原因,方纔心裡想到的一番話,不能這麼明白的講述出來。

陸羽當即改口道。“也冇什麼,就是盼著曹公早日回兗州,儘快解決呂布這個隱患…”

“這個呀…”荀彧頷首,繼而他拍了拍陸羽的肩膀。“陸功曹放心,待得荀某的這封書信,你的這兩道妙計送至徐州,憑著曹公的睿智…多半立時就能定下戰略,待得他安頓好徐州各郡,到時候自少不了回來解決呂布這個隱患!”

其實,陸羽想說的是,讓曹操回來的再快一點…

現在是一月,最晚在四月前必須打贏呂布,這個很重要。

至於緣由,陸羽突然想到了《資治通鑒》中關於初平四年的一則記載。

初平四年的四月初,天降大旱,整個大漢十三州四個月不見分毫甘露…

直到八月末才迎來了第一場雨。

而這最直接的影響是乾旱與蝗災,往往大旱伴隨著的就是蝗災,蝗蟲特彆喜歡溫暖乾燥的環境,乾旱也會使得他們大量的繁殖、迅速的成長。

旱災與蝗災,兩重災害之下,今年註定…七月的糧食是無法收穫的…

而如今兗州大量的存糧均囤積在濮陽城,換句話說,若然四月前曹操打不下呂布,收不回這些糧食,那今年整個兗州將再度遭逢巨大的糧災。

《資治通鑒》中記載的,初平四年七月份的一斛糧食價格已經飆升至七百萬。

這是什麼概念…挖箇中山靖王後代的墓,算下來裡麵所有的金銀珠寶也不過幾千萬,都不夠買幾斛糧食的。

最誇張的是,這次大旱的範圍是整個十三州,蝗災的範圍則是整箇中原七州,所謂“七州蝗”…

不誇張的說,彆看曹營現在的局麵大好,若然真的在四月前打不贏呂布。

那麼…今年將掣肘於糧草,完全冇機會處理呂布的隱患,這要再拖上一年,又是許多新的變故呀!

唉…偏偏這事兒還冇法直接說。

總不能跟荀彧或者老曹講。

《資治通鑒》上可寫著呢,四月以後要大旱了,持續到八月,滴雨不下,河流乾涸…糧食絕收!

真要這麼說,估計,老曹與荀彧得把他陸羽當成一個神經病了。

如今,也隻能旁敲側擊的提醒下荀彧…讓他勸老曹快點兒回來。

“荀司馬千萬多提到一句,讓曹公早會,迅速的解決呂布的隱患…”陸羽不忘再次囑咐一番…

“荀某記下了,陸功曹若是冇有彆的事,荀某就告辭了。”荀彧拱手。

陸羽也拱手回禮。“我送荀令君…”

推開了大門,荀彧左右環顧,本是去尋曹德,可哪裡有他的身影?

整個院落,唯獨曹安民一人。

此時的曹安民快步上前。

“末將曹安民,拜見…陸功曹…”

曹安民差點就喊出拜見恩公了,話到了嘴邊,還是剋製住了。

說起來,這還是陸羽第一次見曹安民,小夥兒長的很帥呀,至少比那諸葛亮帥多了…

等等,似乎哪裡不對,很多古籍中記載的,諸葛亮可是個大帥哥呀,難道是因為年齡太小的緣故,冇長開。

“咳咳…你就是安民公子啊,失敬失敬…”陸羽回了個禮…

提起曹安民,首先想到的是宛城一戰時。

當曹操犯下了所有男人都會犯下的錯誤,當張繡降而複叛,當典韋殿後戰死,當曹昂戰死,間不容髮之際,曹安民將自己的馬交給了曹操後也戰死,唯獨曹操逃了出去。

在陸羽看來,能在戰場上做出把馬讓給彆人的舉動,那就相當於把活下去的希望交給彆人,把自己的命留在這一方戰場。

能乾出這種事兒的人還真不多,對於老曹而言,曹安民算一個,曹洪算一個,還有…濟北相鮑信也算一個。

這些人,陸羽都很欽佩。

“不知安民公子如今任何職呢?”陸羽好奇的問道…

他想挖人。

這種視死如歸的勇士,有一個是一個,陸羽都想挖到龍驍營。

“末將…”

曹安民本想說在荀司馬手下任一牙門小將,哪知道荀彧搶先一步。

“陸功曹啊,正想跟你說這件事兒呢…”

“安民公子此前一直在荀某手下做事,可荀某這邊多是文職,倒是耽誤了他的一身武藝…”講到這兒,荀彧主動請求到。“不如,就讓安民公子加入龍驍營可好?一來是為陸功曹衝鋒陷陣,二來也能不辜負他這一身武藝,陸功曹覺得如何呢?”

嘿…

陸羽還以為是荀彧這雙慧眼看穿了他想挖人的心思,才刻意這麼講的。

當即大喜。“荀司馬既割愛,我這兒自是求之不得。”

一言蔽,陸羽轉身望向曹安民。“安民公子,這樣吧,今日收拾一下,明日去龍驍營軍寨找文烈將軍報道?如何?”

文烈是曹休的字,儘管陸羽是實際上龍驍營的統領,可平時訓練士卒、統兵作戰的均是曹休,故而,陸羽直接安排曹安民去找曹休報道!

這話脫口…

對於曹安民來說,這簡直就是——幸福來得太突然了。

能在恩公手下效力,這不單單是全了阿翁與爺爺所托,更是…更是他自己的夢想啊!

再說了,龍驍營什麼地方?拋開一天一斤肉不提,單單龍驍營成立起,立下過的那些功勞,數都數不清…

不誇張的說,龍驍營是整個曹營每一個小卒都夢寐以求的地方。

曹安民愣住了…

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表達自己那興奮的心情。

荀彧搶先一步反應過來,猛地一拍他的後背。

“陸功曹收你入龍驍營,這是你的福分,還不快謝過陸功曹?”

噢…這下,曹安民才反應過來…“謝陸功曹,末將必定肝腦塗地、赴湯蹈火、再所不辭…”

呃…

這麼一講,整的陸羽有點尷尬。

這些武人動不動就肝腦塗地、赴湯蹈火…一個個真的是把腦袋彆在褲腰帶上,一點兒都不心疼的嘛?

話說回來,打打殺殺多冇意思,在家與姐姐愉快的玩耍,就當是養個孩子一樣般的教教小孔明兵法,該吃吃該睡睡,每天晚上還能學習下新的知識,難道遠離戰場的這些不香嘛?

生活可不止是戰場,還有詩和遠方的呀!

“唉…”陸羽心頭歎出口氣…他感覺他的境界又昇華了,他扶起曹安民。“好了,記得明日按時報道…文烈將軍帶兵挺嚴格的,做好心理準備。”

“末將遵命…”曹安民又是拱手一拜。

陸羽再度仔細的看了看他,有點當軍人的模樣了…

很好,龍驍營又新增一員…

陸羽琢磨著,該怎麼形容曹安民呢?

說曹安民是猛將,驍勇善戰有點誇張,索性就稱他為,能將生死置之度外的俠將好了。



這邊,荀彧與曹安民徐徐退出蔡府。

陸羽則是獨自一個人坐在書房,他開始冥想,又或者是,是琢磨新的問題。

彆看如今的局勢一片大好,可因為四月的大旱,一個處理不好,很有可能急轉直下…

陸羽必須把局麵往最壞的地方去想。

比如…曹操能如期歸來,但攻濮陽城時遇到新的問題!

陳宮和呂布一文一武,兼之幷州狼騎,八健將,他們倆配合起來,縱是兵力少一些,可倚靠著充足的軍糧、堅固的城池,真要強攻的話,曹軍未必能攻得下來。

而站在陳宮的角度去分析,呂布的優勢是糧草充足,曹軍的劣勢是缺糧。

隻要陳宮腦子不被驢給踢了,他一定不會主動出擊進攻曹操,而是選擇堅守城池…甚至堅壁清野!

這一來二去,時間拖延下去,濮陽戰事變成持久戰,四月大旱,六月飛蝗,七月絕收之下,這對於老曹就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呼…

想到這兒,陸羽長長的撥出口氣。

“怎麼琢磨著,有一種危急存亡之秋的感覺…”

陸羽小聲抱怨道…

縱觀大漢旱災頻繁,可真要論起來,這次覆蓋十三州的大旱能被封為旱災之最了。

真到七月以後,那不止是兗州缺糧,就連其餘各州郡,就連黑市也會缺糧,現如今…誰都等著今年的豐收呢,就是黑市手頭上也都不富裕…

當然了,除了濮陽城!

這就有點尷尬了,等到七月,就不是錢不錢的問題了,陸羽估摸著都得把程昱給從盜墓領域給喊回來,讓他兼職做一波廚師,保不齊,還能整出點兒人肉包子渡過災荒呢!

啊呸…還人肉包子呢!

太特喵的想當然了,糧食不豐收,冇有麵,哪來的人肉包子!

一想到程昱那毛骨悚然的人肉乾,陸羽感覺早上吃的飯都要吐出來了。

當務之急,得早做準備呀,得屯糧,得變出來一些可再生的糧食。

正在這時…

陸羽看到了“諸葛亮”,這小子,整天就揹著個小書包,快快樂樂的上學堂,快快樂樂的下學堂,無憂無慮啊…

這種時候,陸羽滿腦子都是搞糧食的事兒,看到他這副模樣,莫名的想要揍他一頓!

本琢磨著把諸葛亮忽悠過來,能幫上大忙,能讓自己輕鬆一點兒,可敢情這來的是個拖油瓶啊…

“孔明…”陸羽疾呼一聲。

諸葛均聽到陸羽的呼喊,急忙恭恭敬敬的跑了過來。

在他看來,蔡琰與陸羽都是他的師傅,在這個時代師傅就相當於父親,陸羽是爹,蔡昭姬是娘…

這樣的比喻一點兒也不誇張。

“陸師傅有何吩咐?”諸葛均連忙問道。

呃…陸羽頓了一下,旋即開口道:“看你整日不開竅的樣子,今兒個,我帶你學習些書本以外的知識。”

啊…書本以外?

諸葛均微微一愣,這是乾啥呀?

似乎是看出了他的心情,陸羽笑道:“彆怕,不是什麼偷雞摸狗的勾當,今兒個,你陸師傅帶你去學一門手藝——大變存糧!”

冇錯,陸羽就是要去變糧。

人都說,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可…今兒個陸羽就要試試這“撿來的麥子開磨坊——無本萬利之大變存糧!”





多本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