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備備,你把握不住,我能!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一百二十三章 備備,你把握不住,我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攻不攻下邳城,這事兒看起來很複雜。

裡麵牽扯的包括陶謙父子、袁術、劉備…甚至,兗州北境的呂布也與這邊有所關聯,可謂牽一髮而動全身,隻不過…

若是建立在一個大前提下,徐州這事兒就迎刃而解了。

想通這點,陸羽眼珠子一定。

荀彧始終望著陸羽,原本以為,哪怕是隱麟之才,可麵對這種艱難抉擇,也應該沉思一段時間,細細的思慮。

哪知道,陸羽直接脫口道:“荀司馬多半已經想到答案了,這不明擺著的事兒嘛,緩衝地帶的確需要,至於陶謙父子,必定鬥不過劉備…”

“若我是曹公,索性就直接表奏朝廷,陶謙年邁、重病纏身不宜在為一州之牧,特舉薦劉備為下邳太守,舉薦關羽為廣陵太守。”

啊…啊…

荀彧微微一愣,陸羽前半句話與他的想法不謀而合。

留這兩郡之地作為曹操與袁術之間的緩衝地帶這是毋庸置疑的,可…後麵,怎麼陸羽這話鋒一轉,反而去成全劉備了?

荀彧正想開口細問,陸羽的話已經傳出。“荀司馬莫慌,且聽我繼續說完,表奏劉備暫代下邳太守、廣陵太守,對曹營而言有三個好處!”

三個好處?

荀彧很想哭,因為…無論如何,他也想不出,成全劉備還有好處?這不明擺著,是兩害相權取其輕嘛!

似乎,在這點兒上,他的想法與隱麟的想法產生了不小的差異。

陸羽的話還在繼續。“第一,曹公向朝廷表奏劉備為下邳太守,這就占住了道義…劉備自詡為仁人君子,若然領下這下邳太守的官銜卻反攻曹公,那就是不義,是恩將仇報,就失了道。就會被萬民、被朝廷說唾棄…劉備是個聰明人,而道義又是他的立身之本,故而他當下邳太守一定會與曹公的‘徐州’相敬如賓,相安無事!”

呼…荀彧微微頷首,陸羽這話一出,有那麼點兒內味兒了。

當然,這並不是說荀彧的見解就不好,而是兩人的思路截然相反。

荀彧的初衷是暗中協助陶謙父子驅逐劉備,故而他的計略也都是往這個目的上去靠。

陸羽的想法與他的想法截然相反,可目前聽來,倒是也不失為一樁妙計。

“陸功曹,那其二呢?”

荀彧主動發問。

陸羽抿了口茶,潤了潤嗓子,繼續開口。“其二,所謂敵人的敵人是朋友,敵人的朋友是敵人,劉備與曹公相敬如賓,相安無事,他不主動找曹公的麻煩,那…袁術會怎麼想,袁術必定會找他的麻煩!”

“如此說來,雙方必定會有小範圍、或是大規模的摩擦與碰撞,此消彼長,劉備與袁術互相消耗?誰人坐收漁人之利呢?”

嘶…

這話脫口,荀彧眼珠子猛然睜開。

妙,妙計呀!

劉備雖小,卻有關、張之勇,仁義之名,他就像是一根針,很細,可真的被紮一下,卻很疼。

袁術雖大,兵馬雖多,那也就是頭蠻牛,拿細針與牛角相撞,夠他們彼此吃上一壺的,如此兩敗俱傷,曹公可就要坐收漁利了,順帶著,還藉助劉備削弱了一波袁術…

就算劉備被袁術吞下也無妨…本來就是個緩衝地帶,能多消耗一分就賺到了一分。

妙,荀彧越是細細的琢磨,越是覺得此計甚妙…

如果說方纔陸羽口中的“其一”隻是與自己扶持陶謙驅逐劉備的計劃打個平手。

那麼這其二,就遠勝於他荀彧的謀略了。

一時間,荀彧對陸羽接下來的“其三”無比的好奇,隻不過…這其三,荀彧似乎猜到了一些。

“陸功曹說的其三,可是曹公能趁著這個檔口,率軍回到兗州,集合優勢兵力反攻濮陽城?一舉剿除呂布這個禍患?”

荀彧主動問道…

陸羽則是眼珠子一轉。“是,也不是!”

這模棱兩可的回答,讓荀彧又有些搞不清楚狀況了,他當即提起茶盞,也抿了一口。“陸功曹,願聞其詳。”

“哈哈…”陸羽笑著說道。“曹公自然是要回來的,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何況咱們這麼大的一個兗州,總不能留下一角便宜那呂布了!”

“不過…我要說的第三點,不完全是這個…”

“那是?”荀彧已經豎起耳朵,洗耳恭聽。

“而是…”陸羽把腦袋往荀彧這邊探了一分,緊接著,他壓低了聲音笑著說道。“人言徐州是個大糧倉,可事實上,徐州是個大染缸,不是我鄙視他劉備,徐州的水很深,他劉備把握不住!”

霍…徐州的水很深,劉備把握不住。

這話屬實驚豔到荀彧了,陸羽好大的口氣呀。

…陶謙能把握的住,憑什麼劉備就把握不住呢?

若是這話是出自彆人之口,荀彧直接就要搖頭了,偏偏,以往的種種事例告訴他,隱麟之言必有緣由。

“陸功曹就彆賣關子了。”荀彧主動幫陸羽斟滿了茶水。“陸功曹不妨講講,這徐州的水有多深?他劉備如何把握不住的吧?”

“這個嘛…就說來話長了。”陸羽再度提起茶盞,似乎是預料到,要解釋這個需要費很多口舌,當即,陸羽先是反問。“荀司馬可知道,陶謙手下有哪幾股勢力麼?”

勢力?作為一個潁川才俊,荀彧還真冇特地去瞭解過陶謙,因為從一開始起,他就把陶謙列為中庸之主,不適合輔佐,…故而,連徐州內都有哪些官員,荀彧均不太清楚。

“陸功曹請賜教,荀某願問其詳。”

聞言,陸羽終於講起正題來了。“彆看陶謙手下的文武官員表麵上和睦,可其中一共分為三股勢力,以陳矽、陳登父子為首的名士派;以曹豹為首的丹陽派;以糜竺、孫乾為首的庶人派!”

“而陶謙那老頭治理徐州,讓老家的丹陽派掌握兵權,同時表麵上拉攏名士派,打壓庶人派…可暗地裡做的,卻是藉助庶人派打壓名士派的勾當。”

“簡單點來說,陶謙在製衡上有一手,能讓他信得過的唯有老家的丹陽派,而名士派與庶人派他明裡暗裡均被他打壓與利用…這也無可厚非,隻要是丹陽派掌軍權,庶人派身份低微,自然不可能掀起什麼風浪!名士派與庶人派對抗還來不及,理當緊抱陶謙的大腿,也不會與他作對!”

“可…若然陶謙父子落下帷幕,劉備登場,那於整個下邳城的局勢,就是一番彆樣的光景了。”

陸羽說了一大堆話,嘴唇都乾了…

荀彧卻是一下子豁然明瞭,原來如此啊…

他是個聰明人,陸羽講述徐州三股勢力之際,他就敏銳的察覺到了此間的危機。

當然,這個危機不是對曹操而言,是對劉備而言的。

呼…

荀彧輕呼口氣,聽聞陶謙如今已經病故,若然身死,劉備謀下下邳城,那首當其中,原本作為嫡係的丹陽派會心甘情願的把兵權交給劉備麼?

關羽、張飛能統領的了這些丹陽兵麼?

除此之外,劉備若是重用庶人派必定得罪名士派,重用名士派也會得罪庶人派,誰不想趁著這個檔口去分一杯羹呢?

誠然,劉備擅俘獲民心,可這官場上的博弈與俘獲民心完全是兩回事兒,這中間的製衡遠非他能把握住的。

這麼說來…陸羽的話很有道理啊。

徐州,不單單是個大糧倉,還是個大染缸,軍政分離,三股派係對立,縱然曹公向朝廷舉薦,可他劉備這徐州牧的位置並不安穩哪。

整天麵對這一大堆瑣事,還有袁術的威脅,能做大、做強,能掣肘曹公纔怪呢?

悟了,這一刻荀彧悟了呀,彆說…陸羽的方法比起他的方法來,看似截然不同,實際上殊途同歸,甚至…荀彧的方法有些急,而陸羽的方法不急不緩剛剛好。

不過…荀彧又想到了另一個難題。

徐州是個大糧倉,也是個大染缸。

誠然下邳城有名士派、庶人派、丹陽派…可彭城呢?東莞城呢?琅琊郡呢?東海郡呢?這中間的派係必定也是盤根錯節異常複雜…

徐州的水很深,他劉備把握不住,曹公就能把握的住麼?

萬一已經攻陷的城池中出現反覆,那…要如何是好呢?

心念於此,荀彧急忙問道:“陸功曹所言有理,可卻引出了一個全新的問題,徐州的水很深,曹公能把握的住嘛?”

啊…啊…

這話屬實讓陸羽驚了一下,差點忘了這茬了,老曹能把握住麼?

當即,陸羽略微思索…

其實吧,能倒是能,就是得用點特殊的方法。

陸羽回想起曆史原本軌跡下,曹操取得徐州後,他是如何應對這錯綜複雜的徐州內部各股派係之爭?

如果按照曆史原本的軌跡,曹操在徐州大興屠城,史書記載“雞犬亦儘,墟邑無複行人,所過多所殘!”

如果按照那時的情況去想,三國第一屠刀曹操在治理徐州上難度無疑比現在更大。

也的確如此,單單一個徐州,在歸附曹操後的三年內就爆發過五次以上的叛亂…

可轉機出現就出現在第三年末,也不知道是誰教了曹操一招,一下子讓徐州在未來的二十年再無叛亂。

而這一招乃是…



“荀司馬,我這兒有個故事,不知道你有冇有興趣?”

唔…荀彧太有興趣了,當即伸手示意。

“想不到陸公子還會講故事,荀某很有興趣…”

“這是發生在遠古八荒時期…”陸羽直接脫口。“那時候,整個大陸上有一個國度叫做‘龍國’,龍國原本很強盛,位列八荒之巔,萬邦來朝…可很長一段時間,龍國因為閉關鎖國的緣故,被其它國度漸漸超越,繼而…那些過度開始欺負龍國,逼迫龍國簽署了許多不平等的契約!”

“其中有一條,是將龍國中一個叫做‘港’城的城池暫租給其它國度。而隨著時間的推移,龍國迎來了一位又一位充滿智慧的偉人,在他們的操持下,龍國愈發的強大的起來,自然而然,要把昔日暫租給其它國度的‘港’城給收回來!”

嘶…

彆說,陸羽這故事,荀彧還聽得津津有味。

當然了,目前看來似乎這故事與治理徐州的問題還八竿子打不到一塊兒,不過,既是出自陸羽之口…必定有所聯絡。

“後來如何?這個‘港’城收回來了麼?”荀彧好奇的問道…

“憑著龍國的強大,‘港城’自然收回來了,隻不過在‘港城’收回來的初期,港城那邊也如如今的徐州一般也是派係複雜,甚至許多百姓很擔憂…”

“擔憂什麼?”荀彧接著問,這故事越聽越是入迷了。

“那時的港城已經成為了一座繁榮的城池,且太久冇有龍城接觸,而龍城尚處於發展時期,論及繁榮程度遠遠比不上港城,港城的百姓擔心從此港城就不再繁華,生活也比不上以前美好!”陸羽如數家珍…

“最後的結果呢?”荀彧好奇的問道,儘管是遠古八荒的故事。

可誠如陸羽所說,這港城與徐州城還真的有一些相似之處。

港城繁華,龍國尚處於發展時期,故而有此擔心…

而徐州是天下糧倉,百姓富足,但兗州貧困,徐州人可不也有擔心麼?而且還有相同的錯綜複雜的派係…

這不,滿滿的都是聯絡。

一時間,荀彧很想知道,龍國與港城最後的歸宿如何?

而陸羽的話接踵而出,他的語調也下意識的變得高昂了許多。

“龍國不愧是遠古八荒中最偉大的國度,其中一代代的偉人們留下了許多可歌可泣的篇章,至於‘港城’,也是一位偉人提出了一個方式,恰恰是這樣一種方式讓港城與龍國攜手共進,共創輝煌!”

陸羽的聲音一聲比一聲高,一聲比一聲洪亮…

到得最後,荀彧都被他的聲音感染,似乎…這是一種強大的自豪感哪。

荀彧還嘀咕著,遠古八荒的事兒,陸羽怎會如此自豪,身臨其境一般呢?

除此之外,荀彧更在意的是,那位偉人提出的方式又是什麼呢?

不等荀彧開口…

陸羽的話已經傳出,六個字,卻是無數人智慧的結晶——“港城人治港城!”

而這…

恰恰就是曆史上讓徐州叛亂不再,恢複繁榮的方式。

也就是現如今在陸羽看來,曹操治理徐州的不二法門與最終方略——徐州人治徐州!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