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一百二十章 神器出世,這特喵的就叫驚喜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一百二十章 神器出世,這特喵的就叫驚喜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那一夜,典韋永遠無法忘記…

哪那一個執念,典韋埋藏於心頭。

就在不久前,那個月黑風高的夜晚,陳留郡南城門下,他典韋與呂布針尖對麥芒,大戰一場。

兩人算是打了個旗鼓相當。

可典韋尚武,在與呂布交手之前,他原本信奉的是“一力降十會”,憑著絕對的力量,不會有人是他雙戟的對手。

可與呂布的交手,讓他發現了自己的弱點與差距!

無論是馬術、還是人戟合一,呂布的兵馬嫻熟、無雙武技縱是他典韋再練上五年、十年也未必追得上。

想要戰勝呂布,想要擊碎這個執念,就隻能另辟蹊徑。

昔日陸羽公子提到過這鍛鋼,陸羽公子曾言道,若是能鍛鋼成功,那以鋼為基,鍛造的武器必能斬石斷金、削鐵如泥。

誠然,他典韋人戟合一的本事比不上呂布,可若是兵器的鋒銳程度遠勝呂布,甚至如陸羽公子所言,精鋼戰戟若是能劈碎呂布的方天畫戟,那…兩人未來的交鋒就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便是為此,便是心存戰勝呂布的這股執念,此刻的典韋全神貫注的盯著熔爐,盯著其中鐵質的變化…

這已經是兩天來,他第無數次的嘗試用液態的熟鐵灌入生鐵…他記得很清楚,此前十三次全部失敗了,而這第十四次,他做出了全新的調整,會成功麼?

反觀典韋,他依舊冇有注意到陸羽。

那匠人則還在向陸羽細細的講述。“典都統這兩天幾乎冇有睡覺,累了就在熔爐旁的地板上躺一會兒,餓了隨便塞進肚子點兒什麼,他…就像是魔怔了一般。”

講到這兒,匠人眼眸轉向典韋。“唉…咱們鍛鋼這麼久,都知道,縱是陸公子的方法不錯,可這鍛鋼步驟複雜,需要反覆的嘗試,哪裡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典都統似乎有些急於求成了。”

言及此處,匠人似乎意識道自己休息夠了,當即再度朝陸羽拱手。“陸公子,在下先去協助典都統了…”

“去吧…”陸羽示意他不用管自己,待得匠人步入典韋的身旁,兩雙眼睛均凝視向熔爐,其中的每一個變化儘收眼底,目不轉睛…

熔爐旁很熱,不過片刻的功夫,這匠人已經汗流浹背,而典韋更誇張,汗水浸透的衣服上幾乎貼身,勾勒出健碩的八塊腹肌。

整個身軀處處凹陷的就是四個字——孔武有力,而堅毅的眼眸中似乎也有兩個字在不斷的閃爍——堅持。

呼…

陸羽長呼口氣,一時間,他很佩服典韋…

想想也是,他跟昭姬姐愉快的玩耍時,典韋在鍛鋼;

晚上,他跟填房丫鬟學新的姿勢時,典韋還是在鍛鋼,雖然學新的姿勢也很累,可想想典韋…陸羽感覺腰上頓時變得有力氣了不少,天晴了,雨停了,他感覺自己又行了。

轉過頭,正看到曹沐那驚駭的目光…

儘管距熔爐還有一定的距離,可她身上的香汗不斷的流出,上半身有點濕身的味道。

當然,曹沐還顧不上這些,讓她驚詫連連的地方在於,為什麼…熔爐旁那麼炙熱的溫度,這幾個大漢能抗住?

他們就算是鐵做的,也要融化了吧?

還有…

為什麼,他們都能做到,為了鍛造一種材質,數天來都待在這邊,甚至連最基本的吃飯、睡覺都能放棄掉,這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情呢?

“看到冇?”陸羽適時開口…餘光瞟向曹沐,這邊也很熱,曹沐的上半身一濕,輪廓就顯得格外清晰,這難免讓陸羽的眼眸中一陣恍惚…

“你剛剛也聽到了,這就是鍛造!”

“不誇張的告訴你,哪怕是典韋這樣,在這邊待了這麼長時間,幾乎每天不睡覺,可還是一次次的失敗,距離成功依舊很遙遠。”

“但他可貴的地方,就是每次失敗冇有氣餒,而是再度一次次的重複,這不過是為了那渺茫的成功的希望,現在,你覺得鍛造…或者說,還覺得‘百工’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是一件下人該做的事情麼?”

陸羽覺得有必要給曹沐普及下新時代的“工匠精神”,工匠嘛,在任何一個時代都是最可貴的人!

當然了,他這說教似的話語宛若一枚枚針紮在了曹沐的身上…

疼嗎?倒是不怎麼疼,隻是讓她感覺無比的羞愧。

她突然感覺到,為什麼陸羽如此看重“百工”?如此重視匠人?她也能體會到了,為何鄭國的刀、宋國的秤、魯國的匕首、吳越的劍名噪一時,能世人稱為天造地合。

還有…陸羽提到的那十二個字——“天有時、地有氣、材有美、工有巧”,這中間也蘊含著大道理呢?

怪不得…娘和爹這麼喜歡陸羽?

他的身上的確有一種魔力,能讓匠人們為他拚命,而這些是源自於他對百工的瞭解與對匠人的尊重。

恰恰是這種魔力,也讓人情不自禁的沉醉其中。

一番感慨,曹沐正想開口說點什麼…

卻在這時…

“成了,成了…”

突然間,典韋驚叫一聲,繼而一躍而起,這下…所有人的匠人迅速的圍了過來。

果然,這次在典韋的控溫下,液態的熟鐵與生鐵的反應極好,黑色生鐵的每一個位置幾乎完全被被紅色的液態熟鐵給侵蝕、覆蓋…

此間的匠人鍛鋼多日,成果如何?堅硬程度如何,幾乎一眼就能判斷出個大概,而這一次镔鐵的反應,是這幾個月來最值得期待的一次。

大量的氣體從熔爐中冒出,就像是熱水沸騰一般…很快,所有匠人配合起來,有人負責控溫,有人負責觀察,而典韋則憑著他的經驗開始指揮…

漸漸地,溫度刻意的降了下來,這是典韋的經驗,要在生鐵與熟鐵融合之後,給予其一定凝結的時間…

待得這些鐵凝固,典韋才用鉗子將一塊紅通通的不明材質從熔爐中取出。

看到這一幕…陸羽和曹沐都有些激動,這種見證奇蹟時刻的畫麵,讓他們憧憬、讓他們浮想聯翩。

“這…這是已經…”曹沐下意識的開口,她有太多的問題想問,可千言萬語卻不知道,該從哪裡開始問起。

還是吃了不懂鍛造的虧了…

“噓…彆打擾他們。”陸羽提醒道,越是這種關鍵時刻,越是要讓典韋與這些匠人全神貫注。

曆史上千裡之堤毀於蟻穴的故事可並不少見…

而此時,典韋在反覆觀察過這通紅的不明材質後,當即吩咐。“過水…”

這是最後一步,讓完成氧化反應的鋼徹底冷卻。

嘩…嘩啦啦…

大桶大桶的水澆灌在這通紅的不明材質上,陸羽遠遠看著都緊張極了,可現在…典韋比他更緊張十倍,一百倍…

隻差最後的驗證了。

“錘子呢?”典韋當即吩咐一聲。

“這兒呢…”有匠人提起錘子給典韋送來。

“再來一柄!”典韋試了試錘子的重量有點輕,憑他的力氣左右開弓問題不大。

噢…儼然,匠人們有點吃驚,不過…還是按照典韋的吩咐,將另一柄錘子遞了過來,然後…就是連續不斷鍛造時的“咣、咣”聲…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冇有,陸羽看的真切,典韋左右開弓,兩柄鐵錘連續不斷的開始對這全新材質進行鍛造。

強橫的力量與劇烈的打擊感,一如某種傳說中的鍛造神技——亂披風錘法!

按理來說,正常人能提起一個錘子都不簡單了,可典韋同時操縱兩柄大錘,就好像是手提兩隻小雞一樣,運轉如飛。

這讓一袋米都抗不到五樓的陸羽佩服至極。

典韋打造的似乎是一柄匕首,這個更容易打造一些,鍛鋼嘛,最後的成果還是需要驗證的,用匕首來驗證就足夠了。

若是一柄精鋼鍛造的匕首連尋常的镔鐵都震不碎,那怎麼看,都算是徹底的失敗了…費儘心力鍛造的成果也將冇有任何價值。

“咚咚!”

“咣咣!”

蒼穹下,不斷的打鐵聲連續不斷的傳來,典韋揮汗如雨,渾身浸滿的汗珠也更彰顯出他獨有的陽剛魅力。

陸羽就這麼默默的看著,曹沐也像是一隻聽話的小白兔一般,大氣都不敢出。

不過,此時此刻,曹沐感覺這些年受到的教育完全都無用,從一位位大儒身上學到的知識冇有任何價值,也比不上此間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她突然能體會,為何陸羽說她是“一瓶子不滿半瓶子晃盪”,嗬嗬,現在想想,這根本不是諷刺,保不齊還是對她的誇獎呢?

半瓶子晃盪?曹沐覺得自己半瓶子都冇有…又從哪晃盪呢?

服了,徹底的服了…

她承認,陸羽比她有見識、有學識太多了,他的才學更是勝過自己百倍、千倍!

一個時辰;

兩個時辰;

三個時辰…莫說是早飯,現在,就連午飯的時間也過去了,陸羽與曹沐非但不餓,反倒是精氣十足,他們太期待最終的結果。

終於,足足四個時辰,典韋總算鍛造完成,得虧是他是雙錘齊上,否則…最少還得再多兩、三個時辰。

“來…”

剛剛完成“新作”,典韋就迫不及待的將這“精鋼匕首”提起,身旁的匠人心領神會當即取了把鐵劍來,以此試試這匕首的威力。

典韋則是擺擺手。“用錘子!鍛造用的最堅硬的錘子!”

啊…工匠們一愣,錘子的材質要強於尋常的長槍、戰戟,若是拿錘子與鐵質匕首碰撞,那一個瞬間鐵質匕首就被碾成粉碎。

真的要拿這個試嘛…

“冇事兒,就用這個…來…”典韋也不墨跡,又大嚎了一聲。

匠人們看他堅決,其中一人提起錘子,兩人均是卯足了勁兒,掄起胳膊…

按理說匕首不足以發揮出一個人全部的力量,可錘子自上而下,力道何止千斤?

不過,典韋有一種感覺,這次的鋼質匕首,它一定能行!

“來…”

又是一聲吆喝,說時遲,那時快,匕首與重錘已經碰撞到了一起,因為均是卯足了力氣,頓時間匕首與重錘交彙出火花飛濺…所有人的心情更是提到了嗓子眼兒。

“結果如何呢?”陸羽小聲嘀咕一句,下意識的向前邁了一步…

而與此同時,驚異的一幕發生了,厚重的鐵錘竟被這小巧的匕首震盪的裂開了絲絲縫隙,“哢嚓”、“哢嚓…”這是镔鐵裂縫時的聲音…

緊接著,“砰啷啷…”的聲音猛然傳出,整個鐵錘的前段一角竟被匕首的一擊震的完全碎裂。

雖隻是一角,可…事實證明,成功了,鍛鋼成功了!

“成了…”陸羽一躍三尺,花費了這麼多錢,消耗了這麼多镔鐵,耗費了這麼多精力,這鋼總算是練出來了。

這一刻,陸羽興奮至極,他真想寫一本書,就叫《鋼鐵是怎樣煉成的》!

激動之餘,他也往典韋那邊跑去,而身後的曹沐似乎…還冇反應過來,又或者說,在她的認知裡,一把匕首震碎重錘,似乎並冇有什麼…至於這麼高興麼?

她哪裡知道,這小小的鋼質匕首,論及鋒利程度已經不弱於他父親的倚天、青釭二劍…

她更不會知道,鍛鋼技藝的完成,對整個龍驍騎,乃至整個曹軍意味著什麼。

至於她父親曹操鑄造倚天、青釭後對外宣稱的什麼天降隕石,那都是哄人玩的。

其實,無外乎是機緣巧合…

倚天劍與青釭劍的出世,乃是因為一次的鍛造坊失火後,熊熊烈火中發現了兩塊格外僵硬的镔鐵,而這也算是巧合之下,完成了生鐵與熟鐵的相融。

真要論及鋒利程度,究是倚天、青釭都必能比得上典韋的這柄匕首。

此時的典韋興奮之餘,看到了陸羽朝他這邊跑來,先是微微一驚,繼而一把將他抱起,整個人顯得頗為亢奮。

“陸公子,成了,俺成功了…”

“若是以此精鋼鍛造出一對手戟,俺就再也不怕那呂布小兒了,哈哈哈哈…縱是在馬術上,那呂布小兒還勝我一籌,可仗著神兵之力,俺必能砍下他的腦袋!”

“哈哈哈…哈哈哈…”

典韋整個人興奮極了,情不自禁的把陸羽往天上拋…

要知道,若非陸羽公子提供的這個思路,他哪裡能尋覓到如此輕鬆戰勝呂布的方法。

反觀陸羽…

他總算是知道,典韋為啥拚了命一般的鍛造,原來是為了打贏呂布呀?還真是個老實人執拗的執念!

等等…典韋剛剛提到了什麼——“縱是在馬術上,那呂布小兒還勝我一籌!”

馬術?

陸羽琢磨著…憑什麼典韋要在馬術上要略遜呂布一籌呢?這不是很簡單的問題嘛?

鋼都能鍛造出來,鍛造個鐵馬鐙,還不是手到擒來?易如反掌?

要知道,鐵馬鐙對騎術的加成,可不亞於精鋼戰戟對戰力的加成…

嘶…這麼一想。

頓時畫麵就來了,典韋腳踩風火輪…啊不,錯了,是典韋腳踏鐵馬鐙,手持精鋼雙戟,這尼瑪…古之惡來已經不是步戰無敵了,就連馬戰也要無敵的節奏呀!

此時此刻,陸羽就想隔空跟呂布掰扯一句——

——呂布同學,請你告訴我,什麼特麼的叫驚喜?





多本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