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十二章 一語成箴,滿座啞然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十二章 一語成箴,滿座啞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一聽到陸羽說曹操大敗。

夏侯淵當即不樂意了。

“小子,黃巾賊一群烏合之眾,八年前我大哥追隨皇埔嵩將軍就將其首領人物張角、張寶、張梁剿除。”

“如今四處作亂的不過是餘孽鼠輩,我大哥怎會敗?你若不說清楚,我可不饒你!”

夏侯淵從小就是曹操的跟班,兩人又有著“連襟”之情,他素來將大哥曹操視為榜樣,如何能受得了有人公然詆譭?

“夏侯將軍,所謂兵無常勢,水無常形,不妨讓陸公子細細道來。”荀彧連連勸道。

夏侯淵冷哼一聲,負手而立,對陸羽的態度再度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不過…

在陸羽看來,這位夏侯將軍太盲目自信了。

他的潛意識裡,隻是單純的認為,曾經張角三十六方黃巾起義都難逃泯滅的命運,更何況是如今黃巾餘孽在各地的叛亂。

這也不怪他,莫說是夏侯淵,縱然是曹操也嚴重低估了這群黃巾賊的戰鬥力。

需知,自打黃巾起義被鎮壓後,各地小型叛亂就冇有停止過,包括“黑山”、“白波”、“黃龍”、“左校”、“青牛角”、“五鹿”……大小勢力不計其數,且戰鬥力驚人!

在兗州境內鬨騰的是來自“青州”的黃巾餘部,號“黃龍”部,乃是聲勢僅次於百萬“黑山軍”、“白波軍”的一支,烏泱泱一大片足足有三十餘萬!

而曹操這邊又大意輕敵,他征討蛾賊…大多選用的是兗州新兵,采用的戰略又是正麵交鋒…

如此這般,麵對聲勢浩大且戰鬥力驚人的黃巾軍,官兵不大敗、潰敗、慘敗纔怪呢!

“咳咳…”

想到這裡,陸羽輕咳一聲,款款解釋道:“聽聞曹公帶領的兗州兵,訓練不過半年,人數不過蛾賊的一成,縱然曹公精通戰法,但所謂‘巧婦難為無米之炊’,麵對聲勢浩大、且戰鬥力驚人的蛾賊,官兵必定是一觸即潰,損失慘重。”

“而造成這點的緣由嘛,便是曹公急於求成,忽視了《孫子兵法》提到的全勝之策…”

陸羽正打算以此案例去解析《孫子兵法》中全勝一策。

卻見得夏侯淵猛地轉身,大步的朝他走來。

“你放屁!我大哥絕不會輸!官兵也絕不會慘敗!你這是無稽之談…”

詆譭曹操,這算是碰到了夏侯淵的逆鱗,若不是礙於衛弘、荀彧、荀攸的麵子,保不齊,他直接就要出手打人了!

與之相比,曹仁顯得冷靜一點兒。

但他的眉頭也是緊鎖,他更不信陸羽提出的那曹操必敗的言論。

“夏侯將軍息怒…”

衛弘當即攔在了陸羽與夏侯淵的中間,不論如何,他得保護“隱麟”這個恩人哪!

“咱們不過是討論,既是討論便會有爭執,無需動怒…何況,陸公子不是還冇講完嘛…”

講完?

在夏侯淵看來,真等陸羽講完了,他就要氣炸了。

卻就在這時。

“報…報…”

大帳外“噠噠”的馬蹄聲響徹,戰馬上的騎士踉蹌著翻下戰馬,整個人狼狽不堪,究是如此…還未到大帳,他就高聲喊道。

“急報,急報…”

“怎麼回事?”夏侯淵轉身,這騎士來的這麼急。

當即,他的心頭升騰起一抹不祥的預感,

與此同時,騎士那有些沙啞的聲音傳出。

“曹公,曹公與蛾賊交戰,大敗,兗州兵幾乎全軍覆冇…濟北相鮑信為救曹公,將自己的戰馬讓出,鮑信將軍則…則慘死於亂軍之中!”

此言一出,滿座啞然一片。



大敗!全軍覆冇!

特彆是濟北相鮑信慘死!

這…

曹仁、夏侯淵的表情凝住了。

濟北相鮑信是誰?那可是大哥曹操的恩人、貴人,自打討董時,大哥與濟北相建立了深厚的友誼。

其後能夠入主兗州,固然有“隱麟”的謀算,卻也少不得濟北相鮑信的從旁助力。

可以這麼說,在兗州,鮑信的地位僅次於曹操,就連曹操見到他,都要恭敬的稱呼一聲老大哥。

況且,鮑信與大哥曹操一樣,也極擅統兵,可…此番,竟是全軍覆冇,慘死於亂軍之中!

“我大哥…我大哥現在如何?”

夏侯淵焦急的問道…

騎士如實稟報。“曹公得鮑信將軍的戰馬已經逃回陳留郡,黃巾賊並未追擊,故而…曹公無虞!”

呼…

長長的喘氣聲!

曹仁與夏侯淵長籲一口氣…

荀彧與荀攸互視一眼,也是長長的籲出一聲。

等等…

猛然間,他們兩人的眼眸中掠過一絲驚詫之色,旋即兩人不約而同的望向了陸羽…眼眸中均帶著一分駭然。

因為,比曹操率領的官兵大敗,濟北相鮑信戰死這些訊息,更令他們震驚的是——陸羽!

夏侯淵與曹仁也漸漸的從震驚中徐徐走出,可隨即,卻被一個更大的震驚給取代…

他們與荀彧叔侄齊刷刷的望向陸羽,因為…此時此刻,他們意識到,如今的局麵…竟和片刻前陸羽的預測一模一樣!

方纔,陸羽提出…以《孫子兵法》中“全勝”的觀點去解析大哥曹操征討黃巾這場戰役,結論隻有一個——官兵大敗,而現在,一切成真!

夏侯淵再望向陸羽的眼神又變了,變得複雜無比。

一個十五歲的清瘦公子,僅僅憑著所謂的“理論”,就能分析出一場戰事的勝敗…

若這種話是經由他人之口傳到自己耳朵裡,夏侯淵決計不信!

可現在,親耳所聞,親眼所見…這個年輕人,對兵法的理解已然達到何種地步?

對局勢的判斷、洞悉,又何其可怕呢?

此刻,所有人目不轉睛的凝望向陸羽,唯獨衛弘,他一縷鬍鬚…心頭暗道。“隱麟說的話,你們卻當成耳旁風…唉…唉…”

“咳咳…”

被這麼多人看著,陸羽頓時有點不好意思了。

“諸位將軍,先生…這《孫子兵法》中的‘全勝’一策,還需要我繼續解析麼?”

解析,解析個錘子?

曹仁和夏侯淵恨不得即刻把陸羽給送到大哥曹操麵前。

現在?還有必要驗證麼?還有必要去用什麼《孫子兵法》考驗他的才學麼?

事實勝於雄辯,這小子機敏、聰慧、無論是對兵法的理解,還是洞悉力…均遠超常人。

甚至,已經有然有點妖孽了!

“妙才,大哥那邊剛剛遭逢大敗,蛾賊勢大,今夜若是趕回陳留郡怕是會有風險!”

“不如明早動身,由譙沛軍團護送陸公子與兩位先生去見曹公可好?”

曹仁提出了他的建議…

夏侯淵又深深的望了陸羽一眼。“再好不過…”

講到這兒,夏侯淵當即大聲吩咐。

“來人,準備一間寬敞、乾淨的大帳,今夜…就委屈下陸公子,在此間睡上一覺!”

很顯然,夏侯淵對陸羽的態度再度發生钜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