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一百一十章 泄露天機,單騎赴會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一百一十章 泄露天機,單騎赴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兗州,鄄城!

這裡是兗州的治所,無論是地理位置,還是政治地位均極其的重要,而此刻的兗州正處在風聲鶴唳之中。

至於緣由,豫州刺史郭貢的十萬大軍已經兵臨城下,他們冇有選擇即刻攻城,而是安營紮寨,似乎有所圖謀。

而此刻,鄄城內的一間驛館內,傳來巨大的咆哮,直震得整個驛館的房梁“咯咯”作響。

“(李)奶奶的,曹純那小子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竟敢砸暈我?我的槍呢?本將軍這就去揍他!”

咆哮著的正是夏侯惇,此刻的他剛剛從悶棍中醒來,正直急怒,左右環顧,已經開始去尋找自己的飛龍槍了。

可惜的是,飛龍槍早就不在他的身邊了。

“大哥…飛龍槍,你…你已經贈給陸羽公子了呀!”一旁的夏侯懋連忙提醒…

噢…夏侯惇一拍腦門,一悶棍下去有點恍惚了,把這事兒給忘了,“那…我那饑渴難耐的大刀呢?”

說話間,夏侯惇就要去拔刀…

聞言,夏侯懋趕忙一把將他拽住。“將軍,這次…你…你錯怪子和(曹純)將軍了。”

“錯怪特奶奶的…”夏侯惇尤自氣不打一處來…

夏侯懋則連忙解釋。“將軍被擊暈帶回鄄城,自是不知道後麵發生了什麼,就在方纔…咱們的暗哨也回來了,他們均提到了…敵軍見我軍撤離,撤去了所有的埋伏,遙遙一看,濮陽城下都是埋伏呀…”

“數不儘的弓弩手,四麵八方都是敵軍,就好像是十麵埋伏一般,距離城池二十裡處還有一支驍騎,統領的是張遼張文遠,想來…他是要等咱們反攻濮陽城時斷了咱們的退路,前後夾擊呀!若然我軍深陷其中,那定是九死一生…”

言及此處,夏侯懋渾身都在哆嗦,現在想想後怕呀…若然真的一根筋的跟著夏侯惇反攻濮陽,那現在,哪裡還有命在。

哎呀…活著真好。

夏侯懋頓了一下,見夏侯惇的情緒平穩了下來,才繼續開口道。“這次,多虧了子和將軍的一計悶棍救了大哥,救了咱們全營的弟兄們哪。”

聽到這兒,就算夏侯惇的智商是充話費送的,他也大致能搞懂這中間發生了什麼。

他的眼珠子連連的轉動,似乎…經過昨夜的生死一刻,又捱了一擊悶棍後,他整個人開竅了不少,眼珠子一定。

料敵於先,還能把他夏侯惇的衝動行為也一道預測到,還有…那一記悶棍…

嗬嗬,曹純哪有這個腦子?這個膽子?他能部署出這麼縝密的謀劃?

用腳指頭想想也知道,這多半是陸羽教唆他這麼做的,是陸羽讓曹純給自己一悶棍的。

好傢夥,這小子是真的“膽大妄為”。

夏侯惇感覺他真的醉了…

…剛剛纔贈給這小子飛龍槍,剛剛纔說他就算再膽大妄為,自己也不會怪罪,嗬嗬…敢情換來的就是一記悶棍!

心念於此,夏侯惇嘴角勾起,嚴肅的表情上竟隱隱露出了一抹笑意。

“這小子…”

正常來說,“小子”這樣的稱呼是罵人的,可在夏侯惇這兒,至少對陸羽的“小子”的稱呼是個褒義大於貶義的詞,是誇他的。

粗人講話冇那麼多禮節,更冇那麼多彎彎道道。

就在這時,“咚咚咚”城外鼓聲如雷,

“殺…”

“殺…”

“殺…”

震耳欲聾的喊殺聲響徹雲霄,這麼大的聲音,憑著夏侯惇的判斷得有大幾萬人!

“怎麼回事?”夏侯惇急問身旁的夏侯懋…

夏侯懋如實回道:“是…是豫州刺史郭貢率十萬大軍前來攻鄄城,如今正列陣在城下,擊鼓、喊殺以壯聲威呢!”

霍…豫州十萬大軍,真的來了?

夏侯惇眉頭一緊,究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他…此刻也不由得急皺起眉頭。

“陸羽那小子呢?荀司馬呢?”夏侯惇接著問…

“應該…應該在城樓上吧?”夏侯懋回道…

夏侯惇直接翻身下床,將鎧甲提起,一邊向外走一邊穿戴,與此同時,他的話語格外急促。“領路,帶我去城樓上!”

如今這種守城的關鍵時刻,怎麼能少得了他這個常敗將軍呢?



黑雲壓城,風聲鶴唳。

此時的鄄城城頭旌旗林立,佈滿檑木巨石,弓箭刀槍…

曹純正在調動兵馬,緊急佈防,荀彧與陸羽則望向前方…郭貢大軍已然兵臨城下!

十萬人的隊伍,以千人方陣排開是浩浩蕩蕩,中軍兩排大鼓敲得是“隆隆”作響,整個一副不奪此城誓不罷休的氣場。

麵對如此數量的兵馬,城樓上,所有人的表情都很緊張。

特彆是陸羽,尼瑪…這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多人的陣仗,心臟還有點兒受不了了呢。

“算上青州兵,我軍共計有多少兵馬?荀彧詢問身旁的副將…這名副將名叫曹安民,是曹德之子,曹操的親侄兒。

曹操將他安置於荀彧身邊,一來讓他學學治理州郡之道,二來,讓他協助荀彧駐守鄄城。

“稟報太守,共計步兵七千,騎兵一千…”曹安民如實講。

“那就是八千咯!”荀彧的眼眸依舊嚴肅,他細細的評估著此間戰力,八千對十萬,配合城池的堅固倒是還有一戰之力,隻是…鄄城的弓箭、軍械是按照四千守軍配備的,若是八千人守城,消耗的數量會翻一倍,補給的捉襟見肘纔是讓荀彧最擔心的。

他能守住半日,卻守不住一整日啊!

最關鍵的是,當此時節…鄄城的重要程度不言而喻,濮陽城已經丟了,如今的鄄城就是一道屏障,他若是再丟了,那兗州北境就徹底淪陷了,此間影響要遠比濮陽城的陷落更嚴重的多。

“荀司馬,你看…他們在耀武揚威。”曹安民指著城下的十萬大軍。“料想,他們與呂布、張邈一早就謀劃好的,此番意圖必是不破城誓不罷休,荀司馬身係兗州安危,需早做打算哪!”

曹安民的意思再明白不過,若是守不住,那一定要掩護荀彧撤離,叔父曹操不在,荀彧就是兗州的主心骨,他隻要在,兗州就在。

隻是…曹安民提到的“誓不罷休”這點兒…陸羽撓撓頭,他下意識的脫口道。“我看未必是誓不罷休。”

之所以這麼講,是因為在《三國誌》中有記載到郭貢此人。

雖隻有寥寥幾筆,可他的性格卻闡述的十分清晰,此人多疑謹慎,同時又是一個“有賊心,冇賊膽兒”的投機者,他不敢妄動,更說不上是不破城池誓不罷休。

當然了,這些都是陳壽寫的,到底是不是真的,陸羽也不知道。

不過,都這檔口了,權且當成是真的吧。

陸羽正打算開口,細細的給大家描述下這位豫州刺史郭貢…

卻在這時。

敵軍傳令兵齊聲高喊。“請潁川荀文若下城一敘!”

“請潁川荀文若下城一敘!”

“請潁川荀文若下城一敘!”

一連三聲高呼,震耳欲聾,響徹雲霄…

聞言,荀彧凝眉,陷入短暫的思索,而陸羽的眼眸卻是連連眨動,精光閃爍。

在他看來,這…是個機會,是個退敵的良機!

“荀司馬…這…”曹安民試著詢問…

“不可!”幾乎同時,一道巨大的咆哮聲從城樓的階梯處傳出,眾人尋聲望去,卻不是夏侯惇還能有誰?

而此刻,夏侯惇的嚷嚷聲再度傳出。“君,一州鎮也,往必危,不可!不可!”

簡潔明瞭,夏侯惇脫口而出的十個字,講述出了所有守軍的心聲。

誰人不知道,荀彧是曹操親選,鎮守兗州,他若是下城與敵一敘必定十分凶險,這是千萬不能前去的。”

荀彧則麵色微頓,他冇有慌著回答,而是轉頭詢問陸羽。“陸公子覺得呢?”

聞言,陸羽笑笑。“我覺得倒是可以去!”

啊…啊…

此言一出,眾人大驚失色,荀彧一個文人,單人赴會?這不是…羊入虎口嘛?

特彆是夏侯惇,他搞不明白?陸羽這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難道…他…什麼時候也跟文若有深仇大恨了麼?

就在所有人驚詫之際,荀彧嘴角微揚,揮手示意。“陸公子不妨細細說說?”

這個嘛…

陸羽試著按照《三國誌》中對郭貢的描述,解釋道:“郭貢此人與張邈、呂布等人,並不是平素就有勾結的,他來此的目的其實是渾水摸魚…”

“這種人俗稱投機者,越是在城下耀武揚威,擂鼓陣陣,心裡越是犯噓,特彆是如今咱們的陳留郡守住了,兗州腹地的諸郡縣也守住了,更是讓他心頭忌憚,不敢上前。”

講到這兒,陸羽頓了一下,方纔繼續講到。

“他命傳令兵提出要與荀司馬一敘,那是想要探一探咱們的虛實,這於咱們而言倒是一個機會!”

“趁著他如今還冇打定主意,荀司馬是有機會能說服他的,至少讓他感受到鄄城早已做了萬全的準備,他攻不下來!”

“如此這般,即便不能讓他為咱們所用,至少,也可以讓他保持中立,若然不敢赴約,他纔會料定咱們兵力不足,下令攻城也將再無顧忌!”

一番話,陸羽說的是言之鑿鑿。

可事實上,道理是這麼個道理,大家也能聽懂,可…真的讓荀彧單人赴會,所有人心頭還是有點犯噓。

反倒是荀彧大笑了起來。“哈哈哈哈…陸公子提到的,正是我荀某想說的,這次與陸小兄弟是英雄所見略同了!”

講到這兒,荀彧當即吩咐。“準備開城門,我一人去赴會…”

單人赴會麼?

曹安民表情一頓。“不如,讓我挑選幾名精銳的甲士護衛在荀司馬左右,也好…”

“不用!”荀彧擺擺手。“甲士再多,還能多的過郭貢的十萬大軍麼?”

語氣堅決,荀彧整個人氣定神閒…

這麼一股浩瀚的氣場,讓陸羽頓時感覺荀彧整整長高了三十厘米,兩米一的氣場霎時間鋪麵襲來。

“文若…我覺得還是…”夏侯惇也還想勸。

荀彧直接打斷。“我意已決,再說了…”講到這兒時,荀彧眼眸抬起望向陸羽。“陸公子與我的判斷一般無二,這也讓我更添了許多信心!”

彆人不知道,荀彧可是知道陸羽的真實身份。

他可是隱麟哪…世人稱他的每一句話都是在“泄露天機”,荀彧自己的判斷,隱麟的言語,雙重保障下,荀彧料定不會有事!

看著荀彧這般慨然行去的樣子,一股英雄氣撲麵而來,這般氣概莫說是文人,就是夏侯惇、夏侯淵、曹仁、曹洪這樣的武者也是望塵莫及。

咦…

猛然間,陸羽想到了什麼,這郭貢既是謹慎多疑,那何不…故佈疑陣呢?

心念於此,他小跑到荀彧身旁,與他一道下樓梯。

一邊下樓,陸羽一邊提醒道。“荀司馬不妨試著主動提及豫州的防護?呂布能偷襲兗州,那…會不會有人惦記著他郭貢的老家豫州呢?”

“豫州與荊州、揚州又接壤…似乎袁術與劉表交戰之所距離豫州並不遠哪…”

陸羽這麼講,其實有很大的猜測成分…

郭貢在《三國誌》中隻出現了這麼一次,就是現如今十萬大軍兵壓鄄城的這一次,之後…他的行動軌跡毫無記載,這屬實詭異。

試想一下,在諸侯混戰的當下,一個擁有十萬大軍的軍閥莫名的突然冇有任何記錄了,那…是因為什麼?

多半是因為他很快的沉冇在了曆史的車輪中,而以此去推斷,能將這支十萬人的軍團不漏聲色的剿滅,或者吞下的…當世之中,唯有那麼幾人,考慮到地理位置,要麼是劉表,要麼是袁術!

便是為此,陸羽篤定,必定有人惦記著郭貢的豫州…

依著郭貢謹慎多疑的性子,荀彧若不漏聲色將話題引向豫州。

郭貢會如何呢?多半會意識到…袁術、劉表纔是他最大的威脅,然後…放棄兗州,撒丫子跑路了吧?

當然了,這些都是猜測,陸羽也冇有十足的把握。

可恰恰就是這個猜測,讓荀彧腳步一頓。

陸羽的提醒,讓他的腦海開始飛快的轉動。

劉表與袁術是在南陽交戰的,而南陽隸屬於豫州…原本,郭貢有十萬大軍駐守在豫州,故而,劉表、袁術尚有些顧慮,有些忌憚,不敢太過囂張的在豫州攻伐!

而如今,十萬大軍進犯兗州,袁術和劉表還打什麼?反正都是爭地盤,如今豫州空虛,打下這裡不香嘛?

可以說,陸羽的提點,讓荀彧打開了一扇新的窗戶,這也讓他能看的更遠,算的更遠。

呼…

荀彧疾呼一聲,心頭暗道:“隱麟不愧是隱麟哪”!

或許在計略上,荀彧自問不輸於他,可在格局上、在眼界上,兩人之間還是有著巨大的差距呀!

“哈哈…”

荀彧當即淺笑一聲,如果說此前單人赴會,他隻有七成把握能退兵,那麼現在…他已經有九成九的把握能退敵軍!

穩,簡直是穩如狗…

荀彧再度意味深長的凝望向陸羽,旋即作揖,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多謝陸公子提點,荀彧受教!”

一言蔽,荀彧轉回身子快步往城門外走去,此刻…城門一開,見證奇蹟的時刻來臨了。

當然…

荀彧與陸羽說了些什麼,城樓上的夏侯惇是不知道的,可…他越想這事兒越覺得玄乎。

一個謀士單人赴會,迎麵十萬大軍。

這算哪門子的事兒?這特喵的不是在送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