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十一章 一葉障目不見泰山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十一章 一葉障目不見泰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所有人豎起耳朵,等待著陸羽對“道”字的解析。

而陸羽的聲音適時傳出。

“孫子提到‘五德’——智、信、仁、勇、嚴,依我所見,若要做好內部的‘道’,為將者首先當做好‘信’、‘仁’、‘嚴’三點!”

“所謂‘信’,就是言行一致,賞罰有信,該賞就賞,該罰就罰,將戰利品分給有功之人,而那些冇有功勞的即使是一枚錢幣也得不到!將領不吝嗇才能做到賞罰有信,將領公正才能做到‘罰不遷列’,否則即便是罰也起不到威懾效果,反倒是容易讓士兵倒戈!”

嘶…

聽到這兒,曹仁與夏侯淵均有所悟。

怪不得他們大哥曹操如此在意‘賞罰有信’,竟有這一層關係。

平日裡,他們看大哥如此行事,隻知道這樣做兵馬上下一心,一往無前…卻是並不知其所以然。

此番,聽過陸羽的一番款款講解,當真是悟了呀!

而此刻,陸羽的話還在繼續。

“說完‘信’,再說‘仁’與‘嚴’,仁要求將領必須愛撫下屬,戰國時期,魏的將領吳起給長瘡的士兵吸膿汁,士兵的母親大哭,說吳將軍曾給孩子他爸吸過膿汁,結果他爸為了報恩戰死了,現在,將軍又給我兒子吸膿汁,我的兒子必定戰死殺場!”

“‘仁’對應的便是‘威’,也就是所謂的‘嚴’,將領既對下屬無微不至的關懷,還要懂得在下屬過錯時嚴厲的懲罰下屬!讓他們明白令行禁止,否則就要遭受嚴厲的懲罰!”

“如此這般,無需五德,便是將領能做到‘信’、‘仁’、‘嚴’這三點,內部的‘道’便算是建設完畢且無堅不摧!”

此言一出,眾皆嘩然!

…精辟!屬實精辟。

如果說此前荀攸的目的是藉著請教之名考考陸羽,那…現在的他,就是切切實實的請教了。

陸羽的言論,陸羽的觀點儘數解惑了荀攸心頭的疑竇,讓他豁然開朗!

為將五德,智、信、仁、勇、嚴,縱觀古今也不可能有一將全部做到,可依著陸羽的分析,拋開“智”、“勇”這些硬性條件,隻要能做到其外的三點,內部的‘道’就算是樹立而起,這樣的一支軍團自然戰無不勝、無堅不摧!

荀攸淺淺搖頭,此前他自己當真是閉門造車,一葉障目不見泰山了!

此時此刻不隻是荀攸,夏侯淵、曹仁、荀彧,甚至包括蔡昭姬在內,包括每一個副將在內,每個人都是受益匪淺!

深入簡出,陸羽是用最“淺顯”的話語詮釋著最“艱深晦澀”的兵法,這與此前那些先生、將軍“故弄玄虛”的**截然不同,可以說,讓人一下子就記下,且死死的印在腦中。

“我的理解就是這些,或許還有些淺顯的地方,還望荀先生賜教…”

陸羽依舊是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一副晚輩向長輩請教的樣子。

請教?

嗬嗬…嗬嗬嗬…

荀攸頓時覺得慚愧,請教?這分明是他在向這位十五歲的少年請教。

僅憑這一席話,陸羽對《孫子兵法》的理解遠遠超過他!

“哪裡,哪裡…”荀攸趕忙扶起陸羽。“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不想陸公子對《孫子兵法》的理解達到瞭如此程度,今日荀某不虛此行啊!”

如此難得的機會,荀攸恨不得把他心頭對於《孫子兵法》中所有的疑問儘數拋出。

可礙於這麼多人圍觀,他隻能挑選最在意、最難的幾個問題詢問。

“容荀某再請教陸公子,《孫子兵法》中所謂的‘全勝’又當如何理解?”

全勝!

這個…

究是陸羽也不由得輕敲腦門,這問題比起方纔的“道”,那難度豈止是飆升了一倍!

若要細細解析,都能寫一篇論文了…

誠然,陸羽在穿越前也看到過許多論證孫武‘全勝’觀點的論文,說白了,就是以萬全之策用最小的代價獲取全域性勝利的理論,放在後世,這中間涉及到的辯證法與方法論,怕是一篇數萬字的論文都寫不完、講不清楚!

這要從哪開始講呢?

見陸羽這邊沉默,荀攸笑著說道。“這個問題我苦思冥想數年,也尚處於最淺顯的理解,看來,陸公子也覺得有些難解呀?”

能理解“道”,已經證明陸羽對《孫子兵法》最少有七、八成的理解,可終究是年輕,終究隻有十五歲,荀攸都不能明悟的“全勝”,陸羽又如何能解析呢?

這話算是荀攸給陸羽個台階…

冇曾想。

陸羽語出驚人…

“倒是不難理解,隻是講解起來有些長…”

呃…這…

荀攸一怔,他心裡捉摸著,這陸羽當真能講?

不等他反應過來。

咳咳…陸羽一聲輕咳。

荀攸當即會意,急忙轉身道:“曹將軍,夏侯將軍,荀某可否替陸公子討杯水喝!”

噢…噢…

曹仁與夏侯淵這才反應過來。

說了那麼一大堆,肯定嗓子啞了!

疏忽了,疏忽了。

“來人,取山泉水…快讓陸公子潤潤喉嚨!”

夏侯淵當即吩咐道…

不多時,自有副將端來數碗水,不單單是陸羽,每人的桌前都擺放了一大碗。

陸羽抿了一口,潤了潤喉嚨,這纔開口。

“所謂全勝,字麵理解是最大限度地使敵人屈服,將敵我雙方的損失減少到最小!其核心點在於謀算全域性,懂全破,定全策!”

“在作戰大方略上力爭完滿的‘全’;在實踐中,則主張‘全’‘破’結合,以‘小破’求‘大全’!說到底,就是上兵伐謀,攻敵攻心!再細緻的去講,內容就比較多了,比如‘攻心戰’、‘經濟戰’、‘聯盟戰’等…”

講到這兒,陸羽頓了一下,他的意思是就講到這兒得了!

穿越前,他最煩聽人說教了,此番真的長篇大論的說教…保不齊,讓這一乾將軍、謀士都反感了!

哪知…

陸羽話音剛落。

“陸公子,你且細細的講講唄…”曹仁直接把臉湊到了陸羽的臉前,一副對知識無比渴望的表情。

此刻,他對陸羽下意識的稱呼已經從‘小子’改為了‘陸公子’,儼然,這是已然把陸羽當成一位合格的謀士了!

“是啊,今夜還長,我們也不困!”夏侯淵附和道,他最虛心求教了…

算起來,也有好久大哥曹操顧不上向他們這些族弟們講解兵法了!

“哈哈哈哈…”

荀攸也是一縷鬍鬚。“上兵伐謀我懂,攻心戰、經濟戰、聯盟戰,字麵意思我也懂。”

“隻是,如何運用到實戰中,就有些繁雜了!陸公子不妨舉例細細說說!”

舉例子嘛?

陸羽又撓撓頭,眼珠子轉動,很快,他想到了什麼,脫口道。“對了,曹公如今正帶兵去攻打兗州境內的黃巾賊!我且以這次的戰局來分析好了…”

“不過,我話說到前頭,按照我的分析,曹公此戰必敗,而且會敗的極慘!”

嘩…

嘩啦啦!

此言一出,滿座寂靜,周遭的空氣彷彿一瞬間凝固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