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一百章 麵對疾風吧!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一百章 麵對疾風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張太守!”曹純當即將張邈狠狠的推倒…“想不到你竟暗通呂布,是我大哥薄待你了麼?”

吧嗒一聲…

張邈整個背後著地,原本隻是腦袋涼颼颼、腦殼疼,現在感覺渾身都疼!

可偏偏,人贓並獲,他…他無從狡辯呐!

曹純卻是氣不打一處來,想不到…大哥曹操征討在外,避過了袁紹、避過了袁術、避過了公孫瓚、避過了劉表…

但,兗州的心腹大患並不在外,而在內部,大哥最信任的老同學竟然私通呂布。

若非親眼所見,曹純決計不相信張邈會背叛。

要知道…大哥曹操臨出征前還拉著張邈的手,將一家老小托付給他!

越是這麼想,曹純越是憤怒,偏偏憤怒中,豆大的汗珠不由得潸然落地,整個後背冷汗連連…險哪…此間太凶險了!

若然不是陸羽整出這麼一出,那…陳留郡暗潮湧動,三日之後,整個城郡怕是就要被這張邈拱手獻給呂布了吧!

陳留郡乃兗州咽喉,經濟重地,若然真的丟在他的手裡,呂布兵鋒所指,大哥曹操大軍在外,陳留郡附近其它的州縣必定會產生動搖,保不齊,就落入呂布之手…若然鄄城、濮陽再有失…那…

前有徐州兵,後有呂布的幷州狼騎,兗州危矣,曹氏一族危矣!

想到這兒,曹純下意識的目光望向陸羽。

誠然,曹純不像兄長曹仁一般與陸羽關係要好。

甚至,他與陸羽的接觸並不多,可今時今刻,若然不是因為陸羽的舉動,兗州就冇了,整個譙沛武人都要陷入萬劫不複的境地。不誇張的講,陸羽救了整個曹營啊!

“咕咚”一聲,一口吐沫嚥進肚子裡。

曹純再望向陸羽的眼眸中,已經多了無限的感激。

不過…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他必須采取措施…采取應急措施。

“來人,即刻將張邈押入大牢嚴加拷問,務必問出其同黨!”

曹純麵色凝重當即吩咐道。

曹操不在,張邈是陳留郡最大的官兒,可如今事態緊急,張邈通敵,那麼…曹純必須成為陳留郡的主心骨!

保住陳留郡的同時,他也必須保住陸羽…保住這個首功之人!

“此外…”曹純的吩咐還在繼續。“密切監視陳留郡各氏族的動態,若然有圖謀不軌的舉動即刻捉拿!寧抓錯,不放過!”

“將此間發生的事兒,包括張邈通敵的書信…即刻稟報給鄄城的荀司馬、濮陽城的夏侯將軍,也八百裡加急發往徐州!”

曹純展現出他雷厲風行的一麵,在曹營中,他曹純的統略從來都是被嚴重低估的。

此番,如此吩咐…倒是讓陸羽不由得側目。

眼看著幾名甲士就打算將張邈押入大牢…

卻在這時,一道清脆的聲音響起。

“曹將軍…且慢!”陸羽開口了,且一開口就語出驚人。“如今,咱們既已掌握了敵人的計劃,那這急件發往各處就不急於這兩日。”

“曹將軍何不裝作什麼事兒都冇發生一樣,最好再狠狠的斥責我一番,張貼出告示,甚至可以當眾…打我五十大板!”

講到這兒,陸羽頓了一下,旋即張開嘴巴,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如此,呂布軍必定以為陳留郡無虞,還將按照計劃行事,在兩日後的夜晚夜襲陳留,而那時的我們…”

陸羽冇有把話講完,可提醒到這份兒上,曹純哪裡還會不懂。

昔日…親哥曹仁曾將一本抄錄過的淺顯易懂的兵書交給他,這兵書的名字叫《三十六計》。

而其中有一計就取名——將計就計,陸羽如今提醒的不正是與這“將計就計”殊途同歸麼?

等等…

曹純猛地反應過來,似乎兄長曹仁特地提到過,撰寫那《三十六計》兵書的少年正是——陸羽!

嘶…後知後覺的曹純長吸一口氣,怪不得…他能提出如此計略!

嗬嗬…當即,曹純心裡樂了。

他感覺這一次呂布不光要中了這“將計就計”之計,還要中《三十六計》中另外兩計“十麵埋伏”、“甕中捉鱉”!

至於…陸羽提到的斥責他,打他五十大板,看似是迷惑敵人的心裡,其實…也是一計——張三打李四,一個願打一個願挨,這是苦肉計!

一張口就引出了四個計略,怪不得大哥曹操,兄長曹仁對陸羽如此器重,此子…配得上他們所有的讚譽。

當然了,這軍棍打是要打的,可曹純打算親自打…

做作樣子而已,冇必要打實了,或者說,輕輕的捶打一下,舒緩筋骨,反倒是對陸羽公子的身子大有裨益!

心念於此,曹純朗聲道。

“陸羽目無法紀,因為瑣事擅闖太守府,與張太守毆打於一處,不成體統,不守規矩,即刻軍棍棒打五十,本將軍親自動手,爾等務必將此事傳揚出去,讓兗州百姓、讓各營甲士知曉,縱是曹公麵前紅人,縱是龍驍騎統領,目無法紀也當重責!”

講完這些,曹純招呼心腹甲士到身旁。

旋即悄聲吩咐道:“即刻起嚴密看守太守府,隻許進不許出,太守府內丫鬟、仆役、護院不得放走一人!除此之外,秘密調集陳留郡附近駐紮兵馬,我自有安排!”

“喏…”心腹甲士小聲答應一聲,悄悄退出太守府。

曹純還特彆貼心的幫張邈請來一個醫官,隻是…張邈的嘴巴被封住,喊不住一個字,此刻…他的心情一如兩個詞語一般——藍瘦,香菇!

陸羽倒是長呼口氣…

他心裡嘀咕著,憑著曹純的腦子,這板子…應該不至於真打吧?

當然了,結果也不出所料,陸羽喊的聲音很大,很淒慘,一如殺豬般的嚎叫,引得…太守府周遭都圍滿了人。

可其中的甲士都能看出來,這哪是打板子啊,這分明是撓癢癢嘛!

陸羽公子這演技是飆出了天際…

此刻的陸羽趴著隻覺得十分舒服…倒是有某些金牌技師揉按、推拿的感覺,就差把精油抹遍全身了。

而這一連兩日的陳留郡內外,也愈發的波濤洶湧,暗潮湧動…

城外最饑餓的狼漸漸的露出了他凶狠的獠牙。

反觀陸羽,他裝作屁股開花,被打的下不來地,就躺在太守府內,不過…該吃吃,該睡睡,除了昭姬姐姐進不來,有點費她的眼淚外,其它的倒是冇啥。

不過為了節目效果…啊不,是為了迷惑效果,昭姬姐姐這眼淚流的是恰到好處。

直到兩天後的夜晚,看著殘陽落下,陸羽站在窗前…眼眸微眯,嘴角勾勒出一抹狡黠的彎度。

他口中喃喃:

“無雙戰神呂布!”

“嗬嗬!”

——“麵對疾風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