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 第一章 九霄龍吟驚天變,一遇隱麟便化龍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一章 九霄龍吟驚天變,一遇隱麟便化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公元192年,也就是初平三年,反董卓聯盟破裂,漢末諸侯混戰的十年開始了。

同年三月,這是魏武霸業揚帆啟程前最黑暗的一段日子,也是曹操最失意的時刻。

好不容易向老大哥袁紹借到一塊地盤,如今的曹操麵臨著最嚴峻的考驗。

兵少,城小,寄人籬下,強敵環伺……

如何破局,三十八歲的曹操一籌莫展。

恰逢此時,一封來自徐州琅琊郡,父親曹嵩親筆撰寫的書信讓曹操為之一振。

他當夜悄悄的趕往徐州,要麵見父親。

至於緣由,這一封信中,提到了一個人的名字,準確的說,是一個人的稱呼——隱麟!





“大哥,你也信這坊間傳言,隱麟之語泄露天機之事?”

黑夜中,兩個魁梧的男人一邊駕馬一邊交談。

其中長相英俊的那個乃是曹操的族弟曹仁,另外一個低低胖胖,細眼長髯的則是曹操!

“由不得咱們不信!”

曹操朗聲道…

“討董前,聽聞琅琊郡諸葛氏一族的諸葛玄曾接濟過這隱麟姐弟,隱麟便提出讓他變賣祖產購置糧食、馬匹,果然,不過經曆了一場討董,糧食與馬匹的價格翻了一百多倍!諸葛氏賺的盆滿缽滿,一躍超過‘魯’家,成為了徐州最有名的富商!”

“還有,聽聞洛陽城烈侯衛青的後人也接濟過隱麟姐弟,隱麟提出要他逃離洛陽,果不其然…董賊倒行逆施,遷都長安,洛陽焚燬,屍橫遍野!這衛家後人也算是逃過一劫!”

“除此之外,北海孔融也因為幫助隱麟而受到他的指引。麵對來勢洶洶的蛾賊攻勢,隱麟替他謀得一驍勇戰將太史慈,更是替他邀來平原劉備的助力,這才大退黃巾!”

“有關隱麟的傳聞太多了,父親此番書信中既提到隱麟之策,我曹操寧信其有,且先去一窺究竟,駕…”

言語間,曹操再度揮動馬鞭…

此時此刻…

他極度渴盼儘快的趕至徐州琅琊郡,去探明隱麟對父親的提示。

保不齊,這就是他如今不利局勢下的破局之策!

更或者進一步說,若然能將隱麟收入麾下,那…天下局勢,就是另一番光景了!



徐州,琅琊郡,曹家府邸!

“父親,隱麟可在府上?”

曹操快步闖入…

整個人顯得急切且慌亂。

與他的樣子截然相反,此刻的曹嵩正慢條斯理的品著眼前的酒水。

“孟德,莫慌…”

“為父也未見到隱麟,隻是聽聞這隱麟在彭城,特地派人送去糧食、玉帛,順道探問下關於你的破局之策!”

這…

曹操的眼眸中閃爍出一抹失落。

隱麟竟不在府邸,可惜了!

不過很快,他的眼睛中恢複了神色。“父親,隱麟提示的破局之策是什麼?”

“兗州!”

見曹操語氣急促,曹嵩也不隱瞞。“隱麟隻說,兗州牧劉岱即將殞命,兗州群龍無首,曹孟德可圖之!”

嘶…

兗州?

儘管,兗州境內有黃巾軍叛亂,外部有袁術、袁紹虎視眈眈,可…比起他曹操向老大哥袁紹借得的東郡之地,兗州無疑地盤更大,人口更多,更能夠大展拳腳!

隻是…

謀取兗州談何容易?

“父親,隱麟斷定劉岱將死,怕是有些武斷了吧。”

“劉岱身為兗州牧,周遭有數不儘的兗州兵護衛,哪裡那麼容易身死…若然他安然無恙,隱麟這一係列的謀劃便是胎死腹中,毫無頭緒啊!”

曹操凝眉問道,臉色並不好看。

曹嵩一邊縷著鬍鬚,一邊端起酒水,輕輕的抿了一口。“對於天下局勢,世人的生死存亡,隱麟還從未預判錯誤!”

“隻是…”曹操再度開口…“兗州牧劉岱身死的判斷,還是有些武斷了!”

話音剛落…

“報…”

一名曹府的族人匆匆闖入閣宇。

“老太爺、大公子,兗州傳來準確訊息,兗州牧劉岱在征討蛾賊時不慎墜馬,被蛾賊亂刀殺死…蛾賊勢大,如今兗州群龍無首,岌岌可危!”

“各氏家大族正在商議,打算推舉一位新的兗州牧主持大局!”

嘶…

此言一出…

曹操的臉色一下子僵住了。

“劉岱,兗州牧劉岱真的墜馬殞命了?兗州群龍無首?”曹操瞪大眼睛望向曹嵩,整個身子似乎虛脫無力了一般,癱坐在竹椅上!

“孟德,現在你總該信這隱麟之語了吧?”曹嵩反問。

“這…”

原本對隱麟關於兗州的預測,曹操內心中多少有點兒保留。

可現在…事實就擺在眼前,勝於雄辯!

“這隱麟當真能未卜先知!”

“父親…”曹操豁然而起,精神為之一震。“隱麟可還有其它的提示?孩兒該如何謀得兗州呢?”

曹操的耳朵幾乎貼到了曹嵩的嘴巴上…

滿臉就寫滿了四個字——迫不及待!

不是對父親的話迫不及待,而是對隱麟的提示心如火焚!

“孟德這話,父親派出的族人也詢問過隱麟,而隱麟的回答是一連幾個問句!”曹嵩的眼眸眯起。

“問句?”曹操連忙追問道…

曹嵩的語氣則變得嚴肅了起來,言語間更是一絲不苟。

“是誰假借獻七星寶刀,謀刺董賊?”

“十八路諸侯討董,是誰發起的?”

“董賊焚燒洛陽,擄走天子退往長安時,十八路諸侯裡,有誰曾去追過?”

“都是我曹操啊!”曹操下意識的脫口回答…

“那…”曹嵩接著問。“兗州境內,如今官位最大的陳留太守張邈是誰的老同學?手握兵權的濟北相鮑信又與誰一見如故?”

“也是我曹操啊!”言語間,曹操的嘴角揚起,這一刻,他已經有些明悟了!

五歲隱麟的提示已經足夠明顯…

刺董、討董、追董,這一係列的行動讓曹操的名望響徹九州,兗州氏族與百姓自然信服;

兗州最大的氏族,陳留太守張邈、濟北相鮑信這一層人脈,更是讓曹操入主兗州的計劃成為可能,如此說來…這兗州牧,他曹操還真的是當仁不讓,捨我其誰?

呼…

想通這一節,曹操長長的撥出口氣。

往日心頭的陰霾這一刻化為了一縷縷塵埃…

不過…

此刻,他的表情依舊是驚詫連連,除了震撼於隱麟精準的提示外,曹操更驚駭於“隱麟”對局勢的洞悉力與判斷力!

區區十五歲卻能洞悉天下局勢;

身處徐州卻能對兗州形勢成竹在胸!

這究竟得有何等逆天的洞悉力與判斷力。

怪不得月旦評有言——得隱麟者,可終結亂世,雄霸天下!

一時間,曹操對“隱麟”無比好奇與渴盼!

“父親,還請您時時探尋隱麟所在,但凡有他行蹤,縱然是千裡、萬裡,我也要親自拜訪,請他出山相助!”

“月旦評誠不我欺,得隱麟者可得天下!”

留下這麼幾句話,曹操平複了下激動的心情。

當務之急,得速速趕回東郡,邀張邈、鮑信前來商討入主兗州事宜。

隱麟已經提示到這般地步了,若再拿不下兗州,他曹操真想一耳光扇死自己!

“噠噠噠…”

馬蹄聲響徹,曹操與曹仁,兩人兩騎消失在黑夜的官道上。

“呼…”

曹嵩望著曹操離去的背影,口中喃喃。“坊間傳言,隱麟也在尋英主啊,這個英主會是誰呢?”

“九霄龍吟驚天變,一遇隱麟便化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