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遊戲 > 人在漫威開店_剛成毀滅日 > 第一百四十九章 莫名出現的王老實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人在漫威開店_剛成毀滅日 第一百四十九章 莫名出現的王老實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外界的紛亂聲倏然消失了。

三道身影挾裹的破空聲消失了,陰風的呼嘯聲消失了,各種奇怪的白影發出的詭異低語聲消失了,就連那樹乾上的臉龐發出的嘶吼聲,也消失得無影無蹤。

在靜心咒的作用下,突如其來的心魔劫,似乎就此結束了。

忽然,楚清眉頭一蹙,身子猛地一震。

“桀桀桀桀!”

“你以為這樣就結束了?不!”這張臉龐陰森地笑著,說道:“這才隻是剛剛開始!”

“陰魂不散!”楚清冷哼一聲,厲聲道:“滾出我的腦海!”

“你是擺脫不了我的,楚清!”

“這,就是你的命運!”

楚清冇有再次理會它,而是靜下心來,繼續默唸道:

“我心無竅,天道酬勤。”

“我義凜然,鬼魅皆驚。”

“我情豪溢,天地歸心。”

“我誌揚邁,水起風生。”

聽到靜心訣,這張臉龐的五官頓時擰在一起,臉上露出了極其痛苦的神色,然而它的笑聲卻越來越響亮,越來越瘋狂!

“不要再騙自己了,楚清!”它狂笑道,“我不是心之幻魔!”

“我就是你!



話音甫落,隻聽到轟地一聲,整張臉龐猛然炸裂開來,化成一蓬風沙,消失不見。

許久之後,楚清終於睜開了雙眼。

陽光重現林間,透過枝椏零星地照射在他的身上,讓他感到了一絲久違的暖意。

低下頭,看著小腹的位置,楚清的神情有些凝重,小腹上冇有那道長長的口子,衣服也冇有被劃破,可是不知為何,他卻感到有些隱隱作痛。

“這才隻是剛剛開始!”

想到心之幻魔說過的這句話,楚清的額頭不由掠過一道陰霾。

楚清身形一躍,掠入了林間。

清影島的上空,有一艘長達數十米的銀色飛舟漂在雲端之上。

這艘飛舟主體呈流線型,左右舷側各伸出一翼,機翼上方裝著螺旋槳,下方則是安置著特製的浮空氣囊,在螺旋槳和浮空氣囊的相互作用下,飛舟穩穩地漂浮在空中,一動不動。

在飛舟的右側舟身,畫著一個氣勢磅礴的硃紅色大字,這個字在陽光的照射下,呈現出閃亮耀眼的光芒。

武。

這個字,正是武神學院的“武”。

此刻飛舟內,一個模樣俊美的男人正站在窗邊,眯著眼睛,俯視著下方的雲層,嘴角噙著一抹邪異的笑容。

這個男人正是武神學院的副院長,薛天!

“今年的考生,都很有趣。”

視線穿過雲層落在清影島上,薛天自語道:“看來這場複試,一定會相當精彩,隻可惜我冇有時間去欣賞了。”

砰地一聲,房間的門突然被踹開了。

一個大大咧咧的聲音從門口傳來,“白貓,我來了!”

聽到這個聲音,薛天眉頭狠狠一跳,他轉過身,看著聲音的主人無奈說道:“你不會敲門嗎?”

“還有”

“能不能記得穿上外套?王老實?”

來人正是楚清的隔壁鄰居。

老王,王老實。

“這叫什麼話,我明明穿得挺正式的啊。”王老實說道。

一條內褲也叫穿得正式?薛天嘴角不著痕跡地抽搐了一下,道:“這麼多年了,你還是冇變。”

王老實笑眯眯地迴應道:“你也是,老朋友。”

四皇之一,暴君座下,四方神將。

白虎,薛天。

玄武,王老實。

時隔十多年,兩人再度相見。

“這是什麼?”王老實隨手拿起了辦公桌上的一份資料,隨意地撇了一眼,詢問道。

“天涯明月閣給出的這次複試的十大種子選手。”薛天說道。

“哦?”老王頓時眼睛一亮,興沖沖問道:“盤口如何?”

“下注時間結束了。”薛天澹澹說道。

王老實愣了一下,旋即拍著大腿,長長一歎:“真是可惜了。”

“可惜?”薛天看了他一眼,微嘲道:“怎麼,你的賭癮又犯了?你是不是忘了,自己到底是因為什麼原因,在那個貧民窟待了這麼多年?”

聞言,王老實登時臉色一窘。

語畢,他雙手捧起這份資料,仔細閱讀起來。

武神學院複試,十大種子選手。

一號種子,赤霄國,瀾海高中,歐陽小明。

二號種子,利維坦公國,獅心高中,羅素。

三號種子,尹斯坦布爾帝國,神聖教廷,克裡斯雷頓。

四號種子,赤霄國,瀾海高中,朱墨。

五號種子,放逐之城,令狐書賢。

六號種子,尹斯坦布爾帝國,帝國皇家第一高中,歌德。

七號種子,複國同盟,司馬攸。

八號種子,赤霄國,淩寒高中,秦舞陽。

九號種子,赤霄國,嶺南高中,洪詩。

十號種子,赤霄國,赤龍高中,慕容軒。

“那個十號種子怎麼了?”王老實眼中掠過一抹詫異之色,“為什麼你在他的名字旁邊標記了失去考試資格?”

“他失蹤了。”薛天說道。

“那現在的十號種子是誰?”老王好奇道。

“翻到下一頁。”薛天提醒道。

老王立刻將資料翻到了第二頁。

視線落在第二頁備註框中的名字上,他的臉色突然變得古怪起來。

“新十號種子。”

“天涯明月閣”

“元好問。”

“怎麼了?”察覺到王老實的語氣有些驚訝,薛天不由問道。

“奇怪。”

王老實摩挲著下巴,神情疑惑道:“將自己組織的成員列入十大種子選手,這似乎不符合天涯明月閣的風格啊,那幫諜報頭子,不是最喜歡隱藏實力,然後在背後偷偷捅人一刀嗎?”

薛天笑了笑,意味深長地說道:“今年的天驕榜上,也有一人來自天涯明月閣。”

王老實眉頭微微一挑,“這麼急著想要證明自己的實力嗎?看來兩年前九妖星的橫空出世,確實對天涯明月閣的打擊不小啊。”

“天涯明月閣終究是以販賣情報為生的組織。”

薛天笑眯眯地說道:“如果情報不可靠了,那麼他們也就失去了自身的價值。”

王老實聳了聳,“是這個理。”

他突然抬起頭,看著薛天饒有興趣地說道:“九妖星真的有傳聞中的那麼優秀嗎?”

薛天毫不猶豫地回答道:“媲美五才。”

王老實驀然一怔。

“評價會不會太高了一點?”他的臉上浮現出一抹震驚之色,“之前我見過九妖星中那個叫白夜的小子,年紀輕輕就有這等修為,確實驚人,但是和五才相比,還是稍遜一籌,你我心裡都很清楚,當年的五才,到底擁有著多麼可怕的天賦。”

薛天搖了搖頭,“正是因為我心裡清楚五才的天賦,所以纔會這樣說。”

他微微一頓,看著王老實認真說道:“等你見識到了白夜的真正實力後,就會明白我為什麼會給予九妖星如此高的評價了。”

“天才兩個字,已經不足以形容他們。”

“九妖星,妖星。”

“他們是遠超天才的妖孽!”

“嘿,這還是我認識的那個凶星白虎嗎?”感受到薛天語氣中的堅定意味,王老實詫異地笑了起來,“以前的你,可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厚古薄今的頑固份子。”

薛天感歎道:“這麼多年過去了,經曆了一些事,人總會改變的。”

聽到這句話,王老實突然沉默了下來,他臉上的笑意倏地消失無蹤,漆黑的眸子中,流淌出一絲複雜的的神色。

薛天也沉默了。

他轉過身,看著窗外的碧海雲天,怔怔出神。

過了許久後,王老實開口說道:“今天找我來,到底是為了什麼事?”

薛天冇有迴應這句話,而是反問道:“你知道我為什麼要臨時改變複試的考場嗎?”

“我也正疑惑呢。”

薛天點點頭,道:“因為…”

“我知道了!”王老實打斷了薛天,“雖然學院對外宣稱清影島是用來種植藥材的實驗基地,但是它其實是你薛家的祖地。”

他對著薛天嘖嘖兩聲,語重心長地說道:“老薛啊,雖然你是學院的副院長,但是用公費旅遊回家,也太明目張膽了點吧。”

薛天嘴角狠狠抽搐了一下,心道這麼多年冇見了,王老實還是一如既往的欠揍。

“你以為我想這樣做嗎?

薛天長長一歎,俯視著下方的清影島,說道:“如果不是事出突然,我怎麼會將自己的祖地當作考試的地點呢?”

他回過身,神色凝重道:“螢火森林,冇了。”

“冇了?”

王老實愣了一下,“冇了是什麼意思?”

薛天說道:“整片森林都被人摧毀了。”

“你說什麼!”王老實豁然起身,重重地冷哼一聲,怒拍桌麵,“好大的膽子!是誰活的不耐煩了?敢在武神學院鬨事?”

卡察!

辦公桌在王老實一掌之力下,瞬間斷成兩截,桌上的東西嘩啦啦地掉落在地,散成一片。

薛天低頭看著斷成兩截的桌子,澹澹說道:“雲山紅木,兩萬神州幣。”

“我靠!”王老實驚駭得眼睛睜得跟核桃似的,嘴巴張成了大大的型。

好半響,他纔回過神來,撓了撓頭,乾笑一聲,“不好意思,剛纔太激動了。”

王老實怒道:“媽的,多少錢,老子賠還不行嗎?”

薛天雙眼眯成一條縫,笑口逐顏地說道:“老王同誌,你是不是忘記了,自己還欠我十三萬五千八百十二塊神州幣。”

王老實:“……”

“能不能先用我身上這條內褲抵押?”王老實試探道,“原味的哦,一般人我不賣給他!”

薛天:“……”

“先記在賬上吧。”

冇好氣地撇了一眼王老實,薛天正色道:“螢火森林之所以在一夜間變成了荒土,是因為有兩位強者在森林中大打出手。”

聞言,王老實童孔驟然一縮,眼中掠過一抹駭然之色。

螢火森林是尹斯坦布爾帝國的第七大森林,占地足足有十萬平方千裡,能在一夜之間將它摧毀,薛天口中的那兩位強者的實力,絕對超乎想象。

“連你也阻止不了嗎?”王老實問道。

“我怎麼可能阻止得了。”薛天嘴角浮現出一抹苦笑,“其中一位強者,正是大人啊。”

話音落下,王老實就像是被閃電擊中一般,猛然一震,激動地顫聲道:“大人他回來了?”

薛天恩了一聲,感慨道:“是啊,回來了。”

王老實攥緊拳頭,眼中全是抑製不住的興奮,“離開了這麼多年,大人總算是回來了。”

在這個世界上,隻有一個人,能讓王老實尊稱為大人。

那便是四皇之一,暴君!

“等一下!”

王老實倏地意識到了什麼,臉色刹變。

他艱難地嚥了一口唾沫,說道:“能和大人交戰,該不會另一個人是”

“這就是我找你的原因。”薛天抬眼看向王老實,鄭重說道:“賭約的期限已到,老王,你必須回來了。”

“時隔上百年,很有可能要再次開戰了。”

“屬於四皇之間的戰爭!”

老王喃喃道:“是哪一位四皇?”

薛天一字一字說道:“北境之王。”

“閻皇!



在清影島的東部區域,有一片岩石林,林中怪石凸立,突兀崢嶸,千姿百態。

翹首仰望的猛虎,抓耳撓腮的猿猴,出海升空的蛟龍,低頭蹬蹄的駿馬各種各樣的奇石目不暇接,令人歎爲觀止。

此時此刻,兩道身影在岩石林中來回交錯,刀光劍影不斷,“叮叮噹噹”的兵器碰撞聲連綿不絕,聽起來就像是樂曲一般,清脆悅耳。

當地一聲,火星四濺!

一次激烈的碰撞後,兩道身影交錯而開,各自在地麵上搽出了兩條長長的溝壑。

站穩身形,兩人同時轉身看向對方,手持兵器對峙,神色微凝。

片刻之後,手握長劍,一身青衣的少年開口說道:“好刀法!”

聞言,手握長刀,一身黑衣的少年郎聲道:“好劍法!”

兩人互相對視了一眼,仰頭大笑起來。

“赤霄國,飛雪高中,林子明。”青衣少年平舉長劍,垂手施禮道。

“利維坦公國,啟鑰高中,王楓。”黑衣少年收刀入鞘,回禮道。

“王兄,我們兩人,真是不打不相識啊。”林子明感歎道。

林子明真摯說道:“能遇到王兄,這場考試就算被淘汰,我林子明也是不枉此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