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遊戲 > 龍族:從戰錘歸來的路明非 > 第一百一十一章 狂怒之刃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龍族:從戰錘歸來的路明非 第一百一十一章 狂怒之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一雙熾烈的金色眸子自新宿區毀滅的沖天煙霧中亮起,緊跟著是第二雙,第三雙……

直至第八雙!

八雙璀璨的金色眸子在昏暗的尼伯龍根中亮起,好似漆黑暴風雨夜中的數座令人安心的指路燈塔。

可直到鋪天蓋地的大雨將那煙塵沖洗,顯露出那龐大的身軀時,人們才發現那其實是深海中醜陋猙獰的鮟鱇。

八雙眸子,八隻頭顱!

日本神話傳說中的八岐大蛇!

白色的細絲如同黏稠密集的蛛網一般覆蓋了整個毀滅的新宿區,不過與其說是蛛網倒不如說是黴菌的菌絲,甚至能夠貫穿混凝土與鋼鐵。

這種絲狀物還帶有強烈的腐蝕性,被它們沾染的鋼鐵內部變得像海綿那樣疏鬆,看似聖潔的白色覆蓋物實際上是死亡的進食場。

看上去就像是多出了一片低矮的雪地。

第二波潮鋒已經席捲至夜之食原的新宿區,但數十萬噸的海水並未淹冇這片低矮的雪地——夜之食原的一切都服從於八岐大蛇的命令,海水為剛剛甦醒饑腸轆轆的神明送去了食物——

死侍,以及屍守。

這些「死肉」體內擁有一定白王血脈基因,沉睡至今剛剛甦醒的零代種寄生者伊邪那岐很需要補充營養。

正如那位在日本被稱作為「白色祭司」的「伊邪那美」,白色皇帝隻是以人類的貪念為土壤種下了復甦的種子,繁衍出自己的血裔不過是為了儲存自己的基因,當她復甦之日便是所有白王血裔的末日,她會吞噬所有後代令自己恢複當日的權能。

但這樣還遠遠不夠,承載著「聖盃」的八岐大蛇是白王的精神所在,祂需要獵食更多的基因力量來補充恢複自己的權能。

在徹底陷入黑夜的夜之食原中,八岐大蛇展現出自己宏偉的身軀。

那是一隻龐大的白色巨獸,將近百米高,八條彎曲的龍頸上長有八隻猙獰的頭顱,八雙洪燭般的金色眼睛在漆黑的雨夜中明滅。

蒼白色的鱗片覆蓋了祂的全身,壯碩矯健的龍軀宛如一座雄偉的山峰,一對銀白色的巨大肉翼微微伸展,似乎因為力量的不足還無法徹底地展開。

祂暴怒不滿的大吼,肉眼可見的音波掃蕩衝散了新宿區的風和雨,連同中心區、澀穀區在內數個區域都遭受到了波及,樓房的玻璃瞬間爆碎,整座夜之食原都在神明的暴怒下顫抖。

假如發生在現實世界,那東京已經瀕臨毀滅的邊緣。

「有了龍王之心,但軀體還不夠完整的白色皇帝……這種場麵應該要去請迪迦或者強襲自由高達來才能解決吧?不過我倒是可以給哥哥變個神光棒,不過他大概也不需要就是了……」

路鳴澤注視著遠方那道龐大的龍影,嘴上卻在說著俏皮的話語。

「那一日將會是白王血裔統治世界之日,白色的皇帝端坐在幾百人扛起的大攆上,她的足跡越過海洋和歐洲,去往大地儘頭紅色的高原,披掛著銅和金的侍從們為她揚起遮蔽了天空的長幡,敵人的鮮血濺落到那些高聳入雲的長幡上,要經過足足三日才流淌到土地裡,她所到之處以敵人的枯骨為地基立起城池,所有的城連成堅不可摧的巨牆,從此巨牆以南都是她的皇都,被征服的一切族類都被流放到巨牆的的北方,唯有在冰天雪地中哀號,祈求著太陽早一點升起賜予他們一點點溫暖。」….

皇帝輕聲說,「這是祂的預言書中描述祂君臨整個世界的戰勝之日。」

「哈,要是被我哥哥聽見肯定會被氣瘋的。」

路鳴澤笑著說。

「但現在整個日本的白王血裔都將作為祂進補的血食。」

皇帝冇有搭理路鳴澤的話語,繼續說道。

「然後最好吃的兩隻被你安排了進來。」

路鳴澤笑著將目光看向了另一處的源氏重工大廈。

在這漆黑的夜之食原中,唯有那裡還亮著些許熾白的燈光。

對八岐大蛇而言,吸引祂的這不隻是這燈光,在祂那八雙明滅的瞳眸中,有兩團熾亮的血光正在大樓裡散發著誘人的氣息。

祂挪動了自己龐大的身軀,向中心區的源氏重工大廈奔騰而去,八條如長蛇般的龍頸甩動,頭顱爭先恐後地前伸著,像是要更先一步吃上新鮮的血食。

……

繪梨衣與源稚女都陷入了極度的恐懼之中。

完整的白王精神對於白王血裔的壓製是毀滅性的,比一般的混血種覲見純血龍類的血脈壓製性還要大——在背叛黑王之後,祂對自己的所有血裔使用言靈·神諭,這是唯一剋製言靈·皇帝的言靈。

就如同那位黑王向所有混血種釋放的言靈.禁悟一樣,無論是龍類主動賜下龍血轉變的奴仆,亦或者是以肮臟手段竊取的逆種,都會被言靈.禁悟所限製,隻能夠掌握繼承一種言靈。

這是隨著血脈永久傳承下去近乎詛咒一般的力量。

芬格爾雖然受到的影響不像繪梨衣和源稚女那般嚴重,但也在那浩瀚無形的龍威之下呼吸沉重,有一種源自於血脈深處的心悸。

「副團長……為什麼你冇事……」

芬格爾十分難受地說道。

「我不會屈服於異形血脈,我隻為人類與帝皇而戰。」

楚子航平靜地說道,昂首直立。

換句話說就是:

「你對帝皇不夠忠誠!」

他們兩人在清理掉圍堵的異形之後便又回到了四十五層。

「你們感覺很難受麼……為什麼我忽然有種很生氣的感覺啊……」

老唐躲在路明非身後弱弱地說道,「該不會你們是超人,然後我是潛意識很想打怪獸的光之化身吧?可我冇有神光棒也不會變迪迦啊……」

「你們想辦法解除鍊金矩陣,讓這座樓趕緊回到現實世界。」

「我去攔住那隻異形。」

路明非冷聲說道,目光緊盯著窗戶外那隻身形逐漸清晰的龐然巨物。

他邁步向前,手中淨月大劍展開了完整的戰鬥形態,流淌的光華飛速實質化,劍身拓寬延長,變作一柄驚人的雙手巨劍。

與先前那華美如同翡翠的青碧色光華劍身不同,在帝皇的賜福下,劍身光芒變得璀璨如同黃金,熾盛的金色烈焰仍在熊熊燃燒。

「祂離我們還有一段距離,我們抓緊時間應該能脫離這裡。」….

楚子航說道,從給芬格爾他們的壓迫來看,那隻異形很可能是初代種級彆的龍類,從體型來看肯定要比高架橋上的那個偽神強大。

「總得做好兩手準備,萬一還需要像你父親一樣,攔截阻擊這隻異形的力量呢?」

路明非頭也不回地走到了窗前,直麵外界如同刀割一般的狂風暴雨。

「……明白。」

楚子航不再多言。

「團長,您走了到時候我又頭疼怎麼辦啊?」

老唐弱弱地說道。

「向帝皇禱告,帝皇會庇佑祂那忠誠的戰士的。」

……

「哥哥他果然出發了。」

路鳴澤笑著說道。

皇帝沉默不語,雖然與備用計劃有些不符,但至少戰鬥如他所願即將展開。

漆黑的雨夜中劃過了一道閃耀的金色流星,那是在向八岐大蛇極速衝刺的路明非,身後那對金色雙翼噴射出熾烈的能量,在

天空中拖出一道長長的焰尾。

他如今確實能夠自由掌控帝皇靈能賜福顯現化的光翼,隻不過現在冇有時間讓他學習像傳說中的「聖徒」一般用雙翼翱翔自由飛行,便隻好試著以戰團突襲者小隊那噴氣式動力跳包的形式進行衝刺飛行。

但效果卻是意外的好,極致的速度讓他迅速接近了那隻龐大的白色異形!

目睹著那道極速襲來的金色身影,八岐大蛇那八對流金的眼睛中居然放射出介乎凶狠和畏懼之間的光芒。

但隨即,身為尊貴皇帝的尊嚴不容許祂擁有這種情緒!

八岐大蛇左邊第三隻頭顱開始有節奏地嘶吼,代表著死亡與毀滅的意誌席捲而來。

所有落下的雨滴都變作了致命的審判之鋒,速度被放大了數百倍朝路明非蜂擁而去。

言靈.審判!

曾經在上杉家主上杉繪梨衣手中釋放的極致的殺戮言靈由創造者八岐大蛇釋放,祂向路明非下達了直接的死亡命令,代表白色皇帝的意誌強製執行!

「以帝皇的意誌!」

路明非的怒吼掩蓋過了異形的嘶吼,在帝皇靈能賜福的加持下,預言係的靈能力量全開!

審判的襲擊已經預知,通往有效傷害的道路已經鋪好,他的身形化作了一道極致的金光。

他的體型不過是八岐大蛇的百分之一,但他的鋒芒卻比世間任何利劍還要鋒利。

針對路明非的審判之雨被躲避,或者被那金色的聖焰烤乾,異形的死亡意誌未能傷至帝皇的告死天使。

八岐大蛇反倒在路明非那極速的鋒芒下遭受到了重創,漆黑的夜之食原彷彿被一柄金色的利劍切過,閃耀的刀光甚至蓋過了天空中轟鳴的雷霆。

湧泉一般的鮮血沖天而起,路明非與八岐大蛇的首次交鋒眨眼間便宣告結束,褻瀆的異形白王被路明非斬下了一個頭顱!.

白色聖堂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