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絕世萌寶要翻天 > 第2166章 隻有倖存者才能記住這段曆史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絕世萌寶要翻天 第2166章 隻有倖存者才能記住這段曆史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第2166章隻有倖存者才能記住這段曆史

武道巔,迴盪著她那悠遠而空靈的聲音。

“醒來吧。”

“醒來吧。”

“......”

迴盪之聲,宛若梵音在海上逆著風暴而響起。

楚月機械的拔掉身上的龍鱗。

一片片龍鱗,化作閃爍晶瑩光芒的鮮血,流在武道巔上。

冇人能夠理解,她在做什麼。

而隻有楚月自己知道。

鳳翎戰袍的武神出現,讓她不由想到了武道巔的英雄們。

這些盤膝而坐,失去生命特征的昔日戰友,曾用靈魂換光明。

楚月發覺武道巔的顏色變深,故而便想試一試。

她並不確定,是否能夠成功。

因為這些,隻是屍體。

鳳翎戰袍內存在的,卻是封存的一縷分身。

前世,雨巷,姐姐抱著她,將那天馬行空的故事。

說是很早很早以前,古老的戰神死後很多年,家國危難之際,衝碎棺木,破土而出,隻為以屍守國,再護家國一回。

故事,隻會在故事裡發生。

而這一回,楚月像個亡命之徒,用光此生的積蓄,孤注一擲賭一回。

許久過去,武道巔都冇有迴應。

其餘的人也漸漸發現了楚月的企圖。

俱驚於她的瘋癲,笑她不知好歹,妄圖喚醒死去的人。

“哈哈哈哈哈。”南宮楪單手捂著腹部拱起身體大笑,笑得眼淚飛濺,差點兒踉蹌摔倒。

年輕的隱世宗族的後輩們,俱是大笑出聲。

戰場,迴盪著她們的笑聲。

映照出那道拔鱗的身影。

有人願做惡魔的走狗。

有人寧死於九霄之上。

南宮楪的另一隻手抓住了同伴的胳膊,擦了擦眼淚,梗著脖子,笑道:“帝域的魚肉牲口們,你們的主子,瘋掉了,你們看見了嗎,她瘋了,她已經瘋了,你們,冇有退路了啊。”

魏夢輕蔑地望著楚月。

“刺啦。”楚月又撕下了一片龍鱗。

武道巔,波瀾不興、

死去的故人,毫無動靜。

果然,是她多想了嗎。

她也覺得自己瘋了。

在腐水河旁被燕南姬的屍傀擁抱之時就已經瘋了。

在師父雲鬣死去之際,又瘋了。

甚至早在九萬年前,就成了瘋子。

“小葉子。”軒轅修撕心裂肺的喊:“快住手吧,不要折磨自己了。”

拔龍鱗哪裡是召喚武道巔的英雄。

分明是身上疼了,心纔不會疼。

她的心,該有多疼啊。

神農空間內的魔獸們,用腦殼撞擊楚月封鎖的地方,撞的頭破血流。

魔靈空間裡麵,躺在棺木之中的幼年師姐,許是感知到了她心中的痛與苦,眼梢流下了兩行淚珠。

許是軒轅修歇斯底裡的喊聲有用,楚月當真停下了拔龍鱗的動作。

她依舊垂著眼睫,空洞的眸子,望著一具具屍體。

戰場的屍體,血液裡,總會有各式各樣的“楚”字旗幟。

帝域,就這樣完了嗎?

和平,必須得葬送在魏夢手中嗎?

不會的。

“老修。”她說:“停下吧,神農封鎖,會封鎖一年左右,稍後我會用全部的本源之氣,將神農空間拓展成一個城池的大小,把無敵宗帶來的辟穀丹都留下。”

“打住!小葉子,你想乾嘛?你不要做傻事知道嗎?”

“辟穀丹足夠支撐一年的封閉生活,我會將人塞滿神農空間,好好,活下去。”

“打住!打住!我不想聽,我不聽,葉楚月,你不是能耐嗎,你這麼能耐,乾嘛要我幫你做事,我不聽,你自己來,我要你自己來!”

“老修......帝域,不能一個活人都冇有,今日之曆史,不能忘掉,隻有活著的倖存者,纔會記住帝域的無辜平民如何死去,才能記住這段曆史。”

聞聲,軒轅修忽而沉默了。

沉默的淚流滿麵。

沉默的閉上眼睛點頭回一個“好”字。

楚月笑了。

她笑著抬起眼簾,似妖如魔般,望向了魏夢。

她立於九霄雲中,武道之巔,風暴狂獵地作響。

卻見她足掌踏地,飛掠而去,掠去了最高處,鳳袍獵獵作響,雷霆右臂朝半空一揮,丟出了一個巨大的古箱。

古箱在空中炸裂開來,裡麵置放的生死戰術飛揚而下。

漫天的生死戰書中,她的右臂雷霆光芒愈發強烈。

傳出了她微微發啞的聲音:

“帝域帝太師雲鬣劍尊之徒葉楚月,向你黎明城下生死戰書。”

“魏夢,前來赴死!!”

“嘭!”

最後,身軀滑翔往下,傾身而俯,一拳砸在武道巔。

她的黑色鳳袍,被鮮血灌溉成暗紅色。

鳳袍浸濕。

血液彙聚到衣角,凝聚出一滴血珠,滴落在武道巔。

似點燃了煙花後陡然炸開,轟隆隆之聲不絕於耳。

血紅的顏彩,給每一個盤膝而坐的亡故英雄們的眉間點下了絢爛的硃砂。

閉合了九萬年的眼睛,再度睜開,是隻會發生在話本故事裡的奇蹟。

“鬼皇大人,多年不見,你還是一如既往的狂妄。”

“武神殿主,我們都老了,你怎的還這般年輕?”

“鬼主啊鬼主,叫魂呢,好夢都你吵醒了,你怎麼過了九萬年,還在四處給人下生死戰書?”

楚月腦子似有閃電走過。

記憶浮現。

最初的生死戰書,出自於她之手。

有一日,下屬來報,有個姓雲的小子,窮的揭不開鍋了,天天找人下生死戰書。

楚月低低的笑。

笑得眼淚飛濺。

她回過頭看去,越來越多的英雄睜開眼睛。

每當有一個人睜開眼睛,武道巔的大碑,就會有一個名字消失。

“諸位......”楚月熱淚滾燙。

“誒,鬼皇大人,比以往娘了不少。”

“你懂什麼,鬼皇大人是對我愛的深沉。”

“殿主,殺吧,讓我們陪你,再殺一回,讓你陪我們,走這最後一程路。”

他們早已身死武道巔。

然而,空中的鮮血,武者們的不屈之聲,俱都灌入了武道巔。

當鮮血數量到了一定程度時,就能奇蹟般短暫的喚醒已故的他們。

鬼皇。

武神殿主。

鬼主。

都是她。

眾人愕然。

魏夢也愕然。

若說五百殘魂不值一提。

那麼,英雄們的覺醒,是她不能忽視掉的灼熱與重量級。

怎麼可能?

這怎麼可能啊?

死去的人,死去了九萬年的人,怎麼可能甦醒?

就連上界來的女婢,都驚得道不出話來,隻瞪著眼睛看著這一幕。

“殺!”

雷霆閃耀,楚月振臂高呼,赤紅著雙目喊道:“都給老子上!給老子殺了這群臟東西!”

一個又一個的英雄站了起來。

因為盤膝坐立很久,站時,僵硬的骨頭互相摩擦時會發出哢嚓的聲音。

楚月振臂之際,飄舞的生死戰書又飛到了最高處,圍繞著武道巔翻飛。

她如蟄伏許久的豹子般暴掠出去。

英雄們,狂衝出。

沉寂一瞬的戰場,再次沸騰,再次如火如荼。

“殺!殺!殺!”帝域武者們反應過來,竭儘全力的大喊,喊到麵紅耳赤,喊到青筋暴跳。

戰士們熱淚滾滾流淌灼燙旗幟。

戰士們又瘋瘋癲癲的大笑。

又哭又笑,像是失了心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