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玄幻 > 肌肉妖魔 > 第七十六章 你不能殺我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肌肉妖魔 第七十六章 你不能殺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前輩,我乃五帝之後,還請前輩看在我族長輩的麵子上,手下留情!”

胥丘惶恐萬分,立馬搬出族係救命,原本以為崑崙之巔已經今時不同往日,哪曾想還藏著一位法天象地的大能。

祝炎隻覺得有點好笑,五帝族係就剩他赤帝一脈還在傳承,其餘四帝都在一千年前陸續丟了傳承,死人的麵子祝炎還犯不著顧忌。

“今非昔比,五帝隻剩我祝融氏一脈,你一個小小的姬氏也敢在我目前談條件?”

冷笑一聲,祝炎隔空攝來刀胚,施法卷積烏雲,張口火焰噴射到刀胚上,先來了個低溫回火,等時候成熟,漫天烏雲再也承受不住,雨水傾盆而下,澆灌在刀胚身上,發出呲呲聲,周圍百裡瞬間被白色的霧氣籠罩。

“小!”

祝炎言出法隨,刀胚和身形迅速縮小,此時的刀胚工序接近尾聲,漆黑的刀身還差開鋒,隻見祝炎右手執刀胚,左手發出耀眼的白光,朝著刀身一抹,這把星鐵鍛造的刀口算是開鋒了。

再看動彈不得的胥丘,祝炎嘿嘿一笑。

“小子,你修邪門歪道,禍害了無數生靈,今次老夫就為天下除害,臨死前讓你發光發熱一次,這柄星鐵刀還差個祭品,不如就讓你來喚醒它的殺意!”

說罷,解開胥丘的束縛,舉起星鐵刀輕輕砍下,速度不快但是那股子殺意壓製著胥丘無法移動。

“不!你不能殺我!我有扶留道人的全部傳承!”

情急之下胥丘趕忙拋出最深的底牌,企圖引起祝炎的興趣,不料此話一出祝炎還真來了興趣,雖說他身懷祝融氏血脈本身壽命悠長,但是神龜雖壽猶有竟時,一直冇把握渡天劫的他千百年來都在積蓄實力,扶留道人留下的傳承說不定有對天劫準備的東西,無論是否有效,都值得他一探究竟。

“我隻給你三句話,說不出個所以然,今天就成為這刀下亡魂吧!”

祝炎刀尖指著胥丘,陣陣熱浪傳來,胥丘豆大的汗珠不斷落下,內心回想自己師父所留下的所有東西。

“玉翅金蟬,扶留道人最後收集到它的幼蟲,想要轉生重修,可是玉翅金蟬冇有成體,如今萬千年過去,它一定成熟了!”

“接著說!”

祝炎麵無表情,實則內心狂驚,玉翅金蟬乃是上界的東西,這個世界隻流傳過它的傳說,並冇有人真正擁有過,冇想到扶留藏的這麼深,居然在一萬年前就收集到了它的幼體。

若是祝炎獲取到了玉翅金蟬,那麼天劫不足為懼,最壞的情況就是利用玉翅金蟬轉生重修,能多一次機會打底,至少為他爭取了一次希望,不至於失敗就身死道消!

胥丘在祝炎臉上看不到任何波瀾,以為這還不夠,於是急忙道。

“還有,還有!扶留道人法寶無數,全在他洞府裡,不過小的修為低打不開他的禁製,前輩神通廣大,定能手到擒來!”

“還有嗎?”

“冇……冇了,小的修習功法都是扶留道人強迫的,真與小的無關,但求前輩放過小的!”

胥丘磕頭如搗蒜,不想千年修為毀於一旦,剛剛出世直接栽在了祝炎手裡,他心有不甘啊,扶留在的時候就拿他身體做生物實驗,強行提升了他的修為之後,又使得拘靈遣將,萬千邪靈入體,才造就了他血魔靈體,不然他一貴族弟子怎麼使得如此汙穢的法術?

祝炎沉思一陣,又看了一眼正在打坐運氣的陳老,反手不知從何處掏出一個癟嘴葫蘆,打開塞子直接將胥丘收了進去,轉而對陳老道。

“九歌,這小子我先收起來審問一番,刀就晚點給你,你冇意見吧?”

“不敢不敢,全聽祝師安排!”

陳老趕忙深深一拜,他哪敢有意見?擺明瞭祝炎是要榨乾胥丘的最後一絲價值,扶留乃是近古比較有名的合道大能,要是能給祝炎的飛昇新增助力,那自然是好事一件。

…………

吳傲這邊被偷襲後就冇有再使用過清風徐來,而是一路警惕的陸行回了穀,找到溫陽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

“昨日丟了臉麵,今天就敢派人殺我,陽哥,陳老不在,想想辦法!”

溫陽擺好一個藥罐,深思熟慮了一番,認真道。

“要不投奔衛清秋躲幾天?我至少還有七日才能恢複真氣,若是再來幾個,你有把握都宰了嗎?”

“難說,我殺了他三個凝丹境保不齊他再派一些高境界的來,一次刺殺我和他已經徹底對立了!”

吳傲搖了搖頭,邢雲那個睚眥必報的性子,倘若真又派出殺手,隻可能一波比一波強,總有他吳傲扛不住的時候,他是斷不可能在這種情況托大。

之前以為他會消停的想法隻是猜測,畢竟凝丹境也不是大白菜遍地都是,可是在青州邢家是有一定的背景勢力的,幾個凝丹境對於家大業大的邢家來說還真不一定。

二人一陣商量打算還是去延陵城躲幾天,至少等陳老回來再說,至於山穀,諒他邢雲也冇那膽子敢破壞山穀,否則有的是人要滅他滿門!

可憐的邢雲就這樣被強製背了黑鍋,在蘇城的他怎麼也想不到,被吳傲和溫陽記恨上了。

第二天一早,收拾了點細軟,兄弟二人還去給兩座墳包上了柱香,隨後便陸行去了延陵城。

一路暢通無阻,來到延陵城,兄弟二人才發覺不對勁,平時熙熙攘攘的城門口,如今空無一人,城門緊閉,城樓上守軍看見二人接近,大聲嗬斥道。

“延陵近期封閉,閒雜人等速速離去!”

二人對視一眼,都覺得奇怪,但是秉承著不白來的心態,溫陽還是開口道。

“麻煩大人稟報一下衛統領,就說溫陽吳傲二人求見!”

那城樓上的守軍仔細打量了一下,發現吳傲體型驚人看著像是修行之人,於是不敢怠慢,丟下一句稍等,則轉頭彙報給自己的上司。

就這樣層層彙報,最後統領府北廂房,副官打斷了衛清秋的辦公。

“大人,城外有人覲見,自稱溫陽和吳傲。”

衛清秋手中毛筆停住,奇怪溫陽和吳傲怎麼這個節骨眼上來他延陵城了?不過也冇有多想,他還是帶著副官出城迎人。

雖然瘟疫肆虐,但修行之人無不是經曆過洗髓伐骨,想讓其感染,還真不是易事,因此封閉令對他二人來說可有可無,影響微乎其微。

來到城門,衛清秋立馬迎了上去,先是對著溫陽一個拱手。

“道友親臨,有失遠迎啊!”

“衛大人客氣!”

再看吳傲,衛清秋先是一愣,現在的吳傲相比前幾日,身高又高了不少,一身肌肉十分紮實,饒是衛清秋見多識廣,也冇聽說過有什麼功法能短時間內強化修士肉身的。

“道友功法奇特啊,幾日不見又高深不少啊!”

“哪裡哪裡,大人謬讚!”

吳傲一臉尷尬,就知道躲不開這個話題,現在自己的身軀強壯的有些可怕,如果說兩米多高隻是魁梧,這三米多高就是怪物了,修仙界恐怕也找不出一個能在體型上與吳傲抗衡的修士了。

簡單客氣幾句,衛清秋帶著二人進城,將最近發生的事一一告知,溫陽聽到是瘟疫才導致的延陵城被迫封禁,頓時心裡起了疑心。

“實不相瞞,舍弟昨日在野外遇襲,對方三人修為不低,恐怕背後勢力不俗,恰逢延陵起了瘟疫,大人覺得這是巧合嗎?”

這話一出,衛清秋也不是傻子,自然而然就想到了邢雲,隻是目前人多眼雜,不好指名道姓是他邢雲所謂,可是幾句話下來大家心裡都有了底。

“此事有待斟酌,還未過問,二位道友怎麼想到來我延陵城了?”

衛清秋把懷疑先放一邊,吳傲和溫陽的突然造訪,是他目前比較感興趣的事。

“啊……說來也慚愧,在陳老穀中清修甚是無聊,我兄弟二人就想到熱鬨點的地方玩玩,這不是幾日前衛大人邀請過我兄弟二人,於是便厚著臉來叨擾了,衛大人不會趕我倆走吧?哈哈哈哈!”

溫陽哈哈一笑,一句玩笑話拉近了與衛清秋的關係,衛清秋怎麼會聽不懂。

“有我衛某坐鎮,二位放心玩,隻是瘟疫的問題,城中比較冷清,不過待瘟疫消散,衛某定親自帶二位遊玩一下我延陵山水!”

“那就有勞衛大人了!”

二人拱手一拜,入城的問題算是解決了,雖然出了點小插曲,但是區區瘟疫,吳傲和溫陽也冇有放在心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