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玄幻 > 肌肉妖魔 > 第五十一章 我丹氣深厚,我不怕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肌肉妖魔 第五十一章 我丹氣深厚,我不怕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回過神來,許棠不去想那些,抓緊引導吳傲纔是重中之重。

“子勝,法寶和法器不同,法寶有靈需要認主,否則使用起來不能如臂使指,不過防具和兵器又不能相提並論,防具屬於被動機製,兵器屬於主動機製,你可理解?”

“徒兒理解!”

“好,為師輔助你來讓兵器認主,你且運氣打坐。”

於是吳傲就地而坐,開始運轉焚天決,聶浪則在旁邊為二人護法。

斬獁刀放置雙膝,隨著吳傲的功法運轉,周身熾熱的氣息漸漸擴散,許棠也展開焚天決開始步步引導。

“子勝,法寶的認主源自神識烙印,雖然你還未達元嬰境,丹氣也可使法寶認主!你且聽我指揮,真氣繞金丹幾周,裹挾部分丹氣從任督二脈向上運轉,自肩井穴,延伸雙臂,從太淵穴送出!”

吳傲遵從師父許棠的指引,焚天決走過一週天起勁,化作一股勁流,沉入丹田,直奔金丹,黏著繞了幾圈,將一部分丹氣剝離,再次運轉,分為兩股氣從前身後背的任督二脈往上送去,在肩井穴橫折順著雙臂往外走,待到兩股氣息到了手腕處,吳傲找到自己的太淵穴,緩緩送出體外。

於是兩股淡黃色的氣息從手腕處噴射而出,一出體外立馬就被斬獁刀吸引住了,兩股氣將它包裹了起來,刀身一陣顫抖,淡黃色的氣息逐漸稀薄。

見此情形,許棠再次開口道。

“繼續,同化法寶會消耗你的丹氣,因此你要持續注入丹氣,與法寶建立聯絡!”

吳傲輕蔑的看了一眼刀身,滿臉不屑。

對於其他人來說,法寶吞噬丹氣,凝丹境想讓法寶認主的成功率十不存一,可是吳傲彆的不多,真氣丹氣管夠,就連自己的金丹都比其他人的要大好幾倍,不僅管飽,還要撐死你!

許棠也冇想過吳傲能讓法寶認主成功,反倒是想讓他失敗,畢竟是中品法寶,而且吳傲這一年來的仙路太過平坦了,不受點挫折以後道心絕對出問題。

可她不知道的是,自己的這個徒弟真氣有多足,足到尋常六七個修士的量都比不過,這下一來,吳傲讓法寶認主成功的機率就整整高了六七倍。

看著焚天決的真氣裹挾著丹氣一陣一陣送出,直到送出**股,許棠纔開口道。

“丹氣耗儘的話就不要強行認主了,凝丹境想讓法寶認主確實有些勉強,待你境界提升後再認不遲。”

“師父再讓我試試!”

吳傲不甘心,這纔多少?再送出五六十股也有啊。

見徒弟堅持,許棠也不好說什麼,主要是看吳傲一臉冇事人的樣子,彷彿**股丹氣還冇到極限,隻以為是極陽體質的加持。

又是**股送出,斬獁刀冇有認主的跡象,吳傲也冇有疲憊的跡象,許棠人都慌了。

“子勝,不要硬撐,丹氣一次性消耗過頭容易傷根基!”

“師父,放心吧,徒兒自有分寸,不會亂來的!”

吳傲一副心裡有底的樣子,惹的許棠白眼一陣,心想吃點苦頭也好,也算對心性的磨練了,就算傷了根基,大不了自己求點靈藥補回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吳傲絲毫冇有疲憊的模樣,許棠看的頭上的汗都下來了,一股股精純的丹氣包裹著斬獁刀,斬獁刀這輩子也冇想到,自己快被丹氣灌滿煉化了。

隨著金屬破裂的一聲,許棠驚的下巴都快掉下來了,能在凝丹境煉化中品法寶的人,不論在哪都是當做道子來培養的,冇想到誅邪門出了吳傲這麼個好苗子。

“真讓你給煉化啦?”

看著吳傲手中不停把玩的斬獁刀,許棠怎麼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凝丹境煉化中品法寶的案例隻有書上才記載的。

吳傲也冇想到,這斬獁刀那麼難啃,內視自己的金丹,發現金丹都瘦了一圈,若不是自己底子厚,真有可能傷到根基。

“徒兒運氣好,這法寶冇刁難我!”

橫看豎看,斬獁刀散發著溫和的氣息,不再冷冰冰,那股子肅殺的氣息彷彿融入到了吳傲的身體裡,使得他整個人都透著淡淡的戾氣。

許棠看著吳傲兩米多的身高,再配上剛剛顯露的氣勢,滿臉的笑意,對自己這個徒弟是相當的滿意。

“這纔對勁,有股子獨當一麵的氣勢了。”

此事告一段落……

自從訛了一頓王承,許棠一路上心情彷彿好了不少,嘴巴嘰嘰喳喳的說個冇停,其大部分都是在跟聶浪炫耀自己有個好徒弟,聶浪得知吳傲竟然憑著凝丹境的修為煉化了中品法寶也被嚇的不輕,在他的閱曆看來,誅邪門之巔的山柱當初也不過如此。

由此感歎,少年英雄。

又是半天過去,飛舟一直向著青州腹地進發,一直到風中飄來淡淡的海腥味,許棠才指引著聶浪向下駛去。

穿過一大片森林,三人又過了一口峽穀之後,輕輕的降落在了一處山穀。

深秋了,山穀內金黃色的蘆葦蕩層層疊疊,三人落地的動靜驚起了一片白鷺,穿過蘆葦蕩,一處空地坐落著兩座茅草屋。

來到屋前,許棠和聶浪對視一眼,朝著有一個歪歪扭扭的陳字茅草屋同時彎腰敬拜。

“許棠,拜見師叔祖!”

“聶浪,拜見師叔祖!”

聽見師父嘴裡的稱謂,吳傲直接趴在地上,可不敢與長輩行同禮,自己師父都稱之為師叔祖,自己可不得叫老祖宗?!

二人行禮後遲遲冇有起身,吳傲也不敢先兩位長輩一步,隻能趴在地上,隻聽見茅草屋裡輕輕的一聲歎息,有人動了。

“不是還冇到祭拜的日子嗎?今年何故早到?”

茅草屋裡出來一人,是一個白髮白鬍子的壯漢,他裸露著上身,腰間彆著兩扇板斧,下身穿著粗布褲子,手裡提溜著一隻酒葫蘆,身上傳來淡淡的酒味。

赫然是陳老!

許棠見陳老出了茅屋,笑嘻嘻的湊上去。

“師叔祖,這不是棠兒想您了嘛,棠兒去年收了一弟子,特意帶他來拜見您老人家。”

說完,指了指趴在地上的吳傲,吳傲也聽見了自己師父介紹自己,於是頭也不抬,恭敬道。

“弟子吳傲,拜見老祖宗!”

“好小子,身板子蠻結實的嘛。”

看見吳傲現在兩米多的個頭,一身隆起的肌肉,陳老眼皮跳了跳,心想:這身板怕是力氣不小,相比溫陽那小子,嗯,能多擔好幾擔的水。

不知道許棠師徒要是知道陳老此時的內心想法會不會當場翻個白眼,極陽體質的弟子你用來挑水?暴殄天物啊老頭子!

不知是不是聶浪感覺到了氣氛不對勁,普通弟子許棠壓根冇理由來打擾陳老,於是開口提醒道。

“師叔祖,這弟子是極陽體質!”

“哦?又是?”

陳老臉色古怪,沉默一陣,倒不是聽見吳傲是極陽體質奇怪,而是在這個又字!

許棠聶浪對視一眼,為什麼說又?難道最近幾輩弟子還有極陽體質?

正當幾人疑惑之時,周圍靈炁倒卷,形成旋渦,急速朝著蘆葦蕩中間彙去,不過一會兒一股凝丹之象顯現。

“有人凝丹?!”

幾乎是同時,許棠和聶浪驚呼一聲。

“你們且隨我來!”

陳老踏空而起,已然看不清境界,聶浪同樣踏空跟隨,許棠抓住吳傲手臂,一股元嬰之力包裹,帶著吳傲一併跟隨,三人來到蘆葦蕩上空,原本迴廊的儘頭已經被改造成了道場。

道場中央此時正盤腿坐著一人,他運氣突破,一個透明藍色的罩子將他包裹其中,四周不斷溢位淡黃色的丹氣,周圍靈炁不斷彙聚於此,突破之兆已成,剩下的就交給時間了。

“師叔祖,照這樣下去周圍靈炁恐怕不夠啊!”

聶浪緊緊盯住道場中間的人,按理說這麼多靈炁已經足夠支撐普通修士凝丹,可是眼前人之勢絲毫冇有收功的跡象,聶浪不免擔心發問。

誰知陳老會心一笑,右手申出,比作劍指,隨意幾點,道場周圍星光閃爍,一股巨大的吸力爆發,將更遠處的靈炁一併彙聚於此,霎時間解了靈炁不足的窘境。

“聚靈陣?師叔祖果然神機妙算!”

許棠閱曆之深厚,聚靈陣怎麼會認不出來?藉機又拍陳老的馬屁,看的吳傲一愣一愣的,平時看自己師父那麼強勢,原來到了長輩麵前,自己師父還有小女人的一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