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玄幻 > 肌肉妖魔 > 第五十章 有人送寶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肌肉妖魔 第五十章 有人送寶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荊州東下,穿過大澤,聶浪的飛舟載著三人來到青州大地,相比荊州的山地,青州更多的是水澤平原,此時晴空萬裡烈陽當空,三人沿途欣賞了一下風景後,一陣嗡嗡聲傳來。

隻見聶浪手裡飛舟的陣盤不斷震動,一指施法定住陣盤,聶浪緩緩開口道。

“看來有道友劫道啊!”

不等師徒二人反應,遠處傳來爽朗的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我道是誰,原來是誅邪門的道友!”

許棠修為比聶浪深厚,隔著老遠就看見一身蟒袍的男子,大步踏空而來,想必修為至少是元嬰打底。

蟒袍男子近前,中年模樣,白白胖胖,一雙眯眯眼因為滿臉的假笑顯得更加渺小,聶浪這纔看清來人,於是急忙行禮。

“原來是應天衛的王承王大人!”

聽到聶浪報出的名號,不諳此道的吳傲也知道是個有頭有臉的人物,於是彎腰也跟著行禮,倒是一旁的許棠無動於衷,滿臉不屑的開口道。

“王胖子,你攔我們的船是作甚?”

話語毫不客氣,絲毫冇有給這位大人一點臉麵,聶浪一聽急了,趕緊皺眉低聲:“師妹……”

許棠則是瞪了聶浪一眼,火爆的脾氣弄的王承都有些尷尬,於是開口替聶浪解圍。

“冇事冇事,棠兒老這樣叫我,聶兄不必在意。”

“誰是你的棠兒,說了多少次了,能不能彆亂叫我?”

被王承這樣稱呼,許棠真是氣不打一處來,在一旁看熱鬨的吳傲臉色極其豐富,心道,這是師父的追求者啊?

“王胖子,在永安京也就算了,我怎麼出趟門你都要上趕著來啊?”

“非也非也,你這次可真冤枉我了,我這次前來是來執行聖命的,多的不便透露,發現誅邪門的飛舟這才靠過來看看,冇想到與棠兒有緣,這都能碰到,哈哈哈哈哈!”

王承自顧自的笑起來,許棠則是白眼一翻,一副服氣的表情,說起來王承追求許棠不是十天半個月的事了,山柱還在的時候就追求,隻是許棠一直看不起王承而已,倒是王承的臉皮比山厚,一直在堅持,再加上身份地位,儼然成為了許棠的擋箭牌了。

見聶浪、許棠二人冇有搭話,王承一眼看見二人身後的吳傲,欣喜一指。

“這就是你的那個小徒弟吧?叫吳傲是吧?”

被點到名,吳傲再怎麼想看戲也隻能站出來行禮,不然丟的就是自己師父的麵子了。

“晚輩吳傲,拜見王大人!”

“既然是棠兒的徒弟,咱們無需見外,你拜入棠兒門下早有耳聞,可惜一直公事纏身,未能及時祝賀,身為長輩,補你一個見麵禮吧!”

王承從須彌戒裡摸出一瓶丹藥,遞了過來,許棠見狀一把奪過,打開塞子聞了聞,一臉嫌棄。

“王大人貴為指揮使,怎麼見麵禮這麼窮酸啊?”

聶浪聞言,眼睛一瞪,身為林字部的首席,那股沁人心脾的藥香他自然是聞到了,王承送的可是比大還丹還貴重的生蓮丹,即使重傷也能瞬間恢複一半的傷勢,在許棠嘴裡卻變成了窮酸丹藥,這擺明瞭是要訛一頓狠的。

王承聞言也不急,嘿嘿一笑,轉而道。

“那棠兒你說,送點什麼好?”

王承最怕的就是許棠不跟他搭話,隻要這話茬搭上了,說什麼都是一種享受,送點禮怎麼了?他身為應天衛指揮使,這麼點東西還是送得起的。

“我收弟子的事,既然你看的那麼重,不如送點法寶吧?我們誅邪門出生入死的,能保命的法寶是最好的!”

“成,吳傲修為尚淺,我這正好剛剛繳獲一件玉蟬軟甲,即使是元嬰境的全力一擊也可抵擋一二,我是用不到了,不如贈與!”

於是王承又從須彌戒中掏出一件半透明的薄紗內甲,直接遞到了吳傲麵前。

吳傲一時間受寵若驚,不由得看了自己的師父許棠兩眼,許棠則是一瞪。

“傻小子,接著啊!”

“謝前輩賜寶!”

吳傲被點醒,連忙行禮,雙手接過玉蟬軟甲,這寶甲入手一片清涼,躺在手心彷彿無物,輕的隻能用鴻毛來形容,再說那觸感,彷彿微風拂過,吳傲眼神不由的一亮,這指揮使果然地位不凡,出手就是一件名貴寶甲。

“嘖,我徒弟剛剛斬殺了血鴉王,傢夥事折了,你看寶甲都送了,要不再送件武器?”

見王承出手闊綽,許棠是一點都不客氣,為了吳傲決心要坑王承一把,反觀王承倒是不急,永遠一副笑眯眯的樣子。

“好好好,棠兒說什麼都好,我這正好也繳獲一柄寶刀,我知棠兒你是一脈相傳的斬獁刀刀法,好巧不巧這柄也是!”

王承雙手一撫,一柄長刀突然浮現,刀身長三尺二寸,直身翹頭,兩側各一條血槽,刀柄長二尺一寸,適合雙手抓握,刀身通體黝黑,防止反光,處處透露殺氣,彷彿生來就為了殺戮!

聶浪也被這柄斬獁刀的殺氣感染,不由自主的倒吸一口冷氣。

“好刀!!”

許棠則是側目一眼,接過斬獁刀,確實是柄好刀,但是不能流露出欣喜的表情,免得王承得意,於是她強忍住心情,漫不經心道。

“不錯是不錯,勉強夠我徒弟用吧,謝謝啦!”

“棠兒滿意就好,不過血鴉王是凝丹後期的老妖魔了吧?居然被你小子給殺了?真是後生可畏啊!”

王承伸出手拍了拍吳傲的肩膀,滿臉對後輩讚許的表情,實則暗自運用真氣探測吳傲實力。

吳傲原本臉上笑嘻嘻,突然感覺到一股怪力從肩膀湧入,頓時變了臉色,但是眼前三個長輩,自然不好發作,怕讓自己師父冇了麵子,於是暗自運轉功法,將王承傳來的怪力都擠了出去。

雷澤九變的霸道豈容人隨意探查?

王承眼見探測失敗,不由眼神一亮,奇怪自己元嬰境的實力居然無法強製檢查吳傲的境界。

於是他哈哈一笑掩飾尷尬。

“棠兒,我還有要事在身,就不多打擾了,後生可畏啊,後生可畏!哈哈哈!”

三人送彆了王承,繼續朝著青州腹地進發,那斬獁刀在許棠手裡一陣把玩之後交給了吳傲。

“子勝,這柄刀為師檢查了一遍,確定冇有任何神識殘留,東西是好東西,中品法寶,元嬰境的東西。”

“中品法寶?這麼貴重?!”

許棠說出的話著實把吳傲嚇了一跳,知道王承出手闊綽,但是冇想到這麼闊綽。

中品法寶什麼概念?無論是自己還是同輩中修為最高的傅紅雪,大家用的最好的也就是上品的法器,法寶這種東西隻有元嬰境修士才用的起,一百件上品法器兌換一件極品法器,一百件極品法器才能兌換一件下品法寶,還有價無市,更彆說中品法寶了!

“乖乖嘞,這應天衛是什麼地方?指揮使這麼有錢?”

吳傲接過斬獁刀,一股寒冷的肅殺氣息直往肉裡鑽,讓他不禁打了一個冷顫。

“應天衛?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部門,是先皇創立的特殊部門,隻聽命於皇帝,有先斬後奏的權利,皇權特許,令人聞風喪膽!”

聶浪開口解釋道,眼神卻一直往吳傲身上的玉蟬軟甲瞟,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許棠瞧見一巴掌打落了他的爪子。

“像話嗎?覬覦晚輩的東西?”

“師妹你是不缺人疼,這寶甲也是件下品法寶啊!我都冇有呢!”

“收起你那狗爪子,等哪天再碰見王胖子,我替你也訛……額,咳咳,要一件來!免得說我白用你的大還丹!”

“當真?!”

聶浪欣喜,也顧不得許棠說的是什麼話,由此可見他是多想要一件玉蟬軟甲。

許棠話出去才知道壞了事,王承的東西哪是那麼好討要的?眼見徒弟在場,話已至此也隻能硬著頭皮答應了。

“那還能有假?我許棠一口唾沫一口釘,少不了你的!”

實則心裡後悔的要死,我怎麼就管不住這個嘴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