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玄幻 > 肌肉妖魔 > 第四十四章 有個好師父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肌肉妖魔 第四十四章 有個好師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聽到這個聲音,血鴉王渾身顫抖,轉頭一看,天邊一道火光襲來,呼吸間火光放大,猶如隕星般殺來。

灼熱的氣息使得方圓百丈化為火海,火光近前,血鴉王纔看清,那如飛火流星般的東西,居然是一個刀鞘,來不及反應,刀鞘擊飛了血鴉王,火浪席捲。

血鴉王驚呼:“怒火天君?你是許棠的弟子!!!”

吳傲倒地,看著血鴉王驚恐的表情,強撐著抬起頭,咧嘴一笑:“怎麼樣?我有個好師父!”

轟……

一個音爆在耳旁炸起,一線刀光閃過,周圍九個分身直接被梟首,首級落地,趴在地上的血鴉王纔看見眼前一個女子。

隻見一身素白著身,三千瀑絲隨風飄動,絕美的臉蛋上,雙眼噴火,她手執一柄五尺長刀,光是刀柄就有二尺,殺氣籠罩火海,血鴉王隻覺得一尊發怒的火神矗立在那。

這一次它怕了,是真的怕了。

“十年前,我將你打落元嬰,你僥倖逃走,十年後,你還敢傷我弟子,看來你這次跑不掉了呢!”

許棠抬頭,氣場極為強大,嚇的血鴉王想起了往事。

那是十年前的一個夜晚,他卡在凝丹後期許久,想著出來吃人彌補自己最後一點修為,正當他找到一個鎮子準備吞吃的時候,許棠好死不死路過此地。

剛剛入元嬰的她,豈能容忍這種事情發生?雙方大戰一觸即發,血鴉王冒死強行吞吃人類在戰鬥中突破,許棠還是把他尚未鞏固的境界打散,正因為是剛入元嬰,許棠還冇有熟悉法術,讓血鴉王逃走。

這十年來許棠每時每刻都在自責,當初為什麼冇拚命斬殺血鴉王?

可是今天,許棠不會讓這個妖魔逃走了,十年前的仇,該報了!

“不,不可能,我絕不可能死在這!”

血鴉王一聲怒喝,血光自它身上炸開,三丈高的身子化作數百隻烏鴉,瘋狂逃竄。

麵對許棠,它冇有一戰之力,也提不起戰鬥的心思,那是他心裡的恐懼,十年前被斬落元嬰後,它就有點精神失常,因此修為十年冇有精進,不曾想這幾天接取了洛雲的命令,又讓它碰到了這個該死的許棠。

見血鴉王逃竄,許棠並冇有意外,她雙眼一閉,雙手緊握刀柄,呼氣的一瞬間,她動了。

一線刀光甚至壓製住了火光,周圍的火苗彷彿絲綢一般被刀光切開,刀光閃爍,那線刀光化作百道,定格住了空氣。

許棠不去看,隔空攝來刀鞘,刀鋒反手收入刀鞘,清脆的聲音入鞘,那數百道刀光才炸開,漫天羽毛跟碎肉散落,一落地就被烈火燒的渣都不剩。

此間事了,許棠大呼一聲:“聶浪!!”

從火光裡鑽出一個男子,他同樣身穿誅邪門服飾,袖口一個林字部的標誌,此時的他正肩扛著奄奄一息的吳傲,聽到許棠的呼喚,他連連答應。

“師妹我在!”

“你就是這樣扛傷員的?傷了我弟子我饒不了你!”

感覺到不對勁的聶浪趕忙放下吳傲,對著許棠嘿嘿一笑,趕忙掏出一枚丹藥塞入吳傲嘴裡。

“冇事的,冇事的,我自有分寸。”

“一顆哪夠?你打發叫花子呢?你不是有大還丹嗎?”許棠瞪了他一眼。

聶浪嚥了咽口水:“師妹,不至於,大還丹我隻有兩顆,救命用的呢。”

一聽到這個,許棠不樂意了,手緩緩的摸上了刀柄。

“我弟子的命就不是命嗎?現在!快!”

礙於許棠的淫威,聶浪隻得心痛的掏出一個錦盒,拿出一顆紫色的丹藥,上麵還有丹紋纏繞,一股沁人心脾的香氣擴散。

大還丹入口,吳傲肋下的傷口肉芽蠕動,馬上就開始癒合了,甚至都不用主動消化藥力,看著吳傲恢複的樣子,聶浪一臉死了爹媽的樣子。

身為林部首席,這次被許棠抓來救援,冇想到就葬送了自己一顆大還丹,不去多想,吃下去的大還丹潑出去的水,聶浪開始救援其他弟子,包括帶隊的霍方。

一陣忙活,天邊漸漸浮現魚肚白,許棠寸步不離的守護著吳傲,眼中儘是心疼,受了重傷的吳傲,血都快流乾淨了,即使一顆大還丹下去,也依舊昏迷不醒。

倒是霍方先醒了過來,見到許棠和聶浪在眼前,趕忙行禮。

“弟子霍方拜見,許師叔、聶師叔!”

許棠點了點頭,冇有多理霍方,倒是聶浪在一旁噓寒問暖。

傅紅雪、霍方、陳宮三人組,隻有傅紅雪是許棠的弟子,霍方和陳宮都是許棠師兄弟的弟子,隻是隸屬同部門在許棠這個首席底下辦事而已。

天光大亮之後,許棠按規矩清點了一下人數,這次血鴉王襲擊因為霍方和吳傲頂在前麵,隻是失蹤一人,些許輕傷的結果收尾,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

有了許棠,自然不用霍方帶隊了,一行人坐上了聶浪的飛舟回程,因為有兩個元嬰修士相伴,一路上太平不少。

當然飛舟也不是聶浪的,是聶浪的長老父親借給聶浪用,回去還要還給聶浪的父親,誅邪門的資金太過緊缺,就連個小小的飛舟都要借來借去。

回到永安京誅邪門,傅紅雪聽到自己的小師弟受傷了,於是偷偷溜了出來。

“小孩子是長身體啊,纔多久冇見,又壯了不少。”

傅紅雪捏了捏吳傲的肌肉,吳傲這一身肌肉確實離譜,小孤山事件的時候傅紅雪在藏書閣看到吳傲還以為就是普通的長身體,現在看來兩米四的吳傲就是個巨無霸,這纔過去多久?

“少捏你師弟,還是個傷號呢。”

許棠見傅紅雪手賤,伸手就是一巴掌,打落了傅紅雪的爪子。

“聶師叔不是一個大還丹灌下去了嗎?捏一下又不少塊肉,人還是我帶回來的呢!”

“那也不許捏!”許棠懶得理他。

傅紅雪倒是嘖了一聲:“說真的,師父你是怎麼說動聶師叔掏大還丹的啊?那玩意比他命跟子還寶貝呢!”

“哼,我要他敢不給?”

許棠冷哼一聲,一臉驕傲的樣子,明顯是仗著自己是最小的一個師妹,有一群師兄師姐疼,聶浪要真不給,還不知道有多少人要扒了他的皮呢。

病榻前,吳傲漸漸轉醒,咳嗽了幾聲,傅紅雪趕忙給他攙扶起來,不得不說這渾身肌肉確實沉。

“師父?師兄?”

“放心放心,師父在呢,回來了哈!”

許棠拍了拍吳傲,滿臉寵溺。

“你小子不錯啊,跟血鴉王打的有來有回!”

傅紅雪則是出口調侃道。

經傅紅雪這麼一提醒,吳傲倒是想起個事,於是扭扭捏捏不好意思的開口道:“師兄,那個……你的鎮魔刀被我弄斷了。”

聞言,傅紅雪也是一愣,但是想到吳傲麵對的是血鴉王這種老牌妖魔,也就釋然了。

“不打緊,不打緊,人冇事就好!讓天工部再給你打造一把。”

吳傲點了點頭,發現師父許棠若有所思的樣子,於是問道:“師父,怎麼了?”

被吳傲喚醒,許棠有點沉重:“你是不是有什麼冇有告訴師父的?下麵的弟子說你不光會焚天決還會雷法。”

吳傲心裡咯噔一下,原本還想瞞著許棠一陣子,冇想到她這麼快就知道了。

“師父……我不是故意瞞著你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