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玄幻 > 肌肉妖魔 > 第三十九章 奪才?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肌肉妖魔 第三十九章 奪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郭裘陳廣二人就這樣坐著日複一日,喝著寡淡的茶水,看著吳府門前的是非。

直到有一天,陰雲密佈,雷聲鼓鼓,山雨欲來,徐風陣陣,郭裘起身拍了拍手。

“走,狀元郎來了!”

陳廣一聽眼睛都亮了,這小子終於來了,這幾天跟著郭裘在茶館喝茶都要憋出病來了,於是起身伸了個懶腰,關節處傳來陣陣響聲,想必一身實力不俗。

二人出了茶館,正看到一輛馬車從鎮口駛來,想必就是陸明瞭,而另外一條路的儘頭,也駛來了一架裝飾華麗,外表尊貴的馬車。

“壞了。”

郭裘摸了摸鼻子,咧嘴笑了出來。

陳廣見狀一臉懵,怎麼壞了還笑得出來?

待三路人馬來到吳府門前,陸明和沈滌塵率先下車,見到側麵郭裘陳廣二人走上前來作了一揖,於是也回了一揖,不等二人交談,陸明轉身對著那輛外表尊貴的馬車作了一揖。

“郡主駕到,恕未遠迎,小民罪該萬死!”

沈滌塵卸下行李之後也在陸明身後對著郡主的馬車作禮。

這時馬車的簾子被掀開,侍女扶著郡主下了馬車,郡主還是一身華服,落落大方。

“你舟車勞頓,不怪你,倒是郭先生,來湖廣郡也不說一聲?”

見到郭裘陳廣二人,郡主眼中止不住的寒意,陸明之才,廟堂皆知,郭裘身為端王的謀士,來她湖廣郡也不通知她這個東道主,搶人之心昭然若揭!

“小人郭裘,拜見纖月郡主,情況特殊,未來得及上門拜見,實屬罪過,隻因王爺大業漸起,需要廣納賢才,所以纔派小人四處奔走,前段時間聽說陸明小兄弟高中,又被貶回鄉,自然想來見見。”

言下之意,是自己要來的,而不是王爺派他來搶人,堂堂王爺跟自己的女兒搶謀士,這話要是傳出去了,王爺麵子往哪擱?

雖然郡主貴為端王之女,但是兄弟姊妹有六個,纖月還是領地最小,最不受待見的一個郡主,這也養成了她凡事親力親為的性格,湖廣郡早就被她打造的鐵桶一塊,郭裘陳廣二人入境她怎會不知?

“貴客臨門,小民惶恐,眼見山雨欲來,不如郡主與二位大人入府高座,也讓小民儘一番地主之誼?”

陸明拱手,打斷了纖月和郭裘的唇槍舌戰,邀二人入府,陸明也不是傻子,怎麼可能一直讓郡主和郭裘在外麵聊,要是吳父知道了,非打斷他的狗腿不可。

三路人馬一進府,吳父吳母就聞訊趕來,先是請郡主郭裘二人上座,因為有郡主在場,他膽子在大也不可能坐上,於是在左側就坐,以尊顯郡主的尊貴,這些禮儀的事情,郭裘還是有點眼力見的,不然也不可能在端王身邊混。

落座後,吳父吳母瞪了陸明一眼,意思是事後再跟他算賬,於是大廳裡留下了郡主和她的心腹侍女,郭裘陳廣二人,陸明一人,沈滌塵礙於身份上不了檯麵,隻能跟吳父吳母在堂下靜候。

下人送來上好的香茗,纖月颳了刮沫子,淺嚐了一口:“陸明,你雖當朝頂撞聖上,不過幸得天子惜才,隻是貶你回鄉,剝奪為官的資格,首先得謝聖上隆恩,其次,你一身才華不能辱冇,你身為本郡主的子民,理應入本郡主麾下,不過郭先生駕到,總的尊重王爺,也得尊重你的選擇,本郡主還是王爺,希望你能擇主而棲!”

纖月郡主麵無表情,不希望自己的情緒影響到陸明的選擇,從不吃嗟來之食的她,哪怕跟端王沾一點關係也要當事人自主選擇,為的就是要端王看看,她不靠端王之女的光環也能做一個民心所向的良主!

“既然郡主話都說開了,選擇權在你手中,王爺廣納賢才,非常樂意你的歸賢,不過你生於湖廣,長於湖廣,選擇郡主也在情理之中,如果選擇郡主,我也冇任何怨言,離去之前隻求為我結答一惑,即可。”

郭裘也微笑,在他看來,端王位極人臣,手上資源無數,隻有投效端王才能儘情的施展才能,纖月郡主不過是端王六子之中最次的郡主,相信陸明不可能乾出撿了芝麻丟了西瓜這種蠢事。

雙方開門即最後通牒,陸明也是一陣苦笑,冇想到自己居然那麼搶手,當朝頂撞了皇帝還被人如此看重。

沉默一會兒,陸明開口了。

“首先,感謝郡主和郭大人的青睞,頂撞了聖上,小民確實罪該萬死,幸蒙聖上隆恩,放小民一命,但是祖上三代為夏民,頂撞聖上的過錯,無法自我贖罪,隻願三年晨鐘暮鼓,麵壁思過後,再為郡主和大人儘忠!”

就他目前所經曆的事情,皇帝是不可靠了,端王也難以看透,雖然他的理念確實和自己一樣,但是人心隔肚皮,陸明也至少要觀察幾年,如果端王真是那大仁大義之輩,為他儘忠,決不推辭,倘若端王是那雞鳴狗盜之輩,偽君子一個,即使陸明枯坐一生,也不會為了端王賣命。

但麵對二人的逼宮,陸明知道什麼理由都冇用了,鬨不好對方還會拿自己的父母當籌碼,隻得拿出皇帝來當擋箭牌,任二人來頭再大,也始終是大夏臣子,豈能大過皇帝?

於是,此言一出,二人皆沉默,郡主和郭裘來之前就思考過各種情況,可是萬萬冇想到陸明不僅拒絕了二人的邀請,還給了一個無法反駁的理由,總不可能他們二人開口說不用管皇帝,我原諒你了吧?那纔是真的蠢!

儘管皇帝對於他們二人都是對立陣營,但是身為主公,想要招攬人,還需自身忠義孝缺一不可,皇帝表麵上是大家共同的主公,自己都不把皇帝放在眼裡,怎麼叫下麵的人把自己放在眼裡?

開口見鋒芒,陸明之才,名不虛傳!

纖月郡主點了點頭:“你忠心悔過是好事,那待三年之後,本郡主親自請你出山!”

話畢,郡主轉身離去,她對陸明的重視已經夠了,湖廣郡地靈人傑,也不是缺了他陸明不可,身為主公是時候點到為止了。

郡主出了堂,吳父吳母親自送彆,陸明也送到門口,直到郡主坐上馬車離去,郭裘纔開口。

“陸明,你話中意思,無需多言,三年之後,如若改變主意,王府之門時刻為你敞開,離去之前,還有一事,想聽君一言!”

“您說,陸明一定知無不言!”

郭裘點了點頭,這陸明禮數週到,對答如流,氣場強大,如果真有才能,定是驚世駭俗之才。

“荊州山賊馬匪橫行,百姓近幾年是怨聲載道,官府幾次想要清繳,奈何山林地形複雜,匪徒始終如跗骨之蛆,難以治理,為了荊州的黎民百姓安危,向君求一良策,不知陸君有何見解?”

陸明沉思一陣,原本他是不打算為端王獻一計一策,但是郭裘姿態放低,又以黎民百姓安危為藉口,陸明即使再不願意也得三思後行。

郭裘臉色不改,心底則是摸清了陸明的性子,從端王盯上他的那一刻起,陸明的生平已經被他摸透了,端王近年來的名聲確實不太好,但是以陸明的正人君子的性格,荊州百姓為引子,自己再放低姿態求之,陸明很難不獻一計。

內心掙紮一番,陸明還是打算獻上一計,就當為了荊州百姓。

“先生,吾有一計,願為荊州百姓平亂。”

郭裘眼神一亮。

“哦?願聞其詳!”

“頒發法令,讓山賊馬匪合法搶劫!”

“嗯?這還了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