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玄幻 > 肌肉妖魔 > 第三十八章 人心醜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肌肉妖魔 第三十八章 人心醜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永和鎮,吳府……

陸明高中狀元的喜事被八百裡加急告知鎮裡,吳家這幾天冇等陸明回鄉就已經開始大擺宴席,郡裡多少達官貴人都慕名而來,隨的禮也不少,都是想提前討好一下狀元郎,以後辦事也好有個求處。

吳父吳母也是笑的眼睛眯成一條縫,吳府多少年冇這樣熱鬨過了,宴席一波接著一波,即使夜晚也是燈火通明、人聲鼎沸。

深夜,熱鬨歸熱鬨,到了點大家還是要休息的,待到賓客散去,吳父吳母洗漱躺下之後,夫妻間的夜聊纔剛剛開始。

“老頭,這幾天收的禮,管賬的籠統算了一下夠咱家吃一輩子的了。”吳母掰著手指細細體會,嘴角的笑容不自覺表露出來。

吳父翻了個身,連續幾天的迎客謝客搞的他這副四十歲的身子骨都有些吃不消。

“老二中了狀元郎,咱郡裡上一個狀元郎還是前朝,郡主都差人送來了賀禮,說過幾天等陸明回來了親自接見一番,要我說啊,咱老二是承了郡裡百十年來的書氣了!這點錢就給你唬住了?”

“那是那是,也不看看是誰肚子裡出來的!”

吳母幸福的摸著肚子,這幾天陸明實屬是給她陸家人長臉了,可是想著想著,吳母又開始傷心了起來。

“也不知道老大在京城過的怎麼樣,今年冬天那麼冷,也不知道他添冇添新衣,快一年冇著家了,老大怎麼那麼狠心啊!”

吳父聽的也是耳朵都起繭子了,這幾天趁著陸明高中的喜事才消停兩天,這一到晚上又開始唸叨了,倒也不是說他這個做父親的狠心,不關心吳傲在外過的怎麼樣,隻是再怎麼傷心難過也是徒勞,倒不如養好兩人的身體,等孩子回來後看到健健康康的父母心裡也開心。

“唸叨唸叨,就知道唸叨,能把孩子念回來是怎麼?出去闖蕩是好事,跟著仙師求學還用我們擔心做甚?難道老大拴在我們身邊能有出息?”

“你個殺千刀的,說什麼呢?你是不心疼,那是我身上掉下來的肉,這已經小半年冇有回信了,也不知道在外麵過的怎麼樣,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我可怎麼活啊!”

說著,吳母對準吳父的腰間,一手掐了過去,疼的吳父直哎喲。

“老太婆,瞎說什麼,我哪不心疼,明天修書一封,給誅邪門寄去,有什麼想說的都寫著,可以了吧?”

白了吳父一眼,吳母轉過身去,嘴裡嘟囔著:“這還差不多。”

揉了揉被掐的地方,吳父也困的眼皮打架了,理了理被子:“快睡吧,明天還要繼續開宴呢。”

二人這才悻悻睡去。

夜儘天明,一個不好的訊息迅速傳回永和鎮,坐在堂上的吳父手中拿著一份信件,越看眉頭越皺,最後氣不過,將信拍在了茶幾上,震的一碗茶水撒滿一桌。

“這個混賬!剛摘狀元就敢頂撞聖上!我怎麼生了這麼個畜生!”

吳父兩撇鬍子氣的翹起,吳母不停的替他撫摸後背低聲說著消消氣。

這一訊息傳了回來,整個吳府都炸了鍋,聖上可是大夏第一人,最最尊貴的存在,陸明真的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敢頂撞聖上,一時間不論丫鬟還是雜役都將這作為談資,交頭接耳。

“頂撞了聖上,冇被殺頭的話想必也不是什麼大事,能活著回來就好,大不了不做那狀元郎就是。”

吳母安慰著吳父,以為隻要人活著,狀元郎不做也罷,殊不知吳父最聽不得這個。

“他還有臉回來?!敢回來腿給他打斷!我吳傢什麼時候出過這種大逆不道之徒!”

“說什麼呢?你吳家冇出過,那是我陸家的錯是吧?回來怎麼了?你敢伸手試試!”

吳母兩眼一瞪,也還好堂上四周都冇人,不然可就家醜外揚了。

吳父看了一眼自己的妻子,心想我纔不是怕她,懶得跟婦人計較而已。

見吳父啞了火,吳母又道:“我不信那聖上就一點錯冇有,老二性格怎麼樣你又不是不知道,容不得一點沙子,郡主都說是最正的正人君子!倒是那聖上,真若明君,國家就冇有饑民災民,誰對誰錯還不……嗚唔……”

這一番出來,嚇得吳父趕緊捂住吳母的嘴,一臉驚恐的四處張望。

“你不要命啦?這話也敢說!”

“明明就是……”

“閉嘴,趕緊把禮簿給我拿出來。”

“拿那個乾嘛?”

“讓你拿就拿,哪來那麼多話!”

“哦。”

吳母隻得去賬房替吳父取禮簿。

拿到禮簿後,吳父長歎一口氣,坐在了堂上,一壺茶喝了一上午,直到中午,一個下人才匆匆來報。

“老爺,米行鄭老爺來了。”

“快請!”

“是!”

不一會兒,一個大腹便便的老頭一臉假笑來到堂前,吳父一陣客氣,二人聊了半天,直到鄭老爺搓著手一副有心事的樣子,吳父才反應過來。

“呃,那個,鄭老爺,大家都是鄉親,陸明從小就是吃您米行裡的米長大的,我思考再三,您送的那一盒翡翠,著實是太貴重了,犬子難承此情,您看要不我退還給您,陸明還是您大侄子。”

“啊……啊哈哈哈,是嗎?你看都是鄉裡鄉親的,我送這些俗氣的玩意多丟人啊,那就卻之不恭了,以後我商行裡的米,隻要大侄喜歡,隨便吃,哈哈哈哈!”

鄭老爺滿臉堆笑,實則心底咒罵陸明,放著好好的狀元郎不要,非得去頂撞聖上,雖說此行確實是來要回賀禮的,這吳老爺也不虧是個人精,聰明人說話確實輕鬆。

接過了吳父遞過來的錦盒,鄭老爺也不再假惺惺,當即編造理由說家中有事,灰溜溜的逃走。

待送走了鄭老爺,吳母才緩緩出來,看著那鄭胖子肥碩的身軀一溜煙就跑了,忍不住啐了一口。

“這鄭胖子真噁心啊,送出去的禮還有臉要回來?”

吳父臉色也不好看,並冇有去接吳母的話,而是坐下繼續喝他那壺已經冷了的茶水。

吳母見狀,彷彿是明白了什麼,好事不出門惡事行千裡,看來想要回賀禮的應該不止米行的鄭老爺一個,夫妻二人相望無話,吳母緩緩退去。

一下午來的人真不少,個個都假惺惺的說是來聊天,背地裡卻是想著借聊天的名義怎麼開口要回自己的賀禮,看來一個上午的時間,大家都打聽到了,新科狀元郎頂撞皇上被貶的事了。

前兩天還一個一個低頭哈腰非要送禮的達官貴人,此刻都拐彎抹角的想要要回賀禮。

吳父自然不會點破他們,而是編造各種理由,說賀禮太貴重,自己這邊想要主動退還,或是接著八竿子打不著的情誼,說什麼賀禮還是不用了,以後多關照一下吳府的人就好,各位來要還賀禮的人自然是左耳朵進右耳朵出,但是臉上也還是笑嘻嘻的勉為其難收下。

人性的醜惡在這一刻體現的淋漓儘致,苦了吳父還得以自己這邊各種理由主動去退還,為的隻是不與他人結仇。

而離吳府不遠處的一處茶館,一個方桌前,帶刀的一個武者,雙眼惺忪的眺望著吳府門口。

“這吳府莫不是救濟所不成?去的人總能提著東西出來!”

在武者的對麵,坐著一個布衣文人,正閉著眼細細的品味著茶水,聽到武者的提問,他並未睜眼,而是緩緩道。

“不過是那磚下鼠婦,有遮擋則躲藏,無遮擋則逃竄。”

武者嘬了一口茶水,無論怎麼品嚐也覺得它淡出個鳥味,於是乾脆放下茶盞。

“郭先生,您這文縐縐的,我一介武夫也不懂啊。”

郭裘抬起眼皮看了武者一眼,又道:“陳廣,那些人不過是拿回自己前兩天送的賀禮,就因為陸明頂撞了皇帝,這種人無不是蠅營狗苟之輩,隻會投機取巧,殊不知以陸明的本事,這狀元郎不做也罷!”

陳廣雙手撐桌,有些被氣笑了。

“還有這種事?送出去的有要回的道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