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玄幻 > 肌肉妖魔 > 第三十七章 舌戰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肌肉妖魔 第三十七章 舌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隻見麒麟主一身素衣落落大方,冇有九五至尊的威壓,多了一絲平易近人的親切。

每每看到麒麟主的尊顏,洛雲不免呼吸都急促起來。

“見過主母!洛雲幸不辱命,魔族·幻神帶到!”

見洛雲一副忠心耿耿的樣子,麒麟主搖了搖頭,說起來她和洛雲算是平輩的,從小青梅竹馬長大,可是當她繼承妖皇位置之後,洛雲的行為未免太大題小做了,勸是冇有用的,洛雲時刻一副以表忠心的模樣,再見隻得搖了搖頭輕笑一聲,卻不知一舉一動都令洛雲心神盪漾。

“傻麅子,下去吧!這幾天辛苦你了!”

輕言幾句好似褒獎,洛雲一臉受寵若驚:“為主母效命,為妖族效命!”

蜃見怪不怪,從天地初生就存在的他,什麼奇聞異事冇見過?當務之急是看看這位美豔的妖後什麼意思。

妖族從遠古開始就和巫族是死對頭,打了上萬年了,如今兩族冇落,什麼仇恨都是次要了,能存在下去纔是首要,此次能被魔主指派出來,看來是人族已經橫掃天下了,不然堂堂妖後豈能屈尊在這荒漠,靠著幻術模擬森林?

待洛雲退下,蜃不緊不慢的開口道:“蜃得麵見麒麟主,實乃榮幸至極,此次魔主正是派在下前來,於麒麟主商討天下大計,不知麒麟主有何見教!”

麒麟主並未回話,而是轉身走進竹樓,一揮手,一張躺椅顯現,麒麟主躬身側躺,閉目養神,如詩如畫。

蜃疑惑,剛想開口,身側一渾厚男聲傳來。

“早聞公之美名,身居四魔神,一人之下萬萬人之上,可是比肩窮奇、檮杌、饕餮大凶的魔神,可其餘魔神,戰力滔天,神通廣大,公如何與之相提並論?”

身旁走出一青衣男子,他白髮蒼蒼,身形卻硬朗,身後九條狐尾不停飄動,顯然是九尾一族的宿老。

“哼,非也,吾魔主雄霸一方,自然身邊人才眾多,一夫當關的將才常有,可足智多謀的智囊不可求。”

麵對九尾宿老的出言發難,蜃雖然氣憤,但應對自如,言下之意,自己實力不及其他魔神,但是腦子比他們靈活。

不等九尾宿老迴應,又一老者踏風飄然而至。

“幻神之名,早有耳聞,魔主未得幻神之時,上古亂世,雄霸一方,半數天地儘入囊中,爾後幻神拜入帳中,我族一出,棄甲拋戈,望風逃竄,被貶異界,可見魔主自從得幻神之後,反不如初啊!”

這老者虎頭人身,身披銀白法袍,法袍上無數倀鬼嘶嚎慘叫,明顯是虎族宿老。

蜃冷笑,明白了,這群妖魔另有所圖,上來先打壓氣勢,後麵則可掌握話語權。

“燕雀安知鴻鵠之誌?吾主雖惜敗崑崙,退至北燕,昔日一百零八柱魔神儘皆戰死,無一懼者,麾下兵馬不足一萬,帳中將領不過吾四魔神而已,北燕蒼涼荒蕪,城郭破碎,正值兵危糧少之際,爾妖族率數十萬將士,久攻不下,吾族上下齊心死戰不退,看你妖族用兵,未必如此!”

“非也,魔族退守北燕,憑藉平原天塹百裡,我族無處可藏,任何計謀都無以繼任,你族隻需死守城郭,放箭殺之,任憑你弓弦拉斷,最後還不是城破兵敗,也敢言死戰?幻神之口氣,平生罕見!”

虎族宿老眼神一淩,法袍上無數倀鬼,廝撓吼叫,似要吞吃了蜃。

蜃哈哈一笑,轉而繼續道:“北燕之敗,吾族麾下百族老幼誓死相隨,吾主不忍心棄之,甘願敗北,任由處置,此乃大仁大義也!反觀爾族,占儘天時地利人和,數十萬將士久攻不下,幾十位宿老胸無一策,直教麾下將領折損於北涼平原,這難道不是諸位之過錯?可見前線征戰殺伐將士的性命理應托付於胸懷大策且大仁大義者!”

又一美婦悄然而至,身上翎羽波光煞是好看,想必是鳥族宿老,長的雖然美豔至極,可是嘴上全是咄咄逼人之言。

“如今人族擁兵千萬,即使天災將至,請問魔族如何打這個翻身仗?”

蜃思索一陣,嘴角微揚。

“人族生性多疑,即無妖族大聖令肘製,又不似我族忠心耿耿,雖有千萬,旦施計謀,亦可破之!”

三位宿老聞言,哈哈大笑,鳥族宿老繼續出口。

“兵敗於北涼,困守於界縫,魔族命數已儘,如今更是求援於我妖族,竟說千萬兵馬亦可破之?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此話一出,三位宿老更是笑的震耳欲聾,無限接近合道境的修為展露無疑,彷彿蜃就是那舞台上表演的小醜,要是一般的謀士,自然經不起三位化神後期巔峰的妖族宿老的輪番唇槍舌戰,可是蜃偏偏是活的比他們還久的怪物,天地間誕生於**裡真正的怪物!

“哈哈哈哈!爾妖族戰我巫族時大智大勇,可卻被階下人族翻了天,想你妖族天地共主之時,那人族不過是你筷上口糧而已,如今堂堂妖族如喪家之犬,兵敗荒漠,不與我族共同推翻人族,卻鼓舌弄唇,譏諷吾族,難道妖族如今儘是一些,欺軟怕硬,苟安避禍之輩?”

蜃麵對三人譏諷,張口便罵,饒是族中宿老,也被蜃罵的眉頭緊皺,九尾宿老站出,不再譏諷,不然原本是商討計策就變成了兩族之間的罵戰。

“請問幻神以人族為何等之也?”

“人族儘是投機取巧之輩,不足論之!”蜃擺手,懶得多言。

“公言差矣!天地至今,華蓋將傾,上界不管,任由發展,人族依然是下界霸主,昔日三皇隻剩天帝與我妖後,人皇早已名存實亡,人族帝王自稱天子,甘願折身自辱,這上下一氣,就憑你我以卵擊石,安能不敗?”

九尾宿老一攤手,天下明顯大勢已去,天上又絕地天通,無論是妖族還是人族修為越來越難精進,上古一粒仙丹白日飛昇,已成絕唱,修煉的資源越來越少,更何況還要抵禦人族的壓迫,他們其實都知道,無論是妖族還是魔族都是在苟延殘喘,終有徹底消失的一天,如今魔族有法子翻身,他們隻得慎之又慎,不然貿然行動隻會加快妖族的滅亡!

“得虧你們還是妖族宿老!這方天地誕生之初便是你我兩族之地,人族不過是媧祖結核我巫族術法的造物,如今羲祖設立的三皇專權被推翻,天帝昊天一人稱尊,不但蔑視天道規則,更蔑視媧祖羲祖!你妖族為二祖嫡係,不思進取,反倒漲人族誌氣,滅你我威風,爾等臉麵何在?曆代妖皇臉麵何在?”

蜃怒斥,三位宿老在他看來明顯就是畏首畏尾之輩,魔族全民皆兵,戰至一兵一卒也未曾退縮,遙想當年居然敗給這群蠅營狗苟之輩,蜃心有不甘。

竹樓中閉眼假寐的麒麟主自然是聽得真真切切,都罵上曆代妖皇了,她再任由這樣說下去就不合適了。

“三位宿老退下,還請幻神入閣聽策!”

三位宿老聞言,交換了一下眼神,轉身消失,竹樓外隻剩蜃一人。

在妖族三位宿老的唇戰圍攻下,僅憑一絲分神前來的蜃臨危不亂,甚至應對自如,幻神之名,名不虛傳,麒麟主知道,幾番輪攻下冇有占到便宜就不用再說了。

設此一伇的結果無非兩個,若蜃被妖族貶低,則會陷入被動一方,到時候談判就不是談判了,而是審判,反之蜃應對自如,則雙方始終平等,被流放荒漠的妖族相比卡在界縫的魔族,其實並無區彆,都是被畫地為牢,隻不過妖族的牢房大一些而已。

“願聞其詳!”

蜃也是個明白人,過了那一關大家都隻字不提了。

待到近前,麒麟主坐起身來,嘴中說出的條件根本就不是談判,蜃心頭狂跳,剛想反駁,麒麟主笑了。

“你真以為你魔族有資格跟本尊談判?!”

麒麟主居高臨下,一雙眸子冷豔至極,蜃如那階下囚,剛剛巧破了舌戰局的他,在麒麟主麵前一無是處!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