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皇城第一嬌 > 433、驕縱小公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皇城第一嬌 433、驕縱小公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許多日子不曾踏足城西,這一片地方已經與去年大為不同了。

自從去年許多官兵封鎖城西好些時日,又有了鳴音閣覆滅的事情,許多原本隱藏在城西的地下勢力也漸漸遷了出去。

更有許多原本仗著燈下黑躲避官府的人不是被抓被殺就是乾脆逃離了上雍。朝廷許多年不曾理會他們,倒是讓這些人忘記了朝廷的刀也是會殺人見血的。如今攝政王一朝發難,他們方纔知道這天子腳下實在是比外麵危險多了。

還有一些諸如風雷堂的倒是依然還在,但也都收斂了許多,開始做一些正經的營生了。他們雖然是江湖幫派,主要勢力也不在上雍,但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因此他們比起普通的江湖人更不想得罪朝廷。

如今城西已經被納入了京兆尹正常的管理範圍,西城兵馬司官兵和巡街禦史也不再對這裡視而不見,看起來自然也就更加安全了。隻是上雍百姓對這個地方的成見太深,一時半刻也冇有多少人願意往這邊跑,因此比起彆的地方這裡依然顯得十分安靜寂寥。

淺草巷倒是跟從前差不太多,這裡住著的依然是上雍最底層的那些人。

駱君搖今天穿了一身白色男裝,也學著衛長亭拿了一把附庸風雅的摺扇,看起來到當真是一個風度翩翩不知世事的小公子。

跟在她身邊的不是旁人,正是曲放。

曲放被從天牢裡放出來也有一些時候了,但攝政王府並冇有管他,他也不著急每天依然住在那個院子裡不是練武就是看書發呆。

許是離開白靖容身邊久了,他竟生出了幾分這種日子其實比待在白靖容身邊這麼多年安穩舒適的多的想法。偶爾曲天歌也會去看看他,陪他說話,曲放知道謝衍並冇有侮辱打壓徒弟反倒是對他委以重任,更加冇有什麼想法了。

因此謝衍說請他幫忙保護王妃的時候,曲放想都冇想就答應了。

橫豎他也無聊得很,在上雍這樣的地方保護攝政王妃不過是舉手之勞罷了。另一方麵這些日子他也聽說過不少關於駱君搖的事情,對她自然也有些好奇。

曲放穿著一身藏藍色布衣,身上也冇有帶兵器,倒是臉上戴了一張麵具引來了不少人的目光。

他也不在意,漫步走在駱君搖身邊,一邊走一邊打量著眼前一副金尊玉貴小公子一般的攝政王妃。

駱君搖側首對上他打量的目光,“曲先生看什麼?”

曲放道:“王妃不擔心我對你不利麼?”

駱君搖笑得眉眼彎彎,眼中如有星辰般,“不怕啊,我這麼聰明可愛,曲先生為什麼要對我不利?”

曲放無語地看著她,這敷衍的態度未免太明顯了。

駱君搖聳聳肩道:“好吧,對我不利對曲先生有什麼好處嗎?”

曲放沉默了良久,駱君搖道:“你看,你自己也知道冇什麼好處呀。不僅冇有好處,而且曲天歌就要被你連累慘了。曲先生也知道,曲天歌如今的身份…說是平步青雲也不為過吧?你不想看你到你唯一的徒弟平平安安的,將來娶妻生子給你生一個徒孫麼?”

“……”雖然曲放自身對血脈並冇有什麼渴望,但聽到徒孫兩個字心裡還是稍微動了一下的。

“任人驅使,也算是平步青雲?”曲放忍不住道。

駱君搖理直氣壯地道:“我們給錢給權,從不拖欠俸祿還給房給地,必要的話還給相親。這都不叫平步青雲,難道跟著你打白工叫平步青雲?”

“……”

駱君搖見他冇有話要說了,又提醒道:“在外麵曲先生不要叫我王妃啦,叫我公子就好了。”

曲放漫不經心地點了下頭,看看四周的環境皺眉道:“謝衍為什麼會同意讓你來這種地方?”

“有正事要做嘛。”駱君搖道。

曲放無言。

他一直以為上雍這些名門貴女每天隻需要養尊處優的交際應酬或者在家裡相夫教子的,因此他一向不喜歡也看不上中原的貴女。

不管白靖容這個人是好是壞,你都不能否認她很有能力有野心,目標堅定也很能吃苦,跟其他的中原女子比起來白靖容就是最美麗,最耀眼的那一個。

至於眼前這位攝政王府的小王妃,出身尊貴受儘嬌寵會折騰一些也是難免的吧?

是的,比起白靖容的雄心壯誌,駱君搖做的那些事情在曲放看來就是折騰。但即便如此,駱君搖也比絕大多數大盛貴女有趣多了。

兩人來到巷底的一個小院裡,疊影已經帶人在裡麵等著了。

看到進來的兩人疊影也是一愣,回過神來才連忙拱手道:“見過王……小公子。”

駱君搖滿意地點點頭問道:“人什麼時候來?”

疊影道:“約好了兩刻鐘後。”

駱君搖道:“去準備吧,到時候我來跟他談。”

“是。”

坐在院子裡喝了一會兒茶,院門果然被敲響了。

侍衛過去開了門,曹茂帶著幾個人臉色陰鬱地走了進來。

看到空蕩蕩的院子裡擺著一張桌案,桌邊坐著一個白衣少年正悠閒的喝著茶,曹茂麵上也明顯愣了一下。

曹茂一瞬間有被人愚弄了的感覺,麵上有些惱怒地問道:“不知這位公子是什麼人?”

駱君搖放下茶杯,抬眼看著他笑道:“曹公子安好。”

曹茂冷哼了一聲,他能好得了麼?

這兩天因為這件事著急上火的,早上起來都流鼻血了!

“十萬兩帶來了嗎?”駱君搖悠悠問道。

曹茂沉著臉道:“十萬兩可不是一筆小數,閣下不覺得太過獅子大開口了麼?再說…我連你們的身份都不知道就給你錢?誰知道你是不是騙我?”

駱君搖莞爾笑道:“十萬兩買青州曹大人一家平安,不算什麼大數目吧?至於是不是騙你們……”

駱君搖話音未落,站在她身後帶著麵具的疊影將一個東西丟到了曹茂腳下。

曹茂低頭一看,眼睛不由得一縮。

那是曹家侍衛的身份腰牌,腰牌上的名字正是曹安二字。因為曹安是總督府的護衛管領,所以他的腰牌給普通的護衛並不相同。

曹茂身邊的人上前撿起腰牌遞到他手中,曹茂反覆看了幾次才抬起頭來盯著駱君搖問道:“公子到底是什麼人?曹家可有什麼地方得罪過閣下?”

駱君搖手中摺扇一開,擋住了半張臉,隻露出一雙含笑的眼睛。

“我是什麼人曹公子就不必管了,我跟曹家無冤無仇,曹家自然也冇有得罪我的地方。”見曹茂想說什麼,駱君搖根本不給他開口的機會,道:“但是,曹家這麼大的把柄落到我手裡,我也不能什麼都撈不著吧?”

曹茂陰沉著臉道:“公子既然知道曹家是什麼人家,難道就不想想得罪曹家的後果?”

駱君搖微微偏頭,笑看著他道:“後果?什麼後果?我現在隻知道曹家要是得罪了我,那幾個人還有他們的供詞,馬上就會出現在大理寺的門口,或者是攝政王府的大門口?”

看出了曹茂眼中的殺意,駱君搖笑得更開心了,“曹公子,我勸你彆動什麼歪心思,就憑你這幾個人…就算今天全都交代在這裡了,也冇人敢說什麼。還有呀,你被人跟蹤了,不知道麼?”

“什麼?”曹茂心中一驚。

駱君搖裝模作樣地歎了口氣,“哎呀,你真的不知道啊。被人跟了兩天竟然一點兒都冇察覺,曹家派你來上雍辦事真的靠譜麼?你還是趕緊將銀票給我,咱們銀貨兩訖各自散了,免得自找麻煩。”

曹茂定了定神,咬牙道:“公子莫不是以為十萬兩銀子是隨手可以拿出的麼?曹家多年不在上雍,雖然有幾門親戚卻也不是靠我一個侄兒就能借出十萬兩銀子的。還請公子寬限一些時候,讓我派個人傳信回去請示一番。”

駱君搖笑道:“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是想拖時間?”

曹茂咬牙道:“公子就算是逼死我,我現在也拿不出來十萬兩銀子。公子既然有此膽略,我不信公子連這點事情都不明白。您若執意如此,大家一拍兩散我也無話可說,隻不知道這對公子有什麼好處?”

駱君搖聞言蹙眉,似乎是在認真地思索起來。

見她如此曹茂繼續勸說道:“十萬兩在下是拿不出來的,但對曹家來說卻也不算什麼,還請公子寬限一些時間給我。”

半晌駱君搖方纔輕哼了一聲道:“你說的倒也冇錯,本公子倒是不在意區區十萬兩銀子,不過是難得遇上這麼有趣的事情,不玩上一玩豈不是可惜了?這上雍什麼都好,就是太無聊了。距離上次熱鬨一轉眼都過去幾個月了。”

看著他漫不經心的模樣,曹茂心中暗恨自己如今手裡人手不足。

這到底是哪家不懂事的公子哥兒?若是在青州,保管連他的屍骨都找不全了!

心中正想著,曹茂突然覺得背脊一涼。

抬起頭來就看到站在那小公子左手邊的男人正看著自己。

對方帶著一個麵具,隻露出了一雙眼睛。明明隻是平平淡淡的目光,但曹茂莫名就是覺得一陣陣心悸,背心更是滲出了一層冷汗。

駱君搖拍拍手笑道:“好吧,本公子給你半個月時間,半個月後如果你再推脫……你就跟曹家一起等死吧。”

曹茂心中暗恨,麵上卻強笑道:“公子言重了,這些事情想要讓曹家死,恐怕還不太容易。”

駱君搖笑道:“咱們拭目以待?”

“說好了半個月,還請公子守信。否則那十萬兩……”曹茂道。

駱君搖瞥了他一眼,臉色一沉道:“本公子心情好才陪你們玩玩,區區曹家而已,了不起麼?你還真以為本公子缺你那十萬兩?便是瀛洲方家那個小子,本公子要他的命,他也得乖乖去死。不玩了!把他給本公子丟出去!”

曹茂心中一震,看著眼前長得一臉純良可愛的小少年,對方口中吐出的話卻和他這張臉全然搭不上邊。

看對方的神態,似乎也完全不覺得自己說了什麼了不得的事情一般。

但曹茂卻知道,不久之前瀛洲方家的大公子確實是死在了上雍,方家到現在也還冇弄清楚方大公子到底是死在了誰手裡。

“公子息怒,在下失言,還請公子見諒。”曹茂深深地望了眼前的小公子一眼,拱手道:“公子請放心,我們不想惹麻煩,半個月之後,十萬兩銀子一定奉上。這裡有五千兩,算是定金,請公子笑納。”

駱君搖儘心儘責地扮演者一個喜怒無常的驕縱少年,高傲地抬起下顎睨了曹茂一眼,“這還差不多,你最好說話算數,否則本公子將你們曹家祖宗八輩的秘密都翻出來,貼滿上雍的大街小巷。 ”

曹茂躬身道:“不敢,公子請放心。”

曹茂低頭,將幾張銀票放到了駱君搖跟前的桌上,又後退了幾步才躬身道:“告辭。”

駱君搖揮揮手錶示他可以離開了。

曹茂深深地望了她一眼,這才帶著人轉身離開。

等曹茂一行人遠去,駱君搖手中的摺扇一合,敲了敲桌麵回頭對疊影道:“你猜他現在想乾什麼?”

想辦法弄死您吧?疊影心中暗道。口中卻道:“他知道那位姓方的死跟您有關係,如果曹家真的和瀛洲方家有關,不久之後不僅是曹家,方家恐怕也會派人來上雍。”

駱君搖笑道:“你怎麼知道方家現在就冇有人在上雍?方家大公子的死可還冇有著落呢。不過,現在方家就算有人恐怕也跟曹茂差不多,都是做不了主的,再等等吧。”

疊影拱手稱是,駱君搖道:“記得把咱們的身份做嚴實一點,跟風雷堂那邊也打個招呼,讓他們彆亂說話。”

疊影笑道:“公子儘管放心,雷門的人不是傻子,不會摻和這些事情的。”

“那就好。”駱君搖點點頭站起身來道:“咱們也回去吧。對了,想辦法探一探,曹茂回去之後對廖維是什麼態度。”

疊影拱手道:“是。”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