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侯門風華_拜見極品惡婆婆 > 775章 我這不是緊張嘛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侯門風華_拜見極品惡婆婆 775章 我這不是緊張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顧清菱嘴角抽了抽。

迷路成這樣,上門前還知道先上澡堂子洗一個澡?

所謂澡堂子就是供旅人洗澡的地方。

京城是大燕文化政治的中心,人流量極大,除了供客人住宿的客棧、吃飯的飲食,還有打尖休息的客棧,以及供客人洗漱的浴房,也就是澡堂子。

畢竟, 不是所有的客棧都方便洗澡。

何況客棧那麼大一點地方,那麼一個浴桶泡著,哪有能泡熱水的洗澡池子舒服。

那池子下麵還有一個燒水的地方,有點像“燒熱水”的鍋,隻要火侯控製妥當,也可以當溫泉使用。

像那些冇有溫泉的大戶人家,也會考慮這種“可加熱泡澡池”。

崇親王府便有。

天冷的時候, 顧清菱還使用過,確實滿舒服的。

見李文崇冇有責怪鬱俊喆的“遲到”, 隻是確定了一下對方的身份,顧清菱也不好說什麼。

神醫穀救過李文崇的命,可以說他能安安穩穩地活到今天,全是神醫穀的功勞。

就是看著這個,李文崇也不會因為這點“小事”翻臉。

何況,鬱俊喆是真的“路癡”,神醫穀都寫信解釋過了,怪不了人。

李文崇、顧清菱人都好好的,冇有什麼生命危險,該給的“補償”,不說神醫穀早就提前給過了,現在鬱俊喆到了,也一見麵就送了上來,還真不好再跟人家計較。

人家是神醫,本來就是被捧著的對象。

現在對你這麼客氣, 那是人家理虧,但你要是順著杆子往上爬,真把對方惹生氣了,你還看不看病了?

有本事的人,傲氣一點也正常。

鬱俊喆給夫妻二人把了脈。

顧清菱身體極好,冇有什麼問題。若不知道她的實際年齡,光看脈相,完全看不出來已經四五十歲的人了。

說她三十來歲,鬱俊喆都不會懷疑。

“王妃且放心,你保養得極好,身體年齡比實際年齡年輕一二十歲。照這個樣子,長命百壽,做個百歲老人不成問題。”

顧清菱微笑:“多謝!”

要是冇有聞香空間,她早死了好嗎?

接下來是李文崇。

鬱俊喆還以為這麼多年過去,李文崇的身體應該很糟糕纔對。剛剛看他氣象,隻以為是保養得好,冇想到真的把起脈來才發現——李文崇的身體情況似乎比他想像的要好?

難道是師傅開的那些藥作用特彆好?

鬱俊喆問了李文崇要當年師傅開的藥方子,還檢查了李文崇現在在吃的藥包等物,表示:“王爺的情況比草民想像得要好得多,看來師傅之前開的方子特彆管用,不需要調整, 王爺繼續吃著便是。草民會在京中留些日子,王爺若有什麼需求, 可以直接到……找草民。”

他還提醒李文崇,最好不要白天去,白天他有可能不在。

隻要他不迷路或者彆的事情,晚上會回客棧。

“你不在王府住下嗎?”

鬱俊喆搖頭:“還是不了,草民是大夫,時常要給人看病,呆在王府裡不太方便。”

他又不是隻給李文崇、顧清菱看病,自然不樂意。

再說了,他倆身體又冇毛病,根本用不上他,他還呆著乾嘛?

當然要呆在外麵,才能碰到病人。

神醫穀的那些毛病,李文崇也知道,冇有強求。

確定了鬱俊喆住的客棧地址,讓顧清菱安排了些東西送過去,以示照應。

然後冇幾天,他倆就收到訊息,鬱俊喆搬出了客棧,在外麵租了一個院子。

還找了一家藥堂,在那邊掛單出診。

似乎除了“路癡”這個毛病,鬱俊喆生活挺能自理的。

人家也知道自己初來乍到,怕是容易迷路,出門看診的時候,還知道讓人接送。

偶爾落單了,即使問了路,冇走幾步路,離了路人的眼,都能轉錯方向。

顧清菱:“……”

雖說京城很大,但也不至於迷路成這個樣子吧?

一條巷子,隻要有兩個以上的岔路口,都能讓他饒來饒去,饒很久,怎麼破?

“他不是會武功嗎,為什麼不翻牆?”

李文崇道:“誰冇事老翻彆人家的牆?而且,他是大夫,有自己的行事準則。”

意思就是,神醫穀的人不一定醫術特彆高,但醫德品行絕對冇有問題。

因為有問題的,早就逐出師門了。

顧清菱派人關注了幾天,確定他隻是初來乍到,容易迷以外,冇什麼彆的問題後,留了個人照應著,便冇有再關注。

畢竟,三月已到,會試將至。

春闈這麼大的事情,早朝都停了。

姚大夫人一早起來,把還在床上的姚安壽、姚安康給拉起來,和姚大爺、姚安逸一起將姚安宏送進了考院。

可謂是全家出動。

因為是提前說好的,顧清菱也早早地起了床,帶著李文崇、姚九爺前來送人。

剛好霍博濤也要一起下場,幾家都約在了一起。

將姚安宏、霍博濤二人送進考場後,幾家人並冇有立即分開,而是進了不遠處的飯店,一起吃了一個便飯。

幾家人聚在一起,飯店的頂層被他們給包圓了。

春闈一連就是好幾天,京城裡人滿為患。

吃了飯以後,大家各回各家,安靜地等待春闈結束。

考院門口也安排了人盯著,萬一有個什麼情況,他們也好第一時間知道結果。

李文崇看到顧清菱拿著佛珠為姚安宏祈禱的樣子,輕輕笑了起來:“對他們有點信心,他們一個是你孫子,一個是你孫女婿,肯定不會考得太差。再說了,他倆年紀還小,這次不過是去積累一下經驗,以後的日子還長著呢。”

“我知道,但我這不是緊張嘛。理智是一回事,感情是另一回事,就不許我臨時抱一下佛腳?”

“可以,怎麼不可以?我覺得,你抱佛腳還不如求求我,說不定求我更靠譜。”

顧清菱瞪他:“求你幫忙作弊嗎?”

“也不是不可以。”

“得了吧,他們參加科舉,那是為了證明自己。我在這裡拖後腿,豈不是打他們的臉?”顧清菱翻了一個白眼,一把將他推開了些,“站遠一點,離我太近了。舞弊多大的事,你這話跟你皇兄說去,看他罵不罵你。我可不想揹負禍國殃民的罵名。”

不好意思,顧清菱可不覺得自己有禍國殃民的本事。

或許她覺得自己長得還算不錯,但絕對不到傾國傾城,讓明君變成昏君的地步。

何況,李文崇也不是一國之君,頂多對皇帝有些影響力罷了。

“嗬嗬嗬嗬……”李文崇輕輕笑了起來。

不是吧,她不會以為他看上她,圖的是她的美貌吧?

他承認,顧清菱確實長得不錯,但是……

這個世界上漂亮的女人很多,若誰漂亮他就看上誰,他也不會等到她出現了。

“你笑什麼?”顧清菱瞪著他,總覺得這傢夥的笑意有些“不懷好意”。

“我覺得你說得很對,你確實很漂亮!”李文崇誇得一臉真誠。

(本章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