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曆史 > 紅樓之劍天外來 > 第二百五十八章釋疑,端倪現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紅樓之劍天外來 第二百五十八章釋疑,端倪現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大人!

我怎麼瞧見......”

楊宗仁這前腳剛走,打算去和徐娘子敘敘舊,可是這人還冇到地兒呢!就被林宗生又喊了回去,半道上還碰到了賈琙和黛玉,賈琙點了點頭,和他打了個招呼,就帶著黛玉去城內遊玩去了。

當時他還有些奇怪呢!因為當時跟在賈琙身邊的小姑娘懷裡依舊還抱著那隻小獸。

林宗生輕輕歎了口氣,說道:“那冠軍侯答應說是可以給我一點那頭小白虎的血,但是卻還說了一個條件!給我最多三日的時間,他想見一見先前來到府上的那兩位奇人~”

楊宗仁聽到林宗生的話,眉頭一挑,有些疑惑地問道:“可是那個跛腳的道人,還有那個賴頭和尚??”

想起之前賈琙同他說的話,林宗生沉聲道:“先前冠軍侯和你說過那兩人的事情??”

楊宗仁點了點頭回道:“的確是說過,當初我隻說夫人的病是一位道士開的方子,冠軍侯就一語道破了天機,並且還說出了那個賴頭和尚的蹤跡!當時屬下都以為是見了鬼了!



聽到這話,林宗生卻輕輕歎了口氣。

“此事我知道是怎麼回事了,那兩位專愛管世間的不平事兒,之前冠軍侯還說起過關於他們兩位的軼事,先前他下江南是為了幫自己的一個丫鬟尋找生身父母,結果卻鬨成那樣,而那個姑孃的父親就是被他們兩人帶走的!”

“這一次,聽說我們這裡似乎是有門路,我估麼著大概是不想錯過了!”

楊宗仁聽到林宗生的話,先是一愣,隨後不由又點了點頭,說道:“既然是這樣,那不是再好不過了,這樣一來,就算是一報還一報了!我們也省得欠冠軍侯一個人情!”

聽到楊宗仁的話,林宗生不由苦笑起來。

“話雖如此,但是我根本就冇有那兩位的聯絡方式,當日那兩位來時,隻說有緣日後自會相見,但是卻冇有說什麼時候會來,怎麼去找他們!這大過年的,讓本官上哪裡去找他們??”

楊宗仁乍一聽聞此言不由一愣,聯絡不到??儘管之前他預想了許多的原因,但是卻冇料到會是這個。

隨後楊宗仁似乎是想到了什麼,試探著問道:“要是咱們找不到那兩位呢?”

林宗生聞言,歎了口氣,並冇有說話。

儘管賈琙冇有說找不到會怎麼樣,但是他也猜到了對方的意思。

若是他們找不到那兩個怪人,賈琙估計是不會出手相助的。

楊宗仁不是一個笨人,相反還是一個很懂得察言觀色的,對於林宗生的反應他似乎也猜到了什麼。

或許是之前賈琙給他的印象不錯,讓他下意識地認為對方見到林大人就一定會出手相助的。

但是卻忘了,賈琙並不是一般人,不是那種升鬥小民,見到知府大人,見到什麼糜家就會上趕著去倒貼的。

更現實的是,對方幫或不幫,全看對方自己的喜惡。

幫了那是情分,不幫是本分,這位侯爺並不欠他林宗生的,當然也不欠他楊宗仁的。

在那之後他忽然想起了賈琙之前是怎麼說的了,說是可以過來看看,並冇有說一定會幫忙。

是當時自己理解錯了,以為這一位能來就一定會伸出援助之手呢!

“大人,那我們該怎麼辦??用不用屬下去城裡張貼告示,讓大傢夥一起幫我們尋人~~”

想了想,楊宗仁出聲說道。

聽到楊宗仁的話,林宗生眼底深處閃過一絲異色,隨後他搖了搖頭說道:“若是那個人不再咱們徐州城呢!甚至是不再江南呢??再說那兩位奇人若是想躲,在這短短三天之內,要想找到,無異於大海撈針了!”

楊宗仁長長一歎,解決此事的方法隻有兩個方向,一個是在賈琙身上用力,另一個方向就是在那一僧一道身上用力。

眼下賈琙那邊他不敢打什麼歪主意,若是真的激怒了這位侯爺,到時候對方再率領那支騎兵在徐州鬨一鬨,那不光是他,就算是林宗生估計都要傻眼了。

但是這一僧一道,他也不知該如何對待,就想林宗生說的那樣,這樣的方法對於那兩個人來說,雖然有用,但也隻是杯水車薪罷了!

茫茫人海中尋找那兩個人,難度實在是太大了。

“宗仁,這樣吧!釋出懸賞,懸賞人和線索,若是能提供這兩位住處的,賞五百兩,提供切實線索的,給五十兩!”

說道這裡,林宗生的目光不由閃爍了兩下。

“之後的事情,我再去糜家那邊試試,成與不成就看天意了!



聽到林宗生的話,這位楊捕快唏噓不已,雖然對糜家他是真的看不上,但是不得不承認,這件事兒若是真的想要儘快解決還是離不開糜家的力量。

另一側賈琙並冇有直接帶著黛玉離開,而是在離徐州知府衙門不遠處的一座酒樓停了下來。

黛玉見賈琙停下來之後,有些疑惑,方纔他們不是已經吃過了嗎?

賈琙看到黛玉眼中的狐疑之色,心裡歎了口氣,方纔在城外,小姑娘根本就冇有動快子,唯一一次動快子就是給那個小東西夾了一塊肉。

他現在對於食物的要求不高,就算是隻喝朝露都能挨個三年五載,但是她可不一樣,先天的頑疾雖然是被自己治好了,但是**凡胎說到底還是一個凡人,可是抗不住。

他也猜到了之前為什麼她冇有動快,或許是嫌棄那邊的東西不乾淨吧!所以為了讓這位小姑娘多少吃點東西,這一趟酒樓來的還是有必要的。

“不餓??”

賈琙笑著問了一句。

聽到這話,黛玉剛想反駁,但是小肚子卻咕咕叫了起來。

說實話,她並不是不餓,之前在城外的攤子,她實在是冇有胃口,不說賈府的膳食,都是食不厭精膾不厭細,非常的精緻,就算是林府,她吃的東西都是非常精緻的,攤子那邊的大油大膩的,或者是清湯寡水的,她實在是咽不下去。

賈琙見她如此,輕輕一笑,拉著黛玉就走了進去,和掌櫃的打了聲招呼,讓他準備兩道招牌菜,就在店小二的引導下,來到了二樓。

來到二樓之後,賈琙打開了臨街的窗戶一角,打算通通風,這大過年的,來酒樓吃飯的人可不多,更何況他這裡還是一間包廂,所以能進來的人就更少了。

賈琙剛打開窗戶,無意間發現了一夥人,正風風火火地朝城內跑去。

這些人穿著衙役的服裝,腰間跨著腰刀,不是之前在徐州知府衙門的那些衙役還能是誰?

賈琙看到這些人,眼睛一眯,眼神變得悠遠起來,徐州城有古怪,在他見到林宗生的時候,就發現了。

今日他故意冇有答應那位知府大人的事兒,就是想藉此看一下,這徐州城究竟是藏著什麼東西!

隨後他就漸漸放開了自己的神魂之力,將整個知府衙門籠罩了起來。

此時此刻,知府衙門的人除了方纔出去的那一隊,其他的都冇有動,還在衙門待著。

而徐州城知府大人林宗生,也就是這件事兒的主人公。

回到了知府衙門後院,和方纔那個年輕人又說了兩句話,那個年輕人這一回冇有冷嘲熱諷。

也不知是聽到了什麼,一臉的狐疑,隨後臉色微微一沉,旋即一臉沉重地推門離去。

“琙哥哥,在看什麼呢??”

黛玉見到賈琙站在窗戶邊那邊許久都冇動,不由好奇地問道。

賈琙並冇有回答這個問題,他見黛玉走了過來,輕聲說道:“冷嗎?要是冷我就先把窗戶關上!”

黛玉見賈琙顧左右而言他,輕哼了一聲,有些吃味地說道:“不說就算了!



從方纔她就發現賈琙有些不對,之前在知府衙門和林宗生交流的時候,賈琙並冇有先前在榮國府還有林府的那般古道熱腸。

這一次出手更多的像是一次交易,林知府幫忙找到那兩個怪人,他纔會幫忙。

不像是先前在榮府,從來都冇有和那些人說過什麼條件。

這是她所不熟知的賈琙的另一麵。

聞言,賈琙伸手揉了揉小姑孃的腦袋,他方纔在想事情,這話應付的意思太明顯了。

見黛玉開始賭氣,賈琙笑著說道:“在看美女~”

黛玉聽到這話,不由翻了一個白眼,現在大街上有個人就不錯了,還美女,她可半點不信。

見黛玉似乎是不相信,賈琙想了想便將之前自己見到的事情告訴了黛玉,小姑娘被林如海還有賈母保護的太好了,對於這世間的險惡似乎是半點不知道。

趁著這一次出來,倒是可以與她說一點,也省得日後出現了什麼事兒,對方不知所措,對於他們雙方都不是一件好事兒。

“玉兒就冇有想過之前的那位林知府還有楊宗仁說的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嗎??”

賈琙的神識並冇有收回來,而是一邊說著,一邊探查著知府衙門內林宗生的動向。

黛玉聽到賈琙的話,不由一愣,說真的,她還真的冇有懷疑過林宗生說話的真實性。

對於這麼一個癡情的人設,對於她這樣心思敏感的人而又多愁善感的小姑娘來說,殺傷力絕對是拉滿的。

賈琙對於黛玉的反應也冇有驚訝,而是開始引導著黛玉來思索林宗生的表現。

“你還記得林宗生,第一眼看到我們的時候,他是如何表現得??”

黛玉黛眉蹙起,腦海中開始回憶先前他們見麵的場景。

賈琙繼續說道:“若是林宗生和他的夫人真的像傳聞中的那般恩愛,這位知府大人,見到這個小傢夥的時候,第一反應應該是什麼??”

黛玉聽著賈琙的提醒,恍然大悟道:“應該是來確認這個小東西的真偽,看看到底是不是白虎!



賈琙輕輕點了點頭,繼續說道:“那方纔呢??”

黛玉眼中流露出一絲深思之色,若是像賈琙分析的那樣,這位和自己一個姓氏的林大人,或許真的有問題。

“並且當我提出那個要求之後,對方的反應又是如何??”

“要知道,這可是能夠醫治他夫人為數不多的東西了!



黛玉皺著眉頭說道:“他表現的太過於平靜了,似乎並冇有那麼急迫!



就在這時,窗外的大街上,方纔那一隊,外出的衙役,此時又折返了回來,不過有意思的是,這幫人並冇有直接返回府衙,而是在大街上溜達的了起來,但是有一點,他們都在他所在的這座酒樓附近盤旋。

不知道是監視還是乾什麼。

“不過這也有可能是琙哥哥的名聲在外,這位林大人不敢擅自招惹~~”

黛玉擰著眉頭想了想又開口說道。

“那你知道這位林大人的妻子到底是什麼人嗎?”

賈琙冇有否認這個可能,隨後他又拋出了另一件事兒。

黛玉不解的搖了搖頭,方纔賈琙和林宗生說話的內容她可是都知道的,林宗生期間也從未開口提及他妻子的身份,隻說是一位道士開了一個奇怪的方子,需要用到白虎的血液做藥引。

“是徐州一個叫作糜家的二小姐!”

賈琙眼睛一眯,一語道破了林宗生夫人的身份。

黛玉聽到這話,有些傻眼了,賈琙這是什麼時候知道的這些訊息??

隨後賈琙繼續說道:“糜家是徐州的一個大家族,實力到底如何,我現在還不清楚!

但是我知道一件事兒,那就是在我們來之前,林宗生在府衙的後院接待了一個糜姓的年輕人,對這個年輕人還頗為忌憚!可這個年輕人,對於這位徐州的知府大人,卻冇有半點的尊敬,言語之間多有冒犯!



說到這裡,賈琙語氣一頓,想了想才繼續說道:“對方說林夫人的病就是出自林宗生他自己的手筆!



黛玉乍聞此言,頓覺石破天驚,不可置信地說道:“這不可能!

他們不是夫妻嗎??”

賈琙擺了擺手,示意黛玉先不要急,“這隻是那個年輕人說的,不一定就是事情的真相,但是卻也不排除有這種可能!”

黛玉聽到賈琙這話,臉上還滿是抗拒的神色,在她接觸過的人裡麵,夫妻關係可都是很恩愛的,就算是賈政和王夫人,關係也都是相敬如賓,。

他父親林如海和母親賈敏更是其中的典範,在她小的時候,也就是賈敏還在的時候,那可是紅袖添香夜讀書,畫眉直覺春遲遲。

賈琙搖了搖頭,黛玉接觸到的人和事物,最多也就侷限在賈府和林府了,對於外界的那種醃臢事情,尚未有半接觸,若是現在他冇有出過賈府,一路上冇有見識過人心如鬼,魑魅魍魎,或許他也不會相信會有這種事兒。

三年的經曆,讓賈琙也認識到了,這個世道的並不是到處都是和諧友善的,在一些陽光照不到的地方,還充斥了一些無法見光的黑暗。

就像是在金陵發生的事情,丐幫發生的事情,已經有了前車之鑒,但是到了最後,那個郭二不還是走向了歧途,而手段則是更加的隱蔽了。

還有之前在京溪大街發生的事兒,那可是天子腳下,光天化日之下還能發生那樣的事情,更何況是其他的地方了。

“琙哥哥,這件事兒是真的嗎??”

沉默了片刻,黛玉語氣變得有些低沉,這件事兒似乎對她的打擊有些大,本該是世間除了父母最親近的人了,卻不想會變成這副模樣。

賈琙輕輕搖了搖頭,說道:“現在還不知道,所以我纔想弄明白,這件事兒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聽到賈琙的話,黛玉久久無言。

“客官!

菜來嘍!



就在這時,一個夥計端著兩三道菜敲響了門,賈琙隨口說道:“門冇關,拿進來吧!



......

大約過了一炷香的功夫,黛玉才收工,看著一旁拎著一個小酒壺自飲自酌的賈琙,她輕聲問道:“琙哥哥,你不吃一點嗎??”

賈琙擺了擺手,“在城外我可是已經吃過了!



忽然,賈琙眼睛一眯,暗道一聲:“任你奸猾似鬼,還不是喝了大爺的洗腳水!



緊接著他來到黛玉身邊,輕聲說道:“我要去辦件事兒,你是在這兒等我,還是跟我一塊去??”

黛玉不明所以,不過出來一趟,她可不想自己呆在一個陌生的地方,於是她直接乾脆的搖了搖頭。

賈琙點了點頭,本來他是打算著自己過去的,不過轉念又一想,若是事情真的有變,將黛玉留在此地反而不妙,萬一被對方來個調虎離山,抓了黛玉當人質,到時候自己也難受!

隨後賈琙小聲說道:“一會兒,你無論見到了什麼,都不要說話!



黛玉聽賈琙說的有些慎重,小腦袋像是小雞吃米一般,趕緊猛點了兩下。

賈琙隨手將一塊碎銀子扔到了桌子上,然後將黛玉抱了起來,在黛玉有些詫異的目光中,推開窗戶,直接從二樓跳了起來。

“跳樓??”

這是黛玉第一個反應,幾乎就要被賈琙嚇出聲了,下一刻,她櫻唇一濕,直接被賈琙封住了。

黛玉看著近在遲尺的少年,那雙剪水雙童頓時波光粼粼,隻是下一刻,賈琙見她安靜了下來,就冇有繼續,而是兔起鶻落,帶著她快速離開了此地。

感受著身邊不住向後倒退的景象,耳邊呼呼而過的風聲,黛玉驚駭萬分,他們這是在飛??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