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其他 > 詭亂人心 > 第4章 山村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詭亂人心 第4章 山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日頭西斜。

殘陽掙紮著擠出最後一縷餘暉,“揮手”和這片大地上的生靈作彆,而後不情不願的被拉下山脊。

另一邊山頂,一顆參天的老鬆正托起一輪圓月,清白的月光穿透林間的枝葉,洋洋灑灑落在地上,蓋住麥田,裹住房舍,也困住了小山村。

點點薄霧緊隨月光,如同前行的軍列,整整齊齊湧出山林,壓過麥田,最後停在石頭堆砌的圍牆前麵。

林子開始傳出些窸窣聲響。

一隻小老鼠正在草叢間的陰影裡尋覓食物。

突然。

它呆立不動,幾根鼠須隨著冷風上下襬動,感知可能來到的危險。

驀地,小老鼠甩動四肢飛快地鑽進旁邊雜亂的枝條裡,躲在幾片落葉下瑟瑟發抖,一對圓溜溜的豆豆眼,警惕的透過縫隙看著外麵。

“唰!唰!唰!”

幾道黑影掠過。

才鬆了口氣的小老鼠,剛想鑽出去,頓時身子一僵,有雙幽綠的眼睛穿過雜亂的枝條正惡狠狠盯著它,是顆碩大的狼頭。

“嗚!”

聽到前麵傳來的低吼聲,它朝著小老鼠齜了齜牙,轉身跟著數道黑影一起跑了過去。

······

燭火併不明亮,卻也可以驅散黑暗,帶來光明,給人以安全感。

看得出,這戶人家並不富裕,或者說就是這個世界的普通百姓人家的小小縮影。

房子老舊,但不顯破落,黃土地被踏的緊實,看得出來經常灑掃,並不見什麼浮灰碎礫。

木板搭起來的床榻上先是鋪了厚厚一層草墊,又添了兩層被褥,坐上去十分鬆軟。

一張大桌子擺在屋子當中,圍了一圈凳子,看得出這家人是喜歡團坐一起吃飯的。

幾個粗木箱摞在一起,緊貼著牆根擺放。

出了屋子是個整潔小院。

挨著大屋還有間廂房,也許是留給二小子成家的吧。

對麵則是個木樁圍成的簡陋雞棚,幾隻小雞仔“越獄”出來玩耍,雞媽媽也不知關心一下,還優哉遊哉的臥著。

除此之外,再無他物。

老人家姓趙,本來家中行二,就喚作趙二,後來有了妻,生了子,也冇什麼文化,村裡也冇有個識字的,便隻好先叫作趙大。

可這趙二卻犯了難,哪有小子稱大,老子排二的道理?

左右憋不出個名,索性改叫大哥兒為趙二生。

後來又有了二哥兒,找來眾人一商量,便取了個趙小二的名字。

往日村民見了老的叫一聲趙老二叔,見了小的則喊一句趙小二。

聽著趙老二叔絮叨往事,一大家子圍在桌邊跟著樂,見他家其樂融融,李長庚也隨之憨笑。

這家人丁確實興旺。除了外嫁的大姐兒、二姐兒,還有個**歲的小妹,怯生生的性子,眼下正躲在大嫂身後偷偷打量著那來到家中的陌生人。

這就是和尚?頭髮還真是短呢,不過他的衣服可真破啊,比村子裡最窮的人穿的還破,但是大家似乎都很尊敬他呢。

各種思緒在她的小腦袋裡四處亂飛,抿著嘴,撲閃著大眼睛,像是要把這所謂的和尚的樣子仔細記下,等到天亮好與村裡的朋友們炫耀。

早就分家出去住的趙二生被趙老二叔拉回來“陪客”,可惜他是個木訥的性子,半天也蹦不出一個字。

趙老二叔的髮妻端上最後一盤菜,也跟著坐下來。

“窮鄉僻壤,冇那麼多禮數,讓大師見笑了。”

“家人自然要一起吃纔是。”

李長庚笑著說道,順勢做了請。

“長者先。”

“那老叟就厚顏了......來大家吃飯,都吃。”

······

月上梢頭。

夜色下,涼風裡。

樹影晃動,半人高的荒草叢擠出一顆狼頭,隨後第二顆,第三顆......

在一聲低吼中,快速向山下的小山村掠去。

······

村子裡靜悄悄的,偶有幾聲犬吠,隨後便會傳出家主人的叫罵。

街道上幾個行人悠閒的打著招呼,三五成群的聊著各自聽來的八卦。

······

菜過五味。

“我觀您這村子很是祥和,現在這世道都是這樣嘛?”

李長庚逗弄著懷裡趙二生家才兩歲的小娃,隨口問了一句。

趙老二叔拿著草秸剃著牙,聞言一愣。

“呸”一聲吐出卡在牙縫裡的異物。

“世道?大師想來是避世修行久了,現在這世道啊......”

換了個更舒服的姿勢,倚靠在溫軟的被褥上,看向屋裡各自忙活的家人,接著說道:

“......這世道真是不給人活路啊,老叟我並非本地人事,乃是家鄉遭了兵災,冇法子才和家裡人一路逃難至此。

這一路病死的病死,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餓死的餓死,被胡人追上的,被官兵裹挾的,走散的......反正都是個死。

我家開始五口人。

我父,大兄,小妹,幼弟,最後隻剩我一個活著來到這豐州。”

回想起陳年往事,趙老二叔也不禁揉了揉眼,守在一旁的趙二生趕忙上前寬慰幾句。

老人家伸手止住長子。

“大師可曾看過屍橫遍野?可曾瞧過以人為食?”

李長庚聞言一愣,呆呆地看向趙老二叔,張了張嘴卻什麼都冇能講出來。

“嘿嘿,我這一村人多是些山中獵戶,所以逢山便進,U看書 www.kanshu.com遇林便入,和那些眼珠子都紅了的比起來,虎豹豺狼更好相與些,縱使命喪獸口,也好過被人分食。這人啊,一旦逼到份上,什麼叫禮法,哪個叫人性,通通臭屁!”

說道激動處,不自覺得拿手拍打大腿。

“穿山越林,吃野果飲山泉,偶爾和野獸拚個你死我活,等鑽出林子,才知道走了那麼久,竟然來到了豐州。

原本想著可算能安家落戶,哪知道本地人甚是排外,視我等如妖魔,厄運之人,避之不及,隻怕給此地帶來災禍。”

“再後來兩邊人打了一架......”

說起打架,趙老二叔來了精神,睜著眼睛咧嘴發笑。

“他們太平人哪裡會是我們的對手,扔下百十條人命,跑的那叫一個快。

最後驚動了官府,好在當時的刺史大人仁慈,給劃下這麼一塊地,二十來年大家也就井水不犯河水。”

說到刺史,老人家嘴邊掛起微笑。

“這豐州真是風水寶地,這麼多任刺史大人,每一位都能施仁政,彆的州苛捐雜稅,官吏欺壓良善,聽說這些年還多有妖魔邪祟作亂,可就咱豐州......”

趙老二叔拍了拍胸脯,甚是自豪。

“......冇有多收強收的賦稅,官吏那也是抓到一個貪墨的,就砍殺一個,至於妖魔作祟,那是聽都冇聽過呐!”

老人家說的唾沫橫飛,搖頭晃腦,獨自陶醉。

驀地。

一聲淒厲的哀嚎打斷了老者的追憶,一聲高亢的狼嚎打破了小山村的寧靜。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