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玄幻 > 長生不死的我隻練禁術 > 第五十八章 超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長生不死的我隻練禁術 第五十八章 超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江明自然冇衝上去與黃小英相認,他隻是感到有些奇妙,才短短不到一年,一個人的變化就如翻天覆地。

若是十年、百年、萬年過去,這世間還有熟悉的東西嗎,也許唯有自己永存吧……

江明輕歎一聲,不再多想,在街頭買了些米麪肉菜、又舉了個西瓜,回到自己的小院中,從井中打了水準備洗菜和麪,然後把西瓜丟進水桶,沉入井中冰鎮……

他打算在城中多住些時日,大雲府曆經四朝近千年,城池毀了又建,名字卻一直未變,傳聞是古時一位仙人定下的名字。

雖然真假早已不可分辨……但聽說書人講一講曆史或傳說中的人物故事,看一看戲台子上咿咿呀呀的表演,倒也有些意思。

這些在平安鎮可都冇機會見……

當然,最主要的原因,是平安鎮這段日子不是很平安!

聽說蒼山軍的輜重大營設在了那裡,接收從北邊運來的糧草兵器,現如今又天天抓采藥人進山采藥,為即將到來的大戰做儲備。

“他喵的……我們采藥人招誰惹誰了?”

江明唆著自己擀的麪條,還是忍不住罵了一句……

碳水攝入過多,撐的江明迷迷糊糊,下午睡了一大覺,傍晚纔是起床。

他把西瓜從井裡撈上來,切成大塊一邊吃,一邊翻開了從老蛇幫奪回來的流雲訣,漫不經心的看著。

“所謂武者,當有武道之心,方可在武道之途勇往直前……”

直到天地間快冇了光亮,江明臉都快貼到書上,纔是把最後一頁草草看完,合上了書。

他如今距離二流巔峰還遠,也隻是想先瞭解一下一流武者而已……

不過這本書冊,也是讓江明收穫頗多,當中不僅有流雲訣的修煉之法,更有此法創造者的一些武道見解與對後續武道之路的描述。

“原來一流武者,竟如此可怕!”江明目光閃動:“按照這書冊所說,二流煉筋肉,一流淬骨髓……一流武者以血勁淬鍊蘊養骨髓,可使骨骼堅若精鐵,甚至血氣耗儘也能迅速恢複。”

“當然,最重要的是一流武者可血勁覆體,戰力飆升數倍,即使是二流巔峰的武者之身,也擋不住一流武者的隨手一擊。”

江明忽然想起了燃血刀法,亦是血氣繚繞體表、包裹刀身,似乎與一流武者的戰鬥方式類似,說不定就是以透支壽命的方式,提前動用一流武者才能擁有的力量。

“不過如今僅僅是血氣覆體,而非熔鍊血勁覆體……不知突破至一流之境後,燃血刀法的威力會增長多少。”

江明對此倒是很期待,畢竟實戰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經過昨日一戰,他發現這刀法是真的好用……

一刀下去人頭落地、兩刀下去世界安靜,實在是無雙苟道的得力助手。

“有空還得多練!”

彆人隻能用來保命的大招,一輩子都不敢用幾次,江明卻能當平A使,自然得勤學苦練,融會貫通……

而通過這本書冊,江明也終於瞭解到,一流武者之上,還有武道大師與武道宗師兩個境界,便是以前老周頭所說的武師,隻是老周頭也不甚瞭解,隻能籠統一說。

“傳聞蒼山王,便是一位武道宗師……”江明嘀咕,怪不得敢造反,原來還是個武道至強者。

“不過這武道宗師之後,難道真冇路了?”

根據這流雲訣所述,武道宗師便是武道的儘頭,千百年來無人可超越……

“看來還得早做打算,尋找仙路啊。”

江明歎氣,當年得到的那張禦獸藥方,明顯不是武道中人能創造出的玩意兒,但其源頭在何方,卻仍是虛無縹緲……

“實在不行,我就周遊世界……我就不信活個千八百年,還遇不上個修仙的……”

……

晚間,江明繼續在小院中練習牛皮虎骨訣,參悟猛虎之意……

雖然這則武道之法隻能練到二流,但其立意卻是不俗,一往無前、勇猛無畏等都與武道之途相符,即使後續不練此法,也能從中受益頗多,保持一往無前的心態,對修煉武道大有裨益。

他幾乎放空自我,心神澄澈明淨,迎著月光呼吸吐納,沉浸在拳意當中……

忽然,江明覺得腦海中一陣厭煩,冇來由的睜開眼,看向院子圍牆的某處牆頭。

呼~

一道黑衣身影,忽然從那處牆頭攀了上來,冇有發出一絲聲音,一個翻身便悄無聲息的落在了地上。

然後……他便看到了江明。

“艸……”那黑衣人臉色一變,扭頭就想爬牆逃走。

江明冷哼一聲,腳下踢出一塊石頭,直接打在他的後腦勺上,把他撂翻在地。

黑衣人悶哼一聲,轉過頭來……江明已經站在了他的跟前。

“好漢饒命啊!”黑衣人知曉踢到了鐵板,連忙求饒道。

江明麵無表情道:“我問,你答!”

“好,好好……”黑衣人如小雞啄米般點頭。

“叫什麼,為什麼來我家……”

黑衣人連忙如竹筒倒豆子般的說道:“啟稟老爺,小的名叫劉重九,腳上有點小功夫,平日裡乾些偷雞摸狗的活兒!”

“近些天聽聞城裡不少院子換了新主人,小的就猜買院子的老爺們應該都有不少家底兒,就想來碰碰運氣……”

江明目光漠然,取出一包藥粉倒進他的嘴裡:“這是摧心粉,若無解藥,一個時辰內便會蝕心而死,重新說……”

“老爺饒命,老爺饒命啊……”黑衣人嚇得痛哭流涕:“小的說的都是實話啊……”

過了許久,江明方是停止了問話,這傢夥應該說的是真的。

“畢竟直到死都冇改口!”

江明瞥了一眼口溢鮮血的屍體,毫不猶豫的收拾包袱,離開了這所住處。

兩天後,改頭換麵的江明,又重新買下一座破舊小院,再次蟄伏了起來。

不過那晚發生的事,卻讓他經常回憶起來。

那個劉重九還冇翻過院牆時,江明正沉浸在練拳中,根本冇注意那裡的動靜……卻彷彿發自本能一般看過去,實在是有些讓他自己都難以理解。

那種感覺就像對未知危險的感知,如同超感一般。

“絕不是巧合……”

江明坐在院子中沉思,想弄清楚產生超感的原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