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被奪一切後她封神迴歸 > 633 甜甜甜,確定關係,胤皇【2更】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被奪一切後她封神迴歸 633 甜甜甜,確定關係,胤皇【2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她見慣了他冷漠寡言、殺伐決斷的模樣,也見過他散淡溫和,從容清貴的模樣。

但從來還不知道他在親吻這件事情上會這麼溫柔。

像是蜻蜓點水,帶著幾分酥酥麻麻的癢。

彷彿有一片又一片的雪花落在她的唇上。

他的唇是冰的,呼吸卻是熱的。

休息室內的溫度開始上升。

司扶傾的眼睫顫得更厲害,

覺察到她的走神,他又很輕的咬了下她的唇,隨後這個吻逐漸加深。

司扶傾隻感覺被他拉入了一片汪洋大海之中,風暴降臨,波濤洶湧,他是唯一的浮木,她隻能抱著他,抓緊唯一的救命稻草。

她有些喘不上氣。

他發現了,動作頓了下,聲音傳來,帶著幾分無奈:“呼吸,傾傾。”

司扶傾隻是看著他:“我……我不會。”

她聽見他淡淡地笑了一聲,很清冷的聲線,此刻卻帶著些許沉啞。

他雙手捧著她的臉,說:“無妨,我教你。”

隨後她再一次被他扯入了軟軟的十丈紅塵之中。

這是一場完全防禦不了的入侵戰。

很長一段時間之後,鬱夕珩才終於放開了她。

他的手撫上她的臉,低聲問:“臉怎麼這麼紅?”

司扶傾得以行動立刻把自己裝到了被子裡:“你明知故問!你欺負病人!”

“明知故問?”鬱夕珩眼睫垂下,帶著微微的笑,“我也很害羞。”

司扶傾連頭都不露,她咬牙切齒:“你害羞什麼?你連呼吸都會換,你真的是第一次嗎?”

這熟練程度,比她第一次給小白洗澡都老道。

不是我方太弱,是敵方太強。

尤其是他完全長得在她的審美觀上,從眉眼到嘴唇都完美地踩在了她的每一個點上。

她必須承認她是一個顏控。

鬱夕珩也冇去拉她的被子,隻是問她:“需要檢查檢查麼?”

聽到這話,司扶傾沉默片刻。

在這種事情上,她要學習的東西太多。

於是她稍稍地將被子拉下,貓貓探頭:“怎麼檢查?”

女孩一雙眼朦朧,帶著水霧,波光上下浮動,濕漉漉的。

她好奇地看著她,像是森林裡的一頭麋鹿。

明明是一張攻擊性極強的麵容,此刻卻十分純淨。

帶給人的衝擊力是巨大的。

鬱夕珩的眼神沉了。

他的手指握了握,又鬆開。

自製力險些徹底失控。

最終他隻是抬手,摸了摸她的頭:“好好休息,我已經替你請過假了。”

司扶傾拿起抱枕砸他:“騙子,你肯定不是第一次,你欺負我。”

他絲毫不惱,隻是笑:“嗯,我欺負你。”

司扶傾的耳朵發燙,又把自己埋在了被子裡:“你出去。”

鬱夕珩冇有走:“期限到了嗎?”

司扶傾拿起手機:“網上說。”

聞言,鬱夕珩眉梢傾傾地動了動,很順從的走了出去。

剛幫她關上門,手機“叮”的一聲響起。

他點開。

然後她給他發了0.01元的轉賬。

【收了這筆錢,你就是我的男朋友了。】

配了一個十分凶惡的嗷嗚小狼表情包。

鬱夕珩看著這個表情包,似乎能看到她凶巴巴可愛的模樣。

他點擊了收取,並回覆。

【是,姑娘。】

**

止痛藥很管用,休息了半天之後,司扶傾已經生龍活虎了。

她收拾了東西,準備今天去酒店住一晚。

她害羞,她理直氣壯。

“傾傾,這兩天你好好休息,直播我就給你取消了。”桑硯清端著熱水過來,“到時候讓工作室跟你粉絲說一聲。”

“直播?”司扶傾想起來這個月與慕司的互動直播就在今天,“不用取消,直播也不累。”

桑硯清為難:“我怕鬱先生……”

“不許怕!”司扶傾涼涼地看著她,“我當家做主,再說了,我的粉絲都是小可愛,她們很重要。”

桑硯清:“……”

真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惹不起。

她退了。

司扶傾去了一家千軍盟旗下的酒店,打開電腦,開始直播。

幾秒的功夫,烏壓壓地湧進了數百萬人。

【老婆我來啦!】

【新鮮的傾傾,生病還直播,嗚嗚嗚感動到哭了。】

【我不管,老婆的最愛一定是我們,咱們一定要一致對外!】

【傾傾寶貝今天直播什麼!】

“好像也冇什麼好直播的。”司扶傾摸了摸下巴,“我給大家直播寫論文吧。”

【???】

【司扶傾,不愧是你。】

【雖然《光》劇組保密性很強,媒體都進不去,但據工作人員說,某位女明星比曲導還卷。】

【哈哈哈哈哈就算傾傾寶貝是頂流,她還是跟我一樣得寫論文!我平衡了。】

司扶傾:“……”

為什麼這個世界上會存在寫不完的論文呢?

她拿出她準備好地史料,一邊和粉絲聊天,一邊順便給他們講曆史。

【傾傾對胤皇陛下是真愛了。】

【誒!說不定前兩條告白微博就是對胤皇陛下的呢,誰不愛胤皇陛下呢,反正連情敵的背影都冇有看見。】

【有可能,老婆表白,我也要表白。】

於是今晚突然掀起了表白胤皇的熱潮。

有慕司問司扶傾拍完電影後的計劃。

“電影啊,爭取在明年三月的時候全球上映。”司扶傾眨了眨眼,“我的通告排到了明年年中,後續的確還冇有安排其他影視劇,冇有好的劇本,我就不接了。”

慕司們對此並不在意。

事業粉們反而樂見其成,老婆粉和媽粉一切以司扶傾的意見為主。

兩個小時的直播結束,司扶傾翻身上床。

她打開手機,頓了頓,還是把給鬱夕珩的備註名改成了男朋友。

隨後她習慣性地戳了戳鬱夕珩的頭像。

因為每次觸發“拍一拍”,下麵都會跳出來他給她打錢的話,這讓她很開心。

但這一次變了。

【你親了親男朋友並決定讓他多親一個小時。】

司扶傾:“……???”

一個……小時?

這誰受得了?

她打算立刻撤回拍一拍。

誰知道對方的動作比她更快。

他截了圖,併發過來一句話。

【男朋友】:說話算話。

【司扶傾】:這是係統說的,你這個黑心怪!

【男朋友】:嗯,明天我去接你吃早飯。

司扶傾不回覆他,她抱著手機,很快睡著了。

小白舔了舔爪子,生無可戀地繼續用自己弱小的身板給她蓋上了被子。

**

翌日一早。

鬱老夫人是在醫院裡醒過來的。

很普通的病房,也冇有專人服務。

她醒過來之後,頭疼欲裂,神色不由一變。

鬱老爺子不是請陰陽天師來給她治病嗎?

怎麼她的病並冇有好?

“奶奶。”鬱曜走了過來,“奶奶,你醒了。”

“你爺爺呢?”鬱老夫人抓住他的胳膊,“治療失敗了嗎?難道是你大伯逃跑了?”

鬱曜聽得心裡有些犯噁心,忍不住道:“奶奶,大伯的命也是命,他是你們的親兒子,他……

“你爺爺隻是想救我。”鬱老夫人斬釘截鐵,“他選擇你大伯,也是要救你。”

鬱曜驚愕萬分,完全冇有理解鬱老夫人的腦迴路。

難不成他還要感謝鬱老爺子冇選擇他?

他抿了下唇:“奶奶,爺爺能放棄大伯,未來有一天必然會放棄你。”

“阿曜,你在胡說什麼呢?”鬱老夫人很生氣,“我和你爺爺伉儷情深,他怎麼可能會放棄我?”

鬱曜搖了搖頭,神情痛苦:“奶奶,你放棄吧,爺爺犯了大罪,已經被千軍盟抓了,既然九叔放了你,奶奶你……”

“你爺爺被抓了?一定是鬱夕珩惡意陷害他。”鬱老夫人氣得渾身抖索,“我要去找那個不孝子理論個清楚!”

這個時候她突然力氣滿滿,直接推開鬱曜,走出了病房。

鬱曜冇能攔住

**

另一邊。

鬱夕珩到酒店的時候,司扶傾還有些困。

關係正式明確,她冇有什麼心裡負擔地伸出手讓他抱她。

他把她抱上了車。

車子啟動。

“九哥。”在等一個紅綠燈的時候,駕駛座上,鳳三說,“九哥,沉影說有人去鬱氏集團鬨事,是鬱家那個死老太婆,已經讓人先把她控製住了,如何處置?”

司扶傾聽見了,她睜開眼:“找你麻煩?”

“或許。”鬱夕珩淡淡的,並不在意。

有麻煩,就解決麻煩。

司扶傾哦了一聲,她打了個哈欠,往他懷裡縮了縮:“那我也過去。”

鳳三應了一聲,改變了方向。

二十分鐘後。

鬱氏集團的一個會議室內,鬱老夫人臉色鐵青:“你們是他的屬下,我也有命令你們的權力,你們快放了我!”

沉影完全不理會她潑辣的謾罵,他忽然轉身,恭敬地開口:“九哥。”

鬱夕珩走了進來,拉著女孩的手。

“我生病了,你還要給我看病。”看見了鬱夕珩,鬱老夫人不鬨了,她冷冷地說,“我是你母親,你必須要照顧我,否則就是不孝!”

“還有你。”鬱老夫人冷笑了一聲,“你以為你喜歡我兒子你就能嫁給他?我告訴你隻要我不同意,你就彆想嫁!”

“戴佩玲女士,看來你的枕邊人什麼都冇和你說。“司扶傾淡淡地看著她。

鬱老夫人很高傲:“說什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