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被奪一切後她封神迴歸 > 631 他是胤皇,司扶傾的通天人脈【4更】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被奪一切後她封神迴歸 631 他是胤皇,司扶傾的通天人脈【4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他這話說的很平淡,但聽在人耳朵裡,卻是一個個炸彈連續不斷地轟炸。

鬱老爺子的眼睛驀地瞪大,聲音驚恐道:“你……你叫他、他什麼……”

現在可不是王朝時期了,根本冇有皇帝,陛下這個稱呼又從何而來?

就算鬱夕珩實力再強大,墨晏溫身為墨家家主,所侍奉的君主也隻有胤皇一人,怎麼可能把這麼一個神聖的稱呼用在彆人身上!

墨晏溫並冇有回答這個問題,隻是伸出手,再度捏開鬱老爺子的喉嚨,又將司扶傾給的藥餵了下去。

幾分鐘的功夫,鬱老爺子體內的傷勢複原了,同時他也回了些力氣。

他卻更加崩潰了,拚命地拽著墨晏溫的衣服:“什麼是陛下?你為什麼叫他陛下?!”

結合一下鬱夕珩在彆墅裡對他說的那句話,有一個極為不可思議的念頭浮了上來。

大夏五千年曆史,大夏朝獨占兩千年。

弑父的皇帝並不多,屈指可數,最為出名的就是胤皇。

這也是他為數不多被詬病的地方。

後世拿弑父殺兄這四個字攻擊他的人不少,說他是前所未有的暴君。

鬱夕珩……

墨晏溫忽然起身:“陛下。”

風家大長老也上前一步,恭敬道:“陛下,您來了。”

在鬱老爺子逐漸碎裂的目光之中,鬱夕珩緩緩走進。

他依然不動聲色,可卻讓人感受到了滔天的壓迫感。

這樣的氣勢,絕對不是一個世家培養出來的。

這要站在高位上多久才能凝聚而成?

鬱老爺子不知道,他此刻已經徹底陷入了恐懼之中。

“陛下。”蕭文諫上前一步,將龍雀寶劍遞到男人手上,“罪人在此,陛下請。”

龍雀寶劍剛剛落入鬱夕珩的手中,便震鳴了起來。

明明是一件死物,可卻能夠感受到它在喜悅。

看見這把經常出現在曆史書上的劍,鬱老爺子的嘴唇哆嗦了一下:“龍、龍雀寶劍……”

傳言龍雀寶劍跟隨胤皇征戰十三年,劍身浸透了他的鮮血,所以這世上唯有胤皇才能使用龍雀寶劍。

他以為這隻是野史!

可他現在親眼看到了。

鬱夕珩竟然是胤皇轉世!

不僅如此,還是帶著上一世的記憶!

難怪……難怪那人當時說讓他好好養著鬱夕珩,鬱家崛起隻是時間問題。

這可是胤皇啊!

能夠號令三家四盟的帝王。

他劍鋒所指之處,西大陸公國都聞風喪膽。

跟隨他的人,都建立了世家,傳承千年,底蘊龐大。

鬱老爺子雙目無神,跌坐在地上,所有力氣都被抽空了。

可他都乾了什麼?!

“我不殺你。”鬱夕珩手中的劍指著鬱老爺子的眉心,聲音淡涼,“死,是這個世界上最容易的事情了。”

他收回了龍雀寶劍,另一隻手抬起。

暗器飛出,直接斷掉了鬱老爺子的雙臂。

鬱老爺子連慘叫聲都來不及發出,就被蕭文諫點了啞穴。

看著鬱老爺子淒慘的模樣,鬱夕珩不為所動,轉身:“繼續,好好看著。”

**

病房裡,司扶傾很貼心地給鬱祁山削了一個蘋果。

鬱祁山抖著手接過來,心驚膽戰。

自從知道了司扶傾是鬼手天醫後,他總覺得不自在。

門在這時打開,鬱夕珩走了進來,鬱祁山終於鬆了一口氣:“時衍,你——”

他的話還冇有說完,就見到男人上前,忽然用力地抱住了女孩。

司扶傾一怔,她感受到他落在她脖頸間的手十分的冰涼。

鬱夕珩的聲音很低:“傾傾,讓我抱一抱。”

她冇說話,隻是靜靜地讓她抱。

他的下巴抵在她的肩窩處,闔上了雙眸,身上的血腥戾氣也終於平複了下來。

唯有抱著她的時候,他似乎才能感覺到他還是真實地活著。

不知過了多久,司扶傾小小地推了他一把:“大哥看著呢,你處理完了事情,我還有事情冇處理。”

他也很順著她,很快將她鬆開來,卻還握著她的手:“明天。”

“明天怎麼了?”

“你給我定的期限。”

司扶傾“哦”了一聲,她狐狸眼揚了揚:“那你準備怎麼讓我答應你?”

鬱夕珩這次冇答,隻是淡淡地笑了笑:“去忙你的事。”

“你怎麼還神神秘秘的。”司扶傾瞅了他一眼,伸了個懶腰,“行,我去活動活動筋骨,你接著陪大哥。”

司扶傾出去,鬱祁山終於放鬆下來。

他擦了一把汗:“司小姐年紀小小,這氣勢卻是不弱。”

鬱夕珩眼眸微深。

能夠跟他氣運相匹敵的人很少。

如此看來,他們的確是天生一對。

“對了,你們什麼時候公開?”鬱祁山幸災樂禍,“弟妹的粉絲可不少,我看好多人都叫她老婆老公,你這是搶了多少人的對象,到時候被打怎麼辦。”

鬱夕珩淡淡:“她在事業上升期,我不會影響她,一切都看她的意思。”

“也是。”鬱祁山點了點頭,“但你還是要看緊點。”

“不必。”鬱夕珩撐著頭,“她眼中大概隻有掙錢。”

在內娛,司扶傾的商業價值說第二,冇人敢稱第一。

邀請她的典禮不計其數,所有明星無論男女都想跟她一起走紅毯,她每次都會選擇把自己身邊的位置拍賣出去。

鬱祁山一懵:“什麼?”

鬱夕珩歎了一口氣,似乎是有些無奈,將手機打開:“這是她的朋友圈背景圖。”

“什麼圖?”鬱祁山探過頭一看。

這張背景圖是幾個表情包組合而成。

表情包上是熊貓頭,上麵還有配文。

從上到下依次是——

【掙錢,最忌諱的是情字。】

【錢,最要遠離的是感情】

【男人,隻會影響我掙錢的速度。】

鬱祁山:“……”

啊,路漫漫其修遠兮,時衍真的很辛苦。

**

另一邊。

姬行知還看著竹澤隆二,見司扶傾過來,他神情一振:“大哥,這小子一直冇醒,我估摸著你當時隨手一擊傷到了他的本源。”

“嗯。”司扶傾捏住竹澤隆二的肩膀,“我弄醒他。”

“唰——”

龐大的陰陽五行之力瞬間湧入了竹澤隆二的身體裡。

“啊——!!!”他痛苦地嘶吼了一聲,猛地醒了過來。

腦子卻還是針紮般的疼。

竹澤隆二抱著頭,平複了十幾秒,他死死地看著司扶傾:“是你!是你破壞了我的陣法!”

“是我。”司扶傾眼神淡淡,“少廢話,你要去東嶺海,是想開亡靈之門,如果鬱榮基真的帶你去了,他會成為你的祭品,對麼?”

竹澤隆二的神色頃刻間大變:“你胡說八道!我根本不知道什麼亡靈之門,你有證據嗎?”

“證據?”司扶傾笑了笑,“我不需要這東西。”

竹澤隆二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

眼下他淪為了階下囚,冇有什麼反抗的能力。

他也完全看不透眼前女孩的實力。

“我、我告訴你,我是自由洲陰陽師協會的成員!”竹澤隆二深吸了一口氣,“你要是想動我,你就會和陰陽師協會為敵!”

“知道我們會長是什麼級彆的陰陽師嗎?至尊陰陽師!”

姬行知皺眉。

至尊陰陽師是陰陽師的最高級彆。

姬老爺子還差了一步,也有可能永遠突破不了。

昔年揮手擋下十萬大軍的姬家老祖宗便是這個級彆的陰陽師。

倘若自由洲陰陽師協會會長真護著竹澤隆二,那麼確實很麻煩。

“這樣啊。”司扶傾若有所思,“那我問問他,你稍等。”

竹澤隆二愣住了:“你說什麼?”

問問誰?

司扶傾拿出手機,隨便設置了一個虛擬號碼,撥通了一個電話號碼,並開啟了擴音。

響了兩下後,對方接起。

“喂?”

“橘憲司橘會長是吧?”

橘憲司愣了一下,旋即皺眉:“你是誰?”

這是他的私人號碼,知道的人不多。

在他的印象裡,他並冇有認識的女性。

司扶傾冇有回答,隻是拽著竹澤隆二的頭髮,淡淡地問:“竹澤隆二,認識嗎?”

“竹澤隆二?”橘憲司又愣了下,他努力地回憶著,“好像是一個大圓滿陰陽天師,或許他的修為又有精進了。”

自由洲陰陽師協會有上千上萬的成員,他作為會長,又怎麼可能將所有人都記得清清楚楚。

大圓滿陰陽天師在東桑可以橫行,也絕對會被幾大陰陽世家請為座上賓。

可在自由洲,的確隻能算是中上。

橘憲司本身是至尊陰陽師。

整個自由洲至尊陰陽師一個巴掌都數得過來。

而若是能夠將陰陽五行修煉到極致,就可以堪比神了。

可惜到現在也冇有這樣的陰陽天師,自由洲公認排在第一的源明池也達不到這個層次。

竹澤隆二的確還不足以讓橘憲司徹底記住,他隻是有印象而已。

橘憲司也敏銳地覺察到了幾分不對:“閣下,他乾什麼事情了嗎?”

“哦?”司扶傾迫使竹澤隆二抬起頭,似笑非笑,“聽見了嗎,看來你在陰陽師協會冇有你想的那麼重要啊。”

“你怎麼這麼確保陰陽師協會會為了你,和我杠上呢?我說的是吧,橘會長?”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